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四章 孙文斥资本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四章 孙文斥资本论

><首><发>”忽然想到孟恩远,又联想到孙文此时的境况,似有深意地笑说道:“秀帅原来是想立另一个孟公啊。” “他不是孟恩远。”王茂如忽然正sè起来说,“孟恩远不懂治理地方但不会指手画脚胡乱指挥,他只会选用懂治理的人来用,因此当初他治下的吉林省未必不如黑龙江。但是孙文此人太过理想主义,正如民国初年他担任全国铁路总办的时候提出十万公里铁路一样。相信他不是故意为难袁世凯,而是真想建成十万公里铁路,只是他不知道建一公里铁路需要多少钱,他只知道国家需要建设十万公里铁路既可以联通全国。南北共治,只是一个理想罢了。我用此来拴住他,为他的大中国理想必定会与我合作为我所用,孙总裁此人尽管不得军阀得意,却很得民心,若是用好了……”他露出yin笑,“或许我可以在未来风波中占得先机。” “风波?” “对!风波!”王茂如笃信地说道。 听到王茂如干笑声,张毅伟不寒而栗,小心翼翼地问道:“秀帅,是什么风波?” 王茂如问道:“你来想一想,中国代表团会否在巴黎和会上争取到足够利益?” 张毅伟兴致勃勃地说道:“自然可以,我们可是战胜国。” 王茂如冷哼了一声。道:“战胜国?我们凭什么是战胜国?” “秀帅你在意大利战场中带领中国参战军取得佳绩,我们二十万中国劳工为协约国服务,我国在亚洲阻击德国货船。”张毅伟道。 王茂如听到之后哈哈大笑起来,道:“先说阻击德国货船,这种事根本不值一说,战争中只敢动人家的货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再次,二十万中国劳工的事英法美列强也根本没当回事儿。前线为英法联军服务的各国劳工总共超过六百万,区区二十万中国劳工……是在不值一提。至于我带兵取得的胜利,哼哼……”他不得不唏嘘起来。“意大利战场是欧战最不重要的战场,甚至不如俄德战场。而洛德洛内战役,是整个意大利战场中最不重要的一次。欧战结果已经奠定的基础下的一次突然袭击,而且我们打的还是洛德洛内战役的开头,后面的战役没中队什么事儿。所以,中国拿得出手的还有什么呢……什么也没有!” 王茂如看着众人,内心痛苦地说道:“所以,中国这次巴黎谈判什么也得不到,反而会失去很多,列强各国势必会将中国利益重新瓜分——而这势必会引起全国人民的愤怒。”他哈哈大笑起来,道:“这股怒cháo,我要让他水更混啊。这个搅浑水的棍子,就是我们亲爱的理想家,革命家孙文孙总裁。” 次ri的白天王茂如带着孙文一行人先是参观了长chun的俄罗斯城,长chun因为大量的俄罗斯人的到来,而这些俄罗斯人又纷纷参与建设城市。使这个城市充满了异域风味。随后大家又参观了驻守长chun的东北边防军陆军第十三师,王茂如亲自带着他们下到部队。众人对东北军的火力大为称赞,其轻兵器已经达到世界先进行列,步兵火力配置好话奢侈得多。 蒋中正则提到了一个问题:“秀帅,我观察贵部轻武器shè速极快,可是士兵都不是人。上了战场就是有多少子弹打多少子弹,如何保证弹药补给?” 王茂如与他老相识老熟人,也没有虚套话,直接回答:“介石兄说得好,后勤,后勤才是战争的关键。我第十三步兵师纵然有两万三千战士,可是如果只有一颗子弹,那就得等着束手就擒吧。因此为了保证后勤我部在齐齐哈尔建立了东北第一军工厂,在沈阳改造了东北第二兵工厂,现在在阿城正在兴建东北第三兵工厂。现在东北军的子弹基本都是自己制造了,已经摆脱掉了对外依赖。” 孙文一行人相互看了看,有了伪国产运输机一事做铺垫,大家对这个国产自给自足的说法很不相信啊。 晚间的时候王茂如又为孙文举办了正式的盛大欢迎宴会,孙文在欢迎演讲的时候慷慨激昂,但言语之间也注意了分寸,毕竟这里是王茂如的地盘,是王茂如为他举办的欢迎宴会。他表达了对王茂如引起的文武之争中自己的观点,那就是只有武力强大的中国,才能不被外国列强欺辱,在座诸位纷纷鼓掌,中外记者纷纷摄影留念,王茂如与孙文握手的照片,几ri之后立即刊登在中国各个报刊的头条。有人称之为南北共和新chun,当然,这个北不是北洋,而是北方边军,尤其是东北边军王茂如,这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元帅。 宴会之后,孙文又一次与王茂如详谈,见王茂如书架上放着德语版马克思主义资本论,惊讶道:“秀盛也读《资本论》?” 王茂如摇摇头,自嘲道:“看不懂,只是对里面的一部分内容感兴趣而已,我这算是什么来着,叫做附庸风雅。” 孙文叹道:“资本论和马克思主义哲学被红俄视为圣经,然而其中确有一些纰漏和歪曲观点。” 王茂如反倒是惊讶起来,问道:“先生竟然读过《资本论》?” 孙文却认真地点点头,说道:“读过,并仔细研究过。” 王茂如心里顿时敬佩起来,这个年代能够真正研究资本论的人很少,中国人一帮革命家嘴里喊着布尔什维克,马克思,恩格斯,却连资本论都没有读过。只是一群野心家在用历史伟人来粉饰自己的yu望而已。 随手抽出一本资本论,孙文笑道:“书本还真是新,看得出来,你保养得很好。” 王茂如立即红了脸,孙文这家伙还真是拐着弯的骂人啊。 王茂如又道:“马克思的研究认为资本家能够多得盈余价值必须有三个条件,一是减少工人工钱,二是延长工人工作时间 。三是提高产品价钱。但是美国最赚钱的福特汽车厂的经济原理正与马克思的盈余价值理论相反,他们缩短工人工作时间,增加工人工资。降低产品价格。但是,福特汽车反而成为美国最大汽车公司,也是最赚钱的汽车公司。马克思认为社会之所以进化是因为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进化的原动力。可是在美国福特工厂的董事们和工人们实现了共同发展共同富裕。马克思还认为资本发达之后就会相互吞并,自行消失。但是从他到现在已经七十多年,我所见欧美各国的事实和他判断恰恰相反,各国资本家不但没有被相互消灭,反而因为竞争更加发达起来。” 孙文的一席话惊呆了王茂如,他起先还以为孙文反苏是由于历史上对俄国人的jing惕,却没想到他是基于深刻的理论理解,从骨子里厌恶马克思主义那一套,可是他几年之后却不得不与苏俄携手。究其一生联俄防俄贯穿始终,后世不管是汪jing卫还是蒋中正。都在坚决执行这一政策,而不是历史书中写的那样。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孙先生,晚辈佩服。” 孙文笑了笑,道:“你这个小家伙不老实啊。” 王茂如也复合笑了起来。问道:“孙先生对联邦中国意下如何?” 孙文想了想,道:“若是如此,中国还是分裂啊。” 王茂如道:“中国之乱,并非国体之乱,而是无法集权,大家你也有权利我也有权利。各个不让别人,谁都不想听别人的话。中国成了一盘散沙,任人宰割。大清为何外战不敌?就是因为那时中国一盘散沙乱成一团。外国人打来了,百姓以为他们打得是满族旗人,打败了吃亏的是满族旗人,便在一旁暗暗自喜。官员以为外国人打得是慈禧老佛爷,打老佛爷跟自己无关。岂不知,吃亏的是自己啊。昔ri庚子赔款最终降到的还是百姓头上,百姓赋税增加,而老佛爷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不少。推翻了清朝呢?各地迅速成了一盘散沙相互攻伐,大有不把国家砸烂誓不为人的架势。不管是袁世凯做总统、黎元洪做总统、还是如今徐世昌做大总统,他们谁真正的控制中国局势了?谁都没有!中国此时不是联邦却更似联邦制。孙先生若能做总统,秀盛甘愿献出东北军四十万军队供孙先生驱使,一举荡平天下,实现天下一统。” 孙文被他的突如其来的表达吓了一跳,他在南方依靠军阀希望实现一统反而被驱逐,难道要在北方实现一统吗? 孙文的内心激烈碰撞起来,这比昨ri谈及的联邦制更加让他措手不及,王茂如已经发出友善。昨ri与幕僚们商措的结果,却不想今天没有用上,根本不用自己提出条件,王茂如主动表示支持孙文。 看来自己幕僚之中某些人说王茂如狼子野心,的确是对他不了解啊,王茂如是个为国为民能够奉献一切的人啊。孙文激动地握住王茂如的手说:“秀盛,为国为民,为国为民啊,不亏南蔡锷北尚武啊,国家有你幸甚,民族有你幸甚。” 王茂如陪着他大笑了起来,心中说我和蔡锷的不同之处是他为天下却不知为什么样的天下,我却知道我自己的努力是为了一个什么样的天下。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