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三章 撸袖子跟英国佬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三章 撸袖子跟英国佬干

这时候一会儿英国水兵走了进来,几个人看到中国士兵,先是一愣,而后很是不屑,便找到老板要酒。 这几个英国水兵的态度让臧浩等人很气愤,那轻蔑的眼神,仿佛就是看到低贱的人坐在高等人座位上一般。大家都喝了酒,自然神经格外紧张,再加上在海上憋了快两个月了,心里都有火气,否则在新加坡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屠杀战俘。几个人很快对英国人瞪了回去,酒吧老板连忙挡在中间对那几个英国水兵说要点什么等等。 几个英国水兵要了啤酒坐在一旁,然后相互聊了起来。 袁智华有些迷糊,便跑到外面水池子中洗了一把脸进了屋,看到英国人有些害怕,像是他们这种在殖民地长大的人,见到鹰钩鼻子欧洲人都有一种自卑心理。但是臧浩几个人不怕,欧洲人怎么了?不是照样让我们给打了?秀帅带着大伙儿打了两次中东路,俘虏了几万老毛子,还有军中只要官衔升到了排长,是光棍,就可以申请娶一个老毛子女人做老婆,所以大家对白人反倒不怕。 过了一会儿,在龙二狗看到袁智华闷闷不乐,便问:“怎么了新加皮?” “没什么,咱们走吧。” “没玩够呢,你看老黄和老肖,俩人玩骰子呢,这地方挺有意思的啊。”龙二狗说道。 袁智华指了指英国水兵,低声说:“他们要惹咱们麻烦,还是走吧。” “什么意思?”龙二狗谨慎地问。 “他们在骂咱们……啥意思啊?” “英语里的贬义词,相当于咱们骂ri本人小ri本鬼子一样。”袁智华道。 “我cāo!”龙二狗立即怒了,跑到臧浩这里说了。臧浩大怒,道:“兄弟们。路袖子,准备干仗。”几个人抬起头,问:“咋的了班长?” “准备跟老毛子开练!”臧浩坏笑道。 “为啥啊?”老舒问。 “cāo,问个,班长说打就打。”刁德龙道。 几个人对英国水兵怒目而视,那边英国水兵也注意到了,纷纷站起来,冲着中国人喊起来,什么“fuck”之流的话,不用翻译。大家都明白意思了。至少那竖起中指的姿势国际通用。 “我cāo,开干!”臧浩嗖地冲了出去,一拳砸翻了一个英国大鼻子水兵,其他人纷纷加入战团,一时之间酒馆打乱。几个人从酒馆内达到酒馆外。就在大街上打了起来。 王茂如的兵和其他中国兵不一样,一个个都高傲得不得了,听到打仗那是嗷嗷地冲了上去,英国水兵和中国陆军在埃及街道上便大打出手。英国人仗着人高马大,中国人仗着人多势众,尤其是打完就走绝不留手,把英国人暴揍一顿跑回船上。但是放假外出的中国士兵也多,同事今天也是星期六,英国水兵也多。大家早就相互看对方不顺眼了,于是纷纷加入战团。 双方虽然打架,倒是没有人动刀子,都是拳头打来打去。第四师的征兵地是东北最北端的黑龙江,后来加入了吉林,辽宁的士兵。一个个都是东北人,人高马大,身材不亚于英国水兵,大家经验也是极为丰富,尤其擅长团体配合作战。于是将英国人暴揍一顿之后纷纷逃走了,那臧浩还不忘给酒馆老板几百英镑赔偿损失,嘻嘻笑着跑了。 英国人不干了,立即叫嚷着要抓到中国殴斗者,但是看中国人长得都一样,便嚷嚷着让中国人赔礼道歉,并坐牢惩罚。 当王茂如此时正和塔娜公主坐在马车上畅游亚历山大港呢,怎知道中英斗殴的事情,玩了一天到了晚上才回去,这才知道中英士兵斗殴,便先问:“咱们打输了还是打赢了?” “赢了。” “哦,那马良,你去做赔礼道歉。”王茂如道。 马良郁闷地去做那赔礼道歉的角sè,很是郁闷。 因为士兵斗殴,让中国参战军延迟了一天出发,ri本第一特遣舰队部分巡洋舰保护着其他运输舰先行,中国人要处理斗殴事件。ri本人很是不屑,这帮中国人军纪还真是差劲之极,便浩浩荡荡地先行出发了。 天公不凑巧的是,ri本第一特遣舰队从亚历山大港刚刚开拔,便遭到迎头痛击。奥匈海军潜艇u29号原来早就获悉中国参战军赴意大利参战情报,并且通过间谍准确获悉了ri本海军出海时间,埋伏在起航路线上。奥匈潜艇于夜间伏击了ri本第一特遣舰队,击沉两艘ri本运输舰,击伤了ri本对马号巡洋舰。索xing的是对马号巡洋舰并不严重,只是一个密封舱被鱼雷击中,并未造成太大影响,对马号不得不返回亚历山大港进行大修。 不过那两艘运输舰却沉入了地中海中,两艘船上的一百多ri本海军和船员命丧欧洲,王茂如得知之后大感庆幸,特地让马良跑到埃及总督府狠狠地感激了一番斯塔克总督。斯塔克知道自己耽误中国人,反倒是让中国人逃过一劫气得吐血,避而不见马良。 ri本第一特遣舰队狼狈地返回亚历山大港之后,留下对马号巡洋舰,再度起航小心翼翼航行,几ri之后抵达意大利加里波利。原本按照计划要进入亚德里亚湾,但是英国和意大利海军联合舰队在亚德里亚湾与奥匈海军保加利亚海军同盟舰队在亚德里亚湾大战,奥匈海军专门偷袭协约国运输舰,这让王茂如忧心忡忡。 王茂如问了一下小栗孝三郎ri本方面可否有信心进入亚德里亚湾,小栗孝三郎说ri本海军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奥匈海军作战,但是对于他们的偷袭却无能为力。王茂如又分析了地图,当即向意大利首相维托里奥.埃曼努尔.奥兰多请求中队于意大利加里波利下船,乘坐火车沿意大利西海岸线铁路经过巴里,福贾,佩斯卡拉,安科纳,圣马力诺,博洛尼亚,帕多亚,而后直接开赴乌迪内前线。 奥兰多将中队申请更改路线的消息发给了协约国统帅福煦将军。对于中队的谨慎怕死行为,法国协约国统帅福煦非常不屑,而且要求一定要及时抵达威尼斯,不准更改线路。 王茂如无奈,只好求老天爷和ri本人帮着自己了,祈祷佛祖不要让自己上西天。不过似乎在欧洲这片,应该祈祷上帝吧。rs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