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一章 俄罗斯情人(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一章 俄罗斯情人(求订阅)

王茂如走过去,蹲在她的裙边,说:“你比琴声还要美,我愿意淹死在你如同地中海一般美丽深邃的双眼之中,你的美丽比最美的酒还让人沉醉,你的美丽就是一种毒药,所有的男人都宁愿被你毒死。” 塔吉扬娜娇笑道:“你可真会说话,真会骗女孩子开心。” “那你开心吗?” “我很开心。” 王茂如笑道:“那就好,我一直担心你不开心。” 塔吉扬娜道:“谢谢你一直照顾我,王,非常感激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我知道你为了照顾我付出了多少艰辛。” 王茂如心说妈的,老子是计算失误,可不是为了照顾你,不过嘴上却说:“为了公主,我愿意去做那屠龙的骑士。” “谢谢你骑士。”塔吉扬娜伸出手指,王茂如轻吻了一下,她说:“那我现在封你为我的举杯骑士。” “举杯骑士?”王茂如奇道,“这是什么骑士?我只听说过圆桌骑士,白银骑士,圣骑士,圣殿骑士,还没听说过举杯骑士。” 塔吉扬娜笑道:“举杯骑士就是在我身旁举着杯子的骑士,侍奉我的骑士。” 王茂如立即握住她的手,说:“有没有暖床骑士,我愿意做公主的暖床骑士。” 塔吉扬娜道:“你想做的话,现在就可以啊。” 王茂如便一把将她横身抱了起来,亲了一口。说:“漫漫长夜顾着难眠,我来给公主暖床。” 塔吉扬娜很配合地抱住了他的胳膊,说:“王,我喜欢你强壮的身体和自信的样子,我期待你在床上的表现,就想你的军队一样。” “我的军队怎么样?” “你的军队就是土匪。”塔吉扬娜忽然笑说。 王茂如点头道:“如你所愿,今天制不服你。我王字倒着写!” 俄罗斯女孩的大胆与热情,让王茂如很快沉溺于其中,处女的健康和活力。也让他突然之间陷入了床笫之欢中。他在塔吉扬娜的船舱之中一直待了一周,一直到穿停靠在埃及苏伊士运河,马良告诉他要补充补给。这才走了出来。 一出房间,王茂如觉得太阳太炽热了,有点头晕目眩,道:“这他妈的什么太阳,这么大?” 马良笑道:“秀帅,不是太阳大,是你很久没见太阳了。” 王茂如道:“你是不是怪我纵yu无度?” 马良道:“属下不敢,只是这些天大家有些奇怪,不过知道秀帅你勾搭上俄国公主……”见王茂如目露凶光,立即改口道:“秀帅你与俄国公主情投意合郎情妾意情意绵绵恩恩爱爱颠鸾倒凤……” “少废话。我不用你给我讲金瓶梅。”王茂如道。 马良讪笑道:“是,是,大家觉得秀帅你这是本事,没人说什么怪话。就是ri本人一个个眼红得不得了,那个什么小栗孝三郎还专门写了一首诗讽刺秀帅你。不过在我看来,他是嫉妒心作祟。” 王茂如“切”了一声,问:“国内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南北zhèng fu准备议和。张作霖被正式任命为绥远都统,镇已经开拔。红俄在我地发动工人罢工学生罢课yin谋活动,遭到我部镇压。还有,俄罗斯帝国在中西伯利亚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红俄游击队士兵五万三千人。”马良简明扼要地说道,“还有就是今天晚上,ri本第一特遣舰队司令小栗孝三郎少将希望宴请您吃晚饭。” “好吧,答应他。”王茂如道。 晚餐是在巡洋舰明石号上的指挥室内进行的,除了小栗孝三郎之外,还有其它军舰舰长,由于ri本海军学习英国,这吃饭的规矩也是英国式的,刀叉西餐,王茂如倒是无所谓,与他一同前来的宫小旗吃的非常别扭。 “王桑,你这几天似乎很逍遥啊。”小栗孝三郎喝了一口红酒笑说。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有句中国古诗不知道将军阁下有没有听过,叫做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说的人生应该及时行乐为上,不知道将军你的想法呢?” 小栗孝三郎道:“是啊,人生得意须尽欢,这是你们唐代诗人李白的诗吧?” “将军知道李白?”王茂如问。 小栗孝三郎道:“我们对中国宋代以前的文化研究的非常透彻,而且我们ri本学术界一直认为,崖山之后无中国。中国文化亡于宋代,而继承于ri本。”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ri本文化人士是这样认为的吗?” “是的。”小栗孝三郎道。 王茂如道:“我不认为。” 小栗孝三郎道:“那我请教一下王桑的理由。” 王茂如道:“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国实乃荒谬至极的理论,中国文化是一种发展的文化,从炎黄部落开始的原始文化,到夏商周的礼仪祭祀文化,再到chun秋战国诸子百家争鸣文化,中华文化的每一步每一个时期,都是具有不同的形式和内涵。汉代独尊儒术罢黜百家,让中华文化进入了一个系统的具体的文化模式,也就是说,我们中华文化此时才进入规范化。而到了唐,儒道佛三家争鸣,让唐代成为中华历史上文化发展巅峰。而到了宋代,儒家文化却反而认为的被局限住了。当然,这时候的中华文化,不单单只有儒家文化一种模式。道教,佛教,儒教和祖先祭祀,都是中华文化的种种形式。而儒家的这种局限在经过元代游牧文化的冲击之后,到了明清就变成了一种僵硬的标准。” ri本海军军官们见着中国人一脸的庄严,口若悬河,倒是有些佩服,并且都知道他几乎成为了横滨大学教授,因此对王茂如的长篇大论并未打断。 当然,ri本人不打断王茂如的讲话,并不代表他们就尊重中国,他们或许尊重中国历史,中国的文化,但是绝不是同时代的中国人。 王茂如环顾四周,从ri本人眼中看到了不屑,心中陡然感到悲哀,即便是他们对自己如何礼貌,可他们也是看不起自己的。他喝了一大口酒,感觉有些醉意和怒意,为了反驳中国五文明论,便又继续说道:“可这仅仅是儒家文化的僵硬,并不能说明整个让中华文化没有了消失了。例如我们的祖先崇拜,这是基于周礼等上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传统。例如我们中国人信仰报应,这也是文化传承的一种。中华文化在不断的融入其他文化,不断的发展,不断的进步,中华文化不会亡,中华文化也不曾亡。历史上有多少次少数民族入侵我们中华民族?可是最终他们怎么样?强大的蒙古人,融入到了我们大汉文化之中。强大的满洲铁骑,也最终融入了中华文化,甚至到现在,满族旗人已经忘却了他们的母语满语,全部说汉话。小栗君,这并非因为我们中国人有多么强大的战斗力,而是因为我们中华文化的强大,强大的足以让任何想要对我们有非分之想的民族在入侵中国之前先掂量一下,征服中国容易,但是谁能保证,征服中国的其他民族不会像蒙古人,满族人一样,最终丢失了自己的文化与传统呢?” 小栗孝三郎讪讪得说出不反驳了话来,王茂如喝了一口酒,道:“中国人可以被打败,中华文化却绝不会被打败,也许有一天一个狼子野心的异族再一次进入中国,但是他会发现,他在中华大地上越久,他越会丧失自己,越来越像一个中国人,最终,他会成为一个中国人。”便站起身,道:“好了,我吃完了,谢谢将军的热情款待,告辞。” 宫小旗也忙站起来告辞,两人走后,一个ri本军官怒道:“这个支那人太放肆了,太过分了,将军,为何不杀了他们。” 小栗孝三郎道:“我们想要征服支那,就要先研究支那啊,他说得对,并非他狂妄,而是我们一些人忘记了最根本的就是想要打败一个人,先要了解一个人啊。” 回到船上,王茂如心中余火难消,拉着宫小旗去喝酒,宫小旗叹道:“昔ri我留学ri本的时候,就感受到ri本人对中国人看不起,我只是以为是因为中国国力不如ri本,却不想他们是从文化上看不起我们。” “是啊,ri本人,学了我们的,便自以为是以为超过了我们。”王茂如喝了一口酒,道:“兄弟们怎么样?还有十天就到了目的地了,要坚持住啊。” “大家就是无聊罢了,不过有三个因为生病死了,按照海军的规矩执行了海葬,到了目的地之后最好休整一个月才行。咱们北方人冷不丁的也不适应南方的气候。”宫小旗道,又笑说:“秀帅你教训ri本人倒是非常让我佩服,一般人还真没胆量这样教训ri本人。” “ri本鬼子,跳梁小丑而已。”王茂如淡淡地说。 晚上和宫小旗喝了一些酒,本来按照王茂如的酒量倒也不至于醉了,也许是心情不佳喝了两瓶红酒便有些醉意。酒后便要乱xing,尤其是在这寂寞空旷的海上,还有一个情人等待自己,王茂如便对马良说:“带我去塔娜那里。”马良架着他,身后跟着一些邓子超等亲卫,海上风大再加上王茂如喝醉了,晃晃悠悠地便要向塔吉扬娜船舱。rv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