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三章 郭松龄死之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三章 郭松龄死之谜

卫兵之中有张旭的心腹不服副队长闵锐的人,立即掏枪还击,郭松龄的卫队清一sèc1冲锋枪,火力强大。然而这几人却发现冲锋枪扳机怎么也按不下去开不动,即使打开保险也开不了枪。原来冲锋枪中的保险被闵锐做了手脚给锁死不能shè击了,晚间这一会儿士兵肯定不会没事按动扳机试试扳机好不好用,于是便被他钻了个空子。 中情处的几个特工和闵锐合理掏枪将那些不服的卫兵打死,龙三飞道:“你是哪个?也是中情处的?”闵锐道:“中情处特工0887闵锐,向长官报道。”龙三飞笑道:“好,你留下来处理叛贼,这里交给你了。” “是。”闵锐说道。 “一小队留下来配合闵锐,二小队楼下防止郭松龄逃跑,三小队跟我上楼。”有一部分人跟着龙三飞冲上了二楼。楼下的枪声早就让郭松龄惊醒,他掏出,叫道:“吕荷旭,小吕!” 吕荷旭走过来说道:“参谋长,下面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儿?” “张旭和闵锐因为赌钱打起来了。” “混账东西!”郭松龄震怒,拎着枪带着吕荷旭走下去,却听到下面脚步声,道:“不好,小吕,掩护我。”一回身,却见吕荷旭抵在自己的头上,惊讶道:“小吕,你……” “参谋长,我是中情处特工,您颠覆秀帅政权的事秀帅早有察觉。” “什么?你是情报处的?你……”郭松龄内心的惊讶不亚于九级地震。吕荷旭跟着自己三年,从一名小小的中士一直做到了中尉副官,他居然是情报处的特工,是特务。他可是自己的心腹啊。而且比起别人来,他更是心腹中的心腹,自己的许多事都是由他的手办的,原来他是秀帅派来监视自己的。一瞬间,他感到秀帅的目光冰凉直入他的骨髓,他竟然在自己身边安插了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在三年前就安插了人啊。 “你!为什么?你这是为什么啊,难道我有负于你?”郭松龄睁圆了眼睛指着吕荷旭的鼻子怒道。 吕荷旭道:“吃人饭给人干。我吃的是秀帅的饭,买的是秀帅的命,参谋长,你每个月三百块的工资是谁给你发的。是秀帅。我每个月比你少得多,我才三十块钱,我拿的工资是你的十分之一。可是我心里知道,我的钱我拿的安心,我为秀帅干。我拿秀帅的工资。可你呢,拿着秀帅的工资,却心存反志,你不觉得愧对良心吗?”郭松龄冷笑了两声。不回答他的话。 马良和龙三飞等人上了楼,见到吕荷旭用枪抵在郭松龄脑后。纷纷举起枪,吕荷旭说道:“中情处特工编号0789。抓捕郭松龄,请求归列。” 龙三飞这才说道:“很好,0789。”大家放下枪,走过去,忽然郭松龄趁着大家松懈一脚揣在吕荷旭小腹上,掏出对众人开枪,他哪有玩枪出神入化的龙三飞出枪快,郭松龄毕竟是参谋军官而不是这些玩枪的行动科特工,没有他们的反应速度,龙三飞同时掏枪,等郭松龄刚刚将掏出,龙三飞双手持枪连开数枪,郭松龄倒在血泊之中。 紧跟而来的王茂如的副官马良惊讶地跑了过去,叫道:“郭参谋长!郭参谋长!”又道:“叫!叫军医,叫军医!”大家被这突然出现的情况吓坏了,连忙叫军医去了,郭松龄身中四枪,但是还未死绝,嘴里吐出血来,说道:“吾心存大义,不成,死故死尔,然吾妻无罪,万望放手。”说完遗言便死绝了。 马良叹了口气,军医上来之后,看到郭松龄的死状默不作声,马良道:“所有卫兵都抓走,打扫好这里,0789,配合龙科长搜集一下这里。” “是。”吕荷旭道。 稍后马良用郭松龄的电话给王茂如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当得知郭松龄因为反抗而被龙三飞击毙之后,王茂如也叹了口气,道:“好好对待他的遗孀。” 郭松龄被杀的事情,震惊了整个东北边防军。 当夜王茂如回到家之后,看到全家正围绕一台硕大的收音机笑呵呵地听着,甚至他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引起注意,只有三个孩子跑过来请安,大家这才知道王茂如回来了。 “在干吗呢,大家?”王茂如笑呵呵问道。 智雅赶紧走过来帮他接过披风,笑着说:“大家在听金多亮讲评书。” “金多亮讲评书?”王茂如很是好奇,问道:“这个东西讲评书?那我要坐下来听听了,这个金多亮是谁?” 智雅说道:“这金多亮吧,说起来到有意思,是个传奇人物,他是前朝上三旗正黄旗的黄带子,满清王朝结束之后,除了嫡系王公全都断了旗饷,他也家道中落了。不过这人家道中落之前却是běi jing有名的博士,他从小喜欢泡在茶馆里听人讲评书,还因为拜说书人为师而被家里人暴打一顿,名动京师。金家家道中落之后,他们在直隶的良田也被北洋军的高官们占取,一家人坐吃山空很快落魄了。金家就分了家,没想到从小学会说出的金多亮反倒是生活最好的,在běi jing各大茶坊都广受欢迎。旗人们都骂他给祖宗丢人,倒是他自己颇为自信。新闻管理处建立这东北军zhèng fu广播电台之后,就想到请人来说书了,有人推荐了他。这金多亮来到东北之后就在电台播放广播评书,他每天都会讲一个小时评书,下午半个小时的《隋唐英雄传》,晚上半个小时的《三国演义》。” 王茂如惊讶道:“你了解不少啊。” 智雅骄傲地说道:“你忘记了,我还是《东北ri报》特约编辑了吧,新闻方面的事儿,我知道的不少呢。” “这东北军zhèng fu广播电台是怎么回事?”王茂如问。 “李子平认为自从广播出现之后,将会逐渐与报纸分庭抗争,成为新的新闻武器,他就首先抢占了这一领域,去年中旬的时候建立了这个东北军zhèng fu广播电台,效果还不错,东北权贵都买得起收音机,都喜欢听,不过就是入不敷出,用报纸上赚的钱贴到广播电台上。”智雅笑说。 王茂如点头笑了起来,称赞这李子平直觉还真是敏锐,把他放到新闻管理上,还真放对地方了,又问今天听的是什么,乌兰图雅立即道:“是《三国演义》,今天讲到《蒋干盗书》,比我师傅讲的有意思多了,不愧是京师第一名嘴。”王茂如道:“你师父学富五车,可不是用来说书的。”坐在妻子堆总,便听着京师第一名嘴的评书。这金多亮的běi jing口音极其有特点,而且通晓各地方言,比其他说书人出彩的是,他模仿书中各个人物惟妙惟肖,尤其是蒋干盗取书信之后向曹cāo表功,曹cāo中了反间计杀了蔡瑁张允之后,蒋干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立了大功,众妻子们哄然大笑。 王茂如也笑道:“曹cāo一代人杰,也会有这样的……”他突然站了起来,眉头紧皱,想到了什么,其他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王茂如道:“马良,马良过来。” “是,秀帅,我在。”马良赶紧跑了过来。 “那个张四横呢,我要亲自审他一番。”王茂如道。 马良疑惑地说:“秀帅,(郭松龄一案)不是完结了吗?” 王茂如道:“少废话,你不要惊动中情处,直接带来。” “是。”马良见他神sè严肃,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于是便去了情报处监狱,却得知张四横自杀了,张四横在得知郭松龄死后,撞墙自杀身亡。王茂如也是吃了一惊,吩咐马良下去,他自己回到府中的书房,把门关死,静静地思索了一番。 郭松龄该不该死,能不能死,如今都不是问题了,因为他的确是死了,或许他的死是个意外,或许……是个yin谋? 郭松龄其人嚣张好战,从不与任何人同流合污,可以说,他没几个朋友。他为人认真,做事细腻,有野心有抱负心,好胜心强,这让他在军中逐渐养成咄咄逼人的习惯。郭松龄几次说话将自己呛得下不来台,更何况别人了。能不能是有人借助郭松龄反意而故意至郭松龄于死地呢?王茂如心中暗想起来。 次ri一早,王茂如带着副官参谋等去了郭松龄家里,郭松龄死了是不假,但是他曾经担任东北边防军第四把手,理应受到厚待。只见郭松龄妻子韩淑秀一脸悲切坐在郭松龄棺木一侧,脸上萌生死志,抬头见王茂如到来,麻木且礼貌xing地弯腰致礼,并未有任何反应,倒是让人奇怪起来。 王茂如向其他人挥了挥手,道:“你们下去吧。” 卫队长邓子超忙道:“秀帅,属下们……” “没事。”王茂如道“我有话单独对嫂子讲。” 邓子超等近卫队和参谋们不敢走得太远,便在外面战好,王茂如走到韩淑秀旁,叹了口气,道:“嫂子……” 韩淑秀忽然悲愤道:“秀盛啊,你冤杀了茂宸啊,他死的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