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五章 挖战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五章 挖战壕

自卡波雷托战役之后,在英法军队的协助下,同盟国协约国双方在意大利战场进入僵持阶段,意大利方面以一百零二个意大利师,五个英国师,六个法国师,两个美国师和一个澳大利亚师成功地拖住了四十个奥匈帝国陆军师…… 意大利方面总指挥总参谋长兴高采烈地说:“我们进行了一场伟大的战役……”不得不说,意大利人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本领最为强大,因为意奥边界线的最前方,全部是英法军队,而意大利军队一百五十万的军队躲在后方,美其名曰震慑奥地利人。/而与奥地利军队对峙的最前线,居然是英法的十一个陆军师。 王茂如知道意大利人善于投机取巧,不善战——应该是极度不善战,不过没想到的是,当休息一夜之后,8月16ri,意大利方面总指挥参谋长阿曼多迪亚兹下令,意大利第十一集团军接管中国参战军防线。 好嘛,明显是来摘胜利果实来了,王茂如接到电报冷笑了两声,宫小旗问:“秀帅,还打不打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 “打?打个屁,留着,这硬骨头给意大利人来啃。给我把迪尔卡弗洛山谷看好了就行,别让奥地利人冲进洛德洛内平原上来就行。”王茂如冷笑着说,他心中生气,这意大利人太无耻了,自己夺得洛德洛内平原还没稳当呢,意大利人就来接手了,换谁能高兴。 随后。第四师师长宫小旗率领du li炮兵团,第四旅,炮兵团向被抵达斯托罗镇前线与先期追击奥匈帝国第18师的第六旅会和。宫小旗下令将大炮架好做好防备,又让士兵深挖战壕防止敌人炮击,毕竟让奥地利人吃了这么打一个大亏,他们一定会疯狂的反扑夺回面子。 而在南部伊德罗湖防线,王茂如派遣第四师参谋长薛兴华为首。率领第四师的补充团、第十四旅、工兵营等军队向南与困在水边的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对峙。 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本来心存死志,被困在水边和山谷中,对方大炮打过来。一发炮弹至少死几个人。可是这样的劣势,中队反倒是不打了,团长索尔林斯基纳闷不已。这些彪悍的奥地利山民都懵了,他们中国人又怎么了? 怎么一惊一乍的,一会儿败退得就像非洲土著,一会儿勇猛得就像是斯巴达勇士,现在又不打了,难道他们是傻子吗? 索尔林斯基与手下寻思是不是对方兵力不足,固守待援不是奥地利人的xing格,于是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尝试发动反击,却遭到中队的坚决抵抗。奥地利人丢下八十几具尸体后撤了下来,但是中队随后停火没有趁机反击。这更让索尔林斯基等人迷惑不解。 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和休整,臧浩的班归队了,现在有龙二狗,任板凳,耿明。老房,老肖,袁智华,还有两个补充进来的新兵。这两个新兵都是山东的劳工,一个叫做何守信,一个叫做王富贵。都是身高一米七几的壮劳力。两人是老乡一个庄子的,一起长大,一起参加了劳工报名,一起被选中,一起来到意大利,在意大利做了两年的劳工不单薪酬没有拿足还受到一顿毒打。他们这些劳工在国外不单受到外国老板的剥削,还有带他们出来的工头的剥削,除此外还有过来的劳工中一些人组成的帮会的勒索。中国人在国外组成的帮会,专门欺负中国人为生,后世世界各地就有许多中国帮会,专门在国外绑架中国女孩逼迫同胞卖yin,最臭名昭彰的是非洲安哥拉中国帮会福建帮,绑架勒索强jiān逼迫中国女孩卖yin给黑人,他们对自己同胞无恶不作,但是他们不敢碰当地黑人,最终被中国和安哥拉jing方联手抓获,三十多个被残害囚禁的中国女孩被我国jing方解救。 王茂如吸收劳工进入参战军的行为遭到了外国老板和工头以及帮会的阻挠,不过比起军队来,这些人就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王茂如只是派了一个连的士兵在与之合作的意大利黑手党合作下,便将中国劳工中的工头和帮会扫平,那些阻碍王茂如的人被抓到军营之后给新兵做了练刺刀的对象。这些专门欺负中国同胞的国人,在王茂如眼中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他手下的新兵见血。没了汉jiān阻挠,外国老板根本不足为虑,这样在意大利的劳工才得以顺利的进入参战军。 绰号藏獒的臧浩这一班表现出sè,被王茂如特封为铁锤子班,最啰嗦的刁德龙因为受伤进了医院,另外老舒、老黄、李二炮死了。臧浩带着兄弟们,给他们进行了火花,火化之前让随军的和尚进行超度,超度完后烧了,做成三个骨灰盒,又在洛德罗内镇建了一个纪念碑,中国参战军英雄纪念碑,至于以后会不会被当地人拆掉就不知道了。 参加完超度仪式,臧浩等人便随着第十四旅南下向伊德罗湖开赴,围困奥匈军队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连长下令他们挖掘战壕将奥地利人围困起来,对于这些老兵油子而言,能逃就逃,于是何守信和王富贵便成了挖战壕的主力。 “加油嘿。”老房叫喊道,“我给你们jing戒,没事儿,加油嘿。”战壕中,除了何守信和王富贵,还有工兵营的弟兄们,看着乱叫喊的老房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工兵营的兄弟拎着铁锹走过来,说:“来,干活儿。” “哎呦喂……”老房捂着肩膀,说:“不行啊,我这儿受伤了,干不了啊。”说着脱掉衣服,露出受伤一直捆着绷带的的左肩,做出一副虚弱的模样地说。 “去你nǎinǎi个腿儿的,滚这儿远点儿!”工兵骂道。 老房抱着枪屁颠屁颠跑了,见到臧浩,说:“挺深了,六尺深了,没(莫音)脖子了。” “行了。”臧浩道,“走,去看看。”臧浩带着其他兵痞们过去,喊道:“兄弟们够了,够了。” 那工兵班长斜了一眼臧浩,骂道:“藏獒来了,俺们还没干完呢。” 臧浩笑嘻嘻地屁颠屁颠地跳进战壕,说:“够了,够了啊,兄弟们辛苦了,辛苦了。板凳,给大家端水啊,愣着啥,快点儿。”任板凳连忙给大家倒水,工兵班长拎着铁锹,瞥了一眼,道:“水不喝了,看看够不够深,够了俺们就走了。” “够了,够了。”臧浩笑嘻嘻地说道。 “走,跟这帮狗崽子远点儿,挖完坟了,到别地方去。”工兵班长带着手下走了,臧浩坐在战壕里哈哈大笑,龙二狗说:“班长,笑啥。” 老肖道:“你懂的啥,这帮王八蛋刚才玩sè子输了,要不然你能这么休息半天?” 龙二狗啊了一声,叫道:“玩sè子输了替咱们挖战壕?哈哈,这帮人脑子被狗啃了。” “你懂得个屁。”老肖道,“要不是咱们班长,谁敢占这么大便宜。” 臧浩站在战壕外面,指挥何守信和王富贵安放铁丝,卷成铁丝网,骂道:“你俩傻袍子会不会卷铁丝网,卷这么矮,欧洲大鼻子个高裆大,一下子跨过来了。我早就听说过你们关里人抠搜,这铁丝网能抠搜吗?这玩意抠搜咱们全他妈死了,放高,放高知道不?傻逼玩意,不教你们啥都不知道。老肖,过来,你监督。” 龙二狗笑道:“老毛子跨过来的话,阑子(东北话中睾丸的意思)不得挂在网上啊,打完仗别弄一群太监。” “少他妈废话了你。”老肖拎着冲锋枪过来监督,臧浩又道:“耿明,二狗子,新加皮,你们三个去营部再弄点手榴弹和子弹,对了,要是能弄到火箭筒最好。” 老房在一旁说道:“可拉倒,那玩意是咱营长心头肉,咱们营一共才五个,能给咱们?” “试试呗,老房你也去,你口才好,跟营长说说。”臧浩道。 “得,我试试,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啊。”老房说着带着他们三个人走了,臧浩走到任板凳身边,一屁股坐在战壕土堆上,任板凳正在查实机枪,拆下来枪栓,迎着太阳一边擦拭一边说:“老黄保养得不错啊,油光蹭亮的,真不错。” “你可得看好了啊,咱班唯一一挺,弄坏了你赔。”臧浩说。 任板凳笑道:“我知道了,这东西以后就是我儿子了,哈哈。” 中午吃过饭,大家纷纷抱怨外国罐头难吃,一股子霉味儿,然后又联想到印度人搞鬼,大声咒骂印度人该死。不过过了一会儿有参谋长的副官传来信息,说印度人因为惹怒了意大利士兵,被赶走了。大家很是好奇,这印度人怎么被赶走了?那副官冷笑说印度人毕竟不像是咱们中国参战军,出了事儿有司令王茂如在前面顶着。他们一直都是英国人的走狗,学中国人搞鬼没学几天,协约国的联军把怒火都发在他们身上了,于是印度人还枪毙了二十几个辎重兵,然后狼狈地被赶到了法国前线去了。 大家哈哈大笑,说印度人真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只是这意大利人对中国人态度也不好,运来的伙食也是很差,晕倒前线的牛nǎi都是过期的,大家只好扔在地上自己从净水中打水煮开了喝。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