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章 俄国修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章 俄国修女

这个时代的医学并不发达,俄国的医学在欧洲属于落后的行列,和中国的中医相比一样不被西方发达医学界承认。俄罗斯的医学唯一被承认的领域就是他们的解剖学和人体学,毕竟即使在西方,解剖人体也是对人类对上帝极为不敬的行为。 但是西医的好处就是可以大规模培训,而中医要依靠多少年的经验才能够成医,成材率低。沈阳市民此时还并不接受西医,很多女人生病也不会跑到全是老毛子女人的医院去做检查,她们不放心这些西医。 唐宝琪在检查的时候,医院走廊之后竟然没有几个人看病,整个沈阳市几十万人口只有三个医院,而这一家还是唯一的一家妇幼保健医院,却没有几个人来检查,足可以看得出中国人对西医的畏惧和不信任。尤其是王茂如提倡中医保护,并且在黑龙江建成了一系列的中药公司制药厂,冯金封向全国推广成品药获得极大的成功。口服中药片的推广也让百姓们更加信任了中药,从而使得许多中医馆的兴起,也抢了不少西医的生意。 王茂如心中好笑,是不是自己忽略了西医的作用,太过强调中医作用了呢?使得现在西医院反倒是冷冷清清的,就连妇检的孕妇都没几个来。 正在王茂如胡思乱想的时候,塔米留金修女带着唐宝琪回来了,唐宝琪笑呵呵地抚着肚子,说:“双胞胎都很好。都很好诶。”随后皱眉道:“可是我听说生双胞胎很困难的。” 塔米留金便用纯正的东北话说道:“夫人你是头一次生孩子,有点儿苦难是难免的,等以后生二胎三胎了就容易了,跟下蛋似的,跐溜一下就生下来了。” 听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口子东北话,王茂如大笑起来,说:“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塔米留金道:“也就是这几天,前后不超过三天吧。我劝将军还是让您的妻子留在医院的好,生孩子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万一你们一回家就要生了。这可咋整?你说是吧?” 王茂如点点头,说您说的是,我们住的离这里还有点儿远,来一次的确是不方便。反倒是唐宝琪拽住王茂如的手,吓得脸sè苍白,小声地说:“不行啊,不行的,我住这里害怕,这里都是大鼻子。” 塔米留金在一旁说道:“夫人,我们已经加入了中国国籍。取得了中国户口,因此我们也是中国人。你说我们是大鼻子如果是形容词的话倒没什么特别,要是说我们是俄国人就是歧视了。因为我们现在是俄裔中国人,不接受被歧视。” 唐宝琪小声地说话被人听到,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王茂如呵呵一笑道:“她还不适应你,对了医生,取得中国国籍很容易吗?” 塔米留金笑道:“您是东北总督连这个都不知道吗?”王茂如摇头说不知道,东北事情太多,我怎么会事事全都关注。随后塔米留金给唐宝琪在医院安排了最好的床位单间,尽管比后世的医院远远不如。但是在这个年代这一间单间堪称“总统级单间病房”待遇了。 安排好之后唐宝琪躺在病床上,闻着消毒水的味道抱怨说:“这里味道太难闻了,我不舒服啊,我要回家。” 王茂如哭笑不得道:“怎么又不乖了,还回家,你要是回家我也回长chun了。” 唐宝琪便嘤嘤地哭了起来,说:“你欺负孕妇。” 王茂如连忙连哄带笑将她哄好,看来孕妇的情绪实在是不平稳啊,而且孕妇也嗜睡,在陪着她哄了一会儿宝琪困了,便睡着了。王茂如留下两个卫兵守在门口,又叮嘱彩儿在一旁好好看着主子。他走出病房,在医院的四楼阳台旁边看到有几把藤椅,便坐在其中之一上抽起了烟。. . 一会儿一个声音响起,说:“将军,医院是不允许吸烟的。” 王茂如一回头,看到是塔米留金医生,笑道:“不好意思医生,我以为在阳台上没关系。” 塔米留金摇头说道:“不,这里是妇幼保健医院,在任何角落都是不被允许吸烟的,除非您在医院门口外。” 卫队官邓子超瞪着眼睛道:“你说什么?敢对秀帅这么说话,不想活了吗?” 王茂如道:“德宗,别这么说,医生是负责。”便掐了烟头,递给邓子超,又说道:“对了医生,您是俄国的修女,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是怎么来的?来到中国之后生活如何?呵呵,我不是盘问,只是好奇,像朋友一样的聊一下可以吗?” 塔米留金道:“可以,很高兴能够和总督将军做朋友。” 两个人于是坐在藤椅上,塔米留金便开始从去年冬天的十月革命讲起来,十月革命之后,俄国掀起了一阵“共产共妻”热。苏维埃工农兵zhèng fu取代了知识分子和商人资本家的俄国临时zhèng fu,同时为了争夺权力,苏维埃zhèng fu驱赶了所有zhèng fu官员,由士兵、工人和农民出身的布尔什维克党员担任所有官员。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更迭,最为稳定的要数官吏,因为朝代的更迭只是领导阶层的改变。但是苏维埃革命却不只是领导阶级的改变,而是政体发生了变化。工人,农民,士兵出身的官员们很快将俄国弄得乱七八糟。俗话说,一朝富贵翻身做主,欺负咱们的咱们都要欺负欺负。 尤其是俄国这种对yu望表现得裸毫不修饰的国家,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耻辱,自然也就不懂得修饰。尤其是原来出身贫贱的布尔什维克领导者们,为了占有女xing资源提出了既然工人农民士兵做主,我们所有的资产都要共同使用,甚至连女人也是一种生产资料,也要共同使用。于是很多女孩遭到强jiān,越是漂亮的女孩越是受迫害越深。曾经有一个医生的女儿在中学读八年级放学后遇到一个连的苏维埃士兵,苏维埃士兵见到她漂亮便将她强jiān了。一个连的苏维埃士兵强jiān了她两天两夜,最终这个漂亮的十四岁的小姑娘终于活活累死。 而俄国的贵族们纷纷外逃,导致俄国知识分子一下子断层,于是此事的俄国成了恶棍,强jiān犯,流氓的乐园。 这也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在远东现身之后,一下子能召唤一百万军队的原因。 而沙皇俄国的时候,宗教界碑给予了极大的权力,教堂修道院土地不用交税,还要享受国家补贴,这让重税的农民非常不满。苏维埃掌权之后对宗教界也进行了迫害,导致很多宗教人士逃离俄国。 塔米留金的修道院也受到了波及,老院子霍尔瓦娜修女对政治非常敏感,立即带领修道院修女离开俄国,由于西部都是苏维埃工农兵大本营,她们一路向西和那些贵族们一起逃走。而坚持留下的修女们不相信俄国人不再信仰宗教,不再信仰上帝,直到苏维埃士兵们冲进修道院在上帝的眼皮子底下将她们强jiān轮jiān,她们才意识到,上帝此时已经被践踏了。可惜这些留下的修女们随后因为莫斯科苏维埃zhong yāng委员会下达的政策,被分配给士兵们做了xing伴侣,再也没了消息。 塔米留金带着一百多修女逃到远东,先是在满洲里进入中国境内,随后到了哈尔滨,又辗转来到长chun市。长chun市由于拥有最多的俄裔,这些流浪的修女们受到了同胞们的帮助。最后他们在俄裔议员的帮助下加入了中国国籍,受到中国zhèng fu庇护,不再担心苏维埃契卡的追杀了。但是来到长chun的宗教人士很多,所谓僧多肉少,塔米留金等人便来到沈阳市,在俄裔富商的资助下开办了这家修道院。 可是修道院却没有了特权和国家补助,修道院的修女们跟中国老百姓化缘吗?他们是看到俄国内乱的情况,哪敢一个女人跑到外面去见中国人,万一中国人迫害单身的修女找谁说理去。 也因此塔米留金带领着小修女们来到这家医院做医生,修道院这才不至于饿肚子,当安定下来之后老修女也就是院长霍尔瓦娜心力交瘁年事已高病逝了,塔米留金成了信任的修道院院长。 听了塔米留金的故事,王茂如久久不语之后才问:“难道没有人资助吗?” 塔米留金苦笑道:“总督将军,中国人不信东正教,不是教徒,自然不会献给上帝资金。上帝在中国是受到冷漠的,也是陌生的。” 王茂如道:“中国人是信仰宗教却不相信宗教的,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受到的苦难太多,求了漫天神佛都无用。” 塔米留金说道:“怎么会没有用呢,上帝在天上看着呢,他一定会做出公正的判断的。为善者上天堂,为恶者下地狱。” 王茂如摇头道:“中国人不相信死后的待遇,只相信活着的时候的待遇,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活着的时候活得好,不管死后受到何种评判都认可。因为神是强大的,我们及时不认可神的评判也是没用的。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辈子好事难,而做坏事容易,做一辈子坏事也困难。” 塔米留金又要劝说,王茂如说道:“我们不用讨论宗教的话题,我还是想问一下,在中国的俄裔中国人的生活如何?”俄裔中国人,即来到中国的难民,因为王茂如的大度这些难民被允许加入中国国籍成为了俄罗斯族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