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五章 徐树铮枪杀陆建章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五章 徐树铮枪杀陆建章

那些土着们也没料到这个小个子华人居然真的敢开枪当街杀人,尽管是晚上,可是这里是堂堂英国东印度殖民总督所在地新加坡,他们都傻了,反应过来之后四散而逃。李子奇迷迷糊糊的杀了人之后,从容不迫地在同伴簇拥下找地方睡觉了,却没想到他昨晚醉酒之下杀了四个土着,还有六个土着受伤的。李子奇喝多了不记得了,可是他的同伴记得这件事,他们可没喝多,于是便将他藏了起来,又匆忙地向族长报告。 当地人报了jing,于是英国殖民jing察一大早就满世界找李子奇,新加坡才多大一个地方,这李子奇哪能藏得住。所以林长庆为了保护李家血脉,这才求到王茂如这里请他帮忙,请他救救李子奇,此时也只有王茂如有能力救他了。 王茂如听过了前后故事微微一笑,沉思片刻后说:“这样吧,他现在在哪?让这惹事儿的小子过来见我,胆子挺大,我喜欢这样的小子,要是窝囊废我就不管了,但是能一个人干掉四个还真不错。”林长庆见他对此时态度明显偏袒华人,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赶快回去将李子奇带来。为了防止被街上的jing察抓到,林长庆还临时接了王茂如的汽车,让几个中国士兵随他回家,又将李子奇藏在车子的行李箱中。 等到王茂如吃了早餐之后,林长庆带着李子奇战战兢兢地出现在王茂如面前。王茂如也只是刚刚吃完。放下筷子擦了一下嘴角。这才仔仔细细打量了这个小个子华人,赞赏道:“小子不错挺勇敢啊,杀了四个人,伤了六个人,有些老兵都没你杀的人多。” 旁边李氏家族的一个叔叔忙说:“请尚武将军救救我侄子吧,他……他也是无心的。” 王茂如摆摆手,道:“土着,低级人种,杀了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言论一出。林长庆等华人傻眼了,没想到尚武将军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土着是低级人种…… 王茂如走到李子奇跟前,问:“杀人的时候怕吗?” “那时候没啥感觉。”李子奇忙低头说。 “不错。够胆子,有点意思啊。”王茂如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抬起头来,别一副娘们的样子,小子,想不想继续杀人?” “啊?”李子奇的叔叔忙说:“可不敢杀人了,可不敢杀人了。” 王茂如瞪了他一眼,不怒自威,吓得他赶紧闭嘴,王茂如道:“我说话的时候别插嘴。知道吗?”又对李子奇说道:“你们姓李的祖上出了多少武将和勇士,哈哈,希望过二十年,你也是其中之一。” 李子奇不明白什么意思,王茂如的秘书官张毅伟便笑道:“还不感谢秀帅,他收你在旗下了。” “啊?”李子奇赶紧跪了下来,说:“我,我,我一定不负众望,一定好好听秀帅的话。”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这样,马良,你准备一套军装,让他藏在伤兵之中,英国人不敢检查也不敢去咱们伤兵中检查去。他们要是敢检查伤兵。就直接开枪,大不了干掉阿特杨这孙子。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 “是。”马良答道,林长庆等人噤若寒蝉,这才是军阀,这才是真正的军阀枭雄,说干掉英国人眼睛都不眨——他们没想过王茂如也只是说说而已,要是真干掉阿特杨估计他就下野了。 最终新加坡海峡殖民地jing察也没有在当地找到李子奇的下落,别说去中国参战军船上伤兵中去找,就连问都没有问过王茂如。他们也不想惹麻烦,毕竟王茂如几千军队在此,给他们以极大的震慑。 李子奇跟着王茂如的船走了,在近卫团中成了一名新兵,又通过他叔叔给父母报了一个平安,说混不好就不回来了便走了。当他回来之后,领导了东南亚华人政变建立华人国家,成了名副其实的名族英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在离开新加坡的时候王茂如听到前线传来的消息,说德国水兵发生暴动,德国各地相继成立了德意志民族议会,并且德队拒绝继续作战,宣告着欧战就要结束了。 欧战真的要结束了,王茂如感慨了两句,这一年来还真短暂啊。这一年来东北正是需要稳定和平的一年,他反倒是没有闲得住,带着军队到欧洲转了一圈,混了一个好名声。说起来这出名还真是很意外,本以为没有什么战事的意大利,居然大打出手。当然,中队和奥匈帝国作战的时候,英法美联军与德军在马恩河进行的第二次会战毫无疑问更加引人注意。可在国内,王茂如的名望的确是足够了,他赚足了名望回到国内,以后谁也不敢说他资历不足了。便是那孟恩远,尽管是北洋老人,但是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资历了。 船继续北上抵达香港,王茂如没有下船,只是在岸边接受了香港百姓们的欢迎。香港和新加坡很相似,却待遇不同,毕竟香港临近祖国,在此国人的待遇显然要比东南亚的华人待遇好一些。王茂如在新加坡的所作所为让生活在殖民地中华人的兴奋不已,并且他的讲话也引起了很多国人的共鸣。 尽管广东是民党南军所在地,但是还是有许多广东人跑到香港,隔着海湾想要一观尚武将军的容颜,只是这么远的距离哪看得清楚。 而到了上海王茂如却没有敢下船,因为去年全球流感传入中国,最严重的就是上海,上海因为流感死了两千余人,到现在大家还小心翼翼的。王茂如所带士兵一半是伤兵,更是不敢让他们下船。于是在船上与淞沪镇护军使卢永祥王茂如与之把酒共欢,王茂如与他说了一下欧洲战事,卢永祥又与他说了一下国内局势和形势。两人原本只是认识而已,可是通过卢永祥两次款待,反倒成了一南一北一对好友。 今年之中发生许多大事,首当其冲的便是南北议和,南北议和是国民的心愿也是各省督军们的心愿。 段祺瑞和孙文一南一北两个主战派,都遭到内部主和派的打压。南方原本孙文宣布所有军队指挥权归他这个大元帅管辖,为了抑制孙文,革命军联合了起来,组建南方非常国会,并选出七位总裁组织军政会议,这七个人分别是:唐继尧,孙文,伍廷芳,林葆译,陆荣廷,岑chun煊,朱庆澜。原本历史上唐绍仪也是七总裁之一,只是唐绍仪如今在东北做一省之长,此时非常国会便选举了老牌同盟会员朱庆澜做总裁之一。 孙文的大元帅一职即刻废除,孙文受此侮辱,挂印而去远赴ri本——每次孙文失败或者受到排挤打击便跑到ri本避难,可见他和ri本的关系匪浅。赶走了主战的孙文,南方主和派便有了和谈的条件了。 一九一八年的北方也乱事不断,首先便是引起了北方轰动的张作霖镇西进占领陕西一事,陕西历来是皖系地盘,如今被张作霖占据,怎能不引起段祺瑞震怒。然而镇占领陕西绥远,与东北边防军互为犄角,一个东北一个西北,中间还有一个直系跟段祺瑞过不去,自然让他敢怒却不敢动手。 偏偏有一个陆建章是北军中主和的,他奔走相告四处呼吁大家和平,而皖系是主战军,自然不允许主和的存在,于是徐树铮做了一件错事,这件错事也引发了北军震动,那就是徐树铮枪杀了陆建章这个北洋元老。陆建章被枪杀不是一件小事,北洋军中自然有无数老人不满徐树铮嚣张,有此借口自然连续弹劾徐树铮。然而段祺瑞庇护之下徐树铮毫发无损,更是引起诸多人对皖系不满。 之后依法举行国会选举总统,冯国璋本来就是代总统,这次举行国会安福系大获全胜,在段祺瑞授意下选举了徐世昌为大总统。冯国璋下野,为了显示自己不是迷恋官位,徐树铮也宣布不再担任总理一职,只单独做参展处主管,做参战军总参谋长。 说罢国内的情况,卢永祥叹道:“南方民党捣乱至极,迟早让国家陷入动乱啊。秀盛贤弟,你我应多考虑国家,万勿被民党诱惑。” “子嘉兄何出此言?”王茂如问。 卢永祥道:“我听闻今年吉林八州州长竞选在即,只等你回去主持召开了?而许多民党人士跑到吉林去拉选票,若是被他们获得州长一职——秀盛贤弟,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可就被别人拿走了啊。” 黒吉合并的时候,原本吉林是六个州,分别是合江州、宝饶州、滨江州、东宁州、安吉州、吉长州,其后合并了蒙古科尔沁草原东北部原属奉天的哲里木州,而吉长州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大长chun特区,又称长chun州,另一部分是初大长chun特区其他地区组建永吉州,故此吉林省反倒比黑龙江省多了两个州。今年正是吉林州长竞选年,去年民族复兴党在黑龙江六州关注民生拉拢百姓手中的选票最终大获全胜,其他党派未料到这样的结果和过程,今年许多党派开始重视起来奔走相告在吉林yu竞选州长一职。 今年的吉林八州州长竞选,只等着王茂如回去主持召开了。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