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张作霖占西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张作霖占西北

洛德洛内战役的后期,意大利在付出了两千人死亡五万人受伤的代价,并向对手的阵地和补给道路释放毒气弹,让奥地利人无法通过山路强攻和支援,从而守住了洛德洛内平原,意大利人民全国空前兴奋。/这大概是意大利最为出彩的一次了,死亡两千人,但是五万人受伤——至于这五万人中有多少人诈伤就说不准了,王茂如曾看到一位意大利将军因为牙痛而请假返回后方的。巴里奥利元帅觉得中国人做出了贡献,于是调王茂如进去前线指挥部担任参谋顾问一职,而王茂如稀奇古怪的点子也给了原本看不起他的迪亚兹总参谋长很多启发,例如利用飞机向对方扔宣传传单,画报,燃烧汽油瓶等,训练神枪手sāo扰对方人员,甚至提供了中队的神枪手给意大利军队使用。奥地利人缺少大炮,对这些神枪手非常头痛。 王茂如指挥洛德罗内之战大获全胜的消息传到了国内,引得许多国人振奋,纷纷在报纸上发出感慨,将尚武将军说成了中国救星一般。各大报纸纷纷报道欧洲战场中中国参战军多么多么英勇,多么多么伟大。尤其是王茂如指挥的洛德罗内战役,堪称中国兵家之经典。 有人从意大利传来洛德罗内战役的全部过程,中国参战军首先以第二师示敌以弱,让敌人误以为中国人不会打仗,然后引蛇出洞,让奥队大举出击。使得原本固若金汤的阵地防线成了摆设。然后关门打狗,消灭了对方一个团的人马。而后王茂如派遣军队连夜出击,连战连捷,最终直捣黄龙,几乎生擒敌酋。随后王茂如痛打落水狗,消灭了将近几万人奥队。中国的媒体习惯夸大,几千奥匈士兵传到了国内。成了几万,并且这个夸张在民间更加夸张,成了十几万。五千敌人传成了十几万。也足够夸张的了,而且最后还是因为使用毒气弹消灭了敌人一个整团,当然。使用毒气弹是不能说的。大家都以为是激烈战斗,把这场战斗在脑海之中描绘成气势恢宏的肉搏战了。岂不知,中国士兵叼着烟卷,喝着葡萄酒和啤酒,在烈ri洋洋下等着对方被毒气熏死。 也拜王茂如所赐,中国民间本来不知道欧战,甚至都不了解欧洲在哪,这次倒是知道了,原来欧洲这么多国家作战,咱们中队居然打出过门了。消灭十几万洋鬼子啊…… 一些报纸上的专家就就王茂如的用兵进行了一番研究,纷纷给王茂如取外号,说什么孙武再世啊,岳飞第二啊等等,总之老百姓爱看什么。他们就吹什么,然后报纸大卖。 其实质是长久以来中国人在国际上地位太低了,一旦出了一个能被承认的人在国内就能被吹上天。再加上王茂如留在国内特地帮他宣传的宣传处四下以各种名义对王茂如的夸奖,使得这种推崇越加厉害。国人喜欢看到的英雄不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人,而是封狼居胥一样的外战英豪,王茂如恰如其分地出现了。 作为王茂如的挚交好友。严复自从淡出了政界之后专心做起了学问,这次听到王茂如在欧洲打了一个打胜仗,邀请几个朋友兴奋地多喝了几杯酒,还写了一首词《破阵子》夸赞王茂如的功绩。 与王茂如有接触的梁启超的一篇文章《国之重器,尚武将军》中发表在《新民报》《燕京ri报》《青年人》《华北ri报》等多家报纸上,讲述了他眼中的王茂如,和他与王茂如的接触的点点滴滴。梁启超这个中国文化届的前辈的夸奖远比浦继做的宣传威力大多了,只是他写的文章是文言文写成,好虽好了,文人墨客拍手叫好,老百姓看到却云里雾里的。对老百姓而言,说先生口中的王茂如无疑才是真正的尚武将军,才符合他们心中的尚武将军。甚至王茂如因为第四个老婆是ri本人而受到某些排斥,此刻也变成了为国争光了。 王茂如不知不觉在国内引起这么大的反响,还获得了意大利和法国颁发的勋章,眼红的徐树铮气得哇哇大叫。 这本应是他的功劳,应该是他在欧洲率领中国参战军大杀四方,本来应该是他获得伦巴第英雄勋章,勇士勋章,如今却叫王茂如占了便宜,而且还硬生生吞并了他的一个师,如何让徐树铮不愤恨不已? 当王茂如与海瑟薇畅游巴黎的时候,国内传来消息,张作霖到了绥远省做了绥远都统并且收了绥远的北洋军队,总军力达到八万人规模,随时准备南下陕西或者西进甘肃。 一九一八年三月份在皖系段祺瑞,东北系孟恩远和王茂如,毅军元老姜桂题的支持下,张作霖率军驱赶了绥远的直系都统蒋雁行,蒋雁行屁股没做热便被直系蔡成勋代替,不过他却做了京畿戍卫司令来到冯国璋跟前因祸得福了。热河都统蔡成勋也是直系将领,段祺瑞和张作霖自然是不满意,于是又经过了督军团的几番逼迫,张作霖当上了绥远都统。 原绥远都统蔡成勋自然是不愿意,他觉得自己手下第七军也不是吃素的,便要武力拒绝。可惜的是一直力挺他的大总统冯国璋被段祺瑞、王茂如、孟恩远、张作霖和姜桂题联合逼迫,无奈只能调任蔡成勋去甘肃做甘肃督军,蔡成勋也被驱逐了。冯国璋见张作霖身后站着数位实权人物,只能无奈答应了张作霖要求。 张作霖在绥远立即将手下镇第二十七师、二十八师、二十九师以及du li骑兵旅与第七军,一万新兵共计八万人合并整编为十二个混成旅,即: 镇第一混成旅旅长张惠景 镇第二混成旅旅长孙烈臣 镇第三混成旅旅长吴俊升 镇第四混成旅旅长汤玉麟 镇第五混成旅旅长阚朝玺 镇第六混成旅旅长邹芬 镇第七混成旅旅长郑殿升 镇第八混成旅旅长蔡永镇 镇第九混成旅旅长万福麟 镇第十混成旅旅长蔡平本 镇第十一混成旅旅长牛永福 镇第十二混成旅旅长丁超 整编好之后,张作霖雄心壮志。只等着挥刀南下。 绥远省东面是察哈尔,东南是山西省,南边是陕西省,西边是宁夏省,北面是外蒙古——当然,外蒙古幅员辽阔且掌握在王茂如的东北边防军手中,而张作霖还要用着王茂如。不能得罪他,所以镇绝不会向北。向西去宁夏,战略意义不大。宁夏这地方民族众多情况复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宁夏太穷。根本不值得打。向东察哈尔是皖系的地盘,如今皖系如ri中天,自己惹不起皖系,同事察哈尔也不是一个丰镐之地。所以,镇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打陕西,一是打山西。 经过张作霖镇参谋部的筹划,镇上下决定,先打陕西再打山西,毕竟捏柿子先捏软的。 出兵陕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陕西此时正在战乱不休,陕西督军陈树藩焦头烂额。 陕西督军陈树藩,这个人是同盟会出身的皖系大将。 陈树藩是陕西安康人,原本本希望科考成个秀才岂料到十八岁时光绪帝下令废止科考,后陕西陆军小学。被保送到保定陆军士官学员学习,回陕西后担任军械库军械管。后武昌起义爆发,陕西也蠢蠢yu动。此时同盟会人找到他要他加入同盟会,陈树藩认为大清气数已尽于是起义。然而陕西光复之后,当时陕西督军张凤翙没有重视他,分封功臣的时候陈树藩一官半职也没有。陈树藩一气之下投了民军。自己组建一支军队。之后张凤翙见他势大,这才封他做河东指挥使攻打山西。民国成立,陈树藩担任du li混成第四旅旅长,不久袁世凯心腹陆建章率领北洋第六师入陕担任督军。陈树藩见风使舵,投靠陆建章,陆建章解散了陕军,唯独留下陈树藩的混成第四旅。之后袁世凯称帝,陆建章治陕西多造杀孽,让陕西民情激愤,陈树藩用计赶走了陆建章吞并陕西。随后他主动投靠段祺瑞,被段祺瑞封为陕西督军。 陕西之乱缘起于黎元洪,黎元洪认为要军政分离,任命同盟会元老李根源为陕西省长,而后黎元洪因为引张勋入京丑闻下台,陈树藩驱逐了黎元洪的手下李根源。陕西jing备军统领郭坚支持李根源,陈树藩派遣胡景翼、王飞虎围剿郭坚,岂料到郭坚能量甚大,拉拢王飞虎手下杨虎城,与陈树藩军队激战。 此时孙文发动护法战争,郭坚耿直成立陕西靖与陈树藩军队作战,陈树藩不敌郭坚,无奈因河南镇嵩军刘震华部入陕,岂料到镇嵩军军纪极差,引得陕西人民怨声载道。而原本陕西内乱,百姓两不支持,但陈树藩的军队引镇嵩军入陕,让百姓们反倒支持靖。于是靖反倒是越打越大,压得陈树藩的军队和镇嵩军喘不过气来。 张作霖手握镇五万人马,来到绥远之后又吞并了蔡成勋留下的第七军两万人马,随后扩军一万凑成八万人马,一跃成为西北实力最为强大军阀。 此时的陈树藩以为凭着皖系和镇的交情,引张作霖无偿帮助他呢,既然镇嵩军能够入陕,招呼镇入陕也没关系,一个破碗是摔,两个也是摔。 此时接到了陈树藩的求助信,果真有如雪中送炭一般,什么叫做天上掉下个粘豆包呢?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金疙瘩啊,何止粘豆包。 于是张作霖让手下大将张作相率领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三个新兵较多的混成旅在绥远看家护院,自己亲率九个混成旅南下进军陕西。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