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五章 救人(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五章 救人(求订阅)

几个人正说笑着呢,营军务官魏国良拿着名单走过来喊道:“徐如花,徐如花。”大家起初一愣,不知道谁叫这倒霉名字,只见魏国良盯着徐老蔫说道:“徐如花,叫你,你咋不吱声?”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徐老蔫连忙说道:“魏少校,你能不能叫我艺名?” 魏国良摇头道:“军营中就叫大名,徐如花!” 徐老蔫无力地举手说道:“到。”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魏国良憋着笑,板脸说:“在出征之前你申请的调令批准了,还有,后勤部对于你申请的娶洋婆娘的申请也特批了。”大家惊讶起来,纷纷围了过来,臧浩气道:“徐老蔫啊徐老蔫,你还真是蔫不劲儿的坏,冷不丁来这么一出,调哪去了?”便过来问,看到徐老蔫调往的是新军第十三师,由于参战归来,特地连升两级,成了第十三师下的副连长,也就是该连的军士长。 与徐老蔫一同调走的还有黄方,大家早就听说他准备高升,却不知道去哪个部队,魏国良便将调令交给他。大家纷纷过去瞧瞧,却看到黄方调到了毅军改编的第十师担任某副连长,大家连忙相互恭喜。不过最让大家高兴的是他们的连长牟圣先则调入第十五师(参战军第二师改编)127团担任三营长,大家的老排长韩旭直接官升两级升任为一连连长,老上司晋级。自然下面军官兴奋。 沈阳一共五个助军站,林柔在第三助军站,老肖带着龙二狗两人便拎着其他战友送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助军站。登了记,直接有人去叫林柔,不一会儿回来了惊讶地说林柔姑娘没有回来。 “不对啊,林柔早就应该回来了。”老肖说道,“不对。一定不对,麻烦您再去看看,是不是错了?”助军站的人又一次去找了。回来说确定林姑娘没回来,老肖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门口一个卖烟的少年这时候听到他说林柔,立即说道:“你是肖大哥吗?” “你是?” “我是林姐的朋友。我知道林姐这几天常去富丽首饰店,好像在那应聘销售员。”卖烟少年说道。 老肖买了几盒最贵的,说:“你带我去。” “谢谢肖大哥照顾俺生意。”卖烟少年收了烟摊,这寒冬腊月的,要不是实在没什么进项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妹妹要照顾,谁也不愿意在街上盯着北风和零下二十几度买烟,老肖买的这几盒烟够少年一家过个好年的了。少年兴奋地带着他来到林柔平时应聘的富丽首饰店,说是首饰店,其实就是一个老旧的金银庄,只是现在很多商店都学习西方了么。许多年轻的女孩卖货,林柔便是来应聘的之一。 “喏,就是这里。”少年指着一个老店说道。 今天是过小年,街面上许多人放弃了鞭炮,噼里啪啦地爆竹声给沈阳城带来了一丝年味儿。龙二狗走过去拍拍门。里面人似乎没听见,于是他更加用力地拍门,过了一会儿,几个人喊道:“拍什么拍!”伙计打开一条门缝,见到外面站着两个军人和一个烟贩少年,说道:“军爷。您什么事儿?” 龙二狗便要踹门,老肖忙拉住他说道:“二狗,我来。”便走过去说:“我是林小姐林柔的朋友,今天过小年,我们一起吃饭,过来找她。” 那伙计脸sè一变正要关门,龙二狗再也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大门打开了,那门后的伙计也被踹了一个跟头坐在地上。门后还有两个伙计正要过来动手,龙二狗一个箭步进了门,一拳砸晕了一个伙计,然后瞪着另一个想要动手的,那人一看是个军人,吓得连忙放下手中的木棍说:“军爷,你怎么乱打人呢。” “我嫂子呢?”龙二狗怒道。 “你……你嫂子是谁?” “林……林啥来着?”龙二狗问。 老肖也觉察到不对劲了,便说道:“林柔。” “我们不认识林柔。”伙计们相扶着说道。 老肖冷冷地说道:“别惹我杀人。” 龙二狗便拔出随身带着的三棱军刺,道:“快说!我嫂子呢?” 一个伙计受不住吓忙说道:“林小姐下午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顾老虎,让顾老虎给带走了。” 老肖问:“谁是顾老虎?” “沈阳城辽阳帮的二当家,顾老虎陪着小老婆过来买金戒指,看到了林小姐,就把林小姐抢走了。”伙计一五一十地全都说出来,“我们报jing了,jing察说管不了,其实大家都知道管不了,这辽阳帮在zhèng fu里面很有人,我们一般人惹不起,人家是黑白两道同吃,我们报了jing也没有用。”伙计带着哭腔说道:“谁知道那是军爷的老婆啊,军爷,是在跟我们小店无关,那顾老虎在街上遇到大姑娘小媳妇是想抓哪个抓哪个,谁也惹不起啊。别说在小店里做销售员,就是老板娘,他要是看中了,我们也无能为力。” 老肖怒道:“别废话,他们在哪?顾老虎家在哪?” “西尾街九十九号。”伙计说,“全沈阳的人都知道。” 老肖回头说道:“二狗,回去叫人。” 龙二狗二话不说,将身上的礼物劝扔在地上,扭头便跑。 老肖见龙二狗跑远,这才对卖烟少年说:“知道九十九号吧,带我去。” “肖大哥……你……你……你惹不起辽阳帮的。”卖烟少年害怕说道。 “怎么?” “他们会打死你的。” 老肖感到好笑了,冷笑道:“我刚刚从欧洲尸山血海中回来。要是怕死在就死在欧洲了,带我去。” 少年无奈,便带着老肖去了西尾街九十九号顾老虎家。辽阳帮原本是一个松散的同乡会,后来几个辽阳出身的官员撮合,形成一股强大的同乡会,再之后他们当中有人有了麻烦不方便出面,便让同乡会中能私下处理事情的出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个官匪结合的辽阳帮。 九十九号大门紧闭,这大门高四米多,用的是厚实的红松做的。刷上黑漆,远远低看上去很是威严。门口挂着大红灯笼,门上贴着对联。门口站着六七个穿着棉衣来回走路的打手。这天太冷了,他们再站一会儿就回去了。 “这就是了。”少年低声说道。 “你回去吧。”老肖说。 “我,我等你。” 老肖摇头道:“你回去,我这是玩命,不是打架,会死人的,会死很多人的。” 少年终究还是没见过死人,抵不住心里的害怕,点点头跑远了,但是站在远处机jing地看着。 老肖打开一盒烟。抽出一根,背着风用煤油打火机点着了,狠狠地吸了一口,呼出来。想了想苦笑两声,便昂首阔步走向正门。正门口几个打手见到军人走过来。立即说道:“这是顾老爷家,没有邀请闲人免进,军爷,请吧。” 老肖说:“我拜访一下,给顾老爷拜个年。” 打手道:“军爷,实在对不起。没有请帖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老肖想了想,从怀中将烟都掏了出来,分给大伙儿,说:“麻烦兄弟们通报一声,就说参战军军官肖福全拜见。” 几个打手得到好处,相互看了看,便进去通报了。过了一会儿,打手笑着说道:“行了,军爷,看在你是参战军军官的面上,跟我进去吧。”老肖便跟着他走进了顾府。顾老爷的府邸占地极大,从前门道大厅要走三分钟,两边都是青砖铺地,立着四个消防用的水缸,不过此时水缸里都是积雪了。 走到正堂,听见里面人声鼎沸,作为辽阳帮的二把手,顾老虎此时正和心腹手下们把酒言欢一起过小年。他们几个男人一桌,而另外桌子上坐着的都是夫人们,还有一桌子坐得都是小孩,一边丫鬟们伺候着。 老肖推门而入,大家愣了一下,倒是引入的打手说道:“二爷,这位军爷拜访您,祝您年年高升,月月发财。” 顾二爷顾老虎哈哈大笑,道:“得,看赏。”一个小厮便递过来一个红包,老肖没有接,只是问:“顾二爷,我听说下午的时候你抓了一个女人。” 大家都停下来,死盯着他,此时大家都看出来,这小子不是来拜年的,是来找茬的。 顾二爷冷笑道:“这位军爷,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辽阳帮顾二爷的府上。” “你知道我是谁吗?” “人称顾老虎的顾二爷。” “你知道我和zhèng fu是什么关系吗?” 老肖冷笑道:“我知道,你是zhèng fu里一些官员的干儿子。” “混蛋!”一众手下心腹立即怒起,顾二爷蔑笑道:“好胆子,敢这么和我说话的有几个,不过他们现在都下地府投胎去了,你可是活着的唯一一个了。” 老肖道:“别废话了,我今天是来要人的。” “就凭你?”顾二爷冷笑了起来,“别说我瞧不起你,就咱们这屋子里三十多条好汉,三十多把手枪,干死你还是一愣一愣的。” 老肖说道:“他们敢不敢死我我不管,但是我能保证先干死你。” “好大的口气。”顾二爷怒道,刚要举手,便听到外面砰的一声,继而又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之间三两运兵汽车直接将大门撞到,压着门板冲进了顾府,头车上老班长臧浩叼着烟吊儿郎当地坐在驾驶室里,拎着冲锋枪。车到门口的时候还没停稳,便直接跳了下来,拉了一下枪栓,对着顾老虎家大厅上方就是一梭子子弹,吓得众人尖叫起来。 臧浩坐在车顶盖子上,一只脚踩着令一只腿荡着,掉叼烟卷吊儿郎当地冷笑道:“哪个王八犊子敢动我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