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三章 解决边防问题(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三章 解决边防问题(求订阅)

王茂如非常重视东北第一军工厂,不单单它是自己起家的根基,也是因为这里承载了他太大的希望和付出。东北第一军工厂就像是他的长子一样,辛苦培养建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呼伦城搬迁到齐齐哈尔,王茂如为之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也正是因为王茂如的坚持投入,位于齐齐哈尔的东北第一军工厂才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兵工厂,拥有工人两万人的超大型规模。同时,在兼并了奉天兵工厂之后,王茂如也将原奉天兵工厂内的轻武器工人以及设备车间移到了这里,以至于位于沈阳市的原奉天兵工厂为基础的东北第二兵工厂此时只能生产弹药和维修枪械,而它现在唯一生产的武器居然是手榴弹。 当然,客观地来说位于沈阳的东北第二兵工厂,面临的最大的难题是距离ri本驻军大连关东州太近,并且位于ri本的南满铁路区附近不足五公里。如果一旦发生战争ri本人可以依靠南满铁路直接增兵抵达沈阳,在列车炮的协助之下直接接管到东北第二兵工厂。历史上奉天兵工厂陷落也正是因为ri本关东军依靠铁路快速增兵,依靠铁甲列车直接吞了兵工厂,导致当时奉天兵工厂停留的飞机坦克枪炮等价值上千万的军火成了ri本人的囊中之物,ri本人也依靠奉天兵工厂迅速组建了将近十个师团。 如今这个形式,在东三省境内。ri本方面拥有远东铁路南路段。即旅顺港至长chun市铁路段。 ri俄战争中ri军攻占了旅顺、大连、沈阳,并将俄军赶到了昌图以北,美国总统罗斯福出面调停,ri俄两国才停战议和,8月10ri双方代表在朴茨茅斯举行了谈判。ri方要求以哈尔滨为两国铁路的分界点,俄国坚持以宽城子(即长chun站)为分界点,最后在双方的妥协下,双方同意以宽城子为两国铁路区分点。 1905年12月19ri当ri本提理部结束其部队归国运输任务后,在其所管区域内,保留和新设的车站干线上有:大连、南关岭、大房身、金州、三十里堡、普兰店、瓦房店、得利寺、万家岭、熊岳城、盖平、大石桥、海城、汤岗子、鞍山站、烟台、苏家屯、奉天、虎石台、新台子、铁岭、开原、昌图、双庙子、四平街、郭家店、公主岭、范家屯、宽城子。1907年4月1ri。满铁开始营业时,它所管辖的铁路干线大连至孟家屯(现在的长chun南站)695.2公里,同年7月又接收孟家屯以北8.5公里,共计703.7公里。 因此王茂如将最重要的第一和第三兵工厂放在了齐齐哈尔和双城。远离了ri占铁路沿线和ri占区。 至于明年夏天开始建设的东北第三兵工厂(原位于美国的east轻武器公司和east机械研发研发)将负责生产重型机械,改装拖拉机为坦克和装甲车,研发发动机,制造飞机等等。未来的第三兵工厂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它将拥有数量庞大的俄国技术工人,数千名俄国知识分子已经应聘在第三兵工厂,如今兵工厂基础建设已经完成只等待美国的机械到来。而第一批机械设备已经运抵第三兵工厂,在前俄、美国、中国工人和技工的带领下逐渐转入正轨。 王茂如从齐齐哈尔返回哈尔滨后视察了一番东北第三兵工厂,看到居然有一千多俄国工人,不过俄国工人的家属更多,他们没有什么工作只能简单地住在工棚中。王茂如特批。允许工人家属一起进入工厂工作,一来增加工人数量二来解决了俄国技工家属的问题。当然,最重要的是对俄国人普及汉语,毕竟他们将在中国生活,及早学习汉语也尽早融入中国。 第三兵工厂的建设进度让王茂如很是满意,但是不满意的是此时出现许多黑社会帮会分子跑到这里勒索俄藉工人以及家属,尤其是骗取俄藉女孩去ji院的事情引起了许多俄藉工人不满。帮会分子依靠地头蛇的优势,将很多生活困难的俄藉少女卖到ji院,一些俄藉少女跑回来告诉家人在ji院惨遭毒打,这才让俄藉工人义愤填膺。王茂如从俄藉军工专家口中得知这个情况。下令对滨江州帮会分子进行严打,尤其是下令不允许歧视、欺辱、侵犯俄藉流亡者,既然他们加入中国国籍,jing察将予以本国国民相同待遇的保护。 给予俄藉工人尊重和保护,王茂如赢得了身在东北的几十万俄藉人的支持。甚至连国际报纸也赞扬王茂如的国际主义jing神。王茂如心里嘀咕什么国际主义jing神,要不是他们加入中国国籍我怎会保护他们。 刚刚返回长chun。张孝准报告,预备役计划准备完毕,预备役士兵人群包涵东北四省以及蒙古五省地区十六岁至四十六岁成年男xing,要求每人每年至少有共二十天军训时间。在这二十天服役期内受训预备役士兵要完成队列训练,shè击掷弹训练,防炮击训练,体能训练,战斗队形训练以及掩护撤退训练。当然为了方便残疾人,部分身体残疾人可以申请不服兵役训练或在服役受训期间减少训练科目。 经过统计,如今东北四省以及蒙古拥有百姓人口两千六百万,其中十六岁至四十六岁成年男xing人口达到一千一百万人,如果实行全民预备役制度,东北将有超过一千一百万的士兵。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实际cāo作也是不可行的,主要是没有那么多军官和军械。 瑞士因为国民少可以实行全民预备役制度,而中国实行预备役制度的话,就要几十个人用一把枪。因此张孝准建议将每年受训二十天改为每两年受训二十天,但二十天要一次xing进行训练。王茂如和张孝准研究之后,认定了第二份计划,着手让张孝准首先在黑龙江省进行预备役制度,盖因为黑龙江省是王茂如起家的地盘,也是五省之中人口正中间的省份才以它为试训地点。 五省中以辽宁省人口最多,吉林省人口其次,然后依次是黑龙江省,热河省,蒙古省。以黑龙江省为例,人口五百万,成年男子一百九十万人,实行全民预备役制度后每年将有受训一百万人,而分次训练,每个月将拥有受训士兵五万两千人。 如果分成五万两千人受训的话,一来解决了受训人数过多过度拥挤的问题,二来解决了边境驻防士兵不足的问题,三来解决了退役军官安置的问题,他们可以担任预备役教官继续从事所擅长工作。王茂如见张孝准计划妥当,立即拍板让张孝准赶赴黑龙江准备明年在黑龙江省施行全民预备役制度。 而此时,受中国zhèng fu委派,以陆徵祥、顾维钧、王正廷、魏宸组、施肇基五人为代表团赶赴法国巴黎参加巴黎和会进行欧战战后善后。顾维钧匆匆地掩埋了妻子,顾不得悲伤,不得不从美国华盛顿赶往旧金山,等待中国和谈代表团的到来。他现在不敢回华盛顿那个家里,因为家里全都是宝玥的英姿。 陆徵祥带领的代表团在临行前,冯国璋总统、孟恩远副总统、总理钱能训认真叮嘱代表团团长兼外交总长陆徵祥,务必全力以赴争取中国利益,尤其是青岛以及山东问题,务必争取将山东归还给中国。 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彼时在国际上社会地位非常低,但是因为王茂如率领的中国参战军在欧战意大利战场后期取得的战果,让中国百姓和zhèng fu盲目乐观,认为中队的作用远超ri本,极有可能将青岛从ri本手中要回来。成为了战胜国的一员,新任大总统徐世昌感到很满意。11月16ri,他在《zhèng fu公报》中称:“我协商国士兵人民,不惮躬冒艰险,卒以公理战胜强权而获此最后之胜利。吾国力排众难,加入战团,与兹盛举,是堪欣幸。” běi jing市民也万分激动。特别是当美国总统威尔逊发表了“各国人民权利平等,待遇毫无轩轾”的议和大纲后,中国知识界沸腾了。一向热情奔放的陈独秀甚而大赞,威尔逊是世界第一大好人。 如果王茂如知道自己所做给国民带来的这种盲目乐观,肯定会长叹一声自己不该那么多插一脚啊。 巴黎和会开幕在即,中国当然要组建代表团出席。然而,巴黎和会一直不发正式邀请,外交总长陆征祥只能采取请假方式启程前往欧洲,国人空前乐观,而běi jingzhèng fu务实的外交方针之间强烈的反差已让陆征祥有苦难言,因此这些外交代表才是第一时间感到前景不妙的。 陆征祥做为běi jingzhèng fu的外交总长,三年前曾亲手签下屈辱的《二十一条》,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卖国条约,但是zhèng fu面临国内的纷乱,也想统一,要统一就要有钱,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还要有列强的支持,这样才与ri本进行了交易,陆征祥个人除了执行zhèng fu政策外,还能怎样呢?陆在《二十一条》谈判期间,也与ri本苦苦斗争过,也尽可能维护国家利益,但改变不了大局面,因此陆征祥比任何国民都渴望“真理战胜强权”,希望在战后和谈中毕其功于一役,废除列强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以此洗雪自己签订《二十一条》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