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救了臧浩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八章 谁救了臧浩

“谢谢,你,臧浩桑。”米留杏子cāo着蹩脚的中文说道,在中国住了三年,她还是会说一些简单的中国话的。平ri里米留杏子穿的和中学女学生一般的服装,一般人看不出她是ri本女孩,这也是为什么顾老虎敢连ri本女人也抓的原因,顾老虎还以为是中国女学生便抓了过去,发现是ri本女人这才害怕了,但是又怕放出去之后自己的事儿露馅,便被一直关在地牢中。 臧浩忙说道:“没啥,用我一条命换你们二十多条命,值了。” 米留杏子说道:“为了,感谢你,我,今晚,不走了。” 典狱长和老肖相互看了看,老肖说:“是不是我做梦呢?” 那典狱长道:“我也怀疑自己做梦呢。” 臧浩一拍桌子笑道:“谢了,俺救你可不是为了图回报,你走。” 米留杏子坚决地摇摇头,等着杏仁大眼道:“不,我,要报答。” 臧浩怒道:“你留下来陪我报答我?怎么感觉我跟那顾老虎一样了。”见米留杏子没有听懂,苦笑了一下,说:“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可怜我。”这句话她听懂了,但是她仍旧坚定地说:“不,我留下来。”臧浩瞪圆了眼珠子,怒道:“你这小娘们疯了啊?还是ri本娘们都有病啊?找……那什么是不是?”米留杏子说道:“我的,听不懂的,你的。”臧浩哭笑不得。 典狱长罗琦冲老肖眨了眨眼睛,两人先后起身说去厕所。除了房子将门一锁,臧浩听到锁门声叫道:“罗琦,你啥意思?” 罗琦一脸羡慕地笑道:“好好享用,兄弟,临死了有女人陪下yin曹地府也不冤枉。”说着便带老肖和其他卫兵走远了。 臧浩对着米留杏子说道:“小娘们,你……这脑袋咋长的啊?咋跟我们中国女人长得不一样呢?” 米留杏子摸着自己的头,奇道:“我的头。很正常啊,不难看。” “得,敢情你这中国话也是二调子。”臧浩苦笑道。 也许因为自己没几天活了。臧浩这个年过的很舒服,有酒有肉,还有ri本大姑娘睡。而且还是个雏,还真是赚到了。而后判罚ri期下来了,大年初九,菜市口枪毙。知道自己的判罚结果之后,臧浩便对米留杏子说道:“你别来了,我要死了,你要是再来的话我就该不想死了,我不想死还得死,会活的很痛苦的。” 米留杏子对着他鞠了一躬,说:“臧浩桑。我是你的人了,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你。” 臧浩苦笑着,你怎么救我,东北军军规森严,自己是判了死罪。可是自己还真没后悔过——当然他有时候也后悔,可随机便对自己说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兄弟,为了军队,为了传统,为了jing神传承。 米留杏子带着遗憾离开宪兵司令部没多久,便有人找到了她。说:“你想救臧浩吗?”米留杏子惊讶地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让你救臧浩。”这人说道。 米留杏子将信将疑,问:“你有什么方法?” “你去医院开一张怀孕证明。”这人笑道。 “怀孕证明?” “是的,只要你怀孕了,怀上了臧浩的孩子,我们就有办法让臧浩不死。”这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米留杏子瞪着杏仁大眼,过了一会儿重重地点头。她本想跑到ri本医院想要弄出一张证明,可是她即使和臧浩有过鱼水之欢也只是三天前,哪能这么快就查出来,而且她的父亲还是ri本商人,在ri本商圈也很有民望让人知道女儿被囚禁已经很丢人了,再知道怀孕,那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思前想后,米留杏子找到林柔寻求帮助。军务部帮着将林柔安排在助军站工作,林柔换上了一身军装,从此之后她就是军方的人了,再也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林柔义不容辞地带米留杏子去沈阳妇幼保健医院找到俄罗斯医生准备开一张怀孕证明,俄国女护士起初不肯开证明。但是穿着女式军装的林柔掏出二十块大洋放在护士面前,说:“这些给你,给我一张证明。”米留杏子惊讶地看着林柔,却见那俄罗斯护士大方地收好大洋说等一下便走了。 见俄罗斯女护士离开房间,米留杏子问:“这怎么可以这样?她们……” 林柔道:“她们现在很穷,ri子过得很不好,这些钱足够五个人一个月的伙食,她肯定会收的。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臧大哥不单救了你,也救了我,救了我男人。” 拿到了怀孕证明之后,那个男人找到米留杏子说:“你现在去宪兵司令部,请求让臧浩看到孩子出生再判刑。” “看到孩子出生再判刑?” “是,”这人冷笑道,“孩子出生要十个月了,十个月之后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了。” 神秘人离开之后米留杏子立即赶到宪兵司令部前,拿着怀孕证明说道:“我是臧浩的未婚妻,我怀了他的孩子,我申请让孩子见到他的父亲之后再对他的父亲判刑。”宪兵们惊讶不已,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出现个未婚妻救法场了? 宪兵司令何安定听到手下报告这件事也眉头一紧,心中觉得不对劲,便急忙找到禀报王茂如说明,王茂如摸着小胡子沉思了一会儿,说:“虽然军法无情但人有情,准了,等孩子出生再执行死刑吧。”随后何安定出去,罗浩走了进来,王茂如冲他笑笑,道:“办得好。” 罗浩笑了一会儿,问道:“秀帅,为了一个死囚这么大费周章,值得吗?” 王茂如道:“值得,这个臧浩是个人才啊,等有一天他定然会有所作用的。” “他会知道是秀帅您帮助他的吗?”罗浩问。 王茂如叼着烟斗,道:“他会知道的。” 此时宪兵监狱中的臧浩惊讶地对罗琦说道:“老罗,你说什么?等到我孩子出生再执行?这什么意思?” 罗琦晒笑道:“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有人想要保下你的命。” “宫师长?” 罗琦道:“宫师长却是有能力有威望,不过宫师长这个人xing子孤傲,没几个朋友,更是和我们宪兵队何司令没任何交情,很明显不是他,纵然是他他也不敢。要知道你这罪行是擅自调兵,在古代相当于某犯大罪,谁要是敢救你就相当于把自己贴上谋反的标签啊。” 臧浩惊讶地说道:“你是说……秀帅?” 罗琦拍拍他的肩膀道:“废话,能就得了你的,整个中国除了秀帅,没别人了。”几天之后,臧浩被安排到其他地方,也是宪兵司令部的财产,是民房,听说是宪兵队尽管家属区,在宪兵队大院,受到保护。臧浩很是奇怪自己怎么办到这里住来了,自己又不是宪兵队的人,还是个关押犯,不过一推开门,便看到了穿着花格子棉袄的米留杏子正蹲在地上引火,可她是大小姐出身,怎么会用中国这种灶坑,只弄得满脸漆黑。 “是你?”臧浩惊讶道。 “嗨!”米留杏子连忙鞠身敬礼,“您回来了。” 臧浩看看罗琦,又看看米留杏子,罗琦小声笑道:“满意吗?” “这合规矩吗?” 罗琦在他耳边说道:“合不合规矩嘛,不是我说了算的,是秀帅嘱咐的。” “秀帅?秀帅……”臧浩喃喃自语道,心中全是感激。 民国九年的chun节是一个欢乐喜庆的chun节,回顾去年一整年,中国发生了许多百姓乐于看到的事。首先是对百姓最为有利的就是南北zhèng fu和谈,中国内战终于消停了一段ri子。其次中国派兵参加欧战,并且在欧战中取得佳绩,让百姓异常骄傲。第三还是欧战,欧战协约国获胜了,而我们中国第一次成了战胜国,举国欢庆。第四是因为欧战的原因经济复苏,持续升高,可以说欧战让和平国家有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机会。第五是国民解决土地危机有了办法,那就是到东北开田去,到吉林省、黑龙江省、蒙古省开田三年内免税,三年后十收一的税。 而明年世界和平,我们又该好好过ri子了。 什么?中国参与俄国内战? 当百姓们得知尚武将军在报纸上发出声音中队参加俄国内战,并争取将前清割据领土收回的时候心存疑惑,中国能打赢老毛子吗? 众所周知,俄国一直是世界上陆军第一强国,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民族能够战胜俄国,而中国更加不可能了,近代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受欺负的小媳妇模样出现在世界上,中国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是遭受歧视的对象。可以说,中国人的地位,和非洲黑人的地位不相上下,走到哪都被人看不起。 国弱则无尊严啊。 幸好出了个能打仗的尚武将军,幸甚,幸甚。 尚武将军在报纸上说得好,打出一个尊严来,没有任何民族能够和平崛起,必须打出一个尊严来。 “打出一个尊严”和“和平崛起”在文化界上发生了引发了一个大讨论,新文化运动倡导者胡适先生,梁启超先生,鲁迅先生等待文化界名人在报纸上各执一词,讨论中华之崛起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