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六章 惹祸(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六章 惹祸(求订阅)

臧浩身后一连的一百多人一个个枪上了刺刀,纷纷跳了下来,迅速分成两翼包抄将厅堂围了个水泄不通。/\/\../\/\ 臧浩冷着脸一抬手,百多号人一起高呼:“杀!” 带着浓厚血腥味的杀声只吓得辽阳帮的匪徒们坐在了地上,花枝招展的姨太太和女人们被吓得尖叫大哭起来。辽阳帮充其量不过是帮会,人家连冲锋枪,机枪,步枪都用上了,还上了刺刀,那是玩命的真家伙啊,这活儿人还真是狠啊。这年代很多兵匪不分家,尤其是张作霖起家的部队就是土匪,顿时让顾老虎一会儿人想到了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等七爷杀回来的,有你们好看!”顾老虎心中愤恨地想道。 黑社会再狠也没办法跟军队对抗,因为军队是zhèng fu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黑社会充其量是为了利益组建的打手行会,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顾老虎顾二爷立即蔫了。 臧浩走到老肖身旁,说道:“咋的了?这熊呢?开干啊!” 老肖笑道:“正要干,你来搅局了排长。” “得,我多余了还。”臧浩笑道。 老肖对着顾二爷说道:“来吧,顾二爷,听说你挺能打的,咱俩练练。” 顾二爷连忙说道:“误会,都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啊军爷。老三,老三快,快请那位小姐出来,快请出来啊。” 一个叫老三的赶紧要走,龙二狗带着袁智华和王富贵立即冲过去一顿打。拳拳见血直打得老三惨叫不已,然后龙二狗薅着老三的头发说:“带路,妈的,别耍花样。”这帮人在新加坡一个晚上虐杀一千多印度战俘,下手黑着呢,老三被打的半死,再也不敢耍花招了。只好老老实实带着他们到地牢去带出林柔。地牢中除了林柔还关着二十多个女孩,环肥燕瘦有中国有外国的有白人有黄种人,看来顾二爷的口味还挺复杂。龙二狗一并都带了出来,但是女孩们都穿着单衣,龙二狗带她们来到大厅。让顾二爷手下的夫人们把什么毛皮大衣都给脱了下来,棉靴也脱了下来,夫人们一个个害怕的光着脚站在地上,全换给了被解救的女孩们。臧浩摇着头,说道:“真他妈不是东西。” 被解救的女孩们哭嚎着跪在地上感谢,臧浩摆摆手,说:“别他妈叫唤了,闭嘴,最不愿意听人哭。”便走到顾二爷身边,顾二爷早就吓得不行。坐在椅子上说:“好汉,好汉,军爷,军爷,千万不要动手。咱们这算是两清了,谁也不欠这谁了。别惹麻烦,你我都好说,惹麻烦你我都没好ri子。”一旁的狗头师爷也说道:“军爷军爷,咱们各退一步,各退一步。人,你们带走,而且我们抓了你的人,陪你一千块大洋赔礼道歉,如何?咱们也是认识上面的人,否则大家都不好过。” 臧浩听着顾老虎和狗头师爷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哈哈大笑,忽然一脚揣在那狗头师爷肚子上,将他踹翻了几个跟头滚到一边哼哈着起不来了,他冷冷地说道:“自打我带兵出来撞你家大门,我就犯了军规没好ri子了,可你这老逼凭啥有好ri子?”便拔出军刺,直接抵在顾二爷喉咙上说:“妈了个逼的,老子在风里来火里去一个老婆没捞到,你他娘的十几个老婆还不够,还抓了这么多女人,你对得起我们军人死活保护的国家吗?你他娘的!”说着不解气,忽然三棱刺刀冲下狠狠地扎了下去,只听见顾老虎一阵惨叫,三棱军刺直接将顾老虎的繁殖器官刺穿又将那货钉在了椅子上。 所有人都吓坏了,那些夫人们更是吓得尖叫连连,反倒是被解救的女人们拍手叫好说道杀了他杀了他。 此时外面jing察才姗姗来迟,但是见到这么多手持枪支的大兵们,也都吓傻了,十几个jing察还不够人家吃的呢,巡jing队长忐忑地说:“你们……你们是……是哪部分的?” 臧浩回头说道:“东北边防军第四师35团三营一连一排,我是排长臧浩。” “东北边防军第四师35团三营一连二排,我是排长乐土地。” “东北边防军第四师35团三营一连三排,排长孙立臣。” 巡jing们立即说:“你们,你们都撤了吧,这大过年的……啊?”他见到被钉在椅子上已经痛晕了过去的顾老虎,吓了一跳,那顾老虎虽然晕了过去,但是下身还在一直不停地流血呢,连忙说:“快,快救人。” 臧浩冷笑了一声,便说:“今天的事儿罢了,兄弟们回去,我一力承担。”说完便要把三棱刺,那巡jing队长连忙说道:“别拔出来,你拔出来他就流血过多死了,千万别拔出来。”臧浩便一挥手,带着兄弟们和被解救的女孩们上了车,先是将女孩们送到助军站,后开车回到军营。回到军营的时候,宪兵队已经等在这里,而连长韩旭苦着脸站在一旁,气得指着臧浩的鼻子大骂:“我他娘的就开一会儿会,你就惹出这么大篓子,你啊你,你……” 宪兵队的便要绑着三个军衔最高的,臧浩、乐土地、孙立臣,只见臧浩挺身而出道:“这件事不怪他们,怪我,我激他们的,说不去的都是孙子,再说军规不是规定援助不力枪毙吗?他们这才出来的,不怪他们。”老肖却挡在臧浩身前,说:“这件事儿是我引起的,都是为了救我媳妇,所以找我,跟他们无关。” 宪兵队的人倒是乐了,说:“急什么急,都有,一个个都别跑了,班长以上的都要受罚,还争什么争?这件事儿不是谁能扛得下的,擅自调动军队。哼哼!要是古代,这就是抄家灭祖的谋反大罪!” 王茂如这个时候正在酒会上和宫小旗等人把酒言欢,第四师和第二师团长以上军官全都聚齐了,除此之外还有第六师的第七师和第十一骑兵师第十三师的军官,欢聚一堂,一个个特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不醉不归。王茂如酒量尽管好。也架不住人多,便让副官们抵挡,自己先喝一喝醒酒汤。等一会儿还有命令要下。这时候宪兵司令何安定匆匆赶来,在王茂如耳边说道:“第四师有人擅自调兵,现已经被抓起来了。请秀帅指示。” 王茂如大吃一惊,擅自调兵,他放下酒杯,眉头皱紧,问:“什么意思,是谁?” “是一个小排长。”何安定道。 王茂如一下子就想到了武昌起义,几个小小的排长带着士兵冲击zhèng fu,最终掀翻了清zhèng fu,又想到了俄国士兵受到布尔什维克鼓动起义,最终掀翻了俄帝国。难道是第四师被某个党派的人调唆闹事?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冷汗出来了,酒jing立即挥发出来,醒了酒,不动声sè地说:“我们下去说。” “是。”何安定答道。 两人便走到后面,何安定一五一十地作出报告。包括肖福全在新加坡救了女人而女人则以身相许远赴万里来到沈阳,却在外面受到当地帮会抓走,肖福全一个人去救妻子,臧浩得到通报带着手下和战友硬闯顾家,同时解救了顾家关在地牢中的造囚禁二十几个少女,臧浩打伤了顾老虎。带兵回来之后束手就擒。 王茂如沉默不语,半响才说:“臧浩犯得军规,还有救吗?” 何安定道:“秀帅,我知道你心疼手下,但是军规不可违逆,军规就是军规,若是这次擅自调动军队不罚,下次有人擅自调动军队就不一定是以为私事了。”他正sè道。“军规不可擅自更改啊!” “那是什么结果?”王茂如问。 何安定道:“主犯臧浩,枪决,开除军籍,从犯乐土地,孙立臣开除军籍,其余人降职打散到其他军队。” 王茂如抽了一口烟,半天沉默不语,何安定道:“秀帅,这已经是最轻的了,若是战时,这一百多人都要被枪毙。”过了好一会儿,王茂如才说:“这个连屡立战功,不宜解散,留用吧,至于主犯,按照宪兵的处理意见吧,但是不要开除军籍,至于从犯乐土地和孙立臣,降为普通士兵。” 何安定见他一脸痛苦的模样,心知他为士兵被枪毙而心痛不已,也没有再说什么,说了声是便走了。 王茂如靠在沙发上,又点了一根烟,思索起来。这个臧浩他是知道的,老兵油子,铁锤子班班长,外号藏獒,虎头虎脑一个勇将。这藏獒的老兵还是自己手下的老兵,还是直隶昌平人,自己驻军怀柔的时候就入伍的士兵,跟随自己七年了。这老兵对自己忠心耿耿,但是脾气不好,控制不住情绪,屡次立功又屡次闯祸。总军务部评审处评定军功的时候,王茂如特地关照了一下,臧浩半年之后就会被任命为连长,一年之后会被调到新军中担任营长,可是……现在什么都完了, 完了。 他没有再参加宴会,也没了这个心情,总参谋长蒋方震也随后得知了情况,并且知道这臧浩是王茂如手下老兵,却不得不被执行枪决,王茂如心里很不好受。他走到王茂如身旁,安慰道:“看得开一些,他的家人好好照顾一下就好了,告诉他家人他为国战死的。” 王茂如苦笑道:“这人啊,还真是……唉,命,都是命啊。” 蒋方震也苦笑不已,说道:“他是个好人。” 忽然,王茂如站起来,说道:“臧浩不能这样死,不能这样死!什么样的辽阳帮居然这么大能量,我要救的人,一定能救!马良!” “到!” “将白广敬叫来。” “是。”马良恭敬地说道,心中想到辽阳帮的下场了,这些人要倒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