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七章 南拳高手(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七章 南拳高手(求订阅)

那意大利人一看自己一拳居然把对方肩膀打出血了,很是惊讶,心说自己武力值如何变得这么高了,很是不屑地对老房伸出大拇指朝下,围观的群众叫好起来。那意大利人说了一通,大家听不懂,不过听那语气也不像是好话,老房说道:“不行了,这孙子打我伤口上了,又崩血了,妈的,算他狠,哥几个谁替我上啊?” “单挑还要替你上?让人看不起啊,给咱东北军丢人。”刁德龙嘲笑道。 这时候忽然有个穿风衣的陌生人cāo着běi jing官话说:“这个人刚刚说,你们中国人是孬种,不行。”臧浩几人看过去,忽然发现这人也是中国人,不过穿着西方人的衣着,他看上三十多岁。在本地除了穿军装的,还真没有见过这样打扮的中国人,那人摘下帽子正sè说道:“鄙人雍星宝,旅意华人,特地为拜访尚武将军部队而来。” 臧浩叼着烟卷道:“哦,相见我们秀帅是吧,不过我们就见过秀帅一面,你去司令部打听打听,不过你说着洋鬼子说中国人不行,是吧?” 雍星宝心说好像在这里你们才是洋鬼子吧,便说:“他说中国人打架不行,是孬种,意大利人最棒。” 臧浩怒道:“我cāo,谁,谁上去把他干翻?” 刁德龙苦着脸道:“咱们在军中就学过配合打斗,单打独斗还真敢不过这王八羔子,你看他那块儿。绝对是山上跟老虎豹子干仗练出来的。” “妈了隔壁的。”臧浩怒道,“一帮怂蛋。” 没想到那新加坡的华裔新兵袁智华举手说:“班长死r,我来行不行?” 大家闻声望了过去,身高一米六二瘦猴似的袁智华这时候要逞能? 刁德龙连忙道:“得了,就算认输也不能这样认输啊,看你那小身板,上去还不得让人一下压出屎来啊。对了。耿大个子行啊,一米八五大个子,耿大个子你上啊。咱班就你最能打。” 耿明捂着屁股道:“这两天吃辣椒,痔疮犯了,不行啊。” “麻痹的。痔疮犯了你还跟俺们出来溜达什么。”臧浩骂道。 耿明小声道:“我以为你们逛窑子呢,咱不能脱离大集体啊。” “诶呀我cāo,身残志坚,这都快为秀帅捐躯了,还想着的事儿,佩服佩服啊。”刁德龙道。 袁智华说道:“班长死r……” 臧浩道:“我说新家皮啊……” “新加坡,我那地方叫做新加坡。”袁智华忙强调道。 “对,新加皮,你别逞能了,还有。别班长sè班长sè的行不,让人听到我咋找对象,我又不像是老肖那孙子那么能勾搭女人。”臧浩说,“给我记住了,叫我班长就行。别他妈的班长sè,在听到你说班长sè,我把你狗篮子给揪下来。” “是,班长……班长。”袁智华道,又补充说:“我来,我是咏chun拳的传人。我会功夫的。” “啥?你会功夫?”大家稀奇道。 “是的,我会功夫,咏chun。”那袁智华一本正经地说道。 老房道:“行,你上吧,别丢人啊。” 臧浩叼着烟,吞云吐雾道:“看不出你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啊,就是长得锉了点儿,凑合上吧。” 袁智华跳到圈里,用英语跟那意大利人说了一通,那意大利人不懂,倒是穿大褂的中国人雍星宝用意大利与翻译了一通,臧浩等几个大头兵大眼瞪小眼,小眼瞪瞎眼似的,这俩孙子说啥呢? 雍星宝说:“这位小战士说他来代替一个月前在战场受伤的战友,不过意大利人听不懂他的英语,我就翻译了一下。” “诶呀我去,新加皮还懂鸟语。”刁德龙拍手道,又往向雍星宝感慨道:“你懂两种鸟语,更了不起。” 雍星宝冷汗,道:“略懂,略懂……” 正说话正当口呢,袁智华和意大利壮汉打了起来,只见袁智华两腿成二字钳羊马步站好,双手成小念头凤眼拳之势,大家看傻了,什么看傻了呢?因为这袁智华的姿势在一般北方人眼中看来太过怪异,虽然大家在军中也见过军中的武术教习,可从未见过这样大腿夹起来跟人干仗的。王茂如军中的武术教习都似乎北方武术家,自然教授的都是北方武术流派。 北方拳种普遍存在朴实简练、舒展大方、形健劲遒、动静分明、发力顺达、协调完整等与北方文化和民俗习xing相吻合的特点。北方气温寒冷而干燥,特别是隆冬季节,人在室外练武,难以抵抗凛冽的寒风,因此必须不停地、快速地甚至是激烈地跑跳,以激烈强劲的动作,增加人体的热量,这几乎是北方拳派的普遍特点。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形成的北方文化具有坚韧朴实、粗犷豪放的特点。 南方拳派历史悠久,其发源可追溯到四百多年前,与潇洒、豪迈、大线条、大幅度的北方拳派相比,动作空间小,且集中在人体的上部,即人体的头、颈、胸、腰、上肢等区域,技术特点更是别具风格:步法稳固、手法灵活多变、拳势劲悍、刚劲有力,常以发声吐气助长发力。这正是在南方文化的熏陶下所形成的拳种风格的自然流露。 而咏chun拳作为南拳的代表之一,更加讲求的是实战快速,简洁明朗,以最小的空间距离爆发出最大的能量值。 当然,在一群北方人的眼中看来,此时的袁智华摆出这个姿势来,可真是丢足大伙儿的人了,一个个唉声叹气,刁德龙道:“这还没开打呢,就先把尾巴夹起来了,可咋打啊。”看热闹的意大利人嘲笑起来,尤其是女人们的肆无忌惮的笑声更加让臧浩等人垂头丧气。 那意大利大汉一拳打来,短小jing干的袁智华马步站稳,拳速奇快砸在大汉胳膊内侧,另一只手一拳砸在那大汉胸口,然后贴近了那大汉,两只拳头就像是轮子一般快速出拳砸在那意大利大汉胸口一连咋了四五十拳,直把大家看呆了。那意大利大汉也没反应过来,被砸了这么多下子,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抡过去,被爱笑的袁智华躲开。那大汉揉着胸口的疼痛,脸sè沉重起来,小看这小个子了。 袁智华大口喘气,这四五十拳下来,也是破费力气,打人要花费的力气远远大于被打,那意大利大汉狂叫一声冲了过来,势要抱住矮小的袁智华。此时看袁智华不退反进,在那大汉抱住他之前一个闪身躲过了他,跳到大汉身后,挥拳砸在大汉后背上。他拳拳迅捷有力,脚下游步而走,只站在大汉身后。那意大利大汉想要躲开,可无奈身后被砸,怎么也转不到面对袁智华,一发狠猛地一转身,却正好被袁智华快速有力的拳头砸在脸上。咏chun拳的小短打功夫立即展示出来,而且袁智华达不到咏chun宗师那种收放自如的地步,一直打到意大利大汉喷了一口血吐出几颗门牙,倒地才罢手。再看看手,已经出血了,袁智华呲牙咧嘴地喊痛起来。 “诶呀我去,新加皮,你行啊你。”刁德龙拍手叫好道,见那大汉倒在地上哼哼呀呀,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抽出了几张扔在那人身上,道:“给你治病洋鬼子,走,新加皮,我可得跟你学几招。” “今儿我请大家喝啤酒啊。”老房大仇得报心情大好道,几个人兴高采烈地跑了,过了一会儿当地jing察来了,见状又听到其他居民陈述,紧锁眉头扶起来那山民,问他打算怎么办,是不是要起诉这些中国人。那山民摇头说自己打输了,输给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小个子,实在丢人不起诉了。 不过当地jing察将这件事儿报告给了巴戈利诺镇长,镇长跑到军营抗议中国士兵与当地居民斗殴,一些当地居民也跟着镇长跑到军营外举牌子抗议,虽然没有一个中国人看得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他妈的,真能给我惹事儿。”王茂如得到马良报告不由得骂道,“给我把那几个孙子抓回来。” “是。” 臧浩这班十一个人在酒馆被宪兵给拎了回来,臧浩还说呢,我们休息期间饮酒,没犯军规,你们不能抓我们,宪兵队的冷笑说,你们喝酒不犯军规,不过又打架怎么算? 刁德龙一旁说道:“上次不是没打过,秀帅没说啥啊,还问打没打赢呢。” “可抓着你们了,原来上次在亚历山大港惹事的也是你们啊,好家伙,上次几百号人找不着正主了,今天你们倒是自动现身了。”宪兵队的大笑道。 众人纷纷怒视刁德龙,刁德龙自知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自己打自己嘴巴说:“哥几个,哥几个诶,是我这张嘴瞎说,上次的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啊,真没关系。” “谁信呢。”宪兵队的人淡淡说。 一众人哭丧着脸,被宪兵队五花大绑给带出酒馆了,老舒嘴里还嚷嚷:“兄弟,兄弟,能不能不绑,刚才我跟当地一个娘们才聊两句,要是看着我被绑了,指不定咋寻思我呢,我的形象啊兄弟。” “我去,你他娘的字儿都认不得几个,还跟外国娘们聊起来了?”刁德龙说道。 “你丫闭嘴。”老黄怒道,“都他妈因为你。” 刁德龙道:“咋因为我呢?” “还不是你非要问板凳为啥起那么倒霉名字。” 刁德龙想了想,恍然大悟,追问道:“板凳啊板凳,你娘为啥给你起名叫板凳呢?” “起你妈,赶紧闭嘴。”臧浩骂道,一脚将他踹倒。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