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有人生与有人死(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有人生与有人死(求订阅)

谈到了留在中国的俄国人待遇,塔米留金认真地说道:“总体说来中国是非常安全的,在这里不用担心受到迫害,不用担心半夜三更有人咋砸开家门抢走你的财产,拖走你的妻子施暴,也不用担心那些恶徒们因为嫉妒自己的财产而杀死我们。可是因为逃难,我们很多人都没有带多少财产。现在俄国金卢布完全成了废纸,很多家庭都靠着女人们带来的金银首饰过ri子。”她苦笑着说:“您不觉得东北很多城市都有俄国ji院吗?这是因为逃难到中国的俄罗斯女孩们实在是一无所有了,只能靠出卖自己的换取钱和食物,然后用这些钱来养活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们。” 的确,这个时候的俄国人是最惨的,待遇好点的嫁给中国有钱人了,待遇差点的就只能做ji女。王茂如一边听着一边点点头,这些俄国人的确是也不容易,他表示深深的同情,不过给中国男人卖chun,总比好过在俄国被随时随地强暴殴打的好,中国男人还是很疼女人的。 塔米留金感谢道:“我要感谢您,总督阁下,您庇护我们这些俄罗斯人免受迫害的行为,将会在未来的历史上成为人类最光荣的一笔,上帝会记住你,上帝也会保佑你。” 王茂如竖起一根手指,摇着手指道:“不,不,不,我不是保护俄罗斯人,我保护的是俄裔中国人,记住,你们尽管是俄裔。但是你们只要是中国人,我都会保护。我要强调一遍,我只保护中国人,不管他是俄裔,还是德裔,或者是汉族,蒙古族。满族,回族。” 塔米留金忽然说道:“总督阁下,我想向您提一个建议。” “请讲。” “来到中国的很多俄国人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可是现在他们都不得不做其他不擅长的事,我觉得这是一种浪费。我建议你派人去做统计,统计出他们的特长然后利用他们的特长。而且很多俄罗斯女人都受过教育。在您的领地中,学校只有学习却没有艺术,这是不行的。”塔米留金侃侃而谈道,“一个不懂艺术的民族,是注定要被历史遗忘的。” “一个只懂艺术的民族,是要被淘汰的。”王茂如淡淡地说道,笑了一下道:“不过你说的也对,在制定教育的时候教育厅的人太注重学习了,学生们受不到艺术的熏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啊。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学家孔子还要君子习六艺呢,你的建议我会认真听取。谢谢你塔米留金修女。” 随着沈阳妇幼保健医院中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叫,王茂如在门外激动起来,尽管这不是 第 453 章 不久重病去世。马良道:“这事儿你别跟夫人说,我先对秀帅说,知道不知道?” “那怎么行,我不能骗小姐的,我也不会骗人。”彩儿道。 “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马良道,“夫人刚刚生完少爷小姐,要是她这个时候一着急怎么办?你承担得起责任吗?” 彩儿说道:“那,那我试试。” 马良趁着王茂如去厕所的时候说了这件事,王茂如很是惊讶,感慨道:“怎么会如此,怎会如此。”有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做的对,这件事暂时不能让宝琪知道,这样吧,代我你发一份哀悼电报给顾维钧。” “是。”马良提醒道,“是不是也给唐省长发份电报?” “不,我直接去齐齐哈尔。”王茂如道。 唐宝玥在唐家人缘最好,而且尤其是和唐宝琪关系最好,万不能让她知道,王茂如以zhèng fu有事为借口要去长chun处理,唐宝琪虽然不舍,但却也知道国事比家事重要多了叮嘱他要是没事能回来最好。 来到齐齐哈尔之后,王茂如看到唐绍仪苍老了许多,这些年他为黑龙江省为东三省付出许多,如今老年丧女更是一记重拳。但是这个坚强的广东人没有被击倒,原本就非常清瘦的他尽管更加清瘦了许多,却全身心的扑入工作中。王茂如的到来让他很意外,却也知道什么意思,反倒是宽慰他道:“好好待宝琪,现在别让他知道这件事,从小她们姐妹俩关系最好,如果她知道的话对她打击太大啊。对了秀盛,我听说她生了一对龙凤胎是吧?等过些天我这边不忙了去看看外孙和孙女。” 一旁的大舅哥唐遵冲他眨了眨眼睛,王茂如便笑了笑说宝琪特别希望你去,唐绍仪本来想说让她的小妈去看,却又想到宝琪和小妈两人的矛盾,便苦笑说有时间自己去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宝琪这个人任xing,不容其他女人,对小妈一直以来都不喜欢。 等王茂如离开省zhèng fu的时候,唐遵私下对王茂如叹说:“父亲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这几ri我常常见他独自落泪。”他心里也不好受,自己的亲妹妹过世,父亲要在zhèng fu工作,家里一切都得交给他来打点。 王茂如拍拍大舅哥的手背说道:“大哥,节哀顺变,家里还得由你打点一切。我也觉察到了,岳父大人是在用工作来麻痹自己。毕竟四姐宝玥的死太意外了,谁能想到她那么健康美丽的人会这么早的走呢?她还没有见过外甥和外甥女啊。”风华绝代的唐四小姐宝玥,命陨美利坚,老年丧子之痛唐绍仪只能默默承受。 拜别了唐遵,王茂如抛开悲伤随后带着手下来到东北第一兵工厂视察,如今东北第一军工厂的总办是刘庆恩,是韩麟chun特地拜访求来的原汉阳兵工厂总办。 刘庆恩,字国臣,广东客家人,毕业于广东水师学堂,毕业之后在虎门、江yin等炮台工作,后随黑旗军刘永福驻防台湾对ri作战,因受伤回到后方养病。清廷见认为他是个人才,送到汉阳兵工厂担任技工,后留学ri本学习军事科技。在ri本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毕业,考入ri本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机械与枪炮制造,毕业后赴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学习兵器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