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七章 饥饿的俄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七章 饥饿的俄国

乌法城市东侧靠近西伯利亚大铁路乌法车站一公里的地方,竖起了一座座绵绵不绝的绿sè的营帐,几座营帐中间就会竖起一座木质高塔,这是观察哨,每一个营一个观察哨,十七万中国士兵中间竖起两百座观察哨,蔚为壮观。时不时的有飞艇和飞机着陆,运送柴油和罐头,压缩饼干等,引得新兵们好奇。 望不到边际的中营,将乌法紧紧地保护在其中,七十万乌法市民每天都非常好奇地打量着这支军队和中国人。 其实,不但是乌法市民好奇地看着中国士兵,很多中国士兵也非常好奇地看着乌法市民,这些身材高大的俄罗斯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高高在上,很多人比中国人还邋遢,他们尽管长的高却看起来并不大,瘦弱的身体支撑着宽大的衣裳,被风一吹松散,他们惊恐好奇地等着蓝sè眼睛盯着自己。中国士兵紧握着手中的步枪,紧张的时候只有我这武器才能感觉到安心。 a,гoлoдhыn。”(我好饿) 赵阿九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窝窝头,又看了看小姑娘,虽然听不懂小女孩在说什么,却看得出她的意思,他走到营长旁边栅栏旁,一个看护栅栏的哨兵喊道:“退后。” “是我。” “哦,是赵排长啊。”那哨兵说道。“赵排长,快点啊,别在营里干这事儿,被抓着兄弟受牵连。” 由于今年俄国内战再加上天灾干旱,俄国家庭非常贫困,有些吃不饱的俄国少女便来到中国干涉军这里来做皮肉生意。尽管王茂如下令禁止中国士兵强暴俄罗斯女人,但是一方愿意买一方愿意卖。再加上十七万大军。总有那么多机会,宪兵队那些人只能抓一个是一个。来到乌法之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仿佛越向西走,俄国的情况越破败。哨兵以为赵阿九想要用食物跟带孩子的俄国女人交换,这种事儿太正常不过了。于是只是告诫了他一番。 赵阿九是个心理有洁癖的人,冲哨兵笑了笑,走到栅栏旁边,把窝窝头递给小女孩,拍拍她的头冲她笑了笑。 “cпacn6o。”(谢谢) 俄国女人连忙对赵阿九低声说了几句话,又指着那边的房子,意思是她可以为他服务,只需要粮食。赵阿九摇了摇头,默默转身走回来,那女人却哭了起来。用恳求的语气说着什么。 赵阿九知道女人的意思,女人家里一定非常饥饿,可是现在俄国四处战乱,连沙俄临时首都乌法都实行了粮食配给制,她的家人也一定非常饥饿。赵阿九还是忍不下心。走回到栅栏旁,拍拍小女孩的头,冲那个女人点点头,说:“我给你弄一些吧,你等等。” 女人听不懂他的话,可是看着他真诚的眼睛。知道他对自己一定会有善举,于是抱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女孩等待。赵阿九回到营中,对手下说:“谁有多余的窝头,给我。” “咋了排长?”一个士兵问。 另一个士兵于二串忽然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道:“行啊,排长,都给你。”别人想问,他踹了他们一脚,小声说了几句,大家哈哈笑了起来,纷纷把口袋中的压缩饼干和窝窝头拿出来给了赵阿九。 压缩饼干这东西中国士兵吃不习惯,硬邦邦的,是由面粉,鱼肉,大豆,食盐制成,味道难吃死了,胜在方便携带和扛饿。 赵阿九带着一布袋食物走回到栅栏旁边,那女人带着孩子还在。赵阿九拎了拎食物,大概四五公斤的样子,他忽然想到最近乌法的治安并不是很好,如果女人带着食物恐怕非常危险,便从栅栏口钻了出去。 哨所上执勤的哨兵看了,嘿嘿一笑,拉了拉一旁的另一个哨兵说:“瞧瞧,瞧见没有,赵排长吃野鸡去了。” “那俄国娘们长得不错,赵排长有眼光。” “屁股真大。” “nǎi子也大。” “等哪天咱俩也偷着找两个啊?” “得了吧,人家赵排长是战斗英雄,出了事儿大不了不干排长当班长,咱俩呢?出了事儿够枪毙的了,老实儿点儿吧。” “这倒是,等老子当班长的,也去找几个俄国女人。” 那个库尔科娃女人带着小女孩,后面跟着赵阿九,女人低着头,用纱巾盖住了自己和女儿的脸。她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个农场主,可是十月革命之后,他的父亲和哥哥都被暴怒的农奴们杀死了,他的丈夫也死在了欧战前线,她只能带着一对儿女跟随着其他被夺走财产的富裕家庭向东逃亡,逃到沙皇的地方,沙皇会保护她们。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ji女,出身富裕的她受过良好的教育,会弹一手钢琴,可是现在的她无依无靠,只能祈求救济粮。 但救济粮就那一点,沙俄对家中派出士兵的家庭照顾得多,自然对她这种只能消耗粮食,却做不出贡献的人照顾不到了。她听邻居家的女人说有人跑到中国人的营长旁做皮肉生意,很无耻地换来了粮食和金钱,邻居女人尽管嘴上谩骂着,可是语气中暴露着羡慕和嫉妒。 库尔科娃听了之后上了心,她的小儿子已经饿得走不动了,只能喝着水度ri,她决定冒一次险,为了自己的儿女。可是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还是非常羞涩,于是她才带着女儿装作闲逛。 上帝做主,她带着女人走到中国人的军营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走回去了。长时间的饥饿让她有些头晕。她有点摇摇yu坠,忽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同时也把累得要倒在地上的小女儿欧尔佳抱在怀里。库尔科娃抬起头,看到是哪个中国士兵,心中忽然有种感激的感觉。 a。”她无助地看着赵阿九。赵阿九将食物递给了她。 库尔科娃立即拿出食物,跑到另一个房间,过了一会儿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欢叫了起来。库尔科娃回到客厅。见到欧尔佳在中国人的怀里睡着了,紧紧地抱着他不愿意松手。赵阿九身上的男人味道,让年幼的欧尔佳闻到了父亲的感觉,脆弱的她需要一个父亲,就想现在一样躺在父亲的怀中。 库尔科娃心里有些心酸,她接过欧尔佳,把她带回到哥哥阿廖沙的房间,叮嘱他好好照顾妹妹,然后关上了门叮嘱他不要出来。她走到赵阿九面前,咬着嘴唇用俄语说:“你跟我到我的房间。在这里我的孩子会看到。” 赵阿九听不懂她的话,但是他的责任完成了,他全力帮助了一个可怜的女人,看起来她还失去了老公。他起身,用临出国之前学到的俄语说:“再见。” 库尔科娃惊讶地看着他。这个中国男人就这样走了?什么也不需要?他居然什么也没有做。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是那样的伟岸,尽管他的身高比自己高不多少,可是他的所做却让她有种依靠的感觉。她很想说一声谢谢,可是当她追到门口的时候,却看到邻居鄙夷的目光,她羞愧地关上了门。 那种嘲笑的目光。让她非常难堪,似乎让她丧失了做人的勇气。可是当她打开孩子的房门,看到阿廖沙因为吃饱而红润的脸蛋的时候,却又有了无限的勇气。 她把多余的食物藏了起来,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细嚼慢咽吃了起来,身体慢慢涌起了热量,也有了力气。这时候她听到外面有人说话,难道是想抢走我的食物的吗?她赶紧跑到厨房拿起了一把菜刀,走到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着。 “那个中国人拿了那么多食物给她,难道只用了几分钟就完事了?” “是啊,中国人都不行。” “那我们……” “库尔科娃这样的大小姐都能做ji女,我们又怎么样了?想一想你的饥饿吧,难道饿死比做ji女还强吗?” “好吧,可是我们找库尔科娃干什么?” “他不是认识中国人吗?刚刚我看到那个中国人的军衔,似乎是个军官,我们让她帮着我们联络一下中国士兵也可以啊。” “好吧,你说的对。” 库尔科娃心中非常愤怒,她想告诉外面的女人她不是ji女,可是……她们会相信吗?他们会相信自己不是ji女吗? “奥利芙,听说你的……小弟弟饿死了。” “是的,他昨天晚上死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父亲对我说,昨天晚上看到你的父亲悄悄滴把一包东西仍在桥下了,我父亲说,一定是可怜的小伊万死了。” “我的母亲因为饥饿没有nǎi水,他只能喝水,可是水中哪有营养呢,昨天他终于解脱了,回到上帝的怀抱中了,唉。” 库尔科娃在房间里心中一颤,又一个饿死的孩子,而就在刚刚,她的儿子阿廖沙也几乎饿死,是啊,谁愿意出来做ji女被人指指点点呢?都是饥饿,都是这该死的战争啊。她们都是不想饿死的可怜人,和自己一样失去了家中的主心骨。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