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二章 洛德洛内战役(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二章 洛德洛内战役(四)

铁锤子班死了两个人,老舒被偷袭砸中了脑袋死了,老黄被藏起来的奥匈兵一枪打中死了。战争就是死人的,只是大家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战争总是残酷的,这不是儿戏,没有彩排,他们走了就像是他们不曾出现过一样。 大家默默地围住了老黄的尸体不知说什么好,他的死太突然,太突兀了,让人措手不及,只有班长臧浩蹲下来合上了他的眼睛。老黄是机枪手,机枪打得准极了,死时都抱着机枪不放手。大家心里默默为他默哀了一会儿,又把他和老舒的尸体并排放在一起,做了这些后臧浩说道:“怨我,我以为他们(敌人)都死了,要是我检查仔细一些就不会出这事儿了,都怨我。” “班长,都是我的事儿,怪我,怨我没检查仔细还有没有没断气儿的。”龙二狗和老黄的关系最好,他没想到号称万年不死的老兵油子的老黄有一天会突然没了,这让他非常难以接受和自责。 “怨我,不怨你们。”老房说道。 “别怨来怨去了。”刁德龙叫道,“赶紧的,这以后咋整,继续前进啊?” 臧浩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朝前走吧。”又看到了正呲牙咧嘴脱靴子的刁德龙,问:“受伤了?” “玩了一把蹴鞠,踢中了他妈的个手榴弹,nǎinǎi的这么硬,可能伤着骨头了吧。”刁德龙倒是没有夸大,这时候正是需要他这个老兵痞的时候。可他的确是感觉脚面不对劲了,站着都疼根本不能走路了,便坐在地上说:“我走不了了,我接应后面的人。顺道看着尸体。” “行,那个新加皮你留下来,把弹药给二狗子背。板凳你拿着老黄的机枪,现在就是机枪手了,其他人还有没有事?”臧浩问。 “没有。”其他人回答道。 袁智华举手叫道:“班长死r,我请求继续战斗,我请求跟你们战斗。” 老房呲着大白牙说道:“别捣乱,你留下来照顾刁德龙。引导后续的大部队,你以为留下你玩呢啊。”袁智华不敢反驳老兵的话,只好将剩下的三个机枪弹鼓交给龙二狗。 “大家都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之后就继续前进。”臧浩见大家准备好,蹲在地上拍了拍死去的老舒和老黄的身体。神sè有些暗淡说:“老兄弟们,我们给你报仇去了。”随后带着任板凳,耿明,龙二狗,老肖。老房,李二炮端起手中的武器继续坚定地前进。 后方塞尔托村战斗一直持续着,天sè微量的时候交火更加激烈,沿着山谷到处都是中队和奥匈士兵缠斗的身影。很快。在第四师第四旅与第六旅前后夹击之下消灭了奥匈军73团残部。 随后王茂如将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了重新整队上来的熙仲参战军第二旅,便让jing卫团开着所有汽车。一路沿着山谷大路冲过葫芦口,进入洛德洛内平原向敌人前线大本营洛德罗内镇而去。 第四师师长宫小旗率领第四旅和第六旅继续前进。天亮的时候,追到了第十四旅,原来第十四旅已经连夜攻打到了奥匈军队第18师师部所在地洛德罗内镇。 中国人跑的太快了,端着冲锋枪轻机枪一夜跑了十公里,半夜三更的时候,前锋第35团也就是臧浩所在的团已经进入了洛德罗内镇,他们甚至没想到这是奥匈军队第18师师部所在地。 奥匈军队第18师师长马克西姆因为手下一个团攻破中国人一个师的防线而心情大好,为此他甚至还特地还多喝了两杯,此时因为酒劲睡的正香。陡然听到了枪声还以为士兵走火,骂骂咧咧地说:“卫兵,把该死的那些斯拉夫新兵给我把枪卸了!”卫兵也睡着了,马克西姆的抱怨也是无意识的抱怨,然后继续睡觉。然而这枪声越来越密集,多年行伍经验让他立即察觉到这不是走火,他突然一跃而起,大声叫道:“发生了什么事?” 立即有卫队官跑来说:“报告长官阁下,中国人,中国人打过来了。” “什么?”马克西姆大吃一惊,“他们怎么翻过山打过来的?” “不,不是翻山打过来,而是他们攻破了第73团的谷口防线,沿着大路打过来的。” “不可能,他们居然击败了豪本施托克?还突破了谷口防线?” “是的将军阁下。” “到底怎么回事,他本人呢?” “豪本施托克少校下落不明阁下,前方突然被攻破,我们无法得知对方如何攻破谷口防线的。” “混蛋该死的豪本施托克,那么险要的防线居然让他丢了!阿德罗内,让阿德罗内派人抵挡住中国人的进攻。”马克西姆少将叫喊道,阿德罗内是保加利亚第一补充团团长。因为此刻的洛德罗内镇中除了师属炮兵部队外,还有师直属辎重营,工兵营,师参谋部文书等待,他的主力部队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此刻却不在身边而是放在伊德罗湖旁的安福镇,他们在安福镇防止意大利人通过舰船从伊德罗湖进入洛德洛内平原,而他的另一支部队保加利亚第二补充团被分散到各个防线的山峰上此时也收不回来了。 在中队的计划之中,第四师第十四旅的战略目标是奥匈军队第73团团部所在地马提诺村,但是第十四旅旅长伍江城也在半夜打得乱了套,被他手下疯狂冲锋的35团带的早就过了马提诺村突破了谷口防线直接进入了洛德洛内平原。欧洲的村庄比起中国的村庄来说人数少得多,35团经过马提诺村的时候,看是有十几户人家,就以为只是一个小村屯,再说他们也看不懂当地字母哪认识马提诺,只见人少以为散落的村屯,35团团长狄英就问手下是不是这里,手下说既然是敌人地团指挥部周围应该有很多人,可这啥都没有应该不是。于是35团绕过了马提诺村继续前进,趁黑连夜走错了路直接到了距离谷口防线二十公里之外的洛德罗内镇。 见到洛德罗内镇几千栋房屋,35团上下一致认为,这才是村子应该有的规模嘛。而在村庄外围遇到了敌人的顽强抵抗,更加让他们确定这是73团团部。于是35团趁着夜间一阵猛攻,在奥地利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破了镇子,在小镇上与奥匈帝队突然地展开巷战。 而伍江城率领第十四旅的后续部队34团和36团旅部直属部队等路过马提诺村的时候,也没有意识到奥匈军队73团团长豪本施托克就藏在这里,他们根据伤病门的指引追赶到前锋35团,也连夜跑进了奥匈帝国18师食补所在地洛德罗内镇。第十四旅的到来一举扩大了前锋部队的战果,天明之前就已经占领大半个洛德罗内镇街道。 此时天sè微亮,但是双方士兵已经交错在一起,奥匈的炮兵不敢轻易开炮,反倒是中队携带的37火箭弹和65迫击炮更占优势。于巷战之中,中队配备的轻机枪和冲锋枪,给奥匈帝队带来了极大的杀伤力。 臧浩的班又死了一个人,是李二炮,是在街道上与敌人突然相遇的时候,拼刺刀被洋鬼子刺中了腹部失血过多而死。李二炮被刺中的时候大家没有注意到,甚至连李二炮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受伤了,等到其他班的人冲过来支援打退了敌人,才有人看到倒在地上抽筋的李二炮。臧浩蹲在他身边,问他要说什么,李二炮嘴巴张了两下,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就这样死了。 他身边只剩下任板凳、龙二狗、老肖和老房,耿明跑散了,不知道在哪。 老肖检查了一下弹药,把冲锋枪背在身后,捡起说李二炮的步枪,拉了一下枪栓说:“我的‘儿子’只剩下半梭子子弹了。”老肖对自己的冲锋枪极好,把它叫做儿子,他弯腰把李二炮的子弹盒撸了下来,别在自己的武装皮带上,弹匣也插在口袋里,说道:“二炮啊二炮,哥替你报仇去,用你的枪,就算在你头上啊。” 旁边有个人搀着另一个人走过来,老房立即端起枪指了过去说:“谁?” “你们哪部分的?俺们是34团一营的。” 熟悉的中国话倒是让大家下安心来,那两人走进了,其中一个受伤了,腹部中弹,另一个搀扶着,龙二狗说:“我们是35团三营的。” “是不是藏獒那班的?”两人走进了说。 臧浩气道:“去你大爷的,谁他妈给老子起这么难听的外号?” “嘿,还真是你们啊。”那没受伤的笑道,“俺叫张宏伟,这是俺兄弟,一个班的叫丁明,打散了,nǎinǎi个球的。”见臧浩靠着一面墙,脚下一具自己人的尸体,叹了口气道:“咋弄的?” “刺刀扎的。”臧浩指着街道zhong yāng三具奥匈士兵尸体说,“不知道是谁了,就这三个人之一。对了,妈了个逼的谁给我起了这个外号的?” 张宏伟笑道:“咱四旅谁不知道35团三营的藏獒啊,你可是鼎鼎大名,新加坡你们班杀了三十多个印度兵吧?还有在埃及,你带头跟英国佬干仗,最后弄得几百个人打起来了。还有这次在……” “得得得,敢情好,这么个出名了。”臧浩苦笑道。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