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三章 洛德洛内战役(五)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三章 洛德洛内战役(五)

张宏伟大笑,拍拍他的胳膊道:“那是,多光荣,还有你们班有个老sāo在新加坡捡了个媳妇,是不是啊?” “是你大爷。”老肖气道。 臧浩点了一根烟,指着老肖说,“喏,这就是你嘴里那老sāo。” 张宏伟道:“佩服佩服,那么一丁点儿功夫,你都能弄个媳妇,真他妈佩服死你了。” 臧浩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抽了根烟,将烟屁股扔在地上,吐了吐嘴里的烟沫子,说:“得了,走吧,你小子留在这儿帮我们看着一下我们的弟兄吧。”他指着李二炮的尸体。 张宏伟放下丁明,说:“行,你们去吧,这有我们呢,谁来了我们都告诉他这是你们藏獒那班的弟兄。” “我cāo,哪犊子给我起这个外号的。”臧浩骂骂咧咧地带着剩下的兄弟任板凳、老肖、老房、龙二狗继续朝着枪响的地方进发。 中队的战斗力显然让奥匈士兵大吃一惊,前方连连告急,第18师参谋长纳里斯跑到师长马克西姆旁说:“不行了,中国人太猛了,保加利亚补充第一团快打没了,辎重兵和工兵也上去了,快挡不住了,这次是中国人的一个jing锐旅,火力太强了,战斗意志和战斗技巧也远远大于我们估测的。” “和意大利人相比呢?” “比意大利人强。” 马克西姆皱起了眉头,镇外远处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大家吓了一跳,什么东西爆炸这么响?马克西姆和纳里斯相互看了看,眼中露出了不愿相信,然而一个传令兵惊慌失措地说道:“不好了,我们炮营的弹药库被击中,发生了爆炸。” 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却发生了,中队走了狗屎运。36团二营一连镇外在与奥匈士兵交上了火儿。他们没有想到对手是奥匈第18师的du li炮兵营,遭到了激烈抵抗,他们看到对方抵抗激烈。于是便用仅有的最后一发火箭发shè了过去。那火箭弹本来是shè向一个岗楼。但是火箭弹发shè过去的时候,居然穿过了木质的岗楼,直接落在了一处炮弹箱子上。发生了爆炸,失控的炮弹四处弹shè继而引爆了弹药库。 二营一连长熊九石张大嘴巴,对火箭兵说:“你妈的,这玩意威力这么大?” “没有啊。”火箭兵也纳闷了,“这玩意也就相当于四个手榴弹,咋能整这么大动静啊。” “那他妈咋回事儿?” 更大的爆炸声响起,一连的人连忙趴在地上,这个见到奥匈士兵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熊九石唾了两口吐沫抹在手上,对手下喊道:“兄弟们呐。狗崽子傻逼了,往枪口上撞啊,打不死他们啊。” “打!”他忽然高喊道。 还没打几下,剧烈的爆炸响起,那些奥匈士兵炮兵被炸飞了。一连也被震得几乎晕了,好半天熊九石才恢复了神智,说了两句话,居然听不到,忙晃了晃,有说了几句话。还是听不到,便叫道:“我聋了啊!我聋了啊!我cāo他妈的,我居然聋了!”不过他喊了两句,却慢慢能听到动静了,于是再对自己自言自语,渐渐有了声音,这才确定自己没有聋,连忙叫醒自己的弟兄,发现有四个被震死了,四个暂时聋了。 不过对面的奥匈炮兵更惨,没有一个活着的。 得知火药库和炮兵阵地被意外攻陷,第18步兵师师长马克西姆少将拔出手枪,撸起袖子说:“撤,撤退到达尔佐,整备队伍。” “可是我们撤了,南蒂罗尔第三团怎么办?他们要防备伊德罗湖上的意大利人,现在我们撤了他们就把后背露出来了。”参谋长纳里斯哀嚎道。 “给索尔林斯基(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团长)发消息,让他撤退到布冬高地,等待我军支援。给军部发电,让最近的一支部队支援一下我们。”马克西姆似乎苍老了十几岁一样,三十六岁的他,说完这句话,便感觉到自己的军事生涯就要完结了,败给了中国人,居然败给了中国人,天啊,奥匈帝国的脸都让他丢光了。 天sè微量的时候,第四师其余的人马抵达洛德罗内镇,第18步兵师徐徐撤退,死伤惨重,第四师师长宫小旗下令让手下伤亡最轻的第六旅追击。 第四师今晚立了大功,下辖的三个旅之中第四旅围歼了奥军73团,第十四旅端了敌人的师部又炸了人家的炮兵弹药库,只有第六旅仅仅协助第四旅堵住了奥军73团,因此第六旅旅长卫鸿宾觉得功劳都让别人抢了,自己在人家屁股后面啥都没有捞到。 宫小旗一下令,卫鸿宾不知从那弄到了几辆汽车,坐上汽车便向北追击,第六旅跑了半宿还要继续跑,此时王茂如带领近卫团也抵达了,听到卫鸿宾要追击,便说:“这次我把所有卡车都带来了,用卡车追,一定要抓到敌酋马克西姆。” 原来王茂如的近卫团在经过马提诺村的时候,雍星宝从地窖中逃了出来,他说这里就是马提诺村,奥军73团团部被攻破,但是团长豪本施托克没来得及跑,现在应该是藏在某一户人家之中。 王茂如吃了一惊,说这里是马提诺村,那第十四旅现在打到哪了,于是留下一个连让他们在马提诺村挨家挨户搜查一定要抓到豪本施托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带着雍星宝和其余近卫团继续前进。雍星宝看到路标,惊讶地说道:“这里是奥匈第18步兵师师部所在地洛德罗内镇,你们把18师的师部打下来了,还打到了洛德罗内!” 也恰好看到了卫鸿宾正待着第六旅在准备出发,士兵们打了一夜又要强打着jing神追击。王茂如便把所有汽车给了第六旅,并且嘱咐卫鸿宾道:“一定要把18师师长给我抓到。” “是。”卫鸿宾让手下上了车,继续追击18师师部,朝着达尔佐镇前进。 有士兵搜到了奥匈军队的布防图,宫小旗兴高采烈地跑来邀功,不过大家看不懂德文,还是雍星宝说:“这是第18师布防图。不是第十七军的,不过……将军,您看。在洛德罗内平原的东西两侧是高山峻岭,最南面是伊德罗湖,最北面由进入了迪尔卡弗洛山谷。卡弗洛山谷地势险要,基本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要是18师跑到迪尔卡弗洛山谷,您的部队就一筹莫展了。不过,有一个好消息是南边驻扎着南奥国第18师最jing锐的南罗蒂尔第三团。现在您是把南罗蒂尔第三团给困在水边了啊,他们除非上山,可是一个团的人上山,吃什么喝什么啊,他们死定了。” 王茂如摸着下巴和宫小旗笑了起来,不过王茂如随后仔细看看雍星宝。带着疑惑说道:“雍先生,你是商人吗?你怎么看得懂这军事地图的?你说老实话,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雍星宝干笑一声,道:“不敢瞒将军,我的身份是大清公派留学生。留学于德国巴戈利亚陆军士官学员,后到法国圣西尔军校进修指挥,在法国的时候正赶上大清没了就中断了学业,但是我的老师对我说军人就是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为zhèng fu服务。在圣西尔军校最后一年我曾经在法国第六红缨骑兵团实习,毕业之后我也不想回国了。就留在了法国。再后来法国爆发战争就带着法国娶的妻子躲到了意大利做点小生意,凑合着过ri子吧。” 王茂如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忽然问:“大概你是旗人吧?能够被大清zhèng fu派到德国进修,如果不是旗人出身,恐怕是办不到的,而大清没了之后不愿意回国为民国效力。” 雍星宝尴尬地道:“在下是汉军旗人,祖上乃袁崇焕部将祖大寿侍卫,后归顺多尔衮,其后跟随康熙帝平三番、平葛尔丹立下赫赫战功,康熙爷赏赐过忠勇巴图鲁身份世受皇恩。到了我这辈还被派送到德国留学,我是第一个留学德国的大清军校生。所以大清没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我听其他从国内来的人说,我们这种汉军旗人,南方汉人骂我们狗奴才,旗人骂我们忘恩负义,可是大清的确是气数尽了。所以在下就留在欧洲不用回去听他们骂我,也不用参与复辟的争端,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嘛。” 王茂如笑道:“不错,不错,你有字吗?” “字佩玉。” 王茂如便道:“这样,佩玉,你留在我身边,帮我一起创造一个全新的中国,我邀请你,如何?” 雍星宝摇头道:“在下实在是才疏学浅无能为力啊。” “别装,别装,法国第一军校圣西尔军校毕业要是才疏学浅我们算什么了?说,是看不起我啊?”王茂如笑着反问。 雍星宝惶恐道:“在下怎会看不起将军。” 王茂如道:“你既然学了军事,就一定是心存保家卫国,忠爱国家的概念,现在都民国七年了,宗社复辟早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人再逼着你参加复辟,旗人和汉人一样都只认现在这个民国了。你所烦恼的事情无非就是怕有人拉你复辟而已,我跟你说现在要是有人再复辟,纯粹是脑子有病。你想想你一身所学,就这么荒废吗?你在国内还有亲人吧?你不想风风光光回国吗?” 雍星宝不发一言,过了许久,王茂如又道:“佩玉将军,人活着是活出价值来的。你祖上是为国尽忠的忠勇巴图鲁,难道你不想做一个为中华民国尽忠的忠勇元帅?我身边缺一个你这样的专业人士,来,我们一起来,一起让中华民族重新崛起于世界。你也看到了大清国力弱小任人欺凌,而如今民国了,国家却四分五裂,难道你不痛心疾首吗?还犹豫什么呢?难道你一身所学有成,却不似报国?还是报国无门?” 雍星宝叹了口气,最终说道:“将军,我有三个条件。”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