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九章 洛德洛内战役(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零九章 洛德洛内战役(一)

协约国联军意大利司令部下达的允许出击命令很快交到了王茂如手中,王茂如将所有指挥官集合在一起进行商议,参谋刘香九紧皱眉头说:“意大利人是想看咱们的笑话,你看看这个词,好戏!我们中国人的战争在他们的眼中居然只是一场戏,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宫小旗等军官也是咬牙切齿,王茂如毫不在意哈哈一笑,道:“既然他们想看戏,咱们就给他们演一场戏。” “什么戏?” “示敌以弱,打草惊蛇,引蛇出洞,上屋抽梯,关门打狗,再来一个趁火打击。”王茂如自信满满地说道。众人望着他,不知道他肚子里藏着什么,只见王茂如冷笑道:“意大利人看不起咱们中队,奥地利人更看不起,所以,咱们就先给奥地利人看看咱们到底有多弱。”然后与众人仔细分析如此这般云云,众人纷纷出谋划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商议三个多小时之后,军官们各自返回自己的军队准备一番。 王茂如单独将第二师第二旅旅长熙仲留了下来,说:“成败关键,就看你演戏如何了。” 熙仲苦笑道:“秀帅,这要是让奉军的张海鹏来演正好啊。” “废话,张海鹏能把假败演成真败,我多吃亏。”王茂如道,“只是要死伤部分士卒,因此你先让士兵们写好绝命书,别到最后尸体找不到遗书都没留。” 熙仲点头正sè道:“秀帅,放心好了。我知道怎么做。” 王茂如又拍拍他的肩膀再一次叮嘱道:“一定要演好这一场戏啊。”随后让马良把旅欧的商人雍星宝带来,雍星宝便要下跪,王茂如忙拦住他,道:“大清都没了多少年了,现在咱们国家不兴跪礼了。” 雍星宝激动地说:“早就听闻将军大名,今ri一见,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王茂如问:“先生来找我何事?” 雍星宝道:“我是代表旅欧的中国商人。给我队捐款来的,这是二十万法郎的捐款,以此来支持中队首次出国作战。希望将军能打出威风,打出我们中国人的志气。” 王茂如额首道:“好的,你的意思我会告诉我的士兵。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要求你了。” “将军请讲。” “你怕不怕死?” 雍星宝问道:“将军想让我参军?” 王茂如屏退左右,雍星宝见他如此重视,也有些凝重起来,这时候王茂如才说道:“我请先生做一下间谍,帮我个忙。” “什么忙?” “派你去奥地利,充当一下翻译,等我们的俘虏被奥地利人抓住之后,你来告诉奥地利人,咱们中国参战军有多么弱。”王茂如沉声道。 “这……”雍星宝道,“这不是出卖了将军吗?” “正是要你这么做。”王茂如笑道,“这样才能引蛇出洞,咱们才能关门打狗啊,三十六计先生知道吧?中队能不能打响这一炮,就要看先生的发挥了。先生。拜托了!” 雍星宝想了想,道:“将军,在下必定誓死完成所托,以图让中队扬名世界。” 王茂如笑了,“先生你可不能死,若是成了。这份功劳先生可是占了一半的功劳。” 随后王茂如秘密调集军队,让第四师做好战斗准备埋伏起来,第四师于是四散出击埋伏在山上。第四师准备完毕之后,这才给全ri系武装的第二师二旅长熙仲发出攻击信号。 熙仲的参战军第二师二旅开始进行试探xing的攻击,由于王茂如手下的du li炮兵团全部隐藏起来集中不能支援,熙仲只能集中了第二师下辖机炮营的二十门ri式五零迫击炮以及五门ri式仿制克虏伯75野炮对奥匈军队进行炮击。 中队的突然进攻一下子让奥匈军队有点懵,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中队的军事素质的确是差劲之极,炮弹偏出很远,简直就是……简直就是浪费炮弹。作为最前方的奥匈帝国第73步兵团团长豪本施托克在听到中队炮击之后,请求他们的炮兵进行还击,不过过了一会儿,炮兵发来信号,已经摧毁了中国人的大炮,豪本施托克纳闷起来,怎么这就摧毁了敌人的炮兵,那敌人也太……弱了吧。过了一会儿,又听到炮声,不过不是大炮,而是迫击炮分散到各个战壕进行攻击,看来奥匈的大炮只是轰散了中国人的炮兵,真没有全歼。 豪本施托克便亲自来到前线,问了一下手下连长们敌人如何,一个连长说道:“我坐在战壕里,看着中国人的迫击炮连发三次矫正弹,居然打不中,这些中国人还不如扔石头准呢。” 豪本施托克哈哈大笑,道:“果然,中国人不能打仗啊。” 中国参战军第二旅山东新兵们听着己方的炮声,激动不已,心说看看俺们的大炮…… 咚!咚!咚! 奥匈炮兵还击,十门1908型80mm野炮炮弹落在中参战军战壕左右,顿时第二旅的迫击炮哑火了,二十门小口径迫击炮和五门75野炮,轰不过人家奥地利人的十门野炮,只好散开,防止被人家的大炮一锅端。 “怎么不打了?”好久听不到自己的炮声,旅长熙仲跑到炮兵那里喊道。 炮兵队长一脸的晦气,道:“不行,那些大鼻子的炮打得太准了,咱们打不着他们,他们能看着咱们,不行,一旦暴露出来必死无疑。刚刚幸亏我转移及时,否则咱们的迫击炮就让人端了。” “nǎinǎi的。”熙仲也知道自己这部队的xing质,都是新兵组成。刚开始打仗倒是热血沸腾,打了一会儿就哭爹喊娘了,这才是炮兵对轰,输了一阵,不知道冲锋的时候怎么办呢。他又问副官,敢死队准备好了没有,副官说都准备好了。熙仲下令炮兵分散sāo扰轰炸。第二旅炮兵继续sāo扰,一个上午的时间,打得奥匈军队不胜其扰。 中午吃饭的时候。熙仲提前让士兵们吃好了饭,而炮兵停止shè击之后,等对方开始准备吃饭。第二旅士兵立即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参战军第二旅由ri本人提供军械负责训练,武器制式也是ri本三八式步枪)一跃而起,跳出战壕,嗷嗷叫喊着冲了上去。 中国人的重机枪在后不断地喷出火舌支援,一颗颗子弹击中了奥匈帝国阵前的泥土,奥匈士兵趴在战壕之中还击。奥匈帝国士兵使用的武器是7.9毫米箭头弹的m1891步枪,这款枪杀伤xing大,shè击距离远,给中队造成很大的困扰。 幸亏了提前要求穿好了胸甲,让很多中国士兵免受重伤。第一波冲击遭到奥匈第73步兵团的顽强阻击之后。第二旅敢死队被迫撤军返回战壕。 民夫们举着白旗,在阵地前抬回尸体救助伤员,奥匈兵们依照战时惯例并未shè击民夫,但是同样派遣民夫收缴对方武器,同样中队也没有对对方的民夫下手。 天sè渐渐暗了下去。伤员和战亡尸体刚刚被抬回来,熙仲的第二波进攻突然又开始了,这次在步兵冲锋的同时,迫击炮不断作响,展现了ri本教官教授的步炮协同作战的思想。而且这次作战冲锋在前的是那些第二师的ri本教官们,在他们的带动下中队迎着奥国人的大炮。几个中国士兵甚至冲进了敌人战壕。第73步兵团的奥地利人立即骁勇地cāo起刺刀与中国士兵展开肉搏,而在肉搏的过程之中,新兵们的劣势毕露无遗,他们胆怯了,害怕了,缺口被堵上了。早扔了两百多具尸体之后,第二旅再度无奈地败退下去。 前后两次攻击给第二旅带来的仅仅是四百多人的死伤,除此之外,战况并未带来任何改变。天sè黑了下来,中队终于不在进攻了,对面奥匈第73团也长出了一口气,双方民夫又开始举着火把抬尸体,但有些中国士兵还是受了伤做了奥地利人的俘虏。 当晚,奥匈帝国的人审讯俘虏,但因为不懂中国话只好无奈放弃。豪本施托克向总部发电,说轻松击退了中国人的攻击,中国人伤亡惨重估计要有两千以上,自己死伤仅仅不到一百人。第十七军军长克里提克上将哈哈大笑,给予豪本施托克全军通报表扬。不过豪本施托克要求找一个中文翻译,说他们抓到了俘虏却不知如何审讯。尽管他们奥匈帝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他们居然有十几种语言,主要是德语、匈牙利语、捷克语、俄语、塞尔维亚语、罗马尼亚语、克罗地亚语,除此之外还有十多种小语言,但是前线却没有一个jing通汉语的语言学家。 克里提克上将反倒是对这个要求很为难,不过幸好后方巡逻队抓到了一个因为违法买卖的中国生意人。克里提克让士兵把这个叫做雍的中国人送到第18师去做翻译,这人与中国伤兵交谈之后,便把得到的情报详细地告诉了第18师师长马克西姆少将,原来对面的中队才组建不到半年,还包括在海上航行的两个月。可以说,对面的中国人就是一群刚刚放下锄头拿起步枪,甚至shè击都不会的农民,这也难怪中队的战斗力如此之低。 马克西姆哈哈大笑,狂言道:“我的一个73团,就可以抵挡他们一个师的进攻了。”随后将消息告诉了73团团长豪本施托克,让他放心大胆的立功。 次ri,熙仲再三次发动进攻未果,中队死伤惨重,不得不转入战略xing防御阶段。中国士兵的不善战更加让奥匈士兵们嘲笑,说中国人这是拿着新兵来送死。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