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调令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四十七章 调令

第四十七章调令 王茂如放下筷子,说道:“瞧着事儿闹的,你们看着我也吃不下去,这样吧,我让李县长叫你们来是有件事儿让你们卖我个面子。” 刘老大立即回道:“将军说哪里话,将军看得起俺们,是俺们的造化,将军请吩咐。” 王茂如道:“有个老头叫葛老头,他有个女儿在你们手里,听说长得不错,让给我如何?” 刘老五一拍手,道:“将军,原来是这事儿啊,吓死俺们了,俺这就带她过来啊?” “不是卖去开封了吗?”王茂如奇道。 刘老五道:“这妞儿太烈xing,寻死寻活的,俺们把她关地窖饿了三天,等她没力气了再给他开苞,这女人讷,开了苞,就啥都看得开了。将军是要送哪?” 刘老大道:“将军要是没有住处,就尽管住在俺们老刘家好了。” 王茂如笑道:“送我军营去,我不住外面。” 刘老五立即说道:“大人的军营那定然是无比安全了,瞧我问的这个多余。” 王茂如哈哈一笑,轻松地说:“有这份心就是一份情,得了,我记着。”那刘老五立即屁颠屁颠地回家,王茂如又对刘老大问道:“听说你有个弟弟在běi jing交通部?” 刘老大一脸骄傲道:“在交通部电报局,总算有些出息,俺们一家九个小子,就他一个读书出息了。” 王茂如拉话长道:“都说长兄如父,你爹九个儿子,多半拉扯着八个弟弟你得费老大心思。” 刘老大一听,话匣子打开了,说了老半天家长里短,王茂如笑眯眯的听完,等他说完都过了一个小时了,那刘老大自觉得有些抱歉了便带着八弟弟离开。等他离开,李胜宇奇道:“将军很喜欢听?” 王茂如道:“有些意思。”李胜宇便不说话了,王茂如又道:“这家人嚣张跋扈过了,迟早要家毁人亡。”李胜宇忙道:“将军莫不是要……”做了一个切的姿势,王茂如拍拍他肩膀开怀道:“别瞎说,本人不是枉杀滥杀之辈,再说我与刘氏毫无恩怨。”李胜宇点点头,似乎懂了,似乎又没懂。 回到军营之后二根说刘家已经把葛大叔的女儿葛玲送回来了,王茂如一听一口气差点憋坏自己,葛玲?这葛老头不是叫葛优吧?那少女葛玲三天滴水未进,本一心寻死,此刻陡然见到父亲,高兴的昏了过去。二根小声说:“将军,那女的,长得可真漂亮。” “可真漂亮?” “可真漂亮。” “有多漂亮?” 二根想破头皮也找不出什么语言形容,便说:“反正就是可真漂亮可真漂亮的了,将军收了吧。” “有宝琪小姐漂亮?”王茂如逗他道。 二根吓了一跳,宝琪姑娘可是将来主母来着,自己咋敢说主母漂亮不漂亮,低着头懦懦不敢说话。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二根,我不缺女人,我却的是……呵呵,你让那个顺子过来。” 白顺子很快赶了过来,一进门,便跪在地上,左手已经包扎好了,只是失去的小指再也长不上了。 “你和那葛玲是什么关系?”王茂如好奇地问。 白顺子道:“从小一起长大,她说长大要嫁给俺。” “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挺好。”王茂如道,“这样,我好人做到底,给你二百银元,你们跟我到běi jing之后找个ri子先完婚吧。” 白顺子头一下磕在地上,感激道:“将军大人,谢谢,谢谢你,从此以后,我白顺子这条命就是你的。” 王茂如呵呵一笑,点点头,道:“你去陪葛玲吧,听说她这女子挺刚烈,你俩正好一对儿,都是野马xing子。不过我喜欢,本将军就喜爱跟你们这样xing格的人打交道,实在,放心,有一是一。” 白朗在河南既然已经剿灭,在河南的北洋军各部也该班师回朝了,只是白朗带着一部分人逃到了陕西。陆军部调派第七师调往陕西追击白朗余匪,而第八师暂时留在河南整编清剿余匪。因为剿匪,这两军都损失颇大,只有这飞行队守备大队,人没损失几个,功劳倒是捞得十足。 调令下来,守备大队返回běi jing,众人收拾好之后县长李胜宇带人送行,王茂如笑道:“李老哥,虽然有人骂你是贪官,但以后我要是当督军,你给我过来帮我,行不行?”李胜宇道:“若是将军你,老汉我拼了命过去帮你。”大军行至开封的时候,王茂如本yu拜会段祺瑞,但段祺瑞却又去了安徽,两人很不凑巧又错过了。 回到běi jing,飞机和守大队营又回到机场,王茂如赶紧跑到陆军部去报道。没想到陆军部没嘉奖他,反倒是把他关了起来。一个陆军部武官带着卫兵,笑吟吟地说:“王上校,请吧,别为难兄弟。”王茂如心中一紧,站起身,跟着他们,心中忐忑不安,莫非自己要被杀了吗?幸好这个关关押不是关押在监狱,只是将他关在陆军部的一个房间里。至于理由和什么时候出去,谁下的命令,一概不知。 王茂如感到这个憋屈,自己累死累活,还以为得了贪天之功,没想到却是牢狱之祸,无奈坐了下来等着上面的发落。下午的时候牛德禄过来看他,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原来是有人弹劾王茂如私自扩军引得麻烦。飞行队守备大队只有一百五十人的编制,而听说这次王茂如却是带着近千将士南下剿匪的,多了几倍的士兵编制,这不是私自扩军是什么? 王茂如大叫冤枉,说自己的士兵全都是新兵,并未练成,现在还在新军军训的过程中,这次能得到贪天之功,却是个意外。于是将自己带部队保护飞行队,却遭到白朗匪军的埋伏,却反被自己死战打退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牛德禄听罢,道:“晚上的时候你跟徐树铮说个明白,这次是徐次长要严办你。不过因为大总统对你和你部做了嘉奖,让陆军部很难再办,你晚上的时候姿态一定要放低,放低,再放低。这徐次长有时候连大总统的面子也不卖,别想着因为有大总统提携避祸,你若是要提起大总统来,徐次长或许直接就下令枪毙你了。”

下一篇   第四十八章 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