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章 洛德洛内战役(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章 洛德洛内战役(二)

后方的意大利联军司令部内,在得知中队的一个师接连两ri攻打奥地利人的一个团却伤亡惨重之后,不但没有表达同情,反而哈哈大笑幸灾乐锅地说中国人自不量力,就该吃些苦头,这下活该了吧。作为中队防区唯一一段平坦的山谷防区,熙仲的防区正在两山之间,长约5.5公里,这段地带中队对面比奥地利防线海拔高两米左右,因此中队才敢于自上而下发起冲锋。而奥地利人最大的问题是兵力不足,他们负责防守的地带正如一个葫芦的瓶口,长度仅为五公里,身后则是洛德洛内平原,奥地利军队的重炮则架在两山山顶上。两边各占优势,都属于易守难攻的地带。中队防线海拔高一些,奥利地防线狭窄难攻有大炮助阵。 因此在损失惨重之后,中队不得不改变了战斗方式。第三ri的时候中队只进行炮击和shè击,却不敢再发动冲锋了,但是中队的枪法准度的确是让人不敢恭维,把奥地利人战壕前的铁丝打得叮当作响。 原来第一次世界大战让战壕战的发展达到了极致,战壕前埋着地雷,架着铁丝,后面每隔五十米放着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便可以阻挡敌人的冲锋。而为了防止敌人夜间偷袭,还会在铁丝网上挂着瓶子,罐头盒子,一旦敌人有什么动作,铁丝上的罐头盒子被移动发出叮当的响声。中队打不准奥地利人,子弹多数都飘到了上面。打得罐头盒子当当作响。 奥匈第73团士兵见中国士兵露出疲惫,豪本施托克和手下商议之后下令73团发起反冲锋,原本73团上下还因为兵力薄弱不敢有动作,但是这几ri接触之后发现中队战斗力之差简直和非洲土著没什么区别。于是豪本施托克向上级请示了一下,18师师长同意他的计划。于是奥地利人趁着中国人晚吃饭的时候,搬开自己战壕前的铁丝网,取走了地雷。次ri一大早在炮兵助阵下发起冲锋。中国士兵有些懵了,要不是奥地利人踩中了中国人阵地前的地雷发出爆炸声,真得让奥地利人直接跳进了战壕。不过即使这样。中国士兵也措手不及,在慌乱的抵挡了一阵之后,奥地利人在试探了中国人的抵抗程度之后疯狂地投入进攻。 原本中队参战军第二师就是新兵组成。尽管ri本教官管教严厉,但是新兵就是新兵,这几天战败的气氛让士气低落,奥利地人的进攻让这些人慌乱的四散而逃,军官嘶喊枪毙逃兵无法有效构建防线,只好向后撤退。 见状豪本施托克将两个主力营和两个补充营全部投入进去,在付出三百多人死伤的代价之后,一个团的奥地利人将由三个团组成的一个旅的中国士兵赶跑了。 中队第二旅向后撤军两公里继续阻击,奥匈人乘胜追击,双方在第二旅旅部所在地塞尔托村又一次发生激烈战斗。 为了夺回阵地。第二旅旅长熙仲亲自率军反击,结果仍然被奥地利的73团击败。在其他中队的支援下,熙仲不得已继续率第二旅败军向后撤退五公里到巴格利诺镇防线。这一天的攻防双方伤亡都极其严重,拼杀到天黑,奥地利人害怕有埋伏停止攻击为止。 奥匈军队第73团占领塞尔托村。看着塞尔托村一地狼藉,中国人丢弃的帐篷皮鞋无数,奥匈士兵哈哈大笑。豪本施托克下令修筑防线,并且向两边高山派兵,同时让士兵将伤兵送回到去。随后他也返回了73团团部所在地向上级第18师发电说自己大获全胜,用一个团打败了中国人一个师。抓到了一亩地的中国俘虏。 当夜晚间凌晨一点整,王茂如看看时间随后下令利刃出鞘了,主力jing锐第四师出击。 第四师的jing锐第四旅六千多士兵端着刺刀和轻机枪,胸前挂着胸甲秘密地从两侧山上冲了下来。第四旅旅长康冬生亲自带队,率领jing卫连、28团从山谷东侧下来,而29团和30团从山谷西侧下来。中国人扛着37火箭筒,端上好刺刀的e1步枪、s1通用机枪和c1冲锋枪,腰间手榴弹打开盖子,随时准备战斗,头顶着钢盔,一个个咬牙切齿地冲了下来。 奥地利人下午刚刚占领塞尔托村,只是浅浅地构建了防线,而在进攻塞尔托村的时候奥地利人摧毁了塞尔托村仅有的防御阵地。最重要的是奥地利经过这几天的战斗对中队非常轻视,就在今天他们抓了大约一个团的中国士兵,根本没有料到中国人敢反击,更没想到的是,中国人会夜间偷袭。 一战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战斗都是发生在上午八点之后,结束在下午五点之前,仿佛就是上班下班一般,过了这个点双方不约而同地停止战斗休息吃饭,第二天早上吃饱了饭再发起进攻。 激烈的炮击让奥匈第73团懵了,他们也被中国人强大的炮火吓到了。几天以来,中国人的攻击只有几门ri式75野炮和最轻型50步兵炮啊,这大炮是哪里来的?一顿炮击之后,让豪本施托克的73团死伤惨重。炮声停止,中国人立即高喊着杀声端着枪疯狂滴冲了上去。但剩余的奥匈士兵在长官的组织下立即反击,但中国人的进攻实在是太过猛烈,而且加上夜战73团在副团长阿本施奈德的带领下向南撤回。 但是第四师下第六旅卫鸿宾率领手下早就从山谷两侧的高山跃了过去,切断了73团后路,导致73团被围困全部被歼灭。而与此同时,中国第四师下辖第十四旅,在旅长伍江城的率领下,连夜向奥匈防线冲了过去。 由于豪本施托克的轻敌,他在原来阵地上只留下半个营的士兵防守漫长防线,这导致了奥利敌人顾不过来头尾。奥匈73团轻敌让战壕中的防守士兵锐减,尤其是夜间更加难以相互支援。中队的第十四旅一个冲锋,便夺取了战壕,惊慌失措的豪本施托克请求后方的炮火,然而却击中了73团的一处弹药库误炸,死了不少自己人。 豪本施托克带领所有留守后方的士兵反击,与中队遭遇,却遭到迎头痛击,这军队不是三天来与他们作战的组建半年的参战军,而是身经百战的中国东北边防军。豪本施托克无奈向后撤退到第二战线上,而后方很多奥匈士兵还不知道前面已经战败。第十四旅冲得太猛,咋夜间也很难沟通,以至于一直追击到天亮跑到了敌人的后方去了。 “上,上,妈的,猫腰,猫腰。”头戴钢盔的第十四旅第35团三营的惹祸小班长臧浩招呼着手下说道,敌人的子弹不断从头顶飞过,带着光亮,吓的大家不敢抬头。 这时候刁德龙还有闲心开玩笑呢,说:“耿大个子,你猫腰不行啊?让你吃那么多长那么大个,要不然你趴地上爬过去呢?” “滚犊子。”耿明还嘴骂道。 刁德龙又道:“二狗子,二狗子,你说你没事儿长那么大个脑袋干嘛,多容易挨枪子儿。” “放你娘的心好了,老子绝不会挨枪子儿的。”龙二狗总算是从新兵上升为老兵,因为来了个袁智华,他端着步枪,不像是袁智华背着一支李一恩菲尔德步枪(在新加坡从印度兵收缴两千余支)之外,还要背着四个53发机枪弹鼓。也幸亏这袁智华从小练武,身体虽然瘦小,却满身是肌肉,这些武器背在身上跟在大家身后也如履平地。 他们班有十一个人,九只长枪一支轻机枪一支冲锋枪,班长臧浩和掷弹手耿明、任板凳、李二炮是第一战斗小组,冲锋枪手老肖和老房、刁德龙是一个战斗小组,机枪手老黄带着老舒、龙二狗和新兵袁智华是一个战斗小组,三个小组以倒三角队形前进,左右两翼是班长和老肖的两个战斗小组,后面是老黄的机枪小组支援,在锃亮的月光下,大家极力jing戒前进。 和一般的军队不一样的是,王茂如的军队极少有夜盲症,谁让这支部队身在“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大东北,物质资源极为丰富,除了冬天蔬菜有些单调的土豆酸菜干野菜之外,夏天是野菜遍地,飞禽走兽遍地,食物极为丰盈。对比之下西北军,那种黄土高坡,粮食少,品种单一,肉类少,普遍患有夜盲症的情况,东北军的确在物质上远超他们。 “注意,前面有声音。”耳朵灵的任板凳小声说道,声音传来,是一连串的外国话。 臧浩立即作出怀抱的动作,另一侧的老肖知道这是包围的意思,点点头带着老房和刁德龙绕道另一边,臧浩这带着板凳和耿明从左侧潜伏了过去。而中间负责支援的老黄,悄悄地从袁智华手中接过来一个弹鼓,按在机枪上,慢慢地拉上了枪栓,小声说:“一会儿跟在我身边,别乱跑,尤其是新加皮,你要是把子弹给我弄没了,我回头把弹鼓塞你屁眼里去。老舒,手榴弹准备好。” “嗯。”老舒说道。 袁智华忙说:“黄哥,新加坡,不是新加皮。” “好,新加皮。”老黄坏坏一笑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