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八章 海芬妮·萨卡琳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七十八章 海芬妮·萨卡琳娜

赵阿九内心沉重地慢慢走回军营,一路上看到的俄国和传说之中的俄国大相径庭,他们衣着华美住在漂亮的大房子之中,说明他们曾经的富裕。却面黄肌肉依靠在门口晒着太阳,或者抱着酒瓶子醉倒在街头,说明他们现在正忍受着疾苦。是什么让他们从富裕变成贫穷,从强大的沙皇俄国变成贫弱的各国干涉军都可以进入的国家了呢? 走进军营之后大家纷纷对赵阿九伸出大拇指说:“排长,你真行,你都出去一个时辰了,干了几炮?” “滚蛋!”赵阿九躺在自己的行军铺上,事实上在俄国看到的一切,让他对俄国有了重新的定义,一个饥饿的国家,一个破败的城市,一场内战将原本世界第一陆军大国达成了现在这样。 内战,内战,中国何尝没有内战呢?如果中国的内战持续下去,是不是甚至连现在的俄国也不如呢? 他盯着营帐上的绿sè帆布,陷入思考之中。 中国干涉军士兵们的营帐由三层组成,最外层是油布,最里层是蚊帐。关于蚊帐的使用,大家起初都非常反对,尤其是后勤部的,毕竟增加一份蚊帐增加了一份后勤压力。但是曾经在伏尔加河畔生活过的俄裔中国士兵说:“你们不知道草原上蚊子的凶狠,到了六月份,几个文字可以炒一盘菜了。” 曾经在草原上有生活经验的第三师更是全体要求必须配备两层蚊帐,否则实在难以忍受草原上硕大的蚊子的叮咬。于是这营长就成了三层,有的甚至是四层。幸好现在是四月份,蚊子还没复活,但是一些虫子已经爬出来了。乌法位于鞑靼草原北边,周边全都是绿sè的森林湖泊草原,远远地看上去青葱一片。 王茂如交代完手下之后就看着电报,关于巴黎和谈的。关于国内形势的,关于家里的,关于孩子的。这是他的小乐趣了,二十几岁的时候,没想过孩子的事儿。那时候以为自己就是太阳,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但是如今,他忽然觉得人生不一定是一个人的事儿,而是一群人的热闹,就像是他的几个小孩一样。男人的爱不一定说出来,但是却时时关注,为此他特批让在家三夫人玉琢给他发电,专门关注孩子的情况。 什么宗鼎又欺负邻居家的小孩了,被玉琢打得屁股开花,什么宗孚跟管家开始学下象棋了。这些消息让他乐此不疲。当然,最揪心的是长夫人乌兰图雅的孩子,自己家的老四宗欧生病,患了绞肠痧,幸亏王茂如一直以来给家里配两个医生。一个中医一个西医,都是医术高明的人,才将这绞肠痧治好。绞肠痧又名急xing阑尾炎,对于西医来说这可能并不算多大的毛病,但是对这个年代,对于连一周岁还不到的小孩。谁也不敢说一定能治得好。万幸,宗欧被治愈回来了,乌兰图雅感激地差点给那个开刀动手术的俄罗斯犹太裔大夫下跪感谢。 “秀帅,有人在军营外面求见。”副官马良说道 “谁啊?” “一个俄国女人。”马良想了想,“叫什么还分呢乱七八糟什么什么娜。” 王茂如笑骂道:“什么还分呢,是海芬妮.萨卡琳娜,至于她的全名,太长了,我也记不住,哈哈哈,让她进来吧。” 萨卡琳娜来的时候还撅着小嘴生闷气,却不经意间撩开衬衣上的两颗纽扣,露出半个酥胸气呼呼地说:“王,你的卫兵太没有礼貌了,居然还阻挡我们的见面,难道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利用她的小伎俩勾引着男人啊,王茂如哑然失笑,心说我们什么时候有关系了?便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说:“你好像是很热一样,给你解解渴。” “你的房子太远了,我走了很久。” 王茂如笑道:“走?你不是骑马进来的吗?” “那也需要走路啊。”萨卡琳娜撒娇似地说,北方女人并不是不会撒娇,只是不习惯于撒娇,她们更喜欢用爽朗的笑声来感染身边的男xing,但是这不能说明她们在撒娇的时候比南方女孩差。萨卡琳娜就是这样的女人,豪爽起来让男人服气,娇媚起来让女人嫉妒。 还真是个妖jing,王茂如心说,以为她不喝水便要放在一边,却被她抓住了手,“哪有你这样的,一点也不绅士。”王茂如觉得她接过自己手中的水杯的时候,故意在他手心中画了一个圈,但是抬头看的时候,又觉得她一本正经地喝着水,不像是这样做过,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王,你不需要出去放松一下吗?”萨卡琳娜喝完了水,就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女一般活泼跳起来,好奇地打量王茂如营帐里的一切,地图,武器,行军床,甚至连刮胡刀也不放过。她走到洗脸盆旁拿起了王茂如的刮胡刀,笑嘻嘻地说:“王,你好像好几天都没有刮胡子了,作为你的朋友,我有必要提醒你哦?不如我来帮你,好嘛?” 王茂如不解风情地说道:“可是萨卡琳娜女士,我想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萨卡琳娜崛起小嘴,气鼓鼓地说,“我们是朋友嘛,我无聊了来找你玩啊,还有,亲爱的王,请叫我海芬妮,不要叫我女士,我已经十九岁了。”她冲他眨了眨亮晶晶的宝蓝sè眼睛,撒娇说:“或者你可以教我海芬妮宝贝儿,我特批允许哦。” 王茂如笑了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办法让男人卸下防备,征服男人啊。男人靠武力征服世界,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一个美艳的妖jing想要征服男人,的确是太容易了。能够成为美女如云的俄罗斯的交际花,将所有权贵握于手中,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尽管她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天真和浪漫,但是若真是相信她,那自己才是天真。 “王,你不应该这么紧张,你应该放松,难道你们中国男人生活中全是工作吗?”萨卡琳娜清脆的声音传来,她的声音也这么动听,就像是黄鹂鸟儿的叫声一样。 王茂如摸了摸小胡子,忽然说道:“你说得对,不应该这么紧张,这样吧,我们去乘坐飞艇吧,你做过吗?” “飞艇?”萨卡琳娜充满了好奇与期待,拍手笑道说:“好啊好啊,我还从未做过飞艇呢,我知道,你们的军队中有这个大家伙,起初大家吓了一跳呢。” 王茂如汽车是美国福特公司生产的越野汽车,xing能在这个时代算是最好的,而外形则是王茂如穿越时空带来的长城哈弗h3的外形。这款越野车的外形让该车在美国也大受欢迎,因为王茂如所在zhèng fu与美国福特汽车有长期合作的关系,这款xing能尚好的越野车甚至还被授权在中国生产,于哈尔滨建立美国福特汽车中国制造公司。 萨科琳娜平时乘坐的都是马车,偶尔乘坐汽车却受不了汽车里汽油的味道,看到这款造型别致的越野车很是惊讶了一番。 “福特h1越野汽车。”王茂如介绍起来,萨卡琳娜认真地听着,得知他们有十几辆这种越野车,很是惊讶,饶有兴趣地研究了起来。车子的减震xing很差,索xing草地很是平坦,颠簸不是很厉害,开了十几分钟抵达航空兵营地。 车子来到这里的时候,航空兵们早就认出只是秀帅的座驾,正巧空降兵大队长白子清在巡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笑道:“秀帅,哪鼓风儿把您老人家吹来了。”看到车子的另一侧伸出一条美腿,继而一个绝sè妖姬走了出来,顿时眼睛瞪得溜圆,赶紧咽了一下口水,道:“秀帅,您老人家走到哪里都艳福不浅。” “滚蛋。”王茂如笑道,“现在还有两架飞艇在这儿啊?” “三架,有一架执行侦查任务去了。”白子清回答道。 王茂如不高兴了,说:“不是说飞艇不参加侦查任务吗?飞机呢,用飞机侦查,飞艇凑什么热胡闹,高shè炮一发就完了,杜保铭呢?” 白子清道:“这不怪杜旅长,飞机全他妈的帮俄国人侦查去了,还时不时地帮他们打仗,杜旅长是侦查乌发周围有没有大股游击队。游击队么,没什么防空武器,再说咱们飞行高度超过八百米,游击队没有枪能打得着。” “我们的油料还够吗?”王茂如关心飞机燃油的问题,不管是飞机还是飞艇都需要柴油,没有了油就全废了。 白子清高兴地说道:“燃油现在还够,而且后勤部的人刚刚从老毛子那要了两百桶柴油和两百桶汽油,老毛子还是有货啊,别看穷成这样,这都能弄到,老毛子就这种东西多。”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