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九章 来自的孙文支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五十九章 来自的孙文支持

作为王茂如的根基,东北地方zhèng fu的观点绝对是支持王茂如的观点打出一个尊严来,东北人暴躁倔强的xing格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接受任何其他方式。而在其他地方一些地方左右两派各持一词。 王茂如的挚交好友严复,尽管他和王茂如私人友谊醇厚,但他也在报纸上公然反对单纯依靠武力争取尊严。当然最让王茂如意外的是在上海租界公寓下野的孙文,则在报纸上宣布支持王茂如的“打出一个尊严”的口号,他说:“盖观世界发展,列强崛起无不伴随腥风血雨之战斗,中国崛起必有不吝,何非一战矣?” 此时的孙文与ri本zhèng fu方面支持渐行渐远,ri本越来越趋于支持北洋zhèng fu,最终抛弃了孙文,二次是的 孙文也是人生处境最为困难的时期之一。他在南方临时zhèng fu中被架空之后,难掩心中怒火,一气之下辞职躲在上海和心腹终ri盘横如何重新掌权,不过终究是空口平平,尚未有一计之策。 起初还是孙文的武官长蒋中正在报纸上看到“文武之争”的讨论,他非常感兴趣,于是将报纸拿给孙文。孙文看了之后有他的想法,他是一个民族主义激进派,一直以来屡屡造大清的反,造北洋zhèng fu的反,正说明此人好斗却无战略。而他的大汉族主义甚至盖过了现阶段中国的实际情况,他的想法常常就像他提出全国兴建十万公里铁路一样极为不切实际,但却也极为天真。他是一个天真的激进者。在后世有一个词专门为孙文这种人创造,这个词就是愤青,只是他是个民国时代的老愤青而已。 本章节 雄霸 手打)” 马良惊讶道:“如此是否草率了一些?” 王茂如笑道:“我们不利用他,别人就会利用他啊。” “别人?谁?” 王茂如笑而不语,只是盯着地图上的莫斯科方向。 如今王茂如手下有一大群智囊团,有政有武有经济有外交,政治方便有张毅伟。武力方面有蒋方震,经济方面有张弘扬,外交方面有张奎安,不过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看不到未来。而王茂如是能够看到未来的,这也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通电召唤孙文北上的确是一步诡棋,这样会加重了与běi jingzhèng fu的不和。同样孙文这个人是天生反骨从来不甘心于人下的主,王茂如想要利用他,极有可能也被他利用。就像是他第一次与民党接触的时候被民党造谣将会和蔡锷南北夹击袁世凯一样。孙文的智囊团也不弱于他的手下啊。 王茂如的通电闹得举世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关口,这个中国和平的关口,好战的尚武将军王茂如会召唤孙文北上详谈中国之发展。难道他们是总统不成? 段祺瑞愤愤地将电报扔在地上,道:“王秀盛太过嚣张。太过嚣张了。” 徐树铮在一旁道:“此人着实可恶,不如发动全国不满他的军队群起而攻之?” 段祺瑞叹了口气。摇头道:“此人龟缩于东北不出,而我们进入东北困难,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支持张雨亭啊。” 徐树铮道:“张雨亭也不是好东西,这人野心比王茂如还大,要是他统一了东北,肯定会被南下了,怎么会像是王茂如一样老老实实地待在关内。王茂如屡次出击的手,靠的就是善于抓住时机,靠的就是钻营,他似乎极为忌惮国内反应。” “这也是他高明之处,这小子,我早就说过,不简单,不简单。”段祺瑞叹道,苦笑说:“这尚武将军封号,还是我给他的,说起来我们之间渊源极深。”又道:“张作霖在西北如何了?” 徐树铮道:“种鸦片,垦田,办军校,练兵埋头发展,野心勃勃,只是地盘小了些,否则又是一个王茂如。” 全国的各个军阀们也让一直想武力统一的段祺瑞头疼的了,其实如果可以打破一切重新建设,例如效仿王茂如在东北实行参谋部管理制度,军政分离,倒也未尝不可。可是两方所不同的是,王茂如是从零开始建设了八年,建设的时候就是按照军政分离建设的军队,而皖系军队本身就是继承军阀制度,用军阀度消灭军阀制度,只会形成更多的军阀。 段祺瑞此时也是心力交瘁,年老了许多,而最近让他头疼的是,大总统徐世昌因为中国参战军义务结束在国会上要求解散徐树铮手下的参战军。参战军如今只剩下两个师,即第一师和第三师,但总归是小徐手中的直属武装力量,被王茂如巧妙夺取一个师之后小徐绝不可能将参战军拱手相让。 于是怎么留住参战军两个师也成了两人头疼的大事,王茂如倒好,在东北直接将参战军所部改编为东北边防军即刻,可小徐的军队在中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改?历史上尽管徐树铮利用参战军改编为西北边防军,但显然在此时蒙古由王茂如把持,山西绥远和甘肃逐渐由张作霖把持,小徐没了名义了。 běi jingzhèng fu头疼的事情一大堆,孙文头疼的事情则简单的多,到底去不去东北,去东北能做什么? 王茂如在东北形成一个强大的集团zhèng fu,这个集团zhèng fu中各级管理制度像是一个金字塔一般,最上方是东北大都督王茂如,其下是五个省长,五个省长职下是各个州长,州长之下是县长,然后是市长,镇长,村长,屯长,这个体系已经成型,其中州长是民选,而省长是任命,这样既保证了民意又保证了zhèng fu利益。选民自己选出来的州长体现了min zhu,管理这些州长的是大军阀,在东北是没有小军阀的,只有一个军阀,那就是王茂如。在他下边的将军们只负责军事方面,军队严格和政治交叉,杜绝了文武交叉的情况。武人中有野心的得不到文官们的支持,文官中有野心的没有能力,而且文官受制于廉政公署和国家法院的共同限制。 孙文来到东北能做什么呢?做州长?他没有这个权利,州长人选除了第一年在黑龙江比较特殊之外,现在已经明确规定,一个州的州长候选人必须在本州生活三年以上并取得本州户口,孙文也不能能自降身价去王茂如手下做官。可是王茂如手下官僚体系稳定,孙文不去做官做什么呢?去了,一定会被王茂如利用,不去,此时在上海逗留,一直非常尴尬。 最后汪jing卫从吉林回来,兴奋地说:“吉林州长竞选惨烈之极,惨烈之极,未料到最终占便宜的竟然是致公党,真是让人惊讶啊。” “国民党在东北能否取得zhèng fu行政权?”孙文问。 汪jing卫道:“担任州长之后完全可以,但是省里会划定方向和限制,在这个方向上和限制中zi you发挥,例如移民政策,zhèng fu制定鼓励移民,州长制定如何鼓励移民,如何安定移民,如何处理本地居民和移民的关系等等诸多杂事。”见胡汉民等人愁眉不展,便道:“留在上海又如何?不如去东北,那王茂如不敢拿您怎样,再者说他是政治家,不是屠夫,若只是屠夫怎会做五省大都督。” 孙文最终拍板决定道:“好,去一趟东北,我去会会王茂如,看一看这个年轻人有什么见地。”随后发表复电,表示愿意北上与尚武将军详谈,并且号召民党人士学习王茂如为国为民牺牲之jing神。 王茂如看了报纸笑道:“这倒不是我第一次和他合作了,只是希望这次不要再给我弄出什么幺蛾子。” 一九一九年chun节年后东北地方zhèng fu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东北边防军十五个师正式组建完毕,对外发表地方zhèng fu规划咨文。这有些类似于后世的国情咨文,主要是体现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zhèng fu透明度和计划xing,第二个是显示强大实力震慑敌人。 地方规划咨文不像是国情咨文那样几万字几百页,王茂如的规划咨文也很简单,一共五方面计划:军,政,经济,国民福利,教育。 军事方面,东北边防军进一步规划军队,形成十五个正规陆军师、十个武装jing察旅以及全民预备役制为基础的军队。原徐树铮的参战军第二师就硬生生被王茂如吞并成了第十五陆军师了,直接脱掉军服换成东北边防军的黑sè军装,ri式武器换成77口径的东北边防军制式武器,军中的ri本教官有愿意留下的留下,不愿意留下的自便。当然,ri本教官没有一个想要走的,也许是他们想要通过此来研究东北边防军,为ri后中ri冲突作进一步准备。除了热河黑龙江吉林三省分别拥有两个武装jing察旅之外,在蒙古省建立一个武装jing察旅,在辽宁省增加建立第三支武装jing察旅,这样以来形成内防用武jing,边防军做野战部队。而全民预备役制度的颁布,才是震慑人心的一件事。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