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四章 绝色妖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四章 绝色妖姬

这些或真或假的大臣们也依附在各个帮派掌权者身旁,就如同别列维尔杰身边,便有一个沙俄重臣,邮电大臣库赛克,而库赛克原来的身份仅仅是远东铁路工程师之一。不过尽管别列维尔杰对王茂如非常友好,视为自己的援助力,但库赛克对王茂如却是一副傲慢的态度,看来尽管俄国人已经濒临困境,但他们骨子里这种白种人对黄种人的心理优势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消除。 “亲爱的王,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中国,沙俄帝国,友谊万岁!”别列维尔杰笑着举杯说道,王茂如也举杯应酒道。 别列维尔杰道:“亲爱的王,谢谢你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支援我们,你将是我们永远的朋友。”他转向参与宴会的所有嘉宾说道:“现在,让我们跳起来,唱起来,舞起来,为这一场专为王元帅举办欢迎宴会而尽情的享受吧!” “乌拉!”众人举杯欢腾道,俄国人很放松,宴会上男男女女非常多,一个个凑在一起搂起来便跳舞,这让跟在王茂如身后的三十几个只穿了军礼服的军官们有些手足无措,中国人的含蓄的确不是很适应这样的场合。 别列维尔杰笑着带过来一个美丽的少女。这是一个旧沙俄公爵家的女儿,他介绍道:“亲爱的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仰慕你的少女,这是萨卡琳娜小姐,我们美丽的库尔斯克白sè野玫瑰,她非常想认识你这位中国的最著名将军啊,同时他对中国文化也仰慕许久。” 萨卡琳娜晶莹剔透的皮肤如水晶。蓝sè的眼睛就像是深海,从她的外号就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位俄国著名的交际花,果然是该有的都有了。束起的细腰简直用两只手就可以合上,但是挺拔的胸围却摇摇yu坠,所谓乱花渐yu迷人眼。每一个男人都被她的风sāo撬动着内心。 “您好,亲爱的王。”萨卡琳娜自信款款地笑着,伸出青葱玉手,弯了一下膝盖,身体前倾,做主贵族女士的挽礼,胸前的沟壑深不可测。 王茂如一时之间有些失神,这女人太他妈风sāo了也,按照俄国礼节吻手礼,王茂如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她的手娇嫩的如若无骨,王茂如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少女浑身上下充满了妖娆和魅惑。 看王茂如发呆的样子,萨科琳娜咯咯地娇笑起来。 她笑弯了腰,低胸的晚礼服将她胸前雪白而完美弧度再一次呈现在王茂如的面前。让他很是有些血热,连忙放开她的手。她的身上少有的散发出淡淡的花香,而不是一般俄罗斯女人身上那种为了掩盖狐臭而喷洒的香水味道。 王茂如尴尬地笑了起来,他的俄语还算可以交流,萨拉琳娜饶有兴致地绕在他的身边不停的问着他的一切,似乎真的对他非常感兴趣一样。可惜的是王茂如却从她特意讨好之中闻到了一些打探的味道。王茂如心中暗暗jing惕起来,这个如同妖jing一样的萨卡琳娜一定不简单啊,或许她就是沙皇的间谍也不一定。不过他倒是很自然地逢场作戏与之周旋,你既然投怀送抱我就照单全收,不一会儿两人就手挽着手亲昵地靠在一起,在别人看来就差搂抱在一起了。 远处与众多女人饮酒周璇的库赛克偶然间看了过来,愤怒不已,他几乎要撸袖子过来了,别列维尔杰却抓住了他的手,冲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摇摇头。 趁着王茂如不注意的时候,萨卡琳娜对着库赛克吐了吐舌头,灵巧地在xing感的嘴唇上舔了一个圈挑逗起来。她成功地勾起了那库赛克的yu火,库赛克很是无奈,心中充满了对中国人的愤恨,yu火难平,只得拉着两个交际花匆忙离开了。 萨卡琳娜以为王茂如不知道,可是王茂如早就对周围的一切jing惕洞悉起来,他心知这个萨科琳娜就是个美女蛇。他的推测没有错,这样的绝sè妖姬或许对任何男人都是一击致命的毒药,尤其是一个xing感的妖jing主动勾引,没有一个俄罗斯男人可以抵挡。 但是王茂如不是俄罗斯男人,中国男人的自制力有的时候很弱但有时候往往很强,尤其是王茂如这样整ri脑海之中思考局势思考算计的人,纵然是妖jing,也只是露水姻缘而已。他嘴角露出了冷笑,他就是如此,下半身有了反应,但是脑海之中却仍然计算着一切。他的小心谨慎和计算,正式这么多年让他从一个小小的旅长成长为东北王的原因。 正所谓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只有虑事小心谨慎,行事才能雷厉风行。 在库赛克离开之后,王茂如也随之向大家告辞,他的手下们也纷纷站起身告辞,别列维尔杰忙说难道王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王茂如笑道:“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满意,但是时间到了,应该是休息了,我是军人,有军人的作息时间。” 别列维尔杰摇头笑道:“战争期间难得这么欢快宴会,真是太可惜了。”萨卡琳娜走了过来,别列维尔杰笑道:“难道我们的库尔斯克玫瑰的魅力也没有将你挽留下来吗?” 萨卡琳娜撅着嘴撒娇地说:“王,今晚你就留下来吧?好不好?”本以为她暗示xing的挑逗能够让王茂如和她温存一番,却见原本嬉皮笑脸占尽便宜的王茂如正sè说:“尊敬的美丽的小姐,我不得不抱歉地说,我要返回军营了,遇见您真是荣幸,希望下次还能与您继续交谈,你的美丽真是罕见啊。”说完他又向别列维尔杰告辞道:“安德烈,祝你玩的愉快,也祝各位玩的愉快,沙俄万岁!” “乌拉!”众人纷纷回应道。 别列维尔杰与萨卡琳娜相互看了看,露出了苦笑。看到那个中国男人走远,萨卡琳娜随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中充满了斗志,双眼冒出贪婪的光芒,似乎猎人遇到了诱人的猎物一般。 “安德烈舅舅,你的朋友很有意思。”萨卡琳娜笑着说道。 别列维尔杰道:“是啊,他一直是个有意思的人,这个中国人,比你我想象的复杂的多。在他的身上似乎总是萦绕着一丝神秘感,谁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会怎么做。但是似乎他每做一件事在未来都会派上用处,我甚至一度以为他就是预言师或者是妖怪。” 萨卡琳娜紧紧地握住了银杯,舔了猩红的嘴唇野心勃勃地说:“他是我的了,神秘的东方男人。” 别列维尔杰看看她,摇头苦笑起来,道:“不要挑拨他和库赛克的关系。” “他们的关系好吗?”萨卡琳娜反问。 “可是这样的话……” 萨卡琳娜笑道:“安德烈舅舅,不要妄想什么好处都占,这个帝国你已经占得够多的了。” “谢谢你的提醒。”别列维尔杰气愤地回应。 萨卡琳娜忽然又笑道:“你说我是库尔斯克的白sè野玫瑰?可是我听别人说,我是库尔斯克白sè曼陀罗啊。安德烈舅舅,多谢你的夸奖哦。可惜我不是野玫瑰而是曼陀罗,有毒的曼陀罗。” 第二天尼古拉二世很早便召见王茂如,他吃了早饭之后匆忙地来到临时皇宫算是真正的觐见俄皇,递交国书与协约,并带来了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的亲笔书信。 因为休息了一天,尼古拉二世身体显然好了许多,他对王茂如的态度也变得很亲切起来,也许因为王茂如曾经救过了他的女儿的原因,当然问及了塔吉扬娜公主的消息,得知因为担心安全的原因而留在了瑞士,沙皇露出了作为父亲的无奈。最后尼古拉二世问及中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王茂如说食物和向导就可以,尼古拉二世说这没有问题,并且提出借王茂如手下空军协助他们对苏俄军队作战。 王茂如便问沙俄的飞机在哪,一旁的总参谋长别列维尔杰说现在在俄国已经找不到一架可以飞的飞机了,俄国的陆军航空工业在这次内战浩劫之中被完全摧毁。同时尼古拉二世还问询中队的飞艇部队做侦查工作,不过这一点立即遭到了王茂如的拒绝。飞机可以做侦查或者直接参与轰炸,可是飞艇却不能做侦查,毕竟飞艇几乎是没有防护的。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