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九章 谁是东北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二十九章 谁是东北王?

孟恩远乘坐着汽车回到ri本人在沈阳开办的最豪华的东亚大宾馆中休息,他的身旁是高士滨和高凤城。\\.. \\高士滨荣升东北边防军副总司令,高凤城因为作战失败被调离第七师进入总后勤部任交通处处长,这虽不是作战部门,但是却油水足,高凤城很是满意。 进了房间之后,看到关好了门,孟恩远手中的拐杖狠狠地砸在地上,怒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隔墙有耳啊老舅。”高凤城忙道。 “有耳就有尔,让他冲着我来好了,啊?冲着我来?你怕什么?耽误你升官了还是发财了?”孟恩远瞪着他道。 高凤城吓得不敢说话了,倒是堂弟高士滨安抚说道:“舅舅不必如此震怒。”高凤城也忙劝慰道:“老舅,他再嚣张也只是副都督,不还得尊重你这个大都督吗?” 不会说话你就别说,高士滨瞪了他一眼,吓得高凤城赶紧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孟恩远咬牙切齿道:“东三省之主是我孟恩远还是他王茂如?到底是谁?” “是您。”两人忙说。 “可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孟恩远愤怒道,“他王茂如一回来,所有人都跑到他那里去了,所有人都跟他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汇报工作,我算什么?我算什么?我就是一个傀儡,一个木偶!” 高士滨道:“老舅,我们此时需要隐忍啊。” “隐忍?我能忍得了吗?”孟恩远怒道。“他这是在我脸上拉屎啊,这是裸的侮辱!芜儒,你给我出一个主意,还有鸣岐,你也别装傻充愣,是不是当了王茂如的交通处长忘本了?你别忘了,王茂如之所以看重你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是因为我孟恩远还是东北大都督!” 受孟恩远训斥之后高凤城连忙说是是。高士滨一旁劝道:“老舅,息怒,息怒。”两人将孟恩远搀扶坐在沙发上。高凤城给他点着了烟枪,孟恩远美美地吸上了一口鸦片,心情平复许多。 高士滨道:“老舅。您别看此时王茂如风光无限,可是暗地里却有许多涡旋等着他啊。” 孟恩远瞪大眼睛问:“什么涡旋?” 高士滨冷笑道:“第一个就是ri本人要求他派兵进入俄国,陷入俄国内战这个大涡旋。俄国是什么样的国家,那曾经是世界第一陆军强国,如今尽管是俄国内乱不已,可是俄队也不是王茂如的东北军能够抵挡的了的。王茂如因为和ri本人关系近,ri本人请他出兵他肯定不敢拒绝,而且根据我对王茂如的分析,他一定会大打出手,不占足了便宜不会罢休。可俄国是什么样的国家?那是睚眦必报的毛老子。王茂如占了人家的中东路,杀死了几万俄国兵。不管最后俄国是白俄获胜还是红俄获胜,谁能饶得了他?谁也饶不了他!一旦俄国统一之ri,就是王茂如的死期,他距离下野不远了。” 孟恩远和高凤城大为惊喜。高凤城咧着嘴笑道:“老弟,真是如此?” 孟恩远赞赏道:“芜儒啊,不愧是国士无双,王茂如不用你真是他的损失。” 高士滨笑了一下,道:“第二个漩涡就是běi jing。” “běi jing?”高凤城惊讶道,“běi jing不是把王茂如当成一个宝一样吗?什么中国战神之类的话都能说的出口。也亏他们能说的出口。” 孟恩远想了想,哈哈大笑,道:“功高盖主,功高盖主啊,王茂如一个地方军阀竟然名望大过zhong yāng,让国人只知地方而不知zhong yāng,哪个zhong yāngzhèng fu会甘心?” 高士滨微微一笑,道:“须知如今皖系当道,绝对不允许其他派系出头。尤其是眼看着东北系逐渐形成规模。老舅您等着吧,zhong yāng必有整治王茂如的计策。” 广场讲话结束之后,下午先是召开了两个小时的民生工作总结会议,听取了东三省以及蒙古代表们陈述了这一年中各省各州都取得了哪些进步又有哪些困哪,由于时间有限,每个发言人只有五分钟时间。即便如此王茂如听得也是颇为费jing神,对于有些人开会就废话连篇之人,王茂如直接让卫兵把讲废话的人叉到一边去,好好听着别人是怎么言之有物的。两个小时的民政会议一结束王茂如离开辽宁省zhèng fu议会大厅,乘坐防弹专车马不停蹄来到东北边防军司令部继续召开军事会议,听取了今年东北边防军的部署与总结。 这一年来东北边防军除了参战欧洲和几次调动之外并没有大规模的军事战争,其中第一师李品仙部和第十四师驻扎在滨江州作为黑龙江守军。第二师与第九师、第十一师驻扎在辽南州锦州府,镇守山海关咽喉,遏制住了关内关外的咽喉。第三师任元星部与第十二师镇守蒙古防止俄国内战侵扰蒙古。第四师远赴欧洲作战。第五师盖天久部与辽宁第二武jing旅马龙潭部驻扎辽东防备ri本人。第六师,第八师,辽宁第一武jing旅驻守沈阳府(市),作为司令部大本营主要兵力。第十三师驻扎在长chun,取代了远赴俄国归还给尼古拉二世的雇佣兵第十师。 王茂如问:“第十师的老毛子全走了?” 蒋方震笑道:“倒是留了一个团的士兵,他们不想回国参加俄国内战,便留下来了,作为一个du li的俄国团,他们现在保护俄裔居民区和长chun市安全,还有一部分人加入jing察局当了雇佣jing察,他们对jing察体系的建设起到很大作用。” 王茂如点头赞赏,道:“这点不错,不过我还有一个想法你看怎么样。派人去问一下他们是否愿意加入中国国籍,如果愿意就让他们也成为俄裔中国人,打乱分散到其他部队中,单独留一个俄国团算是怎么回事。” “是。”蒋方震道。 而后蒋方震又汇报一下东三省各地剿匪情况,经过一年的努力,在东三省一统之后百姓急需安定生活,剿匪工作得到了百姓们的大力支持,一年下来共消灭俘虏土匪四万三千余人,很多土匪经过教育回家务农去了,还有一部分土匪留在军中效力,部分罪大恶极土匪处以枪决,一小部分土匪被送到苦役进行劳动改造,东三省治安基本好转。再有两年时间,东三省可以做到肃净土匪。 王茂如拍手笑道:“好,好,好,极好,极好!” 各部队汇报了一番情况之后,会议开完罗浩和李木鱼留了下来,两人看了看彼此点了点头,彼此心中明了,罗浩先说道:“秀帅,却是有重要紧急之事。”便将徐树铮派人联络郭松龄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王茂如越听越皱眉,最后冷笑起来。 等罗浩汇报完毕,李木鱼补充道:“郭松龄最近在私下联络军官,图谋不轨,一些军官被他拉拢去了,其中以第十四师第四十旅旅长郭瀛洲最为活跃。” 王茂如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这样吧,既然没有什么具体证据,就暂时升郭瀛洲为总军务处档案处处长,原档案处处长浦定担任军官处处长。” “是。” 王茂如又对李木鱼吩咐道:“密切关注郭松龄的一举一动,还有,你们想办法把张四横抓到,俗话说捉jiān捉双捉贼捉赃,郭松龄若是心存反志咱们也要有证据。” “是。”两人点头下去之后,王茂如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下。他拿出一根产自额尔古纳的雪茄抽了起来,这雪茄味道自然是不如古巴雪茄味道好,它是浦纳想出来的。浦纳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弄到烟草种子,在额尔古纳河周围尝试着种起了烟草,并自己配置秘方,实验xing的生产出来国产雪茄。这额尔古纳雪茄之中包涵少量的罂粟叶增加味道,因此尽管味道不如古巴雪茄,却也让人抽起来感觉蛮过瘾。 王茂如一边抽着雪茄,一边思考着关于郭松龄的问题,郭松龄天生反骨,脾气耿直啊。所有和他合作的平级军官在评价郭松龄的时候都说他有才华却太过直率,容易得罪人,也正印证了有才华的人往往恃才傲物这句话。 “这是个难办的事儿啊,也是个难办的人。”王茂如自言自语道。这时候马良敲门报告说第十四师师长毛子平请见,王茂如让他进来,毛子平拎着一个木桶,说笑着:“秀帅,俺来送礼来了。” 王茂如问这是什么,毛子平道:“这东西叫做笃柿,也叫桑果,好东西,桑树上结下来的,从哈尔滨来的时候有人给我送礼,我一想我一个大老爷们吃这个干嘛,就想着秀帅家里不是有孩子吗?就给您送过来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好,极好,我正愁没什么东西给他们呢,你这礼物我收下了,非常好啊。” 毛子平嘿嘿一笑,放下桑葚果,坐在沙发上正sè道:“秀帅,职下倒是有事不知该不该说。” “说吧,什么事?”王茂如表面笑吟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