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刚烈少年白顺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四十六章 刚烈少年白顺子

第四十六章刚烈少年白顺子 白朗军在河南受困于段祺瑞率领的北洋jing锐围剿,与北洋军七战七败,白朗手下大将相继阵亡,白朗下令立即化整为零分别逃跑,至陕西汇合。 自从王茂如首战获胜之后,北洋军捷报连连,当然这其中不乏虚报战功之辈,只是这头彩让王茂如抢去了,着实让人不舒服。王茂如也知道枪打出头鸟,自己既然是得了好处,也别让别人喝不到汤,便在巩县老老实实地驻扎下来。二十几个伤兵中,五个最终伤重阵亡了,还是七个成了残疾,王茂如让这些人暂时都回到běi jing,残疾的进入工厂做工人,并且签订永久xing劳动合同,只要这些伤残军人在一天,就是这厂子的工人。尽管他们的工作能力不强,但是他们的工资待遇,不能低于普通工人。而受伤者回到军营养伤,等待守备队回归。 王茂如倒是在巩县自得其乐,每天派遣飞机辅助侦查,六个小家伙学的很快,飞行员原本就是罗海泉的同学朋友们坚韧,这些人更偏重于研究,六个小家伙便很快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之下掌握了飞机xing能。而其中一个叫潘树龙的十三岁男孩居然成了第一个du li开飞机的少年飞行员,虽然他下飞机之后被飞行员们骂得够呛。 这天王茂如带着卫队去县长家赴宴,走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跑到马队前跪地喊冤,王茂如哭笑不得,说自己是军队,不是巡抚,问有何冤情可以转告县长。那告状的人是外地难民,状告本地富户刘氏。虽然刘氏在巩县一向风评不甚好,但也不能无辜状告,再者说王茂如也不是本地官员。带着这个三十多岁男的来到县长家,县长本来很是高兴,但是一见这男的,脸顿时拉下来,拉过王茂如说:“这人和老刘家有过节,尚武将军还是别搀和为妙。” “怎么?”王茂如奇了,这刘氏还有什么高深背景不成? 县长说:“这老刘家老太公是本县最大地主之一,生了十一个儿子活了九个,在本县号称是刘家九条龙,最有出息的是老二,在běi jingzhèng fu交通部里当官,老三在翼军师长赵倜旗下当参谋官,这老五老七是本县最大祸害,可惜没人治得了他们,手下纠结几百地痞流氓,乘着这次闹匪灾倒卖人口。这老头前几天来告过一次,本县也帮不了他,他独生女儿被刘家老五抓去买到开封窑子里了。” 此时一旁跑出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跑到这男人身旁,扶起他,说:“葛大叔,咱们走吧。” 葛大叔说:“顺子,你不懂,这是王将军,是尚武将军,赶紧跪下,跟我一起跪下。” 少年顺子跪在地上,眼神直直地盯着王茂如,说道:“尚武将军,要是你能帮我葛大叔主持公道,我这辈子就卖命给你!” 王茂如和县长听到,摇头苦笑起来,那县长说道:“小子,你凭啥说卖命给尚武将军,人家啥也不缺,再说这世道人心隔肚皮,你说你卖命给大人,指不定哪天你就反骨了。” 那少年顺子听到他这么说,气得不行,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扯去刀鞘,明晃晃的匕首便露在外面,只吓得周遭的人尖叫起来。锁住等亲卫队的立即掏出枪挡在王茂如周围,县长也忙躲进亲卫队中,叫道:“你要干啥,你要干啥你!”二根撸了一下枪机瞄准少年顺子,王茂如抬手将二根的枪压了下去,又道:“看看他要怎么做,先别动作。” 少年顺子右手持匕首,左手伸出来,对着小指,道:“我白顺子,说到做到,若是大人不信,我便让大人看到,我白顺子绝不是反骨。”说罢,一刀将左手小指切了下去,那鲜血如喷泉一般喷了出来,喷起来吓得县长坐在地上,少年顺子咬着牙,道:“大人,若是不信我白顺子,我再给你看!”说罢,竟然不管不顾流血的左手小指伤处,此时却把刀放在无名指上,便要再切。 王茂如道:“好,我看好你,二根,带他去军营包扎,老汉,我帮你,但你打官司却打不赢,我凭着我尚武将军的面子,或许能帮你讨回你女儿。” 葛大叔跪在地上哭谢道:“如是能要回俺姑娘,比啥都好,比啥都好啊。” 进了县长家,县长叹了口气,道:“我这县长做的,是耗子进风箱,两头受气。我帮百姓,大户说我不知进退,我帮大户,百姓骂我是贪官恶官,恨不得骂我八辈子祖宗。幸好我家祖坟在湖南,否则半夜都能让人挖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两人说起南方革命党来,这县长说革命党不成气候,当初抱着一块石头跑到巩县县城谎称炸弹,被大家按在地上五花大绑关起来了,没几天大清成了民国,这民党出来之后居然到处炫耀自己是民党,招摇撞骗,不知骗了多少女人身子,早把民党名气给糟蹋没了。老百姓哪知道什么民党不民党,管你是谁,只要是让百姓过上好ri子的才是好人。这县长虽然是前清进士出身,倒也不是死读书,说话也没有之乎者也,此人名唤李胜宇,当官不错,只是贪生怕死而已。细问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个进士出身是花钱捐出来的,怪不得说话一点也不文邹邹的。 正说着,李胜宇的师爷请刘家主事刘老太公长子刘老大带着老五老八一脸谄笑走进来,高呼:“草民见过尚武将军,见过尚武将军。”一旁的县长李胜宇尴尬不已,自己请来的人,来到县衙却拜别人,连看一眼自己都不看,脸憋得通红,好在没人看到。 王茂如点点头,坐在椅子上,只是挥了一下手,道:“坐,坐。” 刘老五和老八想要去坐,还是老大稳重,连忙拉过了一下两人,一脸的憨笑道:“大人在,哪有草民的位置,草民们在下面就行,在下面就行。” 王茂如笑道:“民国了,就别整前朝那一套了,来,坐下来,坐下来。”见三人不过来,王茂如放下筷子,说道:“瞧着事儿闹的,你们看着我也吃不下去,这样吧,我让李县长叫你们来是有件事儿让你们卖我个面子。”

下一篇   第四十七章 调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