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八章 等着中国人的“好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八章 等着中国人的“好戏”

一帮子兵痞被押送回去之后,直接带到王茂如跟前,王茂如正在喝当地特产的一种饮料呢,身边局势作战地图,见这几个人来了,笑着说:“来了啊。” “为秀帅尽忠。”臧浩几个人扯嗓子喊道。 “想尽忠啊,行啊,马良,把他们都毙了吧,他们要是不惹事儿了,就是给我尽忠了。”王茂如道。 臧浩等人哭丧着脸喊道:“饶命啊秀帅饶命啊,留下我们有用之身,给秀帅冲锋陷阵鞍前马后吧。” 王茂如拎起马鞭,走到臧浩跟前,一鞭子抽在他身上,那臧浩不敢躲避,只能硬生生受了一鞭子,他一个一个抽,从班长臧浩到新兵袁智华,一个没跑了,抽完了一顿,自己满身大汗,坐在椅子上骂道:“你们他妈的行啊,两次惹事儿,两次给我添乱,皮上了,行啊你们,是不是因为在新加坡立功了,骄傲了,自满了?” “属下不敢,为秀帅尽忠。”臧浩等人立即说道。 “你们尽忠?你们是给我送终!”王茂如骂道,“亚历山大港,你们惹事之后我得给你们擦屁股,这次呢,又跟本地人干起来了,上次好歹是英国兵,我护着你们就护着你们了,这次你们跟老百姓干仗?下次呢?是不是小孩也打?女人也打?你们真行啊,拳打南山老人院,脚踢北海幼稚园,太平间里找人单挑,踹寡妇门刨绝户坟啊!” 臧浩等人想笑憋着不敢笑,纷纷低下头来。 王茂如道:“还知道低头认错。态度可以,但是惩罚不能少,你们班,这个月你们营厕所你们清扫,我要是听你们营其他班的人说扫不干净,下个月还继续扫。” 臧浩忙说:“秀帅,我们营其他班的孙子可损了。肯定不会说好话,我们就是把厕所扫的跟饭盆一样干净他们也能把屎拉倒棚顶上去难为我们,谁让我们在新加坡立大功了呢。他们嫉妒!” “是。他们嫉妒我们啊秀帅。”老黄老舒连忙道。 “谁让你们立下大功了呢。”王茂如叹道。 “是啊,我们是有功之臣。”刁德龙道。 王茂如继续说道:“可谁让你们又反了军规了呢,这样吧。有奖励就应该哟惩罚,打两次家,扫两个月吧。” “啊?” “不服?三个月。” “服了秀帅,俺们服了,别三个月,别三个月。”臧浩连忙说道。 “赶紧滚回去。”王茂如骂道。 “是,为秀帅尽忠。”几个人连忙跑了,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小王八羔子,制不服你们了还。”此时听到门外传来惨叫声。刁德龙求饶道:“兄弟们,不是我乌鸦嘴啊,不是我乌鸦嘴,你们要相信我,我可是你们的亲兄弟啊。啊……疼,疼,老舒,cāo你大爷你扯我蛋干嘛……我要是生不出儿子,我他娘的干你媳妇!” 这几个老兵痞的确是油盐不进的货,王茂如对他们是无奈了。坐在椅子上继续看地图,此时便听见马良报道说何平回来了,王茂如让何平进屋,何平开始介绍对面奥国的军事部署,其中有一部分是联军发来的消息,还有一部分居然是和对面奥军交易获取的消息。在王茂如所部防线对面是奥地利蒂罗尔地区防御指挥第三集团军,司令官是丹克尔上将,负责防御蒂罗尔地区以及特兰提诺。(一战后,特兰提诺部分领土以及南蒂罗尔地区割让给了意大利,意大利曾经迫害过南蒂罗尔地区的德奥说德语的后裔,导致该地区从划分之后一直到1972年一直战乱不休,颇有种北爱尔兰之于英国的意思。) 第三集团军下辖奥匈帝国第三军、第八军、第十七军、第二十军四个军,其中第十七军因为素质太差,被部署到奥匈军队的右翼,也就是王茂如所在的防线对面,而其他三个军则部署在左翼,正对协约国联军居高而下,山崖基本上都是三十度到四十五度的陡峭坡地,意大利曾经徒劳地仰功过一次,一ri之间死伤达到五万人。 王茂如所在属于意大利北线第二段防御战线,这里曾经发生过第一次此二次恩佐河战役,但由于严重的后勤补给问题,在此作战的规模并不大,并且由于是山地,当奥匈帝国反击的时候,此处是少有的将奥匈军队打回去的防御战线之一。 奥匈帝国第十七军军长是克里提克上将,下辖军属炮兵旅,辎重团,工兵团,第18步兵师(第73步兵团,第3shè手团,保加利亚补充第一团,第二团),第48步兵师(波黑步兵第2团,第4团,保加利亚补充团,阿尔巴尼亚志愿步兵团),第181du li步兵旅。第十七军的防线长达八百公里,沿着蜿蜒崎岖的阿尔卑斯山,这让第十七军调动兵力极为困难,并且兵力分散。 在中国参战军的主阵地在巴格利诺镇以东五公里处一个叫做塞尔托的村庄旁边,从奥尔格拉山峰一直到莱姆顿河谷,一共长约十公里。在对面则是奥匈国防线,他们把前线司令部设在了马提诺村,奥匈帝国第18步兵师部署在王茂如防御阵地对面。 奥国第18步兵师师长是马克西姆少将,作为第十七军这支不着调的军队中的主力,他们的作战能力是军该中最强的,也因此被克里提克上将委以重任。 王茂如留在战线上的只是参战军第二旅,旅长熙仲,该旅全部由山东人组成,与济南组建,征兵的时候要求身高必须达到一米七以上膀大腰圆,视力极佳臂力极佳才能入选,因此兵员素质极好只是仓促被调上欧洲前线欠缺锻炼。 由于没有战事,第二师第二旅倒是显得斗志昂扬,这是典型的新兵部队,没打过仗,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在他们身后五公里的地方则是巴格利诺镇,两万主力在他们身后,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 听何平介绍完之后,王茂如才感觉到这联军情报的cāo蛋,自己派人到对面买的情报居然比联军给的情报准确,怪不得意大利军队不善战,这情报是个极大的问题啊。 “他们怎么说?跟我们做私下交易吗?”王茂如问。 何平摇摇头,道:“他们拒绝了,这些蒂罗尔本地人都是德裔,刻板得要死。” 王茂如想了想,道:“只能夜袭了。”欧洲人的战斗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除非是长时间大规模的战役,很少发生夜战,反倒是亚洲的战争,很多都发生在夜间。 “夜袭!” 中国参战军方面在定下夜袭之后,王茂如立即给联军司令部发电,说自己要进行一番试探xing进攻。 意大利联军司令部设在博洛尼亚,这里是联军的大后方,负责人是意大利参谋长阿曼多.迪亚兹,此时意大利拥有陆军一百五十万,并拥有其他联军二十五万人,由于意大利军队的数量实在太多,这才让迪亚兹成了指挥官。但是联军中的英法陆军却看不起意大利军队,认为意大利陆军实在是不堪一击,尽管数量众多,然而军队战斗力实则是欧洲各国中最差的。不过迪亚兹却不这么看,他洋洋自得,并且看不起中队。把中国参战军两个师扔在阿尔卑斯山群之中,这是因为意大利无战事,迪亚兹已经获悉英法美联军在法国战场将会与德国陆军一绝死战,一旦德国战败英法美获胜,奥匈帝国将不足为惧。 迪亚兹因此虽然在意大利北部地区屯兵将近两百万,却不主动出击,整ri让士兵们防备奥匈帝国即可,不要招惹,不要主动出击,而是等待法国战场的战果。当王茂如的电报打过来的时候,迪亚兹正在舞会中抱着一个热情的意大利女郎跳着舞,他的副官把请战电报发来的时候,迪亚兹很意外地问:“你说什么?中国人要试探xing进攻?” “是的。”他的副官小声说道。 迪亚兹哈哈大笑,松开舞伴,说了声抱歉女士,我有一件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要宣布给大家,走到台前高声喊道:“大家停一下,乐队也停一下。”大家纷纷看着他,乐队也停止演奏,之间迪亚兹挥舞着一封电报,笑着说:“中国人申请攻击奥地利人的阵地,哈哈哈,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笑的事情了。” 众人大笑起来,意大利陆军副总参谋长佩德罗.巴格多里奥问道:“将军阁下,我们制定的计划是等待法国战场消息,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发一封斥责电报给中国人。不要以为自己是军队,他们只配做民夫。” 迪亚兹摇头大笑,说道:“可是我亲爱的副参谋长阁下,我们不应该拒绝一个远道而来的军人的请求,既然他们想尝一尝奥地利人的炮火,就让他去吧。让他看一看,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不过让第五军在卢梅扎内附近,随时准备填补中国人的漏洞。只有让这个贪婪的中国将军吃些苦头,才能给联军们一个交代,这些连辎重都做不好的中国人。” “可是我怕的是,他们死的太多……”巴格多里奥说。 迪亚兹挥挥手,道:“中国人是很多的,他们不怕死亡。”又对副官说:“同意中国人的请求,说我们等待着他的‘好戏’,希望不要让大家失望。”众人端着酒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中国人的举动是马戏团的小丑一般可笑。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