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五章 购买毒气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五章 购买毒气弹

报纸上时不时地报道某某汉jiān俘首毙命的新闻,也同时报道了起其家人的信息,极大地刺激了爱看热闹不怕事小的中国百姓。很多时候不用jing察去找,邻居们就将那些汉jiān的家人举报或者赶跑不允许他们住在此处,东三省严苛的新闻管理办法让很多近苏俄分子不寒而栗。而让人惊讶的是,东三省的布尔什维克党竟然没有受到连累,因为东三省的布尔什维克党党部要求东北布尔什维克党员严格地遵守东三省地方法律,以适应生存。 这让远在莫斯科的列宁同志大为恼火,他要求中国的布尔什维克站起来,武装斗争反抗王茂如残暴的统治,让中国参战军无法参干涉俄国内战。可惜遭到中国东北布尔什维克的拒绝,东北中布认为中国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应该是和平的缓慢的,决不能一蹴而就。列宁同志大为恼火,在莫斯科宣布中国东北的中国布尔什维克党不配称为布尔什维克,他们被开除出苏维埃国际联盟。于是,中国的布尔什维克党成了孤儿,中布也与老大哥反目成仇,中布党党魁付云金宣布中布改名为中国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研究党,简称马恩党。 一系列的变化让王茂如暗自称奇,这倒是有意思了,怎么布尔什维克自己打起来了?是不是因为要生存所以演戏给我看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双簧戏可是骗过了全世界了啊。 就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时候。吉林省八州州长选举结束。令人遗憾的是复兴党只获得了滨江州和哲里木州、长chun州三个州长席位,进步党居然获得了永吉州和安吉州两州州长席位,而国民党则只获得了东宁州州长席位,让最人意外的是海外归来的致公党居然获得宝饶州与合江州州长席位。由于人口基数最多的两个州滨江州和长chun州被复兴党获取,从而险胜进步党成为吉林省的执政党,当然进步党这一次几乎成为一省执政党也给进步党梁启超等人以极大的鼓舞,准备磨拳霍霍争取辽宁省明年的州长席位。最失望的还是民党,居然只获得了东宁州州长,但是这也不错,至少东宁州州长是国民党人员担任。以后在国民议会之中占有一定席位。 汪jing卫在哈尔滨迅速总结这次国民党竞选为何失败,因为他们忽略了普通百姓手中的选票,他们在黑龙江已经历经了一次失败,这次在吉林又一次遭到了失败。而从美国回来的致公党居然都远远地抛开了他们。获得两个最不重要的州长席位。汪jing卫迅速要求党员干部在辽宁省的时候注意宣传民党的惠民政策等等,开始逐渐注重民生,不单单指关心那些士绅们的手中选票了。 这次州长竞选被美国记者报道引起了许多西方人的兴趣,在古老愚昧的东方中国居然出现了选民直选州长的情况,还真是有意思。不过记者报道这并非第一次,在去年中国的尚武将军王茂如统治下的领地中就已经试探xing地开展了选民直选州长。而吉林省只不过是第二步而已,明年辽宁省这个一千二百万人口的省份将开始州长竞选活动,所有百姓将拭目以待。 毫无疑问郭宗熙继续担任吉林省省长一职,各省省长此时尚且是zhèng fu直接任命,并非直选。倒是保证了权力不会被民意架空滥用。 就在王茂如再一次被歌颂以东方min zhu之父这顶高帽子的时候,远在意大利的中国参战军即将启程返回中国之前,代理总司令宫小旗向王茂如发电报提出建议,由于欧战结束意大利实行大裁军,许多军火被割弃到一旁,便希望以低价来购买意大利的大炮、车辆、战备装备和毒气弹来。 王茂如见到电报大喜,想也未想委任宫小旗购买他们的火炮技术和锻钢技术,并且雇佣意大利工程师来中国进行指导建设钢厂,同时如果能够将毒气技术和工厂引进最好,不能的话也要购买一批毒气弹回国以备使用。 由于欧战结束。意大利人普遍厌战,意大利首相在中队提出购买清单的时候开怀大笑道:“这样一来,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花钱销毁毒气弹了,太好了,太好了。全卖给中国人,全都卖给中国人。”有人提醒说要储存起来一些以应对未来战争。首相笑道:“世界已经和平了,不会再有战争了,我们意大利人不需要毒气弹了。”意大利的军火库中国尚存有两万三千枚芥子气毒气弹,要说意大利人什么都不如人家奥地利人,就是在毒气弹领域强过奥地利人,奥地利人制作的毒气弹有一半是氯气毒气弹,另一半则是芥子气毒气弹,而意大利的毒气弹全都是芥子气毒气弹,可以说在毒气弹领域意大利还是比较牛的。 自从欧战德国宣布投降之后,很快奥匈帝国发生革命分裂,实际上对意大利威胁最大的奥匈帝国的解体也宣告着在地中海各国中完全没有国家再有能力威胁意大利,而意大利北部面临着法国瑞士奥地利三个国家,并且中间隔着阿尔卑斯山脉,因此对意大利来说,陆上的国家对意大利的威胁已经微乎其微。 因此这两万三千枚芥子气毒气弹在陆上国家威胁变小的时候就成了威胁自己的火药库,意大利陆军参谋总部对此进行了多番讨论。 欧战时意大利有三家毒气弹生产工厂,甚至两家工厂设在大米兰特区,另一家毒气弹工厂在海边城市圣马力诺。原本米兰人对就毒气工厂设在米兰非常反对,而毒气弹弹药库也设在大米兰特区,这更让米兰人绰绰不安。于是在德国宣布投降,奥匈帝国宣布解体之后,米兰的议员们立即提出拆迁米兰的毒气弹工厂。 工厂拆迁或者改建为其他类型化工厂都非常容易,但是两万多枚毒气弹的处置就有些麻烦,这东西并不是放在某一处就可以了,万一生锈腐烂泄露或者爆炸遭殃的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片地方。对于毒气弹的处理和保有量意大利的国会和总参谋部进行了多方的协商和会谈,像意大利这样的议会制国家对于问题的解决要远比权力集中制国家麻烦得多,因此吵了几天之后,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宫小旗代表中队提出购买意大利的毒气弹和大炮的意愿之后,意大利人军人政客乐得不行,困扰他们多时的毒气工厂和毒气弹问题居然被中国人给解决了。于是意大利方面主动提出不单销售毒气弹和火炮,甚至连同技术和工厂设备也捆绑销售。生产毒气制作毒气弹的技术不困难,如果一旦反生战争的话,意大利完全可以再度生产毒气弹,这对于意大利这个并未遭受战火洗礼的国家也是轻而易举的。 对于捆绑销售模式,宫小旗无法做主,于是再度致电王茂如询问,王茂如喜笑颜开,立即当宫小旗作为东北边防军代表全权与意大利军方进行多方面的合作,除了化学工厂毒气弹合同之外,还要与意大利进行空军,海军技术方面的合作意愿。 意大利急需战后重建,尤其是战事工业转未变战后工业需要大量的资金,对于中国方面和合作,他们也是非常希望能够达成合作。于是第一笔毒气弹合同意大利给予了极大的优惠,包括四部分,分别是两万三千枚毒气弹,一百门105毫米施耐德加农炮,毒气弹生产工厂设备以及生产技术指导,并包括相关的化学技术。这笔合同总价为伍佰万大洋,由于中国东北方面无法一次xing拿出如此庞大资金,这批资金分两部分交付意大利。 王茂如倒是没有想到宫小旗还有谈判的天赋,到是宫小旗承认这批合同不是他谈的,而是参谋雍星宝,做过商人的雍星宝自然要比宫小旗的手下更擅长谈判。雍星宝找来一群自己做生意的朋友,这些人尽管都是小生意人,但是首次为国家谈判,远在欧洲的华人远比官员更加爱国,与意大利人谈判的时候寸步不让唇枪舌剑这才争取到这么大的便宜。 王茂如立即拨款首付款三百万大洋交给宫小旗,宫小旗交给雍星宝处理,意大利军方非常痛快,主动联系航运公司运输这批特殊武器。宫小旗带着中国士兵欢天喜地去接受,见到这大炮连炮衣都没有衔下来过,甚至很多都并未组装好放在集装箱箱子中密封着,箱子外面写着“made in usa”。雍星宝这才惊讶地得知这一百门大炮居然是美国人无偿支援意大利的大炮才刚刚下船,意大利人一炮没开过就转手卖给了中国人。 意大利人一再强调千万不能声张啊云云,宫小旗无奈地说:“你们派一些炮兵教我们吧,这东西我们玩不明白啊。” 尽管从zhèng fu财政中挪走三百万大洋也没有引起非议,因为刚刚从美国人那里借到了三千万美元。 王茂如如今也终于感觉到财大气粗了,咱有钱了,该得瑟得瑟一下了。从意大利那里买来大炮算是最划算的买卖,意大利人为了处理毒气弹半卖半送,否则这么多东西五百万肯定是买不下来的。有大炮,有炮弹,有制造芥子气毒气技术,有工厂,有炼钢技术,意大利还真是一个热情的国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