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四章 添乱的中**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四章 添乱的中**队

/div> 〖ri〗本第一特遣舰队进入亚德里亚湾之后,奥匈海军立即出动截获〖中〗国远征军。()然而〖ri〗本海军为了一雪前耻与英国海军主动出击,奥匈海军本来实力就不强,只能无奈退却。运输舰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威尼斯,中队终于抵达了此次远征的目的地意大利威尼斯。 两万中队(第四师一万八千以及jing卫团两千人)在威尼斯港下船之后,井然有序地行军,不过让中队惊讶的是,威尼斯这座城市怎么都在水中。 宫小旗感慨道:“在海边建房子就是不好啊,你看,全都淹了……” 意大利陆军总参谋长阿曼多.迪亚兹派遣鲁道夫.拉齐亚尼作为中意两军联络官,拉齐亚尼是个意大利帅哥,三十几岁很爱说话,只是王茂如不懂意大利语,拉齐亚尼不懂汉语,幸好两方都懂得英语。只是,拉齐亚尼懂得英式英语,王茂如更了解的是美式英语,于是两方交流仅仅好过鸡同鸭讲。 但总体说来,拉齐亚尼算是一位合格的联络官,他和〖中〗国人费劲地沟通,将这两万中队最终一个不少地带到了乌迪内前线,并将王茂如带到了意大利前线司令彼得罗.巴多奥利将军面前多奥利淡淡地看了一眼王茂如,说:“就让他们在后面搬运弹药,不要到前线给我们找麻烦。”其他各官哈哈大笑起来。 拉齐亚尼苦着脸,对王茂如说了司令的意思。王茂如面无表情,说:“好,但是我jing告一下,你们的人不要招惹我的士兵,不让我的士兵即做辎重兵又要去前线作炮灰,我们的火气有可能落在挑衅的人的脸上。这一点,东印度新加坡的英国人和亚历山大港的总督可以作证。” 在座的英国人纷纷露出愤怒的表情。这〖中〗国人实在是太能惹事了,因为刚刚不久得到的消息,〖中〗国人的军队在新加坡平叛印度土著兵的时候。居然杀了一千六百多人,尽管让印度人再也不敢动弹了,可是准备赴欧参战的印度第二十五土著师也残废了。印度人坚决拒绝与〖中〗国人一同作战,称〖中〗国人对印度人极为不友好,有可能背后开枪。/ 英国人讨厌〖中〗国人,法国人看不起〖中〗国人,意大利人对〖中〗国人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八国联军进běi jing时的鞭子军印象,因此王茂如在此遭到欧洲人的集体排挤,甚至在军事会议排座次的时候,作为〖中〗国陆军上将,居然排在意大利少将之下。王茂如每天铁青着脸参加会议,一言不发。在他身边的联络官拉齐亚尼也感受到了这种排挤,不过幸好王茂如没有冲他发火。 此时的意奥边境,双方云集了上百万军队,协约国有意大利,英国。法国,澳大利亚陆军,美国陆军,〖中〗国陆军总计八十万人,而防守方奥匈帝国有陆军四十余万人,但是奥匈帝国处于防守方有利地形。联军曾经试图发起第十三次佐恩河战役,但是很快被联军总指挥福煦否决了。 福煦认为,欧战重要战场不在意奥之战,而在于德国,只要德国战败,奥匈帝国不足为惧,而在意奥边境陈兵百万将奥匈帝国的注意力和兵力都吸引在此,更加有利于北方战场德法边境的战役。 上面确定了不打,咱只是幌子,吸引敌人不断增兵,因此意大利这边一百五十万协约队整ri无所事事。〖中〗国参战军副总司令、第一路军指挥官王茂如每ri的事情简单就是刮刮胡子和公主殿下调,然后到军营视察一下军队,再和宫小旗两人下下象棋喝喝小酒,ri子过得非常悠闲。意大利的气候也好,整ri暖洋洋的,大家早上起来的很晚,晚上睡得更晚。很多〖中〗国士兵也开始懒洋洋的无所事事起来,年轻jing力旺盛的他们身上有揣了大把钞票,便开始逛ji院,追求女孩。〖中〗国士兵仗没有打,倒是家属弄了一大堆。王茂如的军中没有一条军规是“临阵不得娶妻”因此很多单身的士兵或军官便利用这一漏洞找起老婆来。 联军对中队看不上眼,甚至把他们当做杂役来用,〖中〗国士兵自然满是抱怨,王茂如对士兵们说道:“既然他们把我们当辎重兵,咱们就别跟他们客气,以后让咱们运什么酒肉啊,你们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就不能拿一点儿?” 第四师士兵们恍然大悟,对啊,截流自己的军用物资是死罪,可是咱截流的是外营物资啊,不是死罪? “明白了秀帅!”士兵们高声齐喊道,然后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 由于意奥边境就是阿尔卑斯山脉,联军想要攻击奥匈帝国,必须越过这座欧洲最高的山脉,而且处于极不利的仰功,因此联军也不会傻乎乎的送死。但是对峙起来,这后勤搬运就极为困难了,都是山路,欧洲地中海还是湿润多雨,尤其是意大利靠近山区的地方,一些小路是泥泞不堪根本不能用机械运输,只好人力搬运。 这也是联军司令部让〖中〗国参战军做辎重兵的目的,让〖中〗国人被这严重运输条件吃点苦头,让他们猖狂,猖狂。 岂料到〖中〗国人卑鄙地把物资一减再减,最后到前线联军士兵手中的屈指可怜,〖中〗国人以道路不畅为借口,说很多物资损毁严重。 既然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和行为,〖中〗国士兵便开始磨洋工然后倒买倒卖军用物资来,什么肉罐头啊,意大利面啊,面粉啊,水果啊,皮鞋,雨衣,棉被,铁锹,基本上经过中队运送的军用物资都会少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 各个联军部队发现这种现象非常生气,纷纷抗议中队贪污军用物资,希望联军给予中队严惩。官司打到王茂如这里,王茂如立即拿出账单,说某年某月某ri,在某处,由于中队使用人力搬运,运输方式落后,导致很多东西跌落在泥泞的阿尔卑斯山路上。每一笔损失,人家〖中〗国人都记录的非常详细,尽管是中文记录,但是找人翻译之后,每一笔损失都能对上帐。〖中〗国人打仗的能力不知道,但是他们做账的能力却是无人能及的,联军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 为了让中队即使通畅有效地运送物资到前线,巴多奥利元帅让人给中队配备三十辆卡车,一百辆四轮马车,一百辆摩托车,这下你们〖中〗国的辎重兵该好好干活了? 巴多奥利元帅这个人,说呀聪明的确是军事上的才子,但是他这个天真的意大利人,似乎并不了解〖中〗国人的特点。拿到了这么多汽车卡车马车摩托车之后,〖中〗国士兵欢呼起来。 好了,这下藏起来的军用物资,有工具倒腾了,王茂如开心无比。 王茂如将拉齐亚尼拉到一旁,悄悄滴给了他一万英镑,拉齐亚尼吓了一跳,但是意大利人和严谨认真的德国人不一样,他们活泼热情,重视家庭重视感情重视交往,同样更加注重利益。拉齐亚尼立即把钱揣在怀里,说:“好,朋友,我知道你有事请求我,但是我要说的是,除了背叛祖国我只做对我有利益的事情。” 王茂如拍着他的肩膀,说:“鲁道夫,听我说,这场世界大战即将结束,而你我这样的军人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我们的战争吗?” “哦?你的意思是……” “军人只有在战争的时候才是最被人尊敬的人,而和平时期,最受人尊敬的人是谁?是有钱人,是那些可恶的恶心的犹太富商,你说是不是?”王茂如问。 “是的,那些可恶的犹太人,贪婪无比!”拉齐亚尼恨恨地说道,但凡意大利人,没有人不讨厌犹太人的,相比德国人排优,意大利人的排优并不暴力但是非常彻底,他们每一个人都排斥犹太人,犹太人在意大利是不允许建犹太教堂上意大利语学校,这导致了犹太人根本无法再意大利生存,除非他们不再信仰犹太教。 王茂如听到拉齐亚尼的抱怨,哈哈大笑起来,心说你们意大利人果真是非常排斥犹太人啊,便诱惑道:“这样,我们有一些军用物资,可以便宜卖给那些穷苦的意大利人,这些物资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是浪费,而对于饥饿的意大利人来说,那就是救命的粮食啊。我希望能有你作为联系,将这些多余的不用的,对意大利人民有益的粮食卖给他们。” 拉齐亚尼听到之后,脑筋转得极快,说:“这件事儿我可以做,但是我一个人可不行,我需要帮手。” 王茂如道:“我不管你雇佣多少帮手,但是一定要谨慎,一定要谨慎知道吗?不能给福煦这个混蛋和奥兰多,巴多奥利这些人抓到把柄。我们三七分,你三我七,不需要你们做任何事情,你们只需要收钱,联系买家,如何?” 拉齐亚尼正sè道:“成交,我最忠诚的朋友,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对,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拉齐亚尼找到了他的好友,年轻的黑手党头目之一让.费耶诺.巴尔德斯,黑手党做这种生意自然是更加容易,西西里人将触手伸遍了整个意大利,便宜的面粉,便宜的靴子,便宜的罐头……王茂如和拉齐亚尼以及巴尔德斯赚的不亦乐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