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六章 毒气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一十六章 毒气弹

下午两点钟一过,传令兵突然跑来下来传令对面奥匈军队可能发起炮击进攻,让大家进入防炮洞,因为探兵观察到对面奥匈军队炮衣掀下来了。可以说来到欧洲才让中国士兵意识到现代战争,两个月的辎重兵生活中让中国士兵们认识了什么叫做步炮协同怎样防守对方重炮。两个月的辎重兵生活让中国士兵学习了战争,他们发挥了中国人做事做jing的原则,战壕防空洞挖的修的比任何人都强。 在中国东北边防军一个师的大炮已经是中国各路军队中最多的了,可是跟意大利人一比,简直就像是七八岁的小孩和十岁的青年相比。又看到英国人和法国人,尤其是法国人,好家伙,协约国有一句俗话,叫做英国的枪、法国的炮,一个法国师就有二百多门大炮,步兵炮迫击炮配备到连排,这外国佬还真是有钱。意大利让中国士兵做辎重兵,倒是让中国士兵学会了适应现代战争,从这一点来说中国人的辛苦没有白费。 过了十几分钟,果然奥匈人的大炮打了过来,由于提前得到了准备,敌人的炮击显然没有给中国人造成多少伤害。 臧浩这个班是他们排的主力班,铁锤子班赫赫有名,排长却把他们放在第二线战壕中休息,也让别人立点功嘛。臧浩依旧是叼着个烟卷,一边抽烟一边骂道:“他大爷的,意大利烟什么味儿啊,太难抽了。” “得了。有的抽还抱怨啥。”排长韩旭说着话抬起头看了看,说道:“嘿,来了,臧浩,你们班做好准备啊,要是一班顶不住你们就得上。” “直接派我们上不就得了吗。”臧浩抱怨道。 “功劳不能让你们班都占去,你吃肉还不能冯老蔫(一班长)喝汤啊?”韩旭说道。 臧浩白了白眼。道:“得,说白了还是怕我立功嘛。对了,排长。你说我晋升军衔的事儿准么?” “肯定准。”韩旭说道。 臧浩笑道:“那得了,要是准的话,我升官请你喝酒。” “我可不喝意大利的啤酒。跟马尿似的。”韩旭笑道。 正说着呢,营里的传令兵来了,猫着腰跳进战壕,说:“韩排长,韩排长。” “啥事儿?小方啊,你咋来了?”韩旭问。 “韩排长,营长说你们别出岔子,你们这部比较凸前,有可能遭到敌人炮火重点攻击。”传令兵小方叮嘱道。 “给俺们再调两挺机枪。”韩旭道。 “咱们营缴获四架重机枪不是分给你们一架了吗,营长说。要机枪没有,要命有一条。”小方笑道。 韩旭抱怨道:“这山西人嘿,真是老抠了,怪不得有山西老抠的说法。” 小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和一个布包,说:“对了。这是你们排藏獒的晋升令和上士军衔,藏獒军衔升一级,上士军衔了,还有,晋升他兼任你们排副排长。” “诶呦,藏獒。藏獒!”韩旭喊道。 “轰!轰!轰!轰!”炮声传来,炸起泥土落到了韩旭脑袋上和嘴里,韩旭呸呸呸地吐了半天,骂道:“藏獒给老子滚过来。” 过了炮击臧浩这才听到,弯着腰跑来问:“啥事?” “给你,晋升令,军衔,带肩膀上。”韩旭递给他军衔和任命。 臧浩拿来一看,乐了,说:“升官了嘿,副排长,嘿,牛逼啊。” “你一边臭美去。”韩旭笑道。 臧浩连忙敬礼说:“多谢长官栽培,多谢长官栽培。” 韩旭伸了伸脖子,说道:“别臭美烂得瑟了,奥地利人来了。” 被困的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有一部分江防炮,为了突破中国人的防线返回奥地利,也不得不搬了过来,但是大部分都因为太重没有动,只有少部分被搬了过来。他们不确定中国人的战略意图,配合使用了团配备的步兵炮和迫击炮进行攻击。随后中队也利用野炮、步兵炮和迫击炮反击,总是双方的大口径大炮并未动用。 双方炮兵相互炮击十几分钟之后,奥地利人率先向中国阵地发起了攻击。 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不愧是jing锐德裔步兵团,嚎叫着冲向中国人的阵地,由于战壕是设在了平原上无险可守,此时就是看双方的火力和勇气以及战术素养了,奥地利人在勇气和战术术养上强于中队,可中国人不是围着他们嘛,信心十足啊。 奥地利敌人靠近到二百米的时候,随着不知中国战壕上的哪一个长官的一声命令,步枪纷纷开枪,重机枪随后也立即开火,奥地利人跑的更快了。南罗蒂尔人是奥地利中最悍勇的人种(一战后南罗蒂尔被划分给意大利),他们往往身中数弹而不倒,有的被弹片划破了肚子肠子流了出来,也把肠子塞进肚子里继续战斗。 双方第一次进行这样的阵地战,中国人一时之间还真被奥地利人的悍勇吓了一跳。 中国人的火力实在是太强,长枪短枪自动武器手榴弹齐备,且为jing兵良将统帅。第四师由于参加欧战,火力配备为东北边防军最好的,一个班有两支自动火力,一长一短分别是s1通用机枪和c1冲锋枪,而一个排多又配备了两架s1机关枪加强火力。在路过新加坡的时候,趁火打劫抢了英国人海峡殖民地军火库后又给每个排配备了一架重机枪。这样一来,中的一个主力作战排的火力就达到了惊人的五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和四支冲锋枪(排长配备冲锋枪和手枪),如此强大的火力引得参战军第二师上下羡慕不已。 参战军第二师也算是jing锐了,全ri式教官,全ri式武器,全ri式作战方式,可是一个连才有两架重机枪,一个营才有几门迫击炮。至于步枪则是ri本最先进的三八式步枪,这步枪甚至连ri本军队都没有完全普及。可是在作战的时候发现这枪的杀伤xing太差了,基本上除了直接击中奥地利人的脑袋,否则只能击伤敌人。所以第二师被奥地利人打得乱跑,要是第二师有第四师这样的火力,怎会被奥地利人像是赶羊似的追的满山跑。 韩旭看准了时机,喊道:“藏獒,上!” “!”臧浩一边骂着一边吐了嘴里的烟,一招手,手下弟兄们立即沿着交通壕跑到前面的s行交战壕。臧浩趴在战壕上,瞄着一个奥地利人,砰一枪击中了那人胸口,那人顿了一下之后立即有其他子弹shè中,这才倒在地上。 冯老蔫歪着脑袋骂道:“谁他妈让你上来了?” 臧浩笑道:“排长呗,你骂他去——对了,按现在是副排长,敬礼。” “滚犊子装什么大头蒜。”冯老蔫一边开枪一边骂回去。 正说着话呢,奥地利人发了狠,趴在地上还击的他们突然一跃而起成排成排地冲了上来,臧浩吓了一跳,道:“怎么回事儿?他们送死啊?” “傻逼呗。”冯老蔫嘿嘿一笑道。 在中队的子弹阻击下,尤其是如此之多的自动武器,奥地利人撤退了,冯老蔫坐下来,叹了口气说:“不过瘾啊。” “吱……” “进防炮洞!”臧浩脸sè一变,骂了句王八蛋先钻了进去,冯老蔫也钻了进去一屁股把他推倒,说:“一边点儿……,你放屁了?” “滚犊子……不对劲什么味儿?”两人相互看了看,惊恐道:“,毒气弹!”冯老蔫扯着嗓子喊道:“戴上防毒面具,他们放毒气弹了!”然后蹲了下来咳嗽了几下,带好防毒面具。 奥地利人和意大利人都配备了毒气弹,而王茂如率军进入前线的时候同样从军需部弄了四千多防毒面具,平时没有配备,正巧了,这次让薛兴华去围困南罗蒂尔第三shè手团的时候给他送了一千多具,又把三千多具给宫小旗带到北面去了。 大家连忙带好了毒气弹,冯老蔫抓着臧浩的手说:“藏獒,你先带人撤到后面去,这边叫给我,放心好了。”又站起来艰难地说道:“步枪士兵撤退,掷弹手撤退,机枪组冲锋枪;留下。立即执行!” 臧浩也不罗嗦,一挥手带着一班和二班的步枪手掷弹手先跑了,是剩下冯老蔫带着两个班的六个人留下来,两个机枪手两个弹药手还有两个火力手(配冲锋枪),任板凳、老肖自动地留了下来,而作为弹药手的何守信刚要走,便被龙二狗踹了一脚,指着弹药箱,示意他留下,何守信不想留,臧浩端着枪指着他,何守信吓着了赶紧点头,随后也留了下来。这就是jing锐部队的传统了,令行禁出。何守信虽然参加这支部队两个月,但是还没学会规矩,而龙二狗历经了几次生死之战,从一个新兵也成长到jing锐,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做一个士兵和老百姓不同,老百姓时时刻刻想着活下去怎么活得好,士兵除了想到自己活下去,还要想到战友活下去、执行命令、保持荣耀。 龙二狗跟在臧浩身后向后撤退,而排长韩旭让三班长带领其余人下去之后等着他们,见大家都回来了,一挥手向后撤去。一直跑了八百多米掏出黄sè烟雾区,韩旭这才大骂道:“他奥地利人大爷,妈了个巴子的,放毒气弹,真他妈不是东西!”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