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六章 采购旧军舰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六十六章 采购旧军舰

本章节 狂人 手打)这让临出发的王茂如颇有种意外之喜,他非常感谢美国干涉军司令霍尔文少将。 王茂如在沈阳送走了徐树铮,见到徐树铮意气风发,不禁心中有些冷笑,这徐树铮到俄国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随后霍尔文少将对王茂如透露了一个消息,,为了防止新的世界大战和世界军备竞赛,欧战之后将进行全球军事限制,并对各国主要战船和海军规模进行控制。王茂如忽然想到了一战后期非常有名的《华盛顿条约》,华盛顿会议期间,美国、英国、ri本、法国和意大利五个海军强国签订了《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主力舰的吨位(35,000吨)和主炮口径(不得超过16英寸),并规定美、英、ri、法、意五国海军的主力舰(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总吨位比例为10:10:6:3.5:3.5。此外还规定了缔约国航空母舰总吨位、标准排水量、火炮口径。 而让他能记住这个条约的则是ri本的八八舰队的海军计划的提出,ri本因为遵守华盛顿条约,便规定以八艘战列舰和八艘战列巡洋舰做为海军主力战舰。也正因为《华盛顿条约》的规定,ri本不得不拆毁或者停建许多计划中的战舰。让ri本损失几亿ri元,加速了ri本国内经济下滑。 \ 想到这里,王茂如立即将东北海军总参谋长沈鸿烈叫来。委派沈鸿烈去英国购买英国即将退役的战舰。沈鸿烈兴奋不已,问道:“秀帅对购买军舰的有何要求?” “我有几点要求。”王茂如道,“第一。因为我们属于地方zhèng fu,所以就没有那么多的钱,尽管向美国和ri本大量借款。可这些钱都要用在各个地方,能够给你的不多,你要本着花小钱办大事的原则,为国为民节约。” “是。” “第二点,太过陈旧的军舰不要,购买的军舰动力系统一定要好,最好能弄一艘战列舰,当然了我们不需要称霸世界的战列舰,只需要称霸国内就可以了,英国现役战列舰就算买来我们也用不到。” 沈鸿烈兴奋地握紧拳头说道:“好。战列舰,战列舰!”心中无限激动,战列舰啊,中国自从甲午海战战败后,再无大型军舰了。如果手中有一艘战列舰,再配以其他型号的军舰,必定能恢复中国海军的荣耀,自己辛苦半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恢复中国海军的英姿吗?他想到这里心中还有些许感动,假如有了战列舰,北洋海军和南方zhèng fu海军不足为惧了嘛。中国海军或许可以恢复到统一的行列之中。他忽然想到一个近代史上海军销售常见的问题,道:“秀帅,您要做好一个准备,如果同时有几艘战列舰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们打包销售呢?把好的舰船和老旧战船捆绑卖给我们怎么办?这种事列强国家没少干。” 这件事何止清朝和民国年间没少干,就是后世改革开放一直到新世纪了,外国人也没少干,产品和垃圾捆绑销售,绑架用户。王茂如心知此时尽管英国人的破烂货,但是在国内还是先进的设备,只能无奈地说道:“只要不是太过陈旧就可以,海军是个烧钱的兵种,在我们的经济能力没有那么强大的时候,冒然扩大海军不单经济会被拖累,还会招惹现在强大的ri本海军的敌视。” 沈鸿烈点点头,心中一哀道:“好的,我记住了。” 王茂如又道:“我要说的第三点,就是接着第二点说的,不要引起ri本zhèng fu的反感,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我很想购买一艘世界上最先进的战列舰,可惜ri本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战列舰在中国。所以,我们这次购买战列舰的标准就是能够在国内海战之中打败南方国民海军和北洋海军第二舰队为标准,不是以ri本为目标。同时,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水手和船长服役,所以你这次购买的舰船的标准,就要复杂很多。” “秀帅放心,属下保证完成任务。”沈鸿烈问,“秀帅准备多少……资金购买?” “一百万英镑以内。”王茂如肉疼地说道,没办法,谁让海军是个吞金兽呢。 等送走他之后,王茂如接到军官处的一个特别的申请,宪兵司令部军官吴秋月请求随军赴俄国参战。这次进入俄国境内的军队是不允许女子随军的,军务处宣传干事只有男干事随军,而女子都留在国内。但是吴秋月比较特殊,她是宪兵队的,宪兵队随军的是宪兵副司令奚康永,负责监督监战处决逃兵等工作,他们就是战场上的督战队。 吴秋月请战,奚康永自然拒绝,吴秋月跑到奚康永办公室,一排桌子,怒道:“凭什么不让我去?哪条规定说不让我去了?” 奚康永也是暴脾气,怒道:“这次干涉军的规定就是女子不能随军,难道你没看吗?” “那指的是非作战任务的女兵,指的是宣传处的,我是搞文艺的吗?”吴秋月道。 “哪里指的是非作战任务的了?我看的是,全体的女兵,只要是女的,就不能去前线。”奚康永倒是一点也不管吴秋月的后台,怒道:“你,别跟我说,想要赴俄,在我这里没门!” “我找别人也一样!老娘还不找你帮忙了!” “你爱找谁找谁!”奚康永道。 吴秋月气得不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余火未消,见李二丫遮遮掩掩,怒道:“给我滚过来,你搞什么啊?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今天老娘气不顺!” 李二丫忐忑地说:“姐,俺,俺,俺要和何平结婚了。” “嗯?”吴秋月抬起有,看到脸sècháo红的李二丫,问:“啥时候结婚?” “何平要上前线了,就这几天,这几天就结婚,洞房。”李二丫红着脸说。 “挺好,挺好。”吴秋月有些怔住了。 “姐,我从小就是孤儿,要饭花子,要不是遇到了你把我从窑子里解救出来,又把我细心带大,怕是我也活不到现在。你即是俺的姐,但在心里就像俺的娘一样,所以,俺想让你给俺做主。”李二丫说。 吴秋月心里叹了口气,但是脸上做出笑容说:“好,这自然好,我是你姐,自然给你做主。” 李二丫感到她神sè不虞强作欢笑,便下去了,走出宪兵司令部去参谋部找到了何平。两个小情人到公园中一边走,何平一边问那边怎么说,李二丫说秋月姐已经答应了替她做主,何平很是高兴,随后又说:“二丫,我觉得等结婚了,你就退役吧,行不?在zhèng fu里做公务员,别在军队了,或者去学校,当个小学老师够了吧?” 李二丫摇头说:“我要是不在秋月姐身边,还有谁陪她啊,秋月姐太苦了。”又道:“你说,咱们秀帅到底喜欢不喜欢秋月姐啊?” 何平道:“我就是一个小参谋,哪知道那么多啊。” “你不是秀帅心腹吗?”李二丫道。 何平苦笑道:“别,别,别,我可不是秀帅心腹,我就是个小参谋,还因为我记xing好,有点类似于过目不忘的本事才在参谋处任职,否则凭借我的资历在参谋处能干啥啊。不过吧,我觉得咱们大帅对秋月姐有这个意思,否则秋月姐那脾气,谁都敢顶撞,为啥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李二丫郁闷地说:“那你看看,秀帅怎么不娶秋月姐,他都四个老婆了,多一个秋月姐怕什么。” 何平一拍巴掌,道:“就是因为四个老婆了,所以秀帅才不能娶,你又不是认识四个夫人,哪个是善茬?大夫人吧,蒙古公主,二夫人和三夫人跟秀帅多少年了?而且二夫人在尚武将军府里掌权,四夫人是ri本贵族,对了,也就三夫人好一点儿,秋月姐脾气耿直,要是娶到家里,我都能想象得到的,肯定天天吵架。” 李二丫忽然掐了一把何平,道:“你们男人啊,一个老婆不就好了吗?” 何平啊呀叫了起来,道:“你咋谋杀亲夫呢,我就你一个人啊,别人我也不能管呢。疼疼疼!松手啊!”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