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二章 抓捕郭松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二章 抓捕郭松龄

还没有受刑,徐树铮的特派官张四横一五一十地将他听从某人(未明言徐树铮)的吩咐,前来东北拉拢分化东北边防军高级军官,建立东北的几条反王暗线,有多少人收了他的行贿,有多少人主动提出合作等等毫无保留全都说了出来。 得到他交代的情报,那中情处的人很是吃惊,立即向上司中情处长李木鱼报告。李木鱼得知情报后将信将疑同时高度重视,迅速制定一份计划并且让张四横详细写出受贿名单,每一次交易每一次交涉以及张四横的上级徐树铮的吩咐原文,还有有多少人对秀帅心存不满都一一列举出来。李木鱼也在第一时间下令将其中几个微不足道并不引起注意的人抓捕起来进行审讯,并颁布禁口令,禁止任何人谈及此事,而他则向分管部长罗浩报告。 皖系在东北三省留下的钉子,因为张四横这个口子,全部浮现在中情处面前,也被中情处连根拔起。 次ri王茂如继续工作一一接待手下将领汇报战况,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晚上他没有时间休息,各个师长在汇报的时候都提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ri态度的问题,他们想知道自己是什么态度。看来王茂如与ri本人的合作,在手下人之中也引起了一些非议,并且在有心人挑动之下,有些直肠子的将领把心中所想说出来。 王茂如对他们说,与ri本人交涉。我们利用他们的却防备他们。我绝不相信ri本人会对中国人友好,他们就像是狼一样,时时刻刻想要吞并我们中国。为什么我们东北边防军三十二万却不出关,不争霸中原?就是因为ri本鬼子们在背后。如芒在背的东北军怎么敢派出军队出关。我这三十二万军队练得不是为了对付其他军阀,而是ri本的陆军,ri本的三十八万陆军。手下将领们听到此言,这才放下心来,纷纷表示一定会忠于秀帅,一定会跟随秀帅保家卫国。 总军务处长牛德禄最后走过来,悄悄地说:“军士们崇拜你,也是一种心理寄托。他们把你当做jing神领袖,别让大家失望啊。秀盛,就是站着被雷劈死,也不能倒下。因为你一旦倒下,倒下的就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整个东北边防军就散了。”王茂如冲他笑笑,道:“我晓得了。”就连牛德禄这个军中的主和派也不喜他与ri本人过多交涉,可见军人的思想和意见了。 到了晚间。罗浩将白天得到的情报和名单上交给王茂如,王茂如看了名单,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多人反对自己,皱着没有对罗浩问:“这些名单确实吗?” 罗浩道:“中情处根据两方的情报汇总处理。从下午开始一直分析到现在,这些名单上的人基本属实。一共是二十七个人,最高军衔是郭松龄中将。最低军衔是少尉副营长。而根据我们在郭身边的内线得知,这些人和郭基本是一体的。” 王茂如长叹一声,道:“都是骨干,军中骨干啊。” 罗浩道:“秀帅的意思是……放过一部分人?” 王茂如道:“他们是以郭松龄和郭瀛洲为首,既然如此,就先将名单上所有人解除军职,以期待后面的表现,至于郭松龄和郭瀛洲——立即抓捕郭松龄,郭瀛洲一旦抵达沈阳,也立即抓捕。” “是。”罗浩满是兴奋地说。 次ri,可能是郭松龄有所jing觉,因为一早起来他的右眼皮总是在跳,所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在右眼皮上贴了一张纸,可却还是在跳。他坐立不安地来回踱步,无论如何也难以平静下来,随后打电话问了一遍手下人诸事,发觉一切正常,并无任何异样。 祸事,祸事啊,郭松龄自己对自己说道,他走到楼下练了一会儿拳,练得全身疲惫满身大汗,这才回到办公室小睡了一会儿。 等吕荷旭回来,他立即jing醒,连忙问:“小吕,见到张秘书了吗?” “见着了,他很好,他说欢迎参谋长认清道路。”吕荷旭说道。 郭松龄点点头,道:“好,还好,还好。”便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说:“你让张旭和闵锐过来。” “是。” 张旭和闵锐是他的勤务兵,也是jing卫队正副队长,郭松龄担任副参谋长,身边配备了一个排的jing卫队。张旭是郭松龄的妻弟,是他的夫人韩淑秀的远方表弟,也是辽宁锦州人,进入军中之后受到郭松龄提拔担任他的jing卫排长。而闵锐是孤儿,从小被救济长大,后来进入军队才有了饭吃,最终升任到他的勤务兵,因为表现良好被郭松龄委任为jing卫排副排长。 两人并进而入,郭松龄吩咐道:“将jing卫排调集在我的办公楼下,今天我在此办公,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见我,违者枪毙。” 两人见事态严重,不敢说话,便点点头要下去,反倒是闵锐说道:“如果是秀帅派人请参谋长呢?” “送消息与我。”郭松龄道。 两人下了楼,相互看了看彼此,闵锐说:“张哥,参谋长是怎么了?” 张旭道:“谁知道呢,我姐夫是不是有些太神经紧张了,真是……对了,让弟兄们子弹上膛啊。” “恩呢。”闵锐心中有所思,便去楼下吩咐弟兄们注意一下,又回到上面,吕荷旭进了厕所,便也进了厕所。 “他发觉了。”吕荷旭道。 “怎么办?” “我怕他跑了。” “我也是。” “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 闵锐苦笑道:“开玩笑吧大哥,我怎么传递,我是jing卫队长,一刻不能离身,你怎么没有传递?” 吕荷旭道:“我哪会想到他这么快就有所察觉,对了,今晚可能有行动。” “可能?” “是,见机行事。” 闵锐撒完了尿,说:“好,我会见机行事。” 中午吃饭,吕荷旭下楼吃饭笑着拍拍闵锐的肩膀说:“吃饭呢闵副队长,有烟不?”闵锐立即察觉到有异样,抬头笑道:“吕副官。”便把烟拿出来递了过去,吕荷旭接过烟盒抽出一根顺手塞进一张纸条,还给了闵锐,说:“谢了。”便坐在一旁和另外一个副官吃饭去了。 闵锐把烟揣在兜里,草草地吃过饭说旁边人说去撒尿,到一旁厕所内打开烟盒拿出纸条,看到纸条上说晚上配合缴械行动。 缴械行动?莫非要抓捕郭松龄? 闵锐皱着眉头将纸条吃进肚子里,而后回到食堂对心腹们说道:“你们先吃,我检查一下枪支保养啊。” “排长,咱们都保养得很好。”一个士兵笑道。 “好个屁,就你最不爱擦枪。”闵锐说道。 张旭笑道:“你们好好学学副队长行不行?一个个一点都不认真。”对闵锐笑说:“别理这帮王八犊子,你检查你的。” 而与此同时,中情处行动一科内,科长龙三飞双手别着枪,盯着三十四名行动队员说道:“这次我们的行动是秘密进行的,要去陆军参谋部抓人。让大家知道,我们抓捕的人是郭松龄,副总参谋长。”队员们面露震惊,龙三飞道:“郭鬼子涉嫌颠覆秀帅的统治,因此我们要将他抓捕。但是为了防止郭鬼子负隅顽抗,大家都知道,郭鬼子这个人机jing,好斗,身边有一些死忠和党羽。所以弟兄们不要以为这是十拿九稳的事儿,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而且事后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这次行动消息。中情处的规矩大家是懂得的,保密是最重要的,嘴不好的人是不能在中情处活着的。” “是。”队员们答道。 龙三飞见大家准备好了,便说道:“好行动。”三十五个人乘坐着情报处的汽车,趁着黑夜抵达了总参谋部,总参谋部的哨兵在王茂如的副官马良的引导下来到了郭松龄的办公楼。来到楼下之后,郭松龄的jing卫队长张旭说道:“今天参谋长谁都不想见,你们回去吧。” 马良走了出来道:“张排长,你好。” 张旭惊讶道:“马副官,是您。” 马良道:“是我,秀帅请郭参谋长汇报工作。” “哦,那好,请上楼。”张旭心中一动,秀帅请郭参谋长难道不会用内部电话吗?还需要劳烦你马副官带着安全部的人来。看来上午的时候姐夫让自己准备没错,一定是有事了。他自己是知道的,郭松龄此时与人联系,准备反对王茂如,一定是被发觉了。不行,要保护姐夫的安全,想到这里张旭脸上笑着让到一边,说:“里面有点暗啊,注意一下。”便看了一眼闵锐,忽然做出杀的手势,闵锐把手搭在手枪旁,等马良等人走过的时候,张旭忽然大喊一声道:“开枪……” “砰!” 闵锐突然抬手向张旭头上开枪,却被机敏的张旭躲开,闵锐喊道:“张旭,我cāo你姥姥,你他娘的欠我钱不还,我要杀了你。”便疯狂地冲张旭开枪。 张旭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躲开shè击,先是一愣继而怒道:“闵锐,你他妈的疯了吗?你有病啊?老子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你连我都敢开枪,你想造反吗?” “造反的是你才对!我是中情处的!”闵锐喊道,继续冲张旭开枪。其他卫兵和中情处的特工都傻了连忙趴在地上,只见闵锐疯狂地冲张旭开枪,最终人腿跑不过子弹飞的张旭闪躲不及被击中,又被闵锐连续几枪打死。闵锐回身举手对举枪瞄准他的中情处特工说道:“所有卫兵放下枪,接受中情处来人的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