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三章 联邦制的猜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三章 联邦制的猜想

王茂如站起来,用餐刀剥开大马哈鱼,一边为大家服务一边说道:“其实这个大马哈鱼肉口感很差一般的做法很难吃,但是里面的大马哈鱼鱼籽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美食,诸位尝尝。就像是关外苦寒,一些人不喜关外,可谁又能知道关外的好处呢?” 孙文呵呵一笑,道:“秀帅的话倒是很有意思啊。” 王茂如也笑了起来,不置可否。 吃过饭王茂如邀请孙文在书房单独一叙,而其他人则在客厅休息的聊天,并且倾听东北广播电台的一些节目,大家对这个地方广播很感兴趣。再加上王茂如的大力扶持,东北广播电台已经出现了东北娱乐广播电台,东北经济广播电台。大家都是军人政客,自然对后两个电台的内容不感兴趣,倒是对立面说书人讲三国和聊斋很感兴趣。 王茂如给孙文搬了椅子,起了一壶茶,执晚辈礼,笑道:“孙总裁对舍下今晚的晚宴招待满意否?” “很是满意。”孙文喝了一口茶笑道,继而又惊讶道:“这是碧螺chun?” “不知孙总裁是否喜欢。” 孙文笑道:“在ri本时略尝茶道,但却没有学到,茶道一技非一朝一夕能够学会。ri本茶道与我国茶道截然相反,ri本人注重的是茶道整个过程的品读和享受,而我国茶道更重视其查到本身的意境。但我的一个好友曾说,茶如人生。人生如茶之道理却引人反思。这茶味初品口中甘苦,然先苦后甜,留在口中回味无穷也。” 王茂如点点头,笑了起来,道:“因此北方人不适合饮茶,北方人xing子急啊,还是适合饮酒。” 孙文道:“酒多伤身啊。” 王茂如点点头。走到办公桌后把挂在墙上的幕布一把拉开,一副巨大的世界地图呈现出来。王茂如打开投灯,地图明亮清晰起来。他伸手笑道:“孙总裁,请看,这就是ri本。”他用指挥棒指在东京。道:“这就是鬼子老巢。”孙文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走过去笑眯眯的看得仔细,王茂如道:“平ri中我就会站在这幅地图前,心想中国将来如何出路才是正途。总裁请看,这里,这里,全都是英国殖民地,占据世界一半啊。” 孙文道:“英国不愧是老牌帝国,世界老大,我国发展道路极其漫长。” “是啊。英国这个世界最强国,恐怕现阶段是无人能超越的,”王茂如叹道。 “不知秀盛在平ri思考之时对我国发展有何见解?”孙文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先步入话题道。 王茂如反问:“孙总裁,您认为国家之发展靠的是什么?” 孙文想了想。坚定地道:“一统,国家之统一。”他的目光炯炯有神,透露出一股执着和自信,以及在王茂如眼中的一丝……天真。 用一句话来形容孙文,那么一定是他是一个理想主义革命家,他的一生都在诠释着理想。但是往往他的理想并不符合现实,他也是一个被各个军阀和野心家以及yin谋家利用的棋子而已。 王茂如点点头,道:“国家之统一只是其一,但是若是一个透顶的国家,即便统一也是崛起不来。大清帝国比之现在统一,可却被各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人欺负还要被勒索钱财,割地赔款丧权辱国。除了国家一统之外呢?” 孙文道:“民心所向,军力强大,文官不贪污,武官不怕死,即可国家昌盛。我们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是统一,其次是武力,拥有强大的军队,统一的政党,全国上下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用,中国之发展很快会步入列强行列。因此我在报纸上非常同意秀帅的观点,即打出一个尊严来,历史以来,尊严总是用拳头打出来的。秀帅不如和我一同为中华之崛起,中国之统一而努力?” 王茂如点点头,心中孙先生真不愧是一个理想家和革命家,中国之统一何其难也,且不说世界各国盯着中国这碗大肥肉,就是四邻也不允许一个统一的中国出现。历史上如果不是ri本步步进步,恐怕张学良最终也不会那么早东北易帜,若是张作霖不被杀,中国则很可能出现划江而治的分裂国家。对于列强而言,一个分裂的中国远远比一个统一的中国对他们更重要。而分裂中国,也正是ri本参谋总部制定的战略目的。但是ri本关东军和南满铁路公司却急迫下手,暗杀了张作霖,逼迫张学良,间接促使了中国统一的发生。 王茂如坐在沙发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说:“孙总裁不知你觉得未来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体国家?遍观世界各国国体,有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有ri本的君主集权制,有美国的联邦共和制,有法国的总理管辖min zhu共和制,有意大利的议会共和制,您认为哪一种更适合中国?” 孙文皱起眉头思考良久。 王茂如道:“中国如今四分五裂,一个皇帝倒下去了,无数个皇帝站了起来,这些皇帝就是军阀,包括我自己也是军阀,也是土皇帝。”他忽然起立道:“中国的野心家太多了,如果没有一个强力的总统和制度,恐怕中国很快就会面临四分五裂五代十国的地步,就连我自己,也将会是那罪魁祸首之一啊。” 孙文惊讶地看着他说出这种话来,心中也佩服他有自我批评的勇气。 王茂如又道:“在我看来国家一统也不无可能,而且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按照孙总裁所想,依靠武力北伐一统全国消灭军阀,国家元首由威望最高者担任,权力集中于总统一人。” 孙文点头道:“若非袁世凯称帝,这个国家早就一统了。” 王茂如没说什么反驳他的话,也许年轻的时候早就跳起来反驳,可是现在他更需要的是合作,而不是辩论,继续说道:“第二个方法,就是和平谈判,在中国实行联邦制国家,选出一位联邦大总统,个地方军阀奉联邦大总统命令,却又有各自du li的权力。一旦国家受到侵略,外敌侵袭,联邦大总统可以迅速集权调集全队进行战斗。而在非战争状态时,各地实行自治,用适合本地的方式治理本地。如此权力虽然不集中,却保证了国家意识上的统一,岂能如现在一般南北分裂。” 孙文温文尔雅点头道:“虽然是一种方法,可是如此一来国家一统岂不是……遥遥无期吗?” “这样至少国民意识上,我中华民国成为一个完整的国家了。”王茂如道,又盯着孙文的眼睛,目光炯炯地说:“若实行联邦制国家,推举出一个公认的大总统,而非被各国政党把持自己为代表中国百姓的总统,如此一来非功劳不菲的孙总裁您莫属了。我想这是南北双方百姓都能接受的,如今的总统,说起来只是军人代表,而不是国民代表。如今我中华民国,应该叫做中华军人du cái国。” 孙文说道:“秀盛的话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王茂如笑起来说:“东北五省zhèng fu,西北四省zhèng fu,都会支持孙总裁担任联邦大总统。” “西北四省?” 王茂如道:“对,西北四省,张作霖的镇手下控制绥远,陕西,宁夏,甘肃四省,俨然成了西北王。不过他因为占据西北驱赶了皖系西北势力和直系西北势力,已经不溶于北洋系了。可以说,我和张作霖,算是北洋军人中的另类吧,非主流。” “非主流?”孙文哈哈大笑,心中暗暗欣喜,当然也并未信任王茂如。 两人聊了一会儿,孙先生越聊越jing神,王茂如见他年纪大了,考虑用脑过多又累坏了身体,便说孙总裁暂时休息明ri再说吧,休息好了才能建设好国家。孙文笑笑与之来到大厅,管家王鹏说大家都回去休息了。 “总裁,我们明ri继续。” “好。”孙文很有指点江山的气势,朗声答道。他回到卧室却见汪jing卫胡汉民早在此等待,两人焦急地问如何。孙文长话短说道:“出乎我所料王秀盛希望提出类似于美国的联邦民国概念,推举我为联邦大总统。”两人吃了一惊,孙文笑道:“此人志向不小。”三人于是就联邦中国概念进行分析、推演,总觉不妥,而此时民党气势的确凋零,民党中属于孙派的人呗南北不容,着实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收回权力。历史上孙文提出联俄容共是1923年,彼时苏俄已经统一了俄国,正野心勃勃妄图插手中国内政,而此时苏俄正在与白俄打得正欢。 回到办公室王茂如静闭着眼睛坐了一会儿,张毅伟敲门,王茂如让他进来,张毅伟道:“秀帅,这么晚还不睡?” 王茂如笑道:“你不是也没睡吗?”便又道:“坐。”待张毅伟坐定,王茂如笑道:“我刚刚和孙先生提出了一个初步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是我偶然间想到的。” “哦?”张毅伟感兴趣了,问道:“什么想法?”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