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七章 斩草除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七章 斩草除根

白广敬不单单担任武装jing察第一旅旅长之职,还担任沈阳州jing察署署长一职,私下与沈阳市jing察局长李永明有隙。白广敬早就听到手下报告军队和帮会发生冲突的事情,之前只能暗叫一声不好办啊,这辽阳帮还真是让人头疼,辽阳帮不单单是一个黑社会帮会,而是指一群辽阳出身的帮会,包括军政jing黑民五方在内,尤其是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让他更加难以伸手。若是可能,不消王茂如说,白广敬接受沈阳州那一刻就动手了,只是因为辽阳帮势力太过庞大,在巩固王茂如政权之前,决不能动手。 而且民国年间帮会的成立和存在也事出有因,这个法制不健全社会福利没有保障的年代之中,人们不得不结帮成队相互保护以求自保。因此在这个时代,但凡有点社会背景的的都会加入什么帮会,很多都是不得不找到一个保护自己的部门。 而中国人习惯以家乡为基础,俗话说甜不甜故乡水亲不亲家乡人,历朝历代的党派中乡土之情都是党派之争的重要成分。而尤其是清末民国这一段时期,取缔了可靠之后,同届之情没了,便只有乡土之情了。曾国藩的湘系,李鸿章的淮系,段祺瑞的皖系,冯国璋的直系,孙中山重用粤人,历史上张作霖的东北系,蒋介石的浙系。而辽阳帮正是这样的一个帮会,最初都是辽阳出身的人组成的帮会,之后辽阳出身的官员也参与其中。再到后来帮助大家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辽阳出身的张作霖更是让这个帮会的势力增大到非同一般的位置。后来张作霖手下王之江担任jing察厅长对辽阳帮进行打压,得罪了辽阳出身的许多官员,为此王之江被迫做出许多让步。张作霖远赴西北之后王茂如接手辽宁地盘,但是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留下来的官员们和势力,这样辽阳帮有一个错觉。王茂如不得不依靠他们,于是辽阳帮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渐渐再度嚣张起来。 白广敬原来是长chun市jing察局长,因为王茂如记得他的能力才升职被委任为沈阳州jing察署长。但作为一个外来官员。白广敬和本地沈阳jing察局长李永明便有了很多冲突。尽管白广敬名为上级,可沈阳城内归李永明这个本地蛇主管,白广敬想要管理好全州治安。便遇到了李永明的明暗抵制。白广敬暗地里搜集了辽阳帮的许多罪证,尽管每一个罪证都指向zhèng fu中一些与辽阳出身有关的高官,但他隐忍不发等待良机。他自然知道不能擅自动这些高官,王茂如不允许zhèng fu不稳。拿出这些证据肯定会杀一些人震慑部分人,但为了以免引发zhèng fu结构不稳和部分官员的反弹,白广敬默默等待机会。 得知臧浩等人擅自调兵之事后,白广敬心中一颤,继而高兴起来,军队和黑社会碰撞,王茂如最看重的就是军权。这次肯定为了军队干掉黑社会。而且,黑社会是被zhèng fu中某些人支持,王茂如一定会对zhèng fu大动干戈。他准备好了资料,悄悄等待王茂如找他。 果不其然,马良来了。对他说秀帅叫他立即报到,并说:“白署长,你是聪明人,知道秀帅叫你做什么。”白广敬心里寻思起来一定是要治理当地辽阳帮了,便笑道:“马副官,我早做好准备了。”两人相视而笑。便带着大堆资料过去。 王茂如心中一直有气,见到白广敬托着一包公文袋,便问:“你带的这是什么?” 白广敬恭敬地说这是辽阳帮的一些罪证,今ri特地请秀帅过目。这些资料足足有三公斤重,王茂如若是真看完都得年后了,便随手抽出一本一边翻阅一边说:“放在这里我看不过来,但是我看到了辽阳帮的罪恶累累,这种帮会一定要尽早铲除。” 白广敬将资料分出一半,道:“这一半是zhèng fu官员中涉及到辽阳帮犯罪的,这一部分是社会上辽阳帮民间犯罪的罪证。” 王茂如冷笑着点点头,摸着小胡子道:“zhèng fu官员那一部分,你交给廉政公署吧,你们将社会上的辽阳帮黑势力铲除。” 白广敬道:“杀不杀人?” “杀,给你两百个名额,而且要杀足两百个。”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仿佛人命在他的眼中不值一晒一般。 很快,在年前腊月二十五这天辽宁省武装jing察第一旅进入沈阳城进行大搜捕,抓捕辽阳帮中涉案涉毒涉赌涉黑涉黄骨干分子两百七十余人,在挑选之后抄家罚款一百余人,一百六十多人被从速判处死刑。年前二十七这天,沈阳菜市口,一排排枪响之后,曾在沈阳城嚣张一时的辽阳帮烟消云散。zhèng fu之中的辽阳出身的官员也惴惴不安,生怕找到自己。所幸的是这次触霉头的是辽阳帮,而非所有辽宁省官员,并没有涉及到辽宁省官场的根基。而这辽阳正式张作霖发家之地,此举也可以看做王茂如铲除张作霖遗留势力的动作。很多辽阳出身的官员辞职,然而辞职之后即不是zhèng fu官员了,jing察立即找上门来,该判刑的判刑,该死刑的死刑。 一场政治风暴中,辽阳出身的官员真没有过好这个年。 尤其是与白广敬一直以来有冲突的原沈阳jing察局长李永明这次彻底倒台了,李永明是辽阳帮最大的靠山之一,他曾经给张作霖担任辽阳县jing察局长一职。在张作霖倒台被赶走之后,李永明迅速投靠了王茂如,并帮助王茂如迅速稳定了沈阳治安,可以说他给王茂如做了不小的贡献。但是他同样也是掀起辽阳帮猖狂的元凶,在本地可以不听王茂如zhèng fu的指令,但是谁要是违反了辽阳帮的规矩,那是必死无疑。许多辽阳帮的小喽啰便趁此时机兴风作浪,惹下许多事端来,只是这次惹到的是军方的人。 辽阳帮的倒台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实力太过于强大,王茂如也想摆脱对他们的依赖,因为他们身上张作霖烙印太重,难免自己有一天反而受制于他们,于是先下手为强彻底铲除。李永明在监狱之中写血书喊冤,说自己绝对忠诚于秀帅,但是这份血书很快被白广敬扔在了火盆之中点着了。也许李永明至死都不明白,到底是谁在对他,不是白广敬,而是他一直想要求助的王茂如。 在臧浩解救的这二十多个女人之中,有个女人是ri本商人米留次郎的小女儿,米留次郎本以为小女儿回国了,怎料到是被绑架关在地牢中了,当小女儿回来的时候米留次郎气得找到ri本沈阳领事馆扬言一定严惩凶手。没几天,凶手顾老虎以及党羽一百六十多人被拉到菜市口排队枪毙了,大快人心,ri本领事也没法再找事。而顾老虎一家也被抄家,抄家所得金额赔偿米留杏子(受害者)三百块钱,算是息事宁人。米留杏子在地牢之中认识了林柔,林柔是福建大户人家出身,学过外语,而清末我国普遍学习的外语就是ri语,两人在地牢之中尽管只相识半天,但是共患难过,也成了朋友。 米留杏子原本想要回国之前拜访一下林柔,却见到林柔一脸愁眉不展,便问发生什么事情,林柔说:“那ri救出我们的排长臧浩,要被判死刑了。” 米留杏子大吃一惊,道:“纳尼?这不可能,他是好人,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为什么会被判死刑?” 林柔说道:“他因为解救我们擅自调动军队,所以才被判死刑。” 米留杏子沉默了许久,说:“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 林柔问了一下老肖,老肖回来之后抽着烟,说:“我试试,但是以什么名义?”林柔找到米留杏子说见臧浩得有一个名义,救命恩人这个名义显然不会被通过,米留杏子想了想,最终咬牙说:“未婚妻。”林柔本来就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人,见她如此,也心中暗下支持,便跟老肖说了。老肖带着米留杏子来到宪兵司令部求见长官,大过年的宪兵司令部长官也不在,只有一个典狱长,恰好这典狱长和臧浩都是当初王茂如在河北怀柔招军的时候的老兵罗琦,正在监狱里和臧浩喝着酒呢,听到有人求见,还是臧浩的未婚妻,那典狱长奇道:“臧浩,你不就是在昌平有个叔叔吗?咋出现未婚妻了?” 臧浩自己也不明白呢,便让人过来看看自己这老光棍怎么还出现老婆了,见到老肖拎着酒肉带着一个ri本女人,奇道:“行啊,够意思,送酒送肉送女人,好,好,我就爱这一口。”便拉过来女人坐在即身边,所:“来,给爷唱一个。” 老肖瞪大眼睛,说道:“班长,这女人是来报恩的。” 臧浩道:“什么?报恩?不是你雇来的ri本窑姐儿?” “她是你上次从顾老虎手下救的女人之一。” 臧浩连忙跳起来一脚站踩到旁边的另一个座位,离她一段距离,道:“这不是扯么,我还以为是你给我临死之前弄的窑姐儿呢。” 老肖笑道:“我倒是敢找,谁他妈赶来宪兵队啊。” “嘿,你,小娘们,滚吧,也不需要伺候。”臧浩道,坐在板凳山,心中五味俱全,有些许感动,还有人记得自己做的好事,但是表面却装作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甚至有些厌恶地驱赶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