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三章 六年等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三章 六年等待

为了得到陕西张作霖暗中指使手下杀了陈树藩,由此得罪了皖系。这陈树藩除了师陕西督军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段祺瑞的学生,段祺瑞听到陈树藩被张作霖手下枪杀,顿时气得鼻子歪了,(段祺瑞脸部有病,肌肉痉挛一生气鼻子就歪)从此引得与皖系的合作关系破裂,双方彻底分道扬镳了。 未等张作霖在陕西稳住脚,陕西靖从山西杀了回来,原来民党派国民党员于右任进入靖,于右任带着军饷和武器找到靖统领郭坚,壮大了靖的实力。而为了防止靖进入山西争抢地盘,山西督军阎锡山派遣手下大将徐永昌率领晋军两个旅对靖围追堵截,又发动山西百姓驱赶陕西军队,最终迫使客军靖不得不做出离开山西返回陕西的决定。 张作霖将镇嵩军打散补充了镇,又将陕军单独编成一个第十三混成旅,任命陕军将领张宝麟为旅长,收拢各地流兵组建第十四混成旅,任命刘世龙为旅长。由此张作霖在陕西驻扎着十个混成旅将近八万人的军队。 张作霖的镇因为苦战几个月,老兵死伤甚多,便从陕西当地补充了一番新兵。陕西贫穷很多人种地吃不饱只好去当兵,因此反倒是兵源好,自愿去当兵,因此张作霖扩兵很是容易。而在南方都是拉兵丁,因为生活富裕,不愿意当兵。 可张作霖缺钱。军饷可以少发。但军械却少不得了,于是张作霖连忙向东北边防军求助。并且给远在欧洲的王茂如发电,希望得东北边防军的援助。却得知了一个消息,王茂如要回国了。 张作霖与一众手下面面相觑,这王茂如在欧洲率领军队打出了中人的威风,大家深为佩服,还以为他会继续在欧洲指挥军队,没想到回国了?这是为何? 王茂如回国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点是欧洲即将结束战争,当王茂如在欧洲频频参加酒会。拉拢欧洲各国政要赚取政治投机的时候,敏感的他从前线的战况得知,德国支撑不了几天了。他再继续留在欧洲也并无多大作用,便给国内已经准备登船的第七师姜登选部发电。停止登船返回沈阳待命。 第二个原因则是徐树铮,小扇子军师希望率领军队亲赴欧洲,他认为,王茂如既然能够率领军队取得大捷,自己也能做到。于是他准备将王茂如调回来,参战军总司令徐树铮即将赶赴前线。 王茂如心中冷笑,仗都打完了你还来干吗,我以为我够无耻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无耻。 随后王茂如接受徐树铮的命令,向联军总司令福煦和意大利元帅巴里奥利。意大利总参谋长迪亚兹辞行返回国内。迪亚兹问他为何回国,王茂如说自己身体问题,迪亚兹关切说:“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啊,没有身体再大的事业也是海市蜃楼。” 随后中国参战军进行整整合,王茂如将第二师和第四师一部分底层军官调换,这样一来,第二师彻底成了王茂如的军队。调换完军官之后王茂如下令扩军第二师,第二师原本是一万二千人的二旅组成的部队,他将欧洲的十六个中国劳工组成的辎重营扩入第二师。使得第二师兵力达到两万两千人从规模上与主力部队一致。在王茂如回国之后,留在欧洲的军队第四师和第二师组成参战军临时第一集团军,宫小旗担任临时集团军司令暂代指挥。暗中王茂如叮嘱宫小旗,不必理会段祺瑞zhèng fu的任何命令,如果有机会杀掉徐树铮。 宫小旗冷笑说:“秀帅。你且瞧好吧,在国内对徐树铮没办法。在意大利嘛,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而后大忙人王茂如跑到瑞士与塔娜公主告别,又与他的英国情人海瑟薇携手同游爱琴海后告别,甚至与意大利元首和总参谋长等人告别,随后乘坐ri本军舰带着近卫团和一千多伤残士兵返回祖国。 出行的时候是三月,回国的时候已经是十月末了,估计归国要十二月初了,这一年就这样忽忽悠悠的过去了,王茂如坐在船顶,吹着海风,天上海鸥飞翔,身旁还有美女。 要不是这是一艘军舰,要不是旁边站着的是人称铁娘子的吴秋月,王茂如一定会极度享受。只是军舰发出的机械轰鸣声的确让王茂如兴致大坏,尤其是身边的吴秋月,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仿佛什么喜事发生了一样。 “我说,吴大丫头,你傻笑个啥?”王茂如歪着脖子问。 “要你管啊。”吴秋月当啷还一句。 看吧,这就是王茂如不爱跟她说话的原因,这家伙永远是这种呛人的语气说话,要是她看谁不顺眼,那能把人呛死。 惹不起躲得起,咱回去吧,王茂如便披了一下衣裳,准备回去。吴秋月见了,说:“你别走。” “嗯?”王茂如笑了笑“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陪我在这儿吹吹海风。”吴秋月说。 王茂如心中既想走,又不忍心走,站在这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她身边。吴秋月对他的心思他自然是明白的,可他对她没有那种想法,也不想耽误了她。 何止王茂如明白吴秋月的想法,司令部中哪个不是人jing,吴秋月对王茂如的感情谁不懂,而王茂如尽管不说,却对她照顾有加,还把她安排在最受人不待见却最惹不起的宪兵司令部中,这宪兵是干什么的,是处置士兵不当的。王茂如的军队军纪不像是后世某军那样要求严苛,士兵中有一些邋遢的,若是遇到宪兵就要看此时宪兵的心情了。心情不好一顿惩罚是跑不了的。 吴秋月是宪兵队的一枝花。手下的女兵们也被士兵们当成宝一样供着,以前有不明白事儿的想要追求她,被人私下里一阵jing告,忙吓得后退了。当然这些事儿,王茂如自然是不知道的,吴秋月知道了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作理会。其他人知道吴秋月不理会,更加确信了她的想法,也造成了二十五万东北边防军没有一个敢对她有什么想法的。 “你多大了?”吴秋月吹着海风,摘下了头上的黑sè贝雷帽,黑sè的辫子垂了下来。被海风吹着,耳边的鬓角飘洒起来显得她此时突然那么有味道。 是女人味,王茂如心中想着。 海鸥绕着军舰,几个ri本水兵在下面的甲板上用面包屑向水中扔着。据说是用面包屑喂鱼,让小鱼追逐过来,然后海鸥捕鱼。这是单调的海面上,水兵们能做的最有趣的活动了,海鸥就是这些水兵们的宠物。 蓝天,碧海,海鸥飞翔,一副怡人的景sè。 王茂如道:“三十三了,你呢?” “我跟着将军六年,今年三十岁了。”吴秋月道。 王茂如恍然才感觉到。她已经三十了,一个女人三十了,的确是年纪不小了,民国人的寿命才多大,也仅仅不过四十几岁,女人的平均寿命更短,吴秋月已经这么大了吗?他还以为她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还以为她年轻,却没想着,她也开始变老了。 吴秋月说:“我三十岁了。已经是老太太了,是吗?” 王茂如笑道:“不是,我觉得是也就是二十岁,你看起来就二十岁,吴大丫头。你怎么长的这么年轻呢?什么秘诀?简直就是天山童姥嘛。” “谁是天山童姥?什么意思啊?”吴秋月问。 王茂如一不留神说漏嘴了,扯出一个天山童姥的名词来。这个时代哪有啊,金大师还没出生呢,便忙解释说:“我以前看古书中看到的一个古代女人,从未变老过,到了八十岁还像是十几岁的少女。” “你才八十岁,你们全家都八十岁!”吴秋月怒道。 得,还真不能跟她解释,王茂如顿时语结。 过了一会儿,吴秋月问:“你怎么不生气?” “生气?”王茂如道“国家命运多舛,我时时刻刻考虑着怎么让国家摆脱这种情况,哪有时间生气啊。” “也就是说,你心里只有国家咯?”吴秋月问。 “是吧。”王茂如尴尬地说道。 “六年。”吴秋月淡淡地说道。 “什么?” “我说六年。”吴秋月说道“我认识你六年,那时你是一个边防旅旅长,最年轻的旅长,手下有两千多人,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准备北上驻守边疆。” 王茂如笑了笑,靠在栏杆上,陷入了回忆“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我只是想着做一个小小的旅长,把东蒙古的宗社党干掉,把分裂国家的分子干掉,做一个小小的边防旅长而已。那时候我的手下也是这些人,李德林,李品仙,宫小旗,盖天久,王其垣等等等等,六年之前他们也只是小军官小营长,如今都是师长集团军军长了。大家都是一步一步地走来的,一步一步地居然达到今天这个位置。” “恭喜你啊,达到今天这样的位置,我猜想你回国之后就是民族英雄了。”吴秋月淡淡地说道,脸上却没有喜sè,很是平淡。 “我不想做民族英雄,如果国家强大了,我宁愿做一个太平民间的小民。”王茂如道,又说:“其实我小时候的我,梦想出生于地主家做个少爷,整天带着一帮狗奴才,闲来无事上街调戏良家妇女。” 吴秋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笑的花枝招展,说:“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 “是什么?”王茂如望着她“我不介意别人夸我,越狠越好。” 吴秋月笑道:“你啊,在女人的眼中最大的优点就是把女人当做平等的人,而不是生孩子的工具和发泄兽语的玩物。” 王茂如点点头,说:“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夸,我觉得我身上的优点不止于此,请继续。”王茂如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 吴秋月乐的不行,扶着栏杆笑弯了腰,道:“你真是的,怎么能这样呢?”她笑了一会儿,王茂如说:“这里风大,回船舱了。”吴秋月道:“我等了六年,不介意再等六年。”王茂如一下子愣住了,半响不知说什么好,吴秋月淡然一笑,敬了个礼,说:“秀帅,属下休息去了。”等吴秋月进了船舱,王茂如却仍然怔在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