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述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四十八章 述职

第四十八章述职 “多谢牛兄提点。”王茂如感激道,心却想到自己何时得罪徐树铮了,这徐树铮简直就是白眼狼,说翻脸就翻脸。 牛德禄拍拍他肩膀,道:“王老弟,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吧,为兄只能帮你到此,你有什么话要我带传?” 王茂如想了想,摇摇头,道:“还真没有。谢谢牛兄了。” 其实没到晚上,王茂如便被放了出来,不过不是陆军部的人放的,而是大总统办公室的秘书直接把他带走的。袁世凯的机要秘书吕碧城直接将他接走,乘坐的车子,还是他送给大总统的。这吕碧城是个奇女子,她是安徽旌德人,父亲就是前清进士,可谓家学渊源,她和她的姐姐吕惠如、吕美荪以诗文闻名天下,人称“淮南三吕,天下知名。”她本人倡导提升女权,妇女解放与秋瑾相交深远,她是第一个办女学的学者,大清第一所女校,北洋女子师范学院就是在她的积极筹划下,经过唐绍仪等人的支持办成,而她担任总教习(相当于校长)的时候,年仅23岁。由于文笔出众,吕碧城被袁世凯钦点为机要秘书,吕碧城考虑到官职上升之后可以让自己的女权运动获得更大的支持,于是慷慨应邀。 上了车,吕碧城一句话不说,王茂如也无从说起,一路沉默抵达总统府。北洋zhèng fu的总统府实际上就是zhong nán hǎi,前清的时候是皇宫贵族们避暑之地,慈禧也经常来此避暑,久而久之,就在此办公了,许多王公大臣也跑来请示办公。而光绪皇帝就被囚禁在zhong nán hǎi的瀛台,每天看着慈禧办公,自己这个做皇帝的却什么也不能做,郁郁寡欢才三十几岁就死了。 王茂如跟在吕碧城身后,来到总统办公室,在门口却看到一个小个子军官退出,有些面熟却忘记在哪见过。那小个子军官见吕碧城两人,拱手笑道:“吕秘书长好忙。” 吕碧城款款一笑,道:“张师长也忙啊。” 那张姓师长嘿嘿干笑道:“我大老粗一个,忙也瞎忙,这位是?” “这是秀盛先生王茂如,现在在交通部担任飞行课副课长一职。” “难道是首战歼灭白朗匪军的尚武将军王杀神?”张姓师长立即瞪着小豆眼睛,饶有兴趣地看他,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叫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原来那个杀神就是你啊,厉害厉害,年轻有为,年轻有为。” 他一脱口“他妈了个巴子”这句经典口头话。王茂如便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这人定是东北王张作霖了,不过现在的张作霖还不是东北王,只是北洋军二十七师师长。 “原来是张师长,久闻大名,久闻大名。”王茂如敬了个礼道,他是陆军中校,人家张作霖可是陆军中将。 张作霖呵呵一笑,道:“看来大总统要嘉奖你了,厉害,年纪轻轻就得到大总统嘉奖,将来定然前途无量,等以后可要提携提携我老张啊。” 王茂如道:“张师长开玩笑了,只有张师长提携我的份儿,哪有我来提携,张师长若是有时间,我做东如何?” 张作霖摇头道:“他妈了个巴子的,不成了,不成了,我今晚就要回关外,以后你啥时候来东北,我请你吃袍子肉,喝高粱酒。” “可说好了,张师长不许赖账,哈哈哈。”王茂如笑道。 张作霖道:“定然不会,再会了,吕秘书长,秀盛老弟。”转身带着副官走了,吕碧城默不作声,王茂如见他走远,才道:“此人不错,将来必是枭雄。”吕碧城眼睛一亮,仍旧不做声,带着王茂如来到总统办公室。 一月个未见,袁世凯如今略显得发福了,有理发师正在给他剃光头,王茂如和吕碧城便站在一边等待。理发的理好头之后,鞠了一躬,端着水盆下去了。袁世凯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嘴里说:“凉快了不少嘛。”他此时穿着一身长褂,仿佛一个乡下财主一般,任谁在街上都看不出这就是中华民国大总统。他嘴上的两撇胡子已然全白,看上去比年前还老了一些。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数张文件,此时他走到桌子上,看了看这些文件,都是国家的重要事宜,王茂如不敢打扰。过了一会儿,袁世凯才放下文件,摇头苦笑道:“这一天事烦死人,秀盛,你坐。” “是,大总统。” 袁世凯放下笔,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道:“近来事情愈来愈多,倒是把你的事儿给耽误了。” 王茂如毕恭毕敬不多说话。 “这次你的部队在河南干得很好,只是未免杀戮过多。”袁世凯说道。 王茂如抬起头,想分辨两句,但想想还是算了,领导批评的对嘛,便低头说道:“是,卑职一定注意。” 袁世凯看看桌子上的台钟时间,又说:“近来有人弹劾你擅自扩军,图谋不轨,你可知晓?” 王茂如道:“弹劾之人,倒也不是空口白牙,属下的确有擅自扩军之嫌,不过至于图谋不轨,属下倒没那个胆子。不知大总统能否听我细说,解释一番?” 袁世凯点点头,道:“你讲。” 王茂如道:“属下在陆军部担任的是飞行队守备大队,然而陆军部并未派发军官、士兵,只给了一个不三不四的编制,这便要属下自己去招兵,招军官。属下当初为了自保组建华兴厂护卫队,算是民团的一种,在京畿戍卫衙门备注了的。卑职便根据自己的护卫队扩编到九百人,然后让手下军官相互竞争,三个月去争取军官与士兵的名额,倒并非真的私自扩编。这九百人去争取一百五十个正式名额,让士兵们更加有竞争力和进取心,余下的人,我准备招他们进入工厂,都是年轻力壮的劳力,自然省了我再招工的麻烦。属下的新军军训为期三个月,第一个月练习的是军队规矩和作息时间,以及令行禁止,行军、礼仪等等,第二个月开始练习shè击,拼刺刀,越野,长途行军,实战训练,第三个月属下本打算带他们协助剿匪。三个月之后,全军比武,胜者留下,败者进入工厂当工人。只是属下的军训才进行两个月零三天,便被陆军部调派到牵线,于是想到一边行军,一边实战练习。”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调令

下一篇   第四十九章 摔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