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二章 副总统孟恩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二章 副总统孟恩远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二章 副总统孟恩远 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二十ri,由皖系的北洋zhèng fu国务院总理钱能训提议,国会参议众议两院(安福系国会)投票同意,委任原东北总督孟恩远为中华民国副大总统,空缺了三年之久的副总统之位终于有了人选了。 而与此同时,孟恩远还在长chun的总督府中听着小曲儿,当高凤城风风火火地拿着电报赶来的时候,孟恩远责怪道:“没出息的样子,一点也不稳重,到底什么事让你如此惊慌?” 高凤城颤颤巍巍地拿出电报,说:“北洋zhèng fu任命老舅您……为副总统!” “哦,副总统。”孟恩远端着茶,先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后抖然一跃而起,手中的茶杯摔得稀碎,叫道:“副总统?” “是。”高凤城也不敢相信地说道。 “这……这……这怎么可能。”孟恩远说话都结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幸福来得太突然,太突然了,他一个出身于天津的渔民人称孟大茶壶的人,居然能成为副总统?“快,快,快叫芜儒来,快叫芜儒来我这里。”孟恩远急忙说道。 其实高士滨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起初还不确定,但是白纸黑字写着的电报绝对错不了,不过他坐在办公室中一个人沉思了一会儿,老舅孟恩远做副总统,这其中必有蹊跷。论才能,论资历。论关系,孟恩远在北洋大佬之中都是极轻的一个。而孟恩远做的最明智,也许是最糊涂的事正是将地盘和军队交给了王茂如,成为了太上皇。当时孟恩远被王茂如描述出来的大总统梦所迷惑,不单单是孟恩远,自己何尝不是被他迷惑了呢。当王茂如打下东北和蒙古之后,孟恩远等人后悔了。尤其是在权力被架空之后,孟恩远甚至希望王茂如倒霉死掉,自己做个名符其实的东北王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此时忽然被任命为副总统人选。怎能不让他们目瞪口呆。 “yin谋,一定是yin谋。”高士滨自言自语道,“可什么yin谋呢?”他仔细地响了起来。忽然他一拍桌子,道:“原来是这样的,是这样的。”便主动跑到孟恩远的大都督府中。 孟恩远赶走所有戏子,自己穿好正经八百的元帅服,一旁的妾侍嬉笑着为他更衣,见到高士滨走进来,孟恩远笑道:“芜儒,可否知道消息?” 高士滨道:“你们全都下去吧,小舅娘,我与老舅有要事商量。” 孟恩远的小妾挺害怕高士滨。忙说:“你们既然有要事相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方便。”便与丫鬟下人们离开了,留下高士滨在此,孟恩远问:“何事如此慎重?” 高士滨道:“老舅,先是恭喜您做了副总统。” 孟恩远笑了起来。道:“呵呵,坐,坐下说。”又见他慎之又慎的表情,也不笑了,说:“怎么?” 高士滨道:“连环计中计,这两方面相互算计啊。” “怎么回事?”孟恩远道。 高士滨道:“老舅。您坐这个副总统其实未必会舒坦啊。” “啊?”孟恩远惊讶起来。 “这副总统之位为何段祺瑞会让老舅你来做呢?”高士滨分析道,“他一定是受到某种势力的威胁,而能够威胁他的,此时此刻只有王茂如,王茂如定是以干涉军出兵为条件交换请老舅离开东北。这样一来,他王茂如又因为有欧战中国英雄的身份继任东北大都督毫无悬念,他王茂如成为了名符其实的东北王。而他送老舅一个副总统之外,也全了老舅的心愿,并且得了好名声,您毕竟是他的前辈,他让您做副总统是尊重前辈规矩符合官场规矩。” 孟恩远捋着胡子不住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秀盛这倒是做的不错。” 高士滨道:“王秀盛将您送走之后成了真正的东北王,手下握有重兵,又推行东北大开发,没几年之后便能入主中原称霸天下。而他做了东北大都督之后,东北人将只知有王茂如而不知其他人(孟恩远)了。” 孟恩远黯然,其实便是现在,这东北官场也只知有总司令不知有大都督啊。 高士滨又道:“段公必然不会轻易让王秀盛轻易得到东北做东北王,因此王秀盛一定是参加了对俄的干涉军,而段公也必然会留有一手。我猜想段公的意思是王秀盛率军赶赴俄国,而王秀盛屡战屡胜,战沙俄抢夺中东路,战蒙古开疆裂土,战奥国获得勇士勋章,他打得胜仗越多其心态越傲气,段公正好做个顺水推舟,让他率军进入俄国。一旦他进入俄国,那那战争就由不得他了,或许他的干涉军甚至王秀盛本人都有可能战死在俄国。即便不战死,只要战败,再加上国内的压力,段公可以在王茂如于俄国的时候免掉他的东北大都督一职。最有可能继任的,则是段公的高足徐树铮,因此徐树铮一定会如一条毒蛇一般等待王秀盛犯错。” 孟恩远拍手道:“段公也是好算计,好算计啊。” “这些人哪个不是七窍玲珑心。”高士滨叹道,“而老舅身在běi jing,手下无兵无权,还不是任由段祺瑞拿捏吗?段公虽然不再做总理,但总理钱能训唯段公马首是瞻,徐总统也是一个和气人,这段公行才是行的总统之权啊。大总统徐菊人(徐世昌字菊人)尚且没有权利,老舅您去做副总统就更没权利了。” “若我不去呢?”孟恩远道。 高士滨苦笑道:“老舅您若是不去,岂不是自断手脚,我想三ri之后王茂如便被委任为东北大都督,您不去岂不是还要争夺这大都督一职?这岂不是坏了官场规矩了吗?” 孟恩远叹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行之而。” 果真如高士滨所料,不到三ri,一ri之后,北洋zhèng fu国务院委任王茂如担任东北大都督,总理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蒙古省和热河省一共五省的军事、zhèng fu、民事,热河毅军归东北边防军指挥,由东北边防军总参谋部进行改编。 王茂如也没有亏待了毅军,立即委任毅军统领姜桂题为热河省长,毅军整编为三支军队为一个师两个武jing旅,其中一个师的番号是第十师,以填补别列维尔杰的白俄雇佣军第十师,整编之后第十师即刻调入蒙古协助防备蒙古安全,两个武jing旅分别是热河第一武装jing察旅,热河第二武装jing察旅,驻防承德与赤峰县,由于两个都是武装jing察旅不承担作战任务,因此表明王茂如的决心不下中原不与皖系争夺天下。 毅军改编为东北边防军之后,第十师师长由米振标担任,下辖第二十八旅、第二十九旅、第四十四旅,旅长分别由毅军将领担任舒和钧、殷贵、张鹏飞担任,补充团团长刘山胜担任,由辎重营营长由刘汉杰担任,机炮营营长由常万里担任,jing卫营营长由米振标的儿子米国贤担任,热河第一武装jing察旅旅长由张殿如担任,热河第二武装jing察旅旅长由担任张连同担任。可以说,毅军改编王茂如并未搀合进去自己的嫡系人马,所有主要将领都是毅军的人,他只是派出了军官参谋协助改编,因此毅军改编并未引起任何人的反弹。 不过号称十万毅军,经过改变之后将只留下两万三千人的第十师和两个六千人的武装jing察旅,总人数压缩为三万五千人,淘汰士兵老卒们分地分田或留在热河或移民到吉林省北大荒开垦种田。总军务处对这些淘汰的老兵承诺,几年之后将给他们分媳妇,要他们做的就是自己建房子自己开荒种地养的起自己和老婆就行。 王茂如得了极大的好处,手中的军队更多了,实力也更加强大了,参战准备被提上议程。哈尔滨会议结束,王茂如先是找到美国大使芮恩施与之签订借款协议和合作协议,向美国借款东北草原煤矿交通资源为抵押,向美国摩根银行,花旗银行,美洲银行,美国国家银行分五年前后共计借款一亿美元,全部用于投资中国东北的建设。美方通过这次借款,基本确定了王茂如作为美国在中国代言人的身份,王茂如也通过这巨大的借款将东北地方zhèng fu牢牢地绑在了美国身上。 面对ri本的咄咄逼人,王茂如只能让自己成为另一个列强“走狗”,至少现阶段的美国人看重的不是中国的领土,只是金钱和利益。 当然,美国要求的所有投资必须全部用来在东北地方zhèng fu投资工厂建设、地方基础建设、工业发展、民生发展、农业发展等非军事领域内的发展。 这次借款总价值一亿美元分为四期,每年为一期,五年之后开始偿还,分三十年偿还完毕。美国银行方借款分期为,第一期三千万美元,从一九一九年元旦开始借给东北总督府,一九二零年借款三千万美元,一九二一年借款两千万,一九二二年借款两千万,一九二三年既不借贷也不还贷。贷款从一九二四年开始偿还分三十年偿还这,每年偿还一千万美元直到还清为止。此外王茂如与美国人还签订了两条铁路修筑合同,一条铁路是从沈阳府到科尔沁州州府通辽府铁路,还有一条是哈尔滨到吉林府的铁路,这两条铁路也算是抵押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