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章 华工工兵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章 华工工兵营

塔季扬娜公主抵达意大利之后,因为长时间乘船导致水土不服而生了一场小病,王茂如派人悉心照料并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只等着奥匈帝国皇室或德国皇室的亲戚来接她,但是久等也没有得到消息。”她优雅地转了一圈,裙摆飘了起来,有些惋惜道:“未来不能穿我喜欢的瘦腰裙子了,都怪你!王,我喜欢意大利的气候,我也喜欢意大利的生活,我们将来在意大利隐居?” 王茂如哭笑不得心说你在意大利隐居?过几年墨索里尼上台,意大利进入纳粹时代了。于是劝说她去瑞士隐居,至少瑞士这个地方从不发生战争,塔季扬娜说:“我可以去瑞士,但是你要保证,每年都会来看望你的孩子。” 王茂如保证说一定会。这才拍吴秋月保护塔季扬娜秘密抵达瑞士,他出钱在瑞士购买了一处庄园隐居起来。吴秋月再一次恶狠狠地瞪着王茂如,弄得王茂如连忙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落荒而逃。塔季扬娜暗自把消息告诉了远在俄罗斯土地上正在和红俄交战的父亲尼古拉二世,尼古拉二世大为震惊,如今他只有两个女儿在世了。其中之一居然还成了可恶的中国人的情人,让他怎能不生气。不过此时不是他找中国人麻烦的时候,白俄与红俄在俄罗斯大地上接连交战均死伤惨重,双方进入到僵持阶段,的确是不能找中国人麻烦。 听到海瑟薇问起塔季扬娜公主,王茂如心中苦笑起来,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便撒谎说道:“她一直生病,可怜的塔季扬娜公主在逃亡的过程之中经历了许多磨难,她尽管安全地逃出邪恶的布尔什维克的魔掌,但是身体非常糟糕,在历经了一个半月的海上航行,加重了她的病情。我想,意大利地中海温暖的气候会让她的病情慢慢好转。” 海瑟薇感慨说道:“她真是一位可怜的公主。” “是的,很可怜。”王茂如说道。 “我很想见到她。” “为什么?” 海瑟薇说:“我想从她的口中问一下,你是什么样的人?神秘的东方将军,指挥两个师的军队消灭了奥匈帝国一个师,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的,尤其是在意大利……你懂得。”她眨了眨眼睛可爱地说道。 看来意大利人不善战是全世界闻名啊,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 在罗马留了一天之后,王茂如与海瑟薇女士告别了拉齐亚尼和茱莉亚,乘坐飞机抵达了巴黎,在巴黎接受福煦颁发的勇士勋章。不过勇士勋章不单单是发给王茂如一个人的,一共有二十一位战斗英雄接受颁奖,王茂如是其中军衔最高的。而看了颁奖名单,王茂如有些气愤,因为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人都是战斗英雄,只有他是指挥官,这让他有种被侮辱和被戏弄的感觉。 王茂如把心中的苦闷说给了海瑟薇,海瑟薇安慰说道:“其实你不必这样生气,他们办法给你的勋章也是你的成就之一,也许在他们看来,你们中队能够获胜,一定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他们认可了你的能力。法国皇帝拿破仑曾说过,一只狮子率领一群绵羊可以战胜一只绵羊率领的师群。协约国的将领们或许认为中队战斗力不行,可是他们却不能否认您指挥的这次战役jing彩,也许是这个原因才办法给你的勇士勋章。你就是率领羊群的狮子。” 在准备颁发勇士勋章到时候,王茂如本打算陪着海瑟薇游览巴黎,然而却被一群不速之客打扰了。 原来旅法的工人学生团体为中国参战军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自豪。特地来感谢和道贺。不过学生代表们除了道贺之外还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公派留学生们原本是北洋zhèng fu负责学费和生活费,但是今年年初北洋zhèng fu断了他们的学费,希望王茂如能帮他们争取一下。而在法国的中国劳工团代表们也有一些想法,他们表达了希望获得与在意大利劳工相同的待遇,即成立自己的辎重营,不受外国老板的奴役和压迫。 事情得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王茂如与手下参谋们雍星宝刘香九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先解决学生们的问题,学生们的问题很好解决。 北洋zhèng fu公派留学生学费和生活费之所以被截断。倒也不是北洋zhèng fu故而为之,实在是因为欧战阻断。 王茂如安抚留学生们,说道:“你们的生活费和学费我来承担。但是有两个要求,你们考虑一下。” 众学生连忙问询什么条件,王茂如说道:“第一个要求是,我只资助品学兼优者,我听闻有些留学生来到国外之后就喜欢上这花花世界,不学无术,每个月从zhèng fu领取公派学费之后便开始纵情声sè,出入ji院烟花之地,逍遥几天之后花光了钱,便四处打牙祭。这样的人,你们说我能资助吗?你们认为我会资助这样的人吗?” 众学生忙说这种人绝对不能资助,这种人就是学生之中的毒瘤,坚决清查,清退。 王茂如道:“我不是zhèng fu特使。我也无权清退,但是这种人我是不能资助的,我要看的是成绩。你们在国外代表的是中国,代表的是中国形象,我要你们做的比法国人还好。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你们在法国学习之后去德国或者美国学习科技技术。有学艺术的去奥地利学习音乐,法国在艺术和文人我看来,除了妞的时候让你们增加了资本还能做什么呢?而你们毕业之后,如果回国服务,首先要首选为我服务。” 这下学生们就不服了,凭什么为你服务,不过王茂如随后冷笑道:“我话的钱,都是我的私房钱。不是zhèng fu的钱,这就像是一个公司花钱培养一个员工,他为什么要培养员工?那是因为他需要这些员工为自己的公司服务。我不能花了钱,然后你们跑到其他地方为别人,为别的公司服务?你们回去之后仔细想想。” 学生们还要反驳,王茂如拒绝了继续与他们谈判,笑话,谁跟你们谈判,接受或者不接受,随你们。 大多数学生还是选择了接受王茂如的条件,只有一少部分坚持认为法国的min zhu革命思想是挽救中国的唯一选择,ri后成了王茂如的死敌,这里暂且不表。 而后王茂如与又对劳工代表说,你们的要求我倒是可以办到,于是在法国成了了八十个劳工工兵营,在法国的中国劳工一转眼之间,全成了中国参战军工兵营。在法国之后,在英国,比利时,以及一战前线的中国劳工纷纷要求加入参战军,并以罢工为要挟。 协约国联军颇感无奈,这中国人有了头头,居然发动起这么大的能量。 负责中国劳工管理的法国人陶吕德想出了一个主意,说对劳工说,工人的工资ri工资5法郎,但是士兵工资一个月才10法郎。只一个钱的问题,便让许多中国劳工退却了,八十个劳工工兵营一半人私下为了钱而退出。最终二十万中国劳工,只有八万人决定加入中国参战军一部分,成立了一百二十个工兵营。这一百二十个工兵营有六十个在德法前线,四十个在法国,十个在英国,十个在意大利。 王茂如在意大利接受伦巴第英雄勋章和法国巴黎接受协约国勇士勋章之后,一时之间风头无两,而接纳了工兵营之后,中国参战军总人数达到十二万人,在欧洲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总算是给中国在国际上涨了脸,从此宣布中国人也能打仗。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