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二章 枪毙陈树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二章 枪毙陈树藩

有道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还有一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张作霖兵分三路,自己亲率第一、第五、第六、第八混成旅从陕西定边县入陕,而老兄弟孙烈臣带着第二、第七混成旅由神木县入陕,虎将吴俊升率领第三、第四、第九混成旅由横山县入陕。 张作霖这个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到了后世对他的评价都非常高,人们通过对历史资料的揭秘可以清晰地理解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和他做人思想,这人有心计,有野心,对手下好,对百姓好,并且他不是冷血嗜杀的主子。在他治下的东北,多少年之后还有百姓念念不忘他的好。 张作霖张大帅的发迹起于东北的民团,其实东北的民团和土匪差不多,民团属于收保护费的,当时名曰保险费,类似于后世的黑涩会(和谐音),当然,有时候客串土匪抢掠也是难免的。同时东北的土匪叫做胡子,胡子们也遵循许多道上的规矩,不是谁都可以抢,东北土匪胡子有七不抢八不夺的道义,所谓盗亦有道,土匪想要活下来,自然不能事事做绝。所谓七不抢八不夺就是七不抢:临近的村子不抢、送信的不抢、接亲的不抢、请医看病的不抢、送葬的不抢、为坐月子妇女下nǎi的不抢、媳妇回门不抢。八不夺:不夺女人、不夺小户人家财物、不夺镇宅增寿宝物、不夺娼门钱财、不夺耕地用的牛马、不夺杆子内兄弟家属财物、不挖坟掘墓夺取财物、不夺药店、大夫(医生)财物。 而正因为张作霖即便是身为绿林也遵循绿林规矩,因为他才能从一众东北绿林豪杰中脱颖而出。之后官至奉天督军,他也在心里遵循这个规矩,只不过把临近村子不抢改为了手下地盘不抢。百姓们求的是什么呢?无非是活得下去而已,中国百姓要求不高,于是张作霖善待百姓也成了他屡次成功的原则。试想一下,如果张作霖学陆建章和陈树藩一样,别说东北。就是奉天一地也难成气候。这也是陆建章和陈树藩只是民国不起眼的流星,而张作霖能称王称霸的原因。 遍观后来成就突出的军阀,阎锡山。冯玉祥,张作霖哪一个不是善待百姓的,皖系直系如过眼云烟而已。 张作霖民国七年五月份率军越过了不设防的长城。进了陕西省陕北地区,由于受到陈树藩的邀请,一路之上势如破竹,而且张作霖进陕之后宣布,他地盘之上,三年免农税! 陕北地区都是黄土高原,百姓吃喝不饱,多数百姓种的是一种叫做糜子产量不高的农作物,糜子又称为黍子,是我国最古老的五种农作物之一。陕北贫瘠。很多地方只能种糜子做成黄馍馍当做美食,在陕北收农税其实每年能得到十几万块钱已经好不错了。 张作霖手下的重要幕僚王之江于是给张大帅讲了刘邦取咸阳约法三章的故事,张作霖听后王之江说王茂如在东北所有新开发的土地都免三年农税,如此收了东北人心,他用什么赚钱?他用大烟。用商业,用开矿办工厂赚钱,其实对于王茂如而言,那一点儿农税真没多少钱。可正是因为他免新田农税和减免农税,这才让他躲了东北。咱们来西北,想要做西北王靠从农民身上扒皮是不行的。不如改种大烟,农税就免了,只收烟税,咱们也消防王茂如的东北成立禁烟局,实则种大烟赚钱。张作霖深以为然,于是令王之江做禁烟局长,同时下令免除所辖地盘三年农税。 当免除三年农税的告示满陕北张贴之后,陕北百姓无不感激涕零,当地士绅还给张作霖送万民伞。张作霖哪知道这玩意是神马东西,还以为哭丧伞呢,几十把巨大的布伞上面写满了人名,这不是送葬的东西吗? 还是于汉冲见多识广,说这东西是相当于“青大天大老爷”招牌,咱们东北没有这个,但是关里有。 因为陈树藩请张作霖,所以在地势险要的陕北地区他没有派军队设卡,这便宜了张作霖,不费一兵一组便夺取了山岭险峻的陕北,要是打下来,他这入陕的六万军队不得拼个伤残半数啊。 张作霖躲下陕北险要之地之后,便开始吞并陕北,赶走了陈树藩委派的官员。张作霖赶走陈树藩的官员,也没有派自己的东北人做陕北地方官,反倒是请陕西人做了地方官,一来拉拢人心,二来稳定人心,三来陕西人做本地官,也让从东北来的镇不受百姓和官员排斥,由此表明咱们镇要的不是陕西一地,而是心怀天下,小小陕北,不值得我们留恋盘剥。 陕人治陕,使得陕西省对张作霖的镇抱以好感并纷纷支持,各大家族地主土豪也纷纷出钱出力支援张作霖的镇。 张作霖军队一路势如破竹,二十ri内豪夺陕西渭河以北所有土地,陈树藩傻眼了,靖傻眼了,镇嵩军也傻眼了。其中数陈树藩最为憋气,这真是前门驱狼后门招虎了,可是狼还没走,虎已经来了。陈树藩的陕军和镇嵩军原本是相互腹黑,陈树藩想要利用镇嵩军,镇嵩军想利用陈树藩,岂料到来了个张作霖,根本是想灭了他们的。于是这两伙人这才真心实意合作,不单单要对抗郭坚的靖,还要对抗张作霖的镇。 陕西境内三股军事力量,这令陕西民众极为不安。 如果此时是王茂如的话,他绝对会停下脚步,趁机拉拢民众入绥远首先壮大自己,等待良机再度出击。可张作霖不是王茂如,他不会等待,他没有停下脚步,派遣吴俊升带领三个混成旅过江。他的目标对准的不是陕军,而是越打越大的郭坚靖。他在战略上犯了一个错误,认为消灭背后捣乱的靖后与陕军一绝死战。 陕西境内的局势就像是三国时期,魏蜀吴,张作霖相当于魏,郭坚靖相当于蜀,陈树藩陕军相当于吴。张作霖单纯的以为自己的兵力绝对可以消灭远不如他的靖和陕军,彼时陕军与镇嵩军兵合一处三万余人,靖虽一万余人但是靖多出身刀客难以根除,张作霖尽管大军压境却难以根除靖。 随后陕西进入混战,兵伐连理,民不聊生。 为了尽快消灭靖,张作霖招收陕北的土匪胡子响马刀客入军,扩大兵力,终于将靖驱赶到了山西,而此时他本打算乘胜追击,消灭或者将陕军和镇嵩军组成的联军感触陕西。然而经过数月苦战,最终却无法消灭镇嵩军,将他们赶到了汉中之地,陕军固守险要之地,镇几次攻击损兵折将,最终导致镇无力消灭他们。至此陕西省暂时一分为二,张作霖占了西安,将镇嵩军和陕军联军赶到了汉中之地。 陕军占据了略阳县、宁强县、南郑县、固城县、凤县、洋县、佛坪县、西乡县、沔县、褒城县之地,其余地盘皆被张作霖占据。 而陕军在汉中最终和客军镇嵩军发生冲突,双方挤在这里,本来就心生怨气,害怕对方出工不出力,又怕对方背后捅刀子,这才导致接连战败。张作霖猛攻一番,陈树藩和刘镇华尚且能够齐心合力,一旦张作霖撤兵不动,两人居然相互生嫌隙起来。 此时杨宇霆派人私下找到镇嵩军头领刘镇华,说我家雨帅颇为欣赏刘将军,如果刘将军能率领镇嵩军弃暗投明,我家将军将在其后将你部改编为一个du li师,或镇守汉中,或捧你做甘肃督军。经过杨宇霆一番诱惑,刘镇华心下大喜,与杨宇霆密谋暗害陈树藩,定下计策之后言情陈树藩参加自己儿子婚礼。刘镇华儿子年仅十四,趁此当口结婚?这引起了陈树藩的注意,他派人明察暗访,得知张作霖的手下有人进出过刘镇华的军营,中有有了打算,于是当夜趁着刘镇华儿子婚礼,反倒派兵以劳军为名,率先出手。 双方早就准备好对对方下手,这下倒是落得旗鼓相当,双方在汉中大打出手,由于子弹军械稀少,双方很多次战斗都不得不cāo起陕西厚背大刀进行肉搏战。最终刘镇华反被手下孙殿英所杀,而陈树藩也被手下将军刘世龙出卖,陈树藩被擒交给了镇。进入汉中的镇是第五混成旅阚朝玺部,阚朝玺人称阚大铡刀,为人嗜杀,他心说陈树藩这人是北洋将军,还被雨帅得了陕西,放了他吧,唯恐他以后东山再起,于是命令手下士兵私自将陈树藩放走。 陈树藩真以为阚朝玺放他走,便冲阚朝玺拱了拱手,道:“青山常见绿水长流,兄弟的情,陈某ri后必将厚报,在此感谢了。”回马便走,没马匹跑起来,一声枪响,陈树藩这个枭雄民丧于此。 阚朝玺回报张作霖陈词说陈树藩夜间逃走,哨兵不知是他,开枪打死,应被他厚敛了。他私下对张作霖说自己杀了他,让省的让他或者捣乱,张作霖嘿嘿一笑,由此重用阚朝玺起来。 张作霖完全得了陕西,逼迫zhong yāng改任他为陕西都督,任张作相为绥远都统,同事又拉拢宁夏护军使马祥福,甘肃督军张广建。原来蔡成勋被从绥远都统赶走之后来到甘肃,却引起甘肃民怨,在张广建的推波助澜下甘肃军民将蔡成勋驱逐。 北洋zhèng fu随后任命张广建为甘肃督军,这个人可不吃张作霖拉拢的这一套,他也是皖系要人,同对为皖系的陈树藩被张作霖杀死一事心存忌惮,因此对张作霖的拉拢不为所动,将张作霖送来的礼全部退了回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