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四章 谁是凶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四章 谁是凶手

“嫂子,这是……”王茂如大惊。 郭淑秀哭诉道:“茂宸虽有反意,却无反心啊。东北军如铁板一块,茂宸怎会带兵反对你而开战?他又能拉拢多少兵马?这东北军是你一手建立,茂宸是个外来军官,哪有那么大能量威胁到你啊。”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但他联络军官准备反叛确有其事。” 郭淑秀道:“我的丈夫我了解,他这么做可能的确心里有异想,但也只是个想法,他事到临头一定权衡利弊做不出此事,最多是发动军官联名上书请求秀帅你远离ri本人,远离其他列强国家拉拢。他的确是有反意,却无反心啊。”她跪在王茂如面前,道:“如今茂宸死了,他有些的确是做错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有别的要求了,我只求秀帅一件事。” “何事?” “还茂宸一个公道!他拉拢军官不假,但毕竟只是一个念头,并非发动叛变,请秀帅不要以叛军之名安在茂宸身上,让他死后不安。”韩淑秀求道。 王茂如呆立许久,权衡利弊终究还是不妥,心中满是歉意地叹了口气,道:“嫂子,抱歉,为了东北军的稳定,我做不到。”随后扭头便走了,几天之后,郭松龄的妻子韩淑秀却在丈夫下葬之后,举枪殉情自杀了。王茂如听后神情低落,下令厚葬二人,二人没有子女,但也要找个好坟地葬了。 郭松龄死得到底冤不冤已经不重要了,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决不能翻案。否则军心更加不稳。王茂如有些疲惫地想着,郭松龄之死,幕后推手是谁,徐树铮?恐怕不只是,徐树铮是忌惮王茂如,更加忌惮王茂如手下们,尤其是好战分子郭松龄。如果说王茂如还恪守北洋军阀的一些同行道义。郭松龄绝不会恪守。 张作霖?恐怕也有可能,尽管张作霖远在大西北如今也是呼风唤雨,但是他要是想想回到东北。首先算计自己的几个手下。 会不会是ri本人?ri本人对王茂如非常忌惮,对王茂如其下军官也非常了解,主战派的郭松龄一直以来对ri本人态度极其恶劣。常常口中有驱逐ri本在华势力之言。 以上几家都有可能,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王茂如手下内部势力争权。 王茂如的手下对他的命令是绝对服从,但不代表他们没有自己的小势力,保定系,模范系,陆大系,士官系,牙克石系,绿林系。研究系,海军系等。 保定系是最初跟随自己打天下的老臣子,以李德林为首,这部分人只对自己忠心耿耿,位高权重。堪称东北边防军中最大派系。 模范系以李品仙为首,主要都是从模范军分派而来,军中诸多主要将领都是模范系出身。 陆大系以牛德禄为首,都是陆军大学毕业,说起来郭松龄也是陆军大学的毕业生,但是郭松龄xing格倔强偏激不容于人。更与牛德禄不和,因此郭松龄与陆大系无密切关系。 绿林系虽以盖天久为首,实则绿林系并无大多能量,盖天久做到中将师长也已经满足了,绿林系反倒是最为安静的一群人,一些绿林人事进入军队之后逐渐改变了生活,也改变了生活态度,土匪不当土匪之后,比任何人都渴望安宁。 奉武系便是以郭松龄和刘哲为首了,曾在奉天讲武堂学习过的辽宁老乡,同样带着浓重的反ri情绪。但刘哲与王茂如关系匪浅,与郭松龄多是因为出身而聊在一起,此次郭松龄联络军官,也没有想到联络刘哲。 士官系是牙克石士官系的简称,是后近崛起的一个派系,都是一些出身于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年轻人,逐渐在军中展现实力,而且因为最初是由德官任教,这些人带有浓厚的德国陆军军官风格,而牙克石系也没有形成强大能量团体,盖因没有一个人能称得上该派系首领的人。 至于研究系则是浦继和浦纳,浦定等人组成的依附于王茂如的军官文职团体,这部分人是因王茂如崛起而崛起,在军中担任文职不带兵,也和其他队官谈不到争夺权力,当然,浦定担任军官处处长之后,该派系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了。 海军系则是海军团体,因为海军发展一直缓慢,因此海军系相对来说在军中并不显著。至于其他小派系,或者根本没有派系的人在军中也有,例如脾气和xing格都另类的商元青就是其中之一。 而王茂如最为倚重的蒋方震,也是至于派系之外的人,他即做过模范军的教育长,有做过保定军校校长,还担任过陆军大学校长,可以说他归为哪类都不合适,而其人没有野心,甘愿辅佐王茂如。王茂如对其信任有加,也让蒋方震并不需要派系团结什么人,因为没有人会针对他。 祝永泉也是一个例外,他是陆军大学毕业不假,可他是个聪明的人,谁也不靠着谁也不得罪。他是军中的三号人物,地位远远重于郭松龄,又心甘情愿排在李德林之下,如今镇守蒙古就足以看得出王茂如对他的倚重了。 郭松龄的争强好胜多疑的xing格决定了他的所为,且不说他打压同僚引起诸多派系的不满,单说他屡次顶撞王茂如,就足以引起军官们的攻击了。可王茂如惜其才华委以重任,其他人顶多抱怨几句秀帅偏心。 这次郭松龄的私下联络军官心生异志,尤其是计划逼迫王茂如的举动,极有可能让平ri里对他不满的军官们集体对他声讨,而他的死,也恰恰让这些军官们找到怨气的宣泄口。 郭松龄之死,到底是死在了反叛还是死在了累积的怨恨?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死后,绝不能使军队有所异动人心惶惶。因此,他的死绝不能翻案,他的死,是给其他军官们一个交代。 王茂如随后也要求此案由中情处转交给军法处办,对管理军法处的朱怀龙特别批示,关于郭松龄反叛一案。不要大动干戈不许涉及家人不许扩大化。 经过东北边防军司令部批准,总安全部军法处公布了郭松龄反王的全部细节。 郭松龄身为东北边防军副总参谋长,负责编练军队。管理军队,新兵集训等工作,他希望在秀帅取得地盘之后享受到更大权力。然而yu望得不到满足之后。他被某些敌对势力引诱联络下级军官准备对王茂如进行刺杀。当秀帅王茂如从欧洲返回之后,第三天即消灭了郭松龄反叛集团,主犯郭松龄伏首毙命,另一主犯郭瀛洲也交代了全部细节,包括准备带领第四十旅突然袭击沈阳城制造混乱,打着清君侧的名号杀死王茂如等。除了这两位主犯之外,经过总安全部的公布,郭松龄的妻弟(表弟)张旭曾经训练一批人手,准备刺杀王茂如,张旭也在保护郭松龄的时候被中情处特工杀死。 大家最关心的就是。既然郭松龄心存反志又被人挑唆,是谁挑唆的。 没等东北边防军总安全部发布通告,běi jingzhèng fu方面立即派遣官员来到北方安抚王茂如,前总理段祺瑞在报纸上抨击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伤害王茂如,伤害国之柱石。是祸国殃民的行为,皖系将坚决与这股误国误民的势力为敌。实际上段祺瑞根本不知道这是徐树铮的个人行为,徐树铮也不敢告诉他,徐树铮也迅速派人与王茂如说和,说:“我对此事(郭松龄反王)深表遗憾,君为国之柱石。伤害君乃伤害国家。兄定然在zhong yāng为君争取利益,补偿君受到伤害。”既然张四横死了,死无对证,王茂如根本无法指责徐树铮假仁假义,拿不出证据啊。 王茂如见到这封徐树铮的私人迷信冷笑两声,对那来者说道:“若是想让我息怒,告诉他(徐树铮),孟恩远孟大都督该到zhong yāng担任一员了,东北大都督的位置,该是年轻人坐一坐了。还有,我因为郭松龄一事深感伤感,决定不去běi jing参加参战军庆功宴了,省一省国家经费吧。”其内心之中王茂如略微认为自己中了徐树铮的反间计从而杀死了郭松龄,让徐树铮长解了一口闷气。一来郭松龄这样一个好战分子,对徐树铮的威胁太大了,二来报了一个陆军师被夺之仇。 当然内部权力斗争杀死郭松龄的消息也有传闻出去,但是立即被王茂如禁止言及,郭松龄之死,暂时成为一团迷澡,此时不宜解决。 吃了徐树铮的哑巴亏的王茂如对他仇恨愈加强烈起来。人总是这样,自己吃亏了总要找一个怨恨的对手,如果徐树铮不派人来东北四处窜联,郭松龄也不会有二心,王茂如也不会对其这么敏感,也便不会引起诸多军官对他的攻击,从而导致东北边防军四号人物郭松龄俘首毙命,他当然会把怨恨发在徐树铮身上。但是他并没有想过正是因为自己最早对于记忆中那个世界里郭松龄曾经反叛过张作霖而对他带有一丝的成见,经过此事的酝酿发酵最终演变了郭松龄被杀的另一个原因。 郭松龄之死,徐树铮、东北军内部怨恨、郭松龄的偏激xing格和王茂如的成见,都是幕后推手。利用郭松龄一事王茂如拒绝了北洋zhèng fu邀请,同时也以东北边防军局势未稳为借口,婉拒了ri本首相的邀请,反倒是邀请ri本参战军派遣军司令大谷喜久藏到沈阳来做客,商讨对俄干涉出兵一事。 郭松龄死后,东北边防军总部处理了二十一名参与yin谋反对王茂如的军官,他们或被判刑,或被教育,或被关紧闭,但并未伤及家人,只是被剥夺了家属补助。不过郭松龄之死给王茂如带来的最大的好处,就是一些野心勃勃之人立即冷静下来,秀帅对外能打对内有异心之人也绝不手软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