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八章 娃娃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三十八章 娃娃亲

王茂如与张孝准说起瑞士的全民皆兵制度,张孝准感慨道怪不得欧战烽火连天,然而欧中心脏瑞士却毫发无损。两人在书房之中就全民预备役的可行xing进行商讨和研究,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客厅欢声笑语,王茂如看看时间,便笑道:“八点了,应该是我儿媳妇来了。” “儿媳妇?”张孝准笑道,心说你儿子才几岁,两岁多一点,怎么有儿媳妇了? 王茂如说道:“今ri暂歇到这里吧,你把这些整理一下,带领参谋部的人制定好计划,预备役制定越快越好,最好在明年chun节之前。” “三个月,是不是时间太紧了。”张孝准道。 王茂如笑说:“时间不紧任务不重,怎会交给你张韵农来做。” 张孝准笑了笑,倒是没有表示谦虚,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知道王茂如不是一个喜欢别人太客套谦虚的人。 两人说着话下了二楼书房,见到十三师师长刘哲的家眷,其妻子董丽抱着一个小孩在和玉琢玉蝉聊天。刘哲随军远征蒙古,留下董丽在家,她和玉琢、玉蝉一直都是好姐妹,没事儿的时候便在一起聚一聚。如今她生了一个小女儿起名刘文竹,水晶jing灵一样的可爱,玉琢特别喜欢一定要认作未来儿媳,董丽也很高兴,于是刘哲和王茂如变成了儿女亲家。 张孝准笑道:“说到儿女亲家,我倒是有个儿子。今年才五岁,倒也是定了娃娃亲,可惜啊,唉。” “怎么回事?”王茂如便问。 事实上这是个人情冷暖的故事,张孝准回国之后被清廷委以重任,当时与他结交的有许多达官贵人。其中有这么一个湖北当地的大商人姓邵名宝谦,她的妻子与张孝准妻子沾亲带故。便攀附过来。[ . ]邵宝谦妻子刘氏和张孝准妻子结拜为干姐妹,算是成了闺中密友。而后张孝准参加革命军反对清廷,民国建立之后。张孝准反倒是越混官越小。邵宝谦起初还以为张孝准能像是蔡锷一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毕竟人家是士官三杰之一,便说两个妻子若都生儿子。便结拜为兄弟,若是女儿结拜为姐妹,若是男女则指腹为婚。张孝准一直以为邵宝谦是他好友,欣然接受。然而却不料自己官越做越小,而邵宝谦反倒是成了湖北议员,做官越来越大,渐渐地与张孝准不再来往了。 后来张孝准有一次在程潜的宴会上遇到邵宝谦,与他说起指腹为婚的趣谈,岂料到邵宝谦笑说那是开玩笑,韵农不必当真。略过不表了。张孝准是个认真的人,见他悔婚,受此侮辱一气之下不在与之来往,甚至连程潜的邀请也不参加了。 张孝准摇头苦笑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犬子天xing并不聪慧。某亦不希望他出人头地,可此事的确气人。十天之前,我又接到邵宝谦的书信,信中又提起了此事。” 王茂如惊讶道:“哦?这人怎么还敢有脸联络你?是不是指腹为婚的事儿?” 张孝准道:“是,既然这是此乃指腹为婚,命中注定两个孩子的姻缘。我也不好反对,直说等儿女长大再见面,若是相互之间没有看中彼此便罢了,若是只要有一方看中了,便一定要成婚为一家,以达成当初的约定。” 王茂如摇头斥责道:“韵农,你真是太糊涂了,如此反复无常的黄口小儿岂能与他结为亲家,连累于你是小,耽误你孩子一生是大。” 张孝准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轻易毁约啊。” “迂腐!”王茂如斥责道。 张孝准苦笑起来,他何尝不知道他那亲家的嘴脸,可是这约定岂能轻易罢了。他是奉承儒家思想的信义之人,以信为先,既然定下儿女媒妁之约必定遵守。王茂如笑他迂腐却不能理解,这便是张孝准只能作为一个标准的军人而不能成为政客的原因,他没有政客的无耻。 王茂如对宗鼎说:“大郎,过来。” 年幼的王宗鼎听到父亲的招喊,有些惧怕地走了过来,尽管他喜欢小孩却不怎么有小孩缘儿,三个孩子都怕他。宗鼎怯生生地站直,王茂如问:“大郎,你娘给你安排的娃娃亲你喜欢不?” 宗鼎滴溜溜大眼睛看看笑成一团的娘亲玉琢,又看看董丽怀里的小孩儿,怯生生说:“爹,我想要玩具枪,我不要媳妇。” “哈哈哈……”大人们的笑让宗鼎莫名其妙,玉琢把他招了回来,吩咐他去和弟弟玩去了,然后才抱怨王茂如道:“你啊,孩子懂什么。” 王茂如道:“行,以后长大了当兵。” “我才不让他?” “万一在战场上出事怎么办!”玉琢道。 王茂如微怒道:“将来所有男xing公民都要服兵役,除非他不当我儿子或者不做中国人。”王茂如这是第一次对玉琢发怒,玉琢有些不知所措,生了气扭脸到一旁。王茂如将张孝准送走之后,董丽见人家吵了起来便也告辞了,家里只剩下王家的自己家人,玉蝉冲王茂如眨眨眼睛,示意了一下玉琢,便笑起来回屋去了。 王茂如坐在玉琢旁,牵起她的手说:“你不该在我属下面前冲撞我,你不是这样鲁莽的人,是不是?” 玉琢委屈道:“我只是开玩笑,又不是真的,谁让你一下子就来凶我你怎么这样呢,人家说笑呢都不行。” 王茂如立即笑道:“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生气吗?” 玉琢这才转过头来伏在他的肩膀说:“那你以后不能对我凶了。” “是,不对你凶了。”王茂如道。“但是无论任何时候,不能在我的下属和我的孩子面前反驳我,作为元帅我要树立绝对的威信,作为父亲我更要树立父亲的威信。” “我知道的。”玉琢认错道,“今天也是我不好,我忘记张将军在一边了。”解决了家庭小矛盾,一家人又继续生活。这些天陆陆续续有许多人前来拜访,几个竞选的党派号召人也分别拜访王茂如希望王茂如支持。 尽管王茂如暗地里支持复兴党,但是表面上他还是一视同仁。倒是没有想到的是海外归来的致公党也有人赶来拉选票竞选,拉选票的号召人是致公党建党人司徒美堂的堂弟司徒乐。王茂如曾经在七年前赴美的时候拜访司徒美堂,但是那时候司徒美堂还是美国中华洪门话事人。而王茂如只是外交部的一个参办身份,充其量还只是个写过一本书的学者而已,连人家面都没见到。现如今情况反了过来,司徒美堂年老无法漂洋过海,堂弟司徒乐几经拜访才得以见到王茂如。 致公党的目标也很简单,想要成为影响国家政策的在野党派,他们倒没有野心成为执政党,只需要国会中有致公党的议员就行。但显然如今的安福系国会是不会允许其他党派议员存在的,他们只能在南方临时议会和东北min zhu议会中选择。南方临时议会有都是国民党做主,更加不允许其他党派存在。这一点倒是和安福系议会异曲同工。而东北min zhu议会尽管并未完善,但东北边防军司令王茂如是一个无党派军人,对于下面的各个党派并未限制,只是节制了他们几个不允许的方式,不允许在未成年学生中传播党派思想。不允许他们在军队中传播,不允许他们党员跨党,不允许成立地下党实行实名制,不许恶意诋毁以道听途说行为诋毁其他党派和个人、团体等等。对于仅仅想要取得在野党身份的致公党而言,他们绝对会遵守这些规定,如今他们将竞选的重点放在了三个州。分别是合江州,东宁州,宝饶州。这三个州都是地广人稀之地,今年才从关内河南移民三十万,但是居住不满三年不允许投票,所以这三个州的选票反而很少,极容易拉拢。 陆陆续续几个党派开始进行了拉票,王茂如在哈尔滨召开吉林省八州竞选启动仪式,和省长郭宗熙一起聊了一些吉林省今年的进展。郭宗熙原本是孟恩远的人,可孟恩远被架空,他也知道谁才是东北之主于是赶紧投靠了王茂如。郭宗熙说今年吉林省zhèng fu将主要jing力的投入在三个地方,移民,垦荒,剿匪,一年时间下来吉林省人口增加八十万人,耕田增加了四百万垧,在第十四师的出兵和当地百姓的配合下,吉林省剿匪成绩卓越基本肃清匪情。 而下一年吉林省的目标除了移民垦荒之外,还有打理提倡兴办工厂,以及根据东北天然药材库的特点兴建各种制药厂。王茂如笑说你们省的桦川县的双鸭山地区和密山县的鸡冠山地区,以及绥芬县都有大量优质的煤矿资源,你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将来城市将很少使用柴禾烧火,使用燃煤将是未来趋势,吉林省煤矿集团应该成立,郭宗熙表示会与zhèng fu人员进行商议。 此时美国方面总代理方宏信突然来电,原来是美国由于欧战结束,大量的军火囤积,大量的兵工厂因为订单减少不得不停产倒闭,east兵工厂也不例外,请求王茂如给予指示。 王茂如想了想,道:“将east兵工厂移到中国东北吧,east集团在美国只保留餐饮和旅馆、零售行业,将east员工都安排在这些行业,同时进行裁员。但是要记住,熟练的华人军工技师和工人、军火产业、技术产业以及机械工业转移到国内东北。”他还给east军火公司划归了一个厂址,在滨江州的双城县,占地一百公顷的超大兵工厂,这里将会建设成东北第三兵工厂。而至于east机械公司,也将全部搬迁合并成为东北第三兵工厂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