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尚武归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尚武归国

当下各竞选党派尽都在吉林活动,但是要数三股党派势力最为活跃,第一个就是华夏民族复兴党,如今的复兴党党魁是周道泰,ri本留学归来学者,年轻有为,马六舟将复兴党交给他也正是看到了他的年轻和jing力充沛。第二活跃党派自然是民党,民党党魁孙文派遣民党最具有偶像气质的汪jing卫来到吉林为民党拉拢选票,可谓一时风头无两。第三活跃则是梁启超和林长民为首的进步党,此时进步党内重要人物曾经的参议院议长、曾经在吉林省担任过吉林巡jing总办的王家襄也封进步党内人士的委派前来吉林拉拢选票。 复兴党口号最为吸引人,限制地权,人人有地种,人人有工作,共同富裕。主持工作的党魁周道泰尽管名声不显著,然而所作所为颇得马六舟真传,演讲鼓动感人至深,而且他比起马六舟来说年轻许多,今年才年仅三十一岁正值壮年,在吉林各州一直奔走着拉票。 民党的汪jing卫是民国偶像级别的人物,他所过之处引起诸多市民的竞相观望,汪jing卫英俊潇洒谈吐温掷地有声,也民党带来了一阵偶像气息非常受到年轻人的推崇。 而进步党的王家襄也赫赫有名,比起前两人,王家襄资历更深,在吉林人脉非常雄厚,如今很多jing察都是王家襄在任时提拔上来。进步党关注的是士绅们的利益,颇得大小地主士绅们的支持。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党派也在八个地方奔走,有海外来的致公党、中布党、min zhu党、共和党、zi you党、民族党等等,自去年黑龙江竞选惨败之后,各个党派开始逐渐改变自己的策略,有些小的党派开始联合起来对抗大党派。 尽管卢永祥是山东济南人,但是他却是皖系的铁杆,对民党抱有极大的敌视。王茂如听卢永祥告诫自己不要与民党关切太深。便微微一笑道:“子嘉兄放心好了,小弟自然理会,不会让民党在东北做出什么事。” “如此就好。”卢永祥住着文明棍赞赏起来。又笑道,又说:“段公非常期待秀盛贤弟能够去běi jing,为弟准备了一场非常隆重的庆功会。()” 王茂如拒绝道:“庆功会就不必了。我还是回到自己地盘安全些,可不能再学陆郎斋(陆建章)。”卢永祥非常尴尬,这徐树铮毙了陆建章固然是给皖系树立了一个强硬的形象,可也把皖系置于众人攻击的位置。尤其是徐树铮私自枪毙下野的陆建章,谁还敢再和皖系打交道。王茂如道:“子嘉兄,徐树铮嚣张,子嘉兄早作打算,你我一见如故,有些事我想透露给你,兄早作打算。” 卢永祥道:“秀盛请讲。” 王茂如伸出右手。手指散开再闭拢,像是抓到了一个球一般,说:“这个天下,迟早必被某些人统一,段公固然是最有希望一个。西北张作霖,直系曹锟,我王茂如,又何尝不可能呢?便是你子嘉兄,或可有希望问鼎天下,若子嘉兄能稳定天下一天。弟必当以兄马首是瞻。若是弟有问鼎天下一天,兄或可如何?”他目光炯炯,野心勃勃地望着卢永祥,直视的目光盯得卢永祥怔住了。 过了一会儿卢永祥才反应过来,心中暗道此子果真有野心,按照此人所为,将来必会有一番成就或者搅动政坛风云,自己倒是应该跟他拉近关系,他说得对,未来谁主沉浮还不一定呢,或者自己也有机会未可,便笑道:“某必定也以秀盛马首是瞻。” 王茂如哈哈一笑,伸出右手掌来,说:“我们一言为定。”与卢永祥击掌为盟之后,王茂如算是在南方确立了一个自己的关系伙伴,尽管这层关系并不牢靠。 船队刚刚离开上海,负责运送的ri本运输航舰舰长石井太郎立即找到王茂如,郑重地说:“我国首相私电邀请秀盛君去ri本友好访问。”并递上来电报,字不多,发的名讳正是寺内正毅,不过却不是以首相名义致电,而是私人邀请。 私人名义邀请,看来此时必有蹊跷啊,王茂如皱起眉头惊讶问:“寺内首相请我友好访问?这……不符合规矩,我和寺内首相地位相差悬殊,不知此举有何深意?” 石井太郎笑说道:“具体内容有参会给您,但是我猜想与如今俄国局势有关。” 王茂如点点头,道:“好,我接受首相邀请,但先回国述职一番。” “这是自然。”石井太郎道。 王茂如回船舱之后叫来心腹张毅伟,与他说了ri本首相邀请访问ri本,张毅伟分析说ri本是在这意大利一战中您手下参战军展现出了巨大的力量,因此这才拉拢您,希望您与他们一起派军参加参战军。王茂如一想也是,ri本人之前从未看中中队,而在洛德罗内战役之中中国参战军获胜后,对中队尤其是东北边防军的看法改变了,因此才拉拢自己。 开完了会议,王茂如有些疲倦了,坐在沙发上只觉得自己只是闭上一会儿眼睛,感觉旁边有人,立即惊起,便见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毯子,便皱眉喊道:“马良,马良!” “到!”马良跑了进来说。 “我睡了多久了?” “大约两个小时。” “这么久?” “是。” “你给我盖的毯子?” 马良立即摇头道:“是吴队长给你盖得毯子。” 原来是吴秋月,王茂如心生一叹,道:“几点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 王茂如道:“太晚了,否则我去感谢吴队长了。” 马良笑道:“现在还不晚,吴队长估计还没睡呢。” “你小子怎么知道?”王茂如瞪眼问。 马良道:“您不知道何平和李二丫的事儿?何平嘛,是个大嘴巴,他说的,他说听李二丫讲吴队长最近新有个习惯,就是学习文化了,每天都十一点才睡呢。” 王茂如笑了起来,披了一件披风,道:“她学什么啊,晚了点。” 马良打趣道:“我猜吴队长是不想被您落得太远,补习补习学问。” “滚蛋!”王茂如怒道,“欠揍是不是,什么话都说。” 马良瘪着嘴不敢说了,心里却道您当我们都是傻子吗,吴队长等你这么久,什么意思我们都看出来了。 一路海况且不表,王茂如的舰队顺利抵达大连港,王茂如的到来让生活在ri占大连的中国人倍受鼓舞,一个个站在岸边叫喊起来,王茂如回收下船,乘坐ri本关东军司令部的汽车沿路来到ri本关东军司令部。然而在路上还有不和谐的一幕,那就是一些ri本浪人看到中国人因为王茂如的到来而疯狂起来大怒,与中国百姓揪打起来,ri本jing察自然是向着ri本人,将一些激动的民众关了起来。 王茂如在酒会中听闻之后,笑着对ri本关东都督中村雄次郎说如今中ri友好,希望这些冲突的中ri民众能够和平解决,若是打伤了ri本人,我来赔偿好了,百姓么,自然是愚昧的,但是却心是好的,只是观看我拥挤推揉而已。 中村雄次郎也知道此时是拉拢王茂如的时候,ri本决定支持尼古拉二世对红俄宣战,同事也想拉拢中国zhèng fu对红俄宣战,妄图重新恢复ri俄战争时期的ri本辉煌。 ri本于1918年(本年)8月2ri发表《西伯利亚出兵宣言》:ri本接受美国提议,决定迅速派兵援助尼古拉二世之俄国皇军部队。 在历史上,各国参与俄国内战,干涉俄国内战的借口十分的荒谬,竟然是保护在俄捷克军团!这捷克军团原本是沙俄雇佣军,沙俄不存在之后,他们被红俄解除武装,送出俄国。然而捷克军团本身都是由被灭国的捷克公国国民组成,对于一群失去了祖国的人而言他们笃信自己保护自己,绝不会将武器交给任何人。因此导致了捷克军团与红俄发生战斗,从而引起各国干涉军参战,引发了外国势力干涉俄国内战。 而此时,由于在这个世界中受蝴蝶效应影响,尼古拉二世并没有死亡,反而因为妻子女儿的身死怀着对红俄的极大仇恨迅速建国,并且统一了混乱的俄国白俄势力局势,从而导致白俄的力量得到极大的增强。各国干涉军也师出无名,但是尼古拉二世的白俄军队虽然质量比红俄军队强大,但是数量毕竟少,渐渐地俄国内战露出疲态。 尼古拉二世在参谋长别列维尔杰的建议之下,迅速请求美国、英国、法国、ri本等各国,以苏俄与德国签署的《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和约》为名,指责苏俄出卖俄国利益,帮助俄国,实乃德国的同盟国仆从国。而沙俄从未退出协约国,宣称继续对德宣战,沙俄完全处于协约国立场之中。尼古拉二世立即派遣总理雅克维肖申科辗转道路前往法国巴黎参与协约国一些列谈判,并寻求协约国援助,更重要的是,准备将苏俄zhèng fu列为同盟国对手之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