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四章 洛德洛内战役(六)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四章 洛德洛内战役(六)

听到雍星宝说有三个条件,王茂如微微一笑大方地说道:“先生请讲。” “第一,我不打内战。” “好。” “第二,我的妻子儿女留在意大利。” “好。” “第三,我想走的时候,将军不得强留。” 王茂如顿了一下,道:“这……佩玉啊,为将者掌控军事机密,这……第三条恐怕是不行。” 雍星宝忙道:“您说的对,那就两条好了。只是比人才疏学浅,几年未曾接触军事了。” “好,两条我答应了!”王茂如笑道:“你看看你,谦虚了不是,你给我出的计策就很好嘛,困死南罗蒂尔第三团。对了,这个南罗蒂尔第三团是什么团?” 雍星宝正sè道:“这个才是第18步兵师的jing锐,73团根本就是杂牌子军队,和南罗蒂尔第三团一比根本不堪一击。南罗蒂尔第三团又叫做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他们全部都是阿尔卑斯山本地的德裔猎手组成的军队,他们的特点就是帽子和别的军队不一样,是阔边毡帽,毡帽中间是弓箭徽章,表明他们的身份shè手团。他们的单兵战斗能力极强,并且因为是本地人,战斗意志极强。尤其是因为全部都由猎人组成,如果他们进入山林中,基本上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王茂如问:“那你说围困他们,是什么意思?既然他们进入山林就是他们的天下了,怎么围困这个猎人团?” 雍星宝笑道:“南罗蒂尔第三团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可是两千多人如果进入到山林之中,每天吃喝就是个问题,一个人一天吃的东西和两千多人一天吃的可不一样啊。”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你说得对,这样,马良,让du li炮兵团立即追上来,还有缴获的奥地利人的大炮也拉过来。等炮兵过来之后。第四旅,炮兵团,第四师的补充团。由宫小旗你指挥,给我把这南罗蒂尔第三团困死,干死。” “是。”宫小旗兴高采烈地说到。 此时的南罗蒂尔第三团内。团长索尔林斯基大声咒骂着73团无能,也咒骂着团长马克西姆少将是个白痴,他的参谋官劝道:“上校,您再骂他也于事无补,还是撤退到布冬高地。” 索尔林斯基怒道:“难道你也傻了吗?布冬高地虽然地势险要,可是我们撤退到哪里吃什么喝什么?现在我们是腹背受敌,被围困在这啊。如果是以前,我们一面朝着敌人,还会有补给,可现在呢?” 参谋官也感到悲哀。的确,马克西姆扔下南罗蒂尔第三团跑了,让南罗蒂尔第三团陷入重围之中啊。“要不然,咱们向北攻打洛德罗内镇呢?中国人一定打不过我们。”参谋官建议道。 索尔林斯基道:“你和马克西姆这头猪的智力一样低,如果中国人真的不堪一击。那怎么会把我们困在这里?怎么会冲过73团防线?怎么把马克西姆这头猪追的满山跑?” 参谋心说你也知道,马克西姆是头猪嘛,可南罗蒂尔第三团不是猪啊。 索尔林斯基继续说道:“现在我唯一害怕就是伊德罗湖对面的意大利人趁机前后夹击,这样我们就就太被动了。” 两人在说这话,忽然听到外面很多人喧哗,索尔林斯基推开门见到很多士兵聚集在指挥部前。值星官喊道:“大家不要吵了,团长来了。” 索尔林斯基走到弹药箱旁,踩着弹药箱站的很高,说:“你们想做什么?” 一个士兵说道:“上校,我听说马克西姆少将抛弃了我们!这是不是真的?” “是啊,这个该死的克罗地亚人!” “上校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我被困在伊德罗湖边上了,这怎么办……不要吵了听我说!”索尔林斯基高喊道,大家停止吵闹,看着团长,索尔林斯基说道:“很不幸的消息,马克西姆这个婊子样的克罗地亚花猪,这个花花公子的确是抛弃了我们,但是……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什么人?”他环顾四周望向士兵们喊道。 “阿尔卑斯猎人!” “我们是什么人?” “南罗蒂尔勇士!” “我们是什么人?” “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 索尔林斯基道:“是的,我们是骄傲的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我们是南罗蒂尔本地人,我们为家乡而战!马克西姆这个克罗地亚婊子养的可以逃走,但是我们不能逃走,我们要为家乡战斗到底!” “战斗到底!”士兵们的士气被激励起来了,一个个热血沸腾叫喊道,阿尔卑斯山民们的兽血沸腾了。 中国参战军第四师第六旅乘坐着五十多辆汽车马车立即向北追击,而越向北,地势越高,这也是奥地利的特殊地形,温度越低,要是跑着追击估计跑不了几步就气喘吁吁了。毕竟南罗蒂尔平均海拔就一千米,虽然氧气清新,但是高原地区还是让很多人不适应。 奥匈军第18师撤退的时候有些匆忙,第六旅开着汽车追击,两天腿儿自然是跑不过四个轮子,四架轻机枪夹在车顶上,遇到反抗的先是一梭子子弹。而敌人在逃跑的过程之中丢弃了重机枪迫击炮等重武器,只拿着步枪和手枪,甚至有的手榴弹炸药也没带,颇为狼狈。 除了几个不长眼的,很多奥匈士兵都举起手站在路边等待受降,第六旅不得不派出士兵接受俘虏,一直追击到达尔佐,在击溃了达尔佐的守兵时候,第六旅继续追击。一刻不放松。后面的第六旅士兵一边跑着一边收拢俘虏,第六旅旅长卫鸿宾只带着一个团猛打猛追,他让所有37火箭炮都集中起来,又把缴获的马克沁机枪架在第一辆车的车顶。 尽管马克沁重机枪机动xing差,然而火力强大,一架马克沁便将路上几伙儿奥地利人组建的路障全都打散。 马克西姆见状,坐上小汽车一路狂奔。一直撤退到山谷中的孔迪诺镇。此时奥匈军援军du li181步兵旅赶到,迅速占领山谷两侧高山,等待中队。 不过左等右等中队也不来。便派遣士兵去看一下,发现中队遇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汽车从昨晚开到第二天上午。忘记带汽油了,就在迪尔卡弗洛山谷入口的时候,汽车恰好没油了。 卫鸿宾这个生气,汽车没油,士兵打了一宿,又追击了一上午,可以说他们是脚不停地在作战。在汽车上大家也休息不好,既要提防奥匈溃兵的干扰,还要跟颠簸的道路作战,同时奥地利人在路上还偶尔埋着地雷。因此在山谷路口,士兵们纷纷要求休息。 看到手下累得不行,卫鸿宾也有些疲惫了,尽管抓了一大堆俘虏,却让第18师师长马克西姆少将跑了。的确是够遗憾的。 在迪尔卡弗洛山谷谷口是斯托罗镇,这个镇也是一处咽喉要地,镇子最西侧是迪尔卡弗洛山谷入口,最东侧则有一条小路直通皮耶韦-迪莱德罗镇,当然,也是险要的山路。奥地利人派遣了一个连的人守在小路上。第六旅占领了斯托罗镇之后,同样守住了洛德罗内平原的咽喉,让奥地利人没办法再进入此间。 南部,第四师其余部队在洛德罗内镇整编休息之后,du li炮兵团在团长艾青阳的催促下终于抵达了了小镇。参战军第二师此时成了收敛大队,既要抓俘虏,又要收敛双方的尸体,还要派遣士兵对一些遭到遗弃的奥军驻军点进行清除。索xing时间来得及,加上第二师得到了及时补充,王茂如让四个随军的中国劳工辎重营两个分散补充进了第二师的第二旅,两外两个打散补充了第四师。 1918年8月16ri白天,王茂如这才向博洛尼亚的意大利协约国联军司令部发电,占领洛德罗内平原,将战线向南罗蒂尔推进了三十公里。 联军司令部内大吃一惊,对面的奥匈军队第三集团军司令部内也是大吃一惊,一直僵持不下的局面,居然被中队给打破了,这……不可能啊,可是从第十七军发来的消息来看,的确如此,在大家认为最险要的南罗蒂尔西面,居然丢了阿尔卑斯山中最大的平原洛德罗内,怎能不让奥匈人生气。第三集团军司令官丹克尔上将立即要求第十七军必须夺回洛德罗内镇平原,并且派遣南罗蒂尔第九、第十一、第十四shè手团增援第十七军。 而与此同时,协约国联军司令部也发电给王茂如,要求中国参战军无比坚守南罗蒂尔的落德罗内平原,意大利已经派遣第十三军,第三十二军快速从贝加莫支援而来。 意大利和奥匈帝国在去年(1917年10月)发动了卡波雷托战役。1917年10月24ri,隐蔽集结在菲拉赫地域的贝洛将军指挥的德第14集团军经6小时炮火准备后,以数个突击群对普莱佐、托尔米诺之间地段的意第2集团军发起冲击。 虽然山地地形和兵力上的优势有利于第2集团军进行防御,但其第一梯队只有4个师,因而对敌的抵抗很不得力,防御正面很快被突破。德第14集团军在卡波雷托地域渡过伊松佐河,向乌迪内发展进攻。随后,支援第14集团军的奥匈帝国第2和第10集团军也转入进攻。意第2集团军损失惨重,仓皇撤到后方阵地。意第3集团军背后也遭到敌方的突击。意军总司令卡多尔纳将军担心意军被歼,遂于10月27ri命令右翼所有部队撤退。奥匈帝国第10集团军的进攻和尔后第11集团军的进攻迫使意军卡尔尼集群和第4集团军后撤。于是,意军在300多公里的战线上开始全面溃退,意军指挥部丧失了对部队的指挥能力,士兵丢掉武器、火炮和军用物资四处逃窜。卡多尔纳试图在塔利亚门托河畔组织防御,不但毫无成效,反使意第2和第3集团军彻底溃败。11月2ri夜间,奥德联军渡过塔利亚门托河,迫使意军残部撤向皮亚韦河。11月9ri,意军最后一批部队渡过该河。意军的失败和溃退引起英法联合指挥部的极度恐慌,遂向意大利派遣了11个师。在英法联军的支援下,意军遏制了奥德联军在皮亚韦河畔的进攻,于11月底稳定了战线。在卡波雷托交战中,意大利第2和第3集团军惨遭失败,死亡万余人,伤3万人,被俘26.5万人,损失火炮3152门,迫击炮1732门,机枪3000挺,以及大量军用物资,成千上万意大利士兵逃离前线。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