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八章 抛弃战友者,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四十八章 抛弃战友者,死!

臧浩站在护栏前看着下面老房一脸的羡慕地望着兄弟们打闹,冲他挥挥手喊道:“老房,回去吧,别送了,回去好好过ri子。想哥们了,记着给哥们写信啊,地址你知道的,只要写咱们部队编号就行。”这么远的距离,老房哪能听得见,他眼中含着泪冲大家挥手。 这一别,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再见了,我的兄弟们。 老房身旁站着的是怀孕的意大利妻子,依偎在老房身旁,说:“房,你很想和他们一起走吗?”老房向臧浩用力挥了一下手,才含着泪在眼圈笑着对妻子说:“他们是我兄弟,不过我还有四个兄弟埋在这里,总要有个人年年给他们上坟烧点纸啊。”他说的是牺牲在意大利的四个战友,机枪手老黄,贪财鬼老舒,大眼睛李二炮,新兵供弹手何守信,这四个人的尸体都埋在了意大利。臧浩亲自带着同班的兄弟们给他们挖的坑埋的坟,和其他众多牺牲的士兵葬在中国参战军公墓中,以待后来有人纪念之处。 臧浩见新兵王富贵和陈政两个人有些害羞和局促地站在一边,便笑道:“怎么,不习惯这么疯,是吧?这些人都跟神经病似的。” 王富贵已经从战友兼老乡何守信牺牲的yin影中走出来了,呵呵一笑道:“班长,咱们回国之后还会打仗吗?” 臧浩出了一口烟,道:“谁知道呢,不过我猜想多半还会打仗。至于跟谁打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小ri本,也许是北洋军,也许是俄国人呢。” “会跟小ri本打仗吗?”陈政立即瞪着眼睛问道。 臧浩吸了一口烟,问:“怎么?跟小ri本有仇?” “有。”陈政咬牙切齿道。 臧浩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有观察了一下王富贵,对比一下之后笑道:“你跟王富贵不一样啊。” “怎么?” “你杀过人。”臧浩目露光芒道。 陈政微笑道:“杀过人不能当兵了吗?” 臧浩道:“回到国内你最好交代一下你的过去。否则有麻烦。” “谢谢班长。”陈政道。 臧浩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我看好你,要是你没问题的话。将来这个班长肯定是你的。” 陈政立即说道:“班长夸奖了。” 臧浩微微一笑,有些意味地看他。 轮船的汽笛声响起,发出巨大的“呜呜”声吓了大家一跳。士兵们奔跑到甲板的一侧向着认识的不认识的喊着再见朋友,再见欧洲,再见意大利。 回航的船从威尼斯出发,几天之后舰队再一次抵达英属埃及的亚历山大港,不过介于上次中国士兵和英方士兵的冲突,在船队补充了补给之后经过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而后在法属吉布提再一次进行补给。吉布提总督允许中国士兵下船休息,但是只给了两千个名额,而且不允许携带武器下船。 上次臧浩带着他们的铁锤子班下船引起中英士兵酒吧斗殴记忆犹新,这次军务官说什么也不准臧浩他们班的假。他们拍的外出名额就让给了二班或者三班,为了以示公平,排长韩旭说让这俩班班长抓阄。二班长徐老蔫和三班长黄方吐唾沫撸袖子,不明白的还以为这俩人干仗呢,原来是为抓阄打气。 臧浩等人在一旁酸溜溜地看着。冷嘲热讽起来。 刁德龙道:“这非洲出去啥意思,街上都没女人。”吉布提是伊斯兰教国家,街面上很少有女人出现,也难得刁德龙打听这么清楚。 臧浩挤眉弄眼地说道:“没女人?不是有男人吗?人急了啥都能干的出来。” 刁德龙道:“对啊,这俩班的急的跟什么似的,肯定饥不择食。” 龙二狗惊讶道:“老刁。你连饥不择食这成语都说得出来,学问涨不少啊。” “那你看。”刁德龙洋洋自得道,“咱们班是铁锤子班,全师第一个获得这个称号的,可不得进步进步,不能丢了咱班的荣耀。” 臧浩一伸大拇指说:“行,不错啊老刁,还有这觉悟,不愧是咱铁锤子班的,你这副班长当得有进步。”原来的副班长老黄牺牲之后班副一直空缺,而臧浩回国很有可能晋升当排长,因此臧浩选了两个人当正副班长分别是刁德龙和肖福全做候补,后来认为刁德龙适合,便让他暂时担任副班长。 徐老蔫蔑了他一眼,对一旁写字条的排长韩旭说道:“得瑟啥,还不老实,一路上都不让你们班下船了。排长,你看了看他们那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心,还吹胡子瞪眼。再说了,藏獒你再看看你的形象,几天没刮胡子了?几天了?出去不给咱们中人丢人吗?” 黄方说道:“是啊,咱们可不敢丢人,学不来哦他们,看人家丢人丢的,直接丢意大利一个姑爷。其实吧藏獒,咱们俩是为了帮你,万一你说你们一下船,弄个非洲土著黑姑娘,留在什么什么野人部落做姑爷了可咋整。你们班别人好说,我怕的就是你啊,你可难不保犯错误。” “去你大爷的,你才做野人姑爷。”臧浩骂道。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韩旭写好纸条让两人看好,揉成团放在手中摇了摇,说:“行了,别闹了,抽签吧。还有啊那个臧浩你滚一边去,别看着人家眼红行不?”臧浩酸溜溜地说有啥好玩的都是大老黑有啥看的站在一旁,徐老蔫和黄方抽签,最后黄方抽中了,他得意洋洋地说:“没法子,老天爷都帮着咱,那啥,一班长,二班长,我带三班出去了,看看有没有啥好东西啊,好姑娘啊,回来让俺们班的兄弟们给你们讲一讲啊。” “滚犊子!”臧浩心情不爽地骂道,徐老蔫冲他竖起了中指,黄方得意洋洋,带着自己的十个弟兄下了船。黄方的三班损失最小,只有一个战死的,补充来一个华工出身的新兵,不过这人胆子不大爱占小便宜,大家不怎么喜欢。 黄方的班十一个人下了船在街上随意溜达,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看到当地人贩卖阿拉伯弯刀觉得挺好便要购买。但是因为语言不通,双方发生误会,而吉布提当地人属于急脾气,热情的时候火一样热情,吵架的时候上去便打。黄方等人因为误会越解释越不明白,结果双方还真打了起来。华工新兵吓坏了,站在一旁看着战友和人打架也不敢伸手。黄方他们十个人,人家当地几百个人,自然是打不过,但是黄方他们懂得团队战,和当地的人打起来也不吃亏,把他们打倒二十几个人,最终还是体力不支被人围殴。 此时吉布提的法国jing察姗姗来迟驱散了闹事打架的人,黄方几个人护住重要部位没有受到重伤,多是硬伤或者骨折,不过全班除了华工新兵之外全都是鼻青脸肿。 法国jing察将他们送了回来之后,35团团长霍斌勃然大怒,上司旅长伍江城也听到了这次斗殴的消息,让霍斌将这件事前后立即汇报给他。 新兵是唯一没有受伤的,因为他躲在一旁迅速换上了当地人的衣裳躲过一劫,但是回到军队之中遭到排斥。他很是不服,找其他华工诉苦,陈政说道:“我们是战友,我们是兄弟,你怎么能这个时候跑?你这个时候跑了不帮战友,以后会还敢跟你在一起?你还抱怨,我听了都想揍你。” 一天之后,船队启程,舰队刚刚驶离吉布提港不到一个小时,指挥官宫小旗下令严肃处理这件事,对于抛弃战友的士兵必须给与严惩。于是在海上全军通报,并且立即逮捕起来,随后宣布处理结果该新兵被处以枪决,罪名是抛弃战友、援助不力和在军中制造不和。由二十一个各营老兵组成的临时士兵陪审团投票决定是否处以死刑,最终以十三票支持八票反对,通过了判处该新兵死刑的决定。 于是在所有士兵的见证下,该新兵在甲板上被处以枪决,随后海葬与大海上。 抛弃战友的新兵被处以枪决极大地震撼了所有新兵们,他们甚至不知道军队还有这条规则,即便是有这条规则,谁遵守啊。却不想这支军队遵守,抛弃战友说杀就杀了,而且还如此严苛,这才认真遵守起军规来。随后惹事的班长黄方被被撤职,因为带兵不力,由副班长储惠担任班长,黄方撤职之后被调到一班担任副班长,一班班长臧浩正式担任一排长,原副班长刁德龙担任班长。 不过黄方倒是没有怨言,这件事他也有责任,引发的矛盾则是他们手中还带着一点意大利里拉,而购买的时候当地人只要法郎,两方就汇率的问题争执起来,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却没想到最后酿成斗殴事件。 这件事给一班中的两个新兵陈政和王富贵很大的震慑力,尤其是王富贵,他胆子小,没想到军队里不打架给要被枪毙,更是不知所措了。倒是黄方后来找到陈政,说:“我听人说你认识被枪毙的小李?他怎么那么胆小,我跟他说过多少回了,他还不敢跟人动手。唉,也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