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二章 抵达亚历山大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二章 抵达亚历山大港

远远地在塔吉扬娜门口站着两个人,邓子超手放在腰间枪套上,马良说:“自己人。”邓子超眼神也不错,看了个仔细,的确是自己人。 王茂如醉醺醺地说道:“怎么回事儿啊?”抬起头却见一个人站在门口,目光幽怨地看着他。 “谁?”王茂如眯着眼睛问。 那人走过来,身材健康凹凸有致,穿着军装更显出英姿飒爽,右臂上海帮着白sè的“宪兵”字样。王茂如看了个仔细,原来是本次的宪兵队长兼塔吉扬娜卫队长吴秋月,便笑说:“小吴怎么不休息?这都几点了,太尽职尽责了。” “秀帅你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这都几点了,喝的这么多,也不怕醉倒?”吴秋月负气地问,心说最好一头栽到海里喂鱼。 王茂如总不能说自己要去塔吉扬娜屋子里偷情吧,这事儿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说出来。王茂如他喝醉了不假,但不至于神志不清醒,于是干笑了两声,说:“喝多了吹吹海风。” “那吹完海风了?”吴秋月问。 “吹……吹完了。” “吹完了还不回去?”吴秋月瞪眉道。 王茂如叹了一口气心说这姑nǎinǎi,仗着自己身为宪兵队长的身份,还真能作威作福,得了,回去吧。于是只好带着马良一种副官回到自己的船舱,马良回头冲吴秋月伸出大拇指,吴秋月身旁的李二丫冲马良眨眨眼睛。说:“姐姐,你真厉害,秀帅你都敢吼。” “有什么不敢的,他错了还不能人家说?”吴秋月理直气壮地说,不过表情中露出一点淡淡的哀伤,她为什么要上船来,还不是想能够和王茂如多一些接触。多一点时间,她不奢望能和王茂如有什么关系,只是远远地看着就已经足够了。这即便是这样。这该死的家伙也不安宁,居然和俄国公主勾搭上了,当真是气死人了。 度过了苏伊士运河之后。经过埃及亚历山大港的时候,英方应邀特地给他们补充了弹药补给,长柄手榴弹五万枚,迫击炮和炮弹若干,子弹二十万发,炮弹若干。王茂如得知之后不屑地说道:“英国佬太过小气,这点子弹算什么?一人十发补充弹药?能打一仗?”派遣马良去交涉,马良英语较好,找到英国埃及总督说我们两万军队,你们只给了二十万发子弹。这让我们如何打仗?你们英国人难道这么小气?我们远赴欧洲参战,居然只有这么一点子弹。 埃及总督李.奥利佛.菲斯莫里斯.斯塔克少将高傲不屑地说:“你们中国士兵能打仗吗?给你们二十万发子弹足够了,到了前线你们负责挖战壕抬尸体而已,不用上前线。” 马良当即反驳,冷笑说:“我们不能打仗的话。不知道新加坡印度土著叛乱,是谁平定的?难道是你们英国陆军吗?”跟着王茂如久了,马良养成了骄傲咄咄逼人的口气,倒是一下子把埃及总督斯塔克给说愣住了。 斯塔克少将和其他英官商量了一番,为了堵住美国人的口舌又拨给了中国人六十万发子弹,马良这才罢了。不过就此英国埃及总督斯塔克对中国印象非常差。举办晚宴的时候,他可没有邀请中国人来参加。 王茂如也不愿意看英国佬,两面都看不到彼此,也省的烦心。但是英国人邀请俄国公主塔吉扬娜赴宴,王茂如问塔吉扬娜,塔吉扬娜说你作为我的男伴吧,王茂如说我看英国人就想揍他们一顿。塔吉扬娜笑说我父皇以前也曾经这么说过,既然王茂如不愿意去,又没有受到邀请,而塔吉扬娜不想一个人去赴宴,便拒绝了斯塔克少将。 斯塔克举办宴会就是欢迎ri本海军和俄国公主殿下,塔吉扬娜不来,他便认为是中国人阻止塔吉扬娜赴宴,这让他非常丢脸,由此更加愤恨王茂如。找机会给中队惹麻烦,英国人的招惹还真让王茂如带来了麻烦。 中国士兵们在亚历山大港休息一天,军队轮班外放三个小时,第一批放出三千人来,大家只带了一些钱下船护身下船喝酒寻乐,由于中国士兵在新加坡劫掠了一番,一个个口袋里揣着大把的英镑。 臧浩这铁锤子班他们营的第一个申请下船的,毕竟人家是大帅钦点铁锤子嘛,臧浩先是跟其他几个班长显摆了一下,气的大家牙痒痒,几个其他班级的班长对连长牟圣先说:“连长,我想下回咱们连拉练的时候,我跟藏獒干一架。”牟圣先说:“准了,我看这小子也不顺眼。”又道:“藏獒?这名字挺好,臧浩,臧浩,哈哈哈,以后就叫他藏獒了。” 臧浩带着手下兄弟们晃晃悠悠地勾肩搭背来到亚历山大港,龙二狗也有了老兵痞模样了,嘴里学班长臧浩叼着一根烟,还是英国烟,下船的时候跟一个头戴白帽子的阿拉伯小男孩买的,一副的样子,班级中唯一一个正正经经,风纪扣扣紧的士兵就是刚刚加入的新兵,在新加坡加入的东南亚华裔小个子袁智华,还被大家起了个外号叫新加皮,当然,起外号的就是班里嘴刁惹人烦的刁德龙了。 几个人晃晃悠悠其实眼睛在眯缝着找当地ji院呢,可是没看到啊,这亚历山大港除了他妈的穿白sè以上的阿拉伯男人,就是全身包的像是鸡蛋一样的阿拉伯女人,哪有ji院啊,大家大失所望。怪只怪这几个人太想出来了,他们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到十二点,哪有ji院早上九点开门的,因此这几个人失望地走了三条街,然后相互看了看,骂道:“我cāo,这外国啥破地方啊,连ji院都没有。” “喝酒去吧。”几个人倒是看得懂酒馆,毕竟酒馆外面挂着啤酒瓶子标志,想不懂都困难。亚历山大港的夜生活非常丰富,但是白天反倒是没什么可玩的,几个人进了酒馆坐在一桌,却看到人家酒馆的老板在吧台上瞪他们——臧浩一拍桌子喊道:“小二,上菜!” 袁智华连忙说:“班长,班长,外国的酒馆跟咱们国内的酒馆不一样,他们酒馆不提供菜,只喝酒,而且是去吧台自己点,这顿酒我请大家了。”说着便走到老板的吧台跟前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掏出钱来,端着几大扎啤酒过来,说:“不知道大家喝不喝得惯啤酒。” “喝过。”臧浩说道,“我们哈尔滨有着玩意,老毛子做的,跟马尿似的,没别的吗?” 袁智华道:“班长,这边是地中海,天气热,一般酒馆只卖啤酒,很少有卖白兰地,朗姆酒,红酒,葡萄酒,香槟之类的,再说咱们来这家就是啤酒店。”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刁德龙忍不住吐槽说:“妈了个巴子的,这酒馆快黄了,没菜没酒,啥玩意都没有啊。” 臧浩点点头,举起扎啤,说:“来,咱们先喝一个,庆祝大家来到——新加皮,这里是哪来着?” “埃及,埃及亚历山大港。”袁智华道,“另外,我来自新加坡,不是新加皮。” “对,庆祝咱们到了欧洲了,干一个!”臧浩端起酒杯,大家也端起酒杯,撞了一杯,咕咚咕咚都喝了,袁智华一撂下酒杯,赫然发现大家居然喝光了,这杯子不小,能装半斤呢,怎么大家一口气都喝光了?众人反过来看他,袁智华问:“班长,你们怎么……” “cāo,你小子不实诚。”老房骂道,“都说喝光了啊,干了的意思就是喝光了,要不然干个屁。” 袁智华只好一口气喝光,心说这学会当兵还得学会大碗喝酒啊。 老板看这么快这些中国人就喝光了,便办了一个啤酒桶过来,袁智华要掏钱,龙二狗制止住了他,说:“这次我来,你请大伙儿喝酒,是新来的规矩,但是不能老让你掏钱,那就是欺负人了。这次我来,我请大伙儿喝酒。”他从口袋里掏出钱来,也是英镑,大约一百英镑递给老板,指了指啤酒,指了指前,塞进老板口袋里。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老板明白什么意思,全换成啤酒,便从后面又扛了三酒桶啤酒,大家吃了一惊,这一百英镑这么耐花啊。于是几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喝起酒来,袁智华喝了一杯啤酒,脸顿时就红了,意识也有些模糊,便听到他们几个在取笑老肖肖福全。 老肖在新加坡救了一个女人,后来船停靠的时候,他死皮赖脸请假出去,又看了一次那女人,回来之后就嘻嘻傻笑,也不说话,这可给大家伙儿气得够呛。于是各种版本的老肖早泄故事就从刁德龙口里说出来了,老肖气的和他对骂,两人一边对着喝酒一边对骂,袁智华说:“你们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cāo,回穿上cāo练cāo练!”老肖嘴上功夫敌不过刁德龙,于是愤愤约战。 “怕你啊,就你这三秒男人,来就来,谁怕谁是这个。”刁德龙双手压在一起,大拇指前后游动,作出王八的手型来,大家哈哈大笑。rv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