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八章 几人心思几人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八章 几人心思几人烦

王茂如身后站着的是喜气洋洋的东北军副司令兼总安全部长李德林、总参某部长蒋方震、总军务部长何如飞、总后勤部长米少柏以及愁眉苦脸的东北军另一副司令高士滨。{.在他们五人身后,站着郭松龄、赵佳诚、罗浩、朱怀龙、浦继、牛德禄、张孝准、张奎安等人,这些都是四总的重要人物,可以说要是有一颗炸弹扔在这里,东北边防军算是彻底完蛋了。 负责主持的仍然是何如飞,他在王茂如耳边说道:“秀帅,准备好了,讲话吧。”王茂如点点头。 何如飞先走到话筒前,朗声道:“诸位同胞请注意,诸位同胞请注意,下面,有情东北边防军总司令,中国参战军副司令,欧战勇士勋章获得者,打得奥队落花流水的尚武将军王茂如,讲话!大家鼓掌欢迎!” 哗哗哗……巨大的鼓掌声响起,经久不息,王茂如走到话筒前,更加掌声雷动,大家都想看到尚武将军的风采,但是距离太远怎能看到,许多人向前挤过去场面一度有些混乱,幸好军队武装jing察维持着秩序,不至于产生踩踏悲剧。 王茂如回望了一下后面的手下,一个个挺胸抬头,浦继冲他眨了眨眼睛,王茂如笑了起来,心知是怎么回事了。这么盛大隆重的活动,一定是浦继提前做好了宣传,将王茂如的归国消息透露,并让百姓们的心提了起来,让他们看到一个活的民族英雄归国。享受英雄的待遇。 浦继作为总军务部副部长、宣传部长其调动的能量甚至远超过孟恩远这个东北大都督,由此可见孟恩远权利被架空到何种地步。 山呼海啸不过如此吧,王茂如心中暗暗想道,他有些飘飘然起来,这一切仿佛有些不真实。从民国元年开着一辆吉普车载着一车丝袜,半信半疑地穿越到民国元末,自己写书讨生活。意外出名,又到北大教书,而后出国找石油靠丝袜和石油发了大财。回国之后组建财团,发展航空,之后组建了自己的第一支部队飞行队守备队。之后剿灭白朗土匪表现神勇受到段祺瑞重视,又改换门庭投靠袁克定拥有自己的一支部队,跑到便将成了边防旅长,依靠财力和四处交好成为护军使,总管,从那之后开始发家到现在,成为了实际上的东北王。 到底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真实,难道这一切是自己在车中做了一场黄粱美梦不成? “秀帅!秀帅!”张毅伟在他身边喊了两声,将王茂如从沉思中唤醒。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都在望着自己,又看向人民广场上热情呼喊的群众,恢复了一下神智,正了正话筒,说:“各位同胞们。大家上午好。” 十六个分散在广场上的喇叭,立即将声音传送到四面八方。 太阳渐渐升起,照亮了四周,着凉了沈阳的人民广场。尽管十一月份的沈阳,天气已经非常寒冷了,可是却挡不住下面热情洋溢的十万群众。 今天的天气非常晴朗。是十一月中最暖和的一天,甚至连北风都不吹了,话筒中一点呼呼的风声也听不到,王茂如的声音很快传到了市民们的耳中。 “很荣幸在这里为大家做一场关于我国参战军的演讲,我们中国参战军在意大利战场上,奋勇杀敌,终于取得了洛德罗内战役的胜利,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光。”王茂如道,“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故事,一个前线的战斗故事。在参战军第四师,有一个班,叫做铁锤子班,班中在离开东北开赴欧洲之前一共是十个人。这个班的战士来自五湖四海,有辽宁的,有吉林的,有黑龙江的,有河北的,有山东的,有新兵有老兵。这个班在英国殖民地新加坡曾经消灭了三十多个印度兵,在意大利战场上,他们也消灭了三十多奥地利人。然而,这个班的士兵出发时十个人,结束战斗时已经只剩下六个人,有四成的士兵倒在了为争取人类正义的道路上。但是他们没有死,他们的jing神长存,他们永远与我们同在!” 王茂如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的演讲极具煽动xing和感染力,站在他身后的郭松龄心中同样也是翻江倒海,他不是因为受到王茂如的讲话感染,而是因为几天前有人拜访,这人是徐树铮的特使张四横。 徐树铮在王茂如归国之前试图拉拢过东北边防军几大巨头,但是这几人对徐树铮报以冷笑,甚至将使者赶了出去。 东北边防军主要将领中,蒋方震和徐树铮早在陆军部就有矛盾,正是因为徐树铮的排挤蒋方震才只是一个保定校长从未做过北洋要职。李德林掌握安全部,对王茂如极为忠诚,也不可能被拉拢。祝永泉远在蒙古,且祝永泉早年就与皖系有冲突,对皖系非常反感,对徐树铮的拉拢更加不屑一顾。 只有郭松龄因为是被朱庆澜推荐加入王茂如军中,而进入王茂如麾下之后遭到压制不能掌握实际军权,几次提出带兵均被王茂如压制。在总参的三巨头中,激进派的郭松龄只能排在第三位,温和派的蒋方震无论从资历还是能力都排在第一,实用派的祝永泉因带兵较多并且身为陆大系的头领排行第二,这一切让郭松龄心态渐渐有些变化。 而让郭松龄最为恼怒的就是关于张作霖的问题,张作霖在王茂如兵赴欧洲不久即被委任为绥远都统,率领镇西进绥远。此时郭松龄提出趁机截杀,让张作霖血本无归,然而却遭到蒋方震拒绝。 其实郭松龄看准的时机没错,当时赵增福率领四个师虎视眈眈,张作霖走的时候也战战兢兢。尽管王茂如给张作霖承诺,但承诺这个东西,谁敢保证一定有效。郭松龄为首的主战派看准时机,积极建议乘机攻击张作霖,吞了张作霖五万军队。 不过王茂如临走之前要求,绝不能动张作霖,蒋方震也知道,王茂如这是要把张作霖赶到西北,让西北的局势更加混乱,这样他才能有机会插手东北以外地区。如果现在把张作霖截杀了,不仅对秀帅的名声不利,而且也打乱了秀帅的全国计划。这就徐树铮枪毙陆建章一样,固然震慑了直系,却得罪了所有军阀。攻击张作霖固然可以消灭镇,可损失严重且不得人心,难不保张作霖狗急跳墙跟自己玩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就糟了。 表面微笑的郭松龄实际内心非常微妙,他觉察到自己正受到排挤和打压,于是当徐树铮的代表张四横到来之时,促使他的心思很快转变起来,有了这么一个心态上的变化。徐树铮私下传递信息,如果郭松龄反王(王茂如),能够拉出一支军队占领辽南州锦州地带,则皖系一定支持他,如果他拉拢两支部队或者更多,则让他做东北王。参战军第二师在意大利被王茂如吞并之耻让徐树铮刻骨铭心,既然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你吞并我的军队,我就挑拨你的军团。 徐树铮的拉拢让郭松龄非常矛盾,一方面他手中并没有实际掌握军队,一方面他处以高管位置,又管辖着所有军队。郭松龄曾经负责组建的几只军队几年之后也无法掌控,最近新组建的第十二、十三、十四师,第十四师毛子平部如今组建完毕,镇守在吉林省滨江州。第十二师刘哲部组建完毕,已经调入蒙古,协助第三师,第六师镇守蒙古。而留在沈阳的第十三师的师长魏东龄曾为王茂如副官,对王茂如忠心耿耿,想要拉拢他实在不容易啊。 郭松龄思前想后,决定值得拉拢的还是哈尔滨的第十四师,因为该师的师长毛子平曾经让王茂如吃了大苦头。毛子平在做许兰洲部下代理旅长的时候,率领一支残破的骑兵旅截了王茂如军队后路,几乎把王茂如大军置于死地。 这种人才王茂如一定非常忌惮,否则也不会压制他几年之后才启用。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郭松龄私下联络了一下毛子平,但是毛子平反应却有些出乎意料,只是哼哼哈哈并未作答。这让郭松龄很是气愤和后怕,毛子平此人心机太深,着实让他看不透,此时也便冷落下来。 王茂如在前面热情洋溢地讲话,下面人群嫌弃一阵阵狂cháo,王茂如心中大喊民心可用民心可用。 结束演讲,大家来到议会大厅庆祝,这议会大厅也是由美国人设计建造,采取的是环形设计,中间是主席台,四周是座位,王茂如如众星捧月一般被人群簇拥在其中。 不过这次庆祝倒只是一个简单的形势,晚上的欢迎酒会才是重点,中午大家在议会大厅简单的吃了一顿三菜一汤的工作餐,然后下午开始汇报工作。 此时孟恩远以年迈身体不舒服为由离开,实则是受不了这种冷落,王茂如一回来,所有人立即向他汇报工作而非他这个东北大都督,这换谁都受不了如此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