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五章 瓮中捉鳖(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五章 瓮中捉鳖(求月票)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五章 瓮中捉鳖(求月票) 图哈切夫斯基是一个报复心的和好胜心极强的人,他一边下令手下苏俄第15步兵师过河,一边命令沃利斯克步兵师在东岸,在伏尔加河区舰队的配合下攻击中队。沃利斯克步兵师师长齐格佐夫斯基拿着命令张大嘴巴不敢相信,难道要我们两条腿儿的步兵去追击人家四条腿儿的骑兵?这是开玩笑呢,还是开玩笑呢,还是开玩笑呢?他郁闷地抬头看着革命委员会委员统治。 “这错了我们面对骑兵哪有追击他们的份儿?”齐格佐夫斯基疑惑道。 “不,这是图哈切夫斯基司令的命令,请立即执行,同志。” “可是,我们是步兵啊。” “难道你不知道,革命者的勇气会战胜一切吗?中国人只是留着辫子拿着长矛抽着大烟的黄皮猴子而已。” “这……那好。”齐格佐夫斯基无奈只得下令将沃利斯克步兵师分成两部分,一半留守在伯克罗夫斯克,一半追击敌人骑兵。他绝不会认为中国人是一百年前的形象,因为他看到了中国人的轰炸机,也看到了中国人的战斗机,中国人已经不是百年前的猪尾巴形象了——他心中大骂图哈切夫斯基的无知和鲁莽,难道勇气可以战胜一切吗? 此时在伏尔加集团军司令部内,王茂如得到情报,苏俄第1集团军军队正在全力渡过伏尔加河,他皱了皱眉,还没有跟苏俄的正规军打过仗呢,他们应该和游击队不一样。打一打,不打怎么能试探出敌人的水平,不打怎么知道几斤几两呢? 为了试探苏俄正规军的战斗力水平,王茂如下令让龙庆的第十一骑兵师在躲开伏尔加河区舰队大炮shè程以外的地方与沃利斯克步兵师接触战斗,试探对方的战斗力。 齐格佐夫斯基小心翼翼带领沃利斯克步兵师,迎头碰上了中国骑兵。这个三十五岁的前沙俄军官立即组织军队就地防守,并且占领高地,利用炮火延迟敌人骑兵速度。而沃利斯克步兵师不愧是苏俄军队之中最jing锐的步兵,在这次突然遭遇战之中,他们遇到了机动xing极强的中国骑兵居然有序防守,徐徐撤退,利用河流高地以及炮火即使地脱离纠缠,返回了伯克罗夫斯克城。沃利斯克步兵师进入城市之后,郭布罗龙庆的骑兵没办法再进攻了,上次博尔贾之战他深切的体会到骑兵不适于城市战的特点,于是领军撤离。 在这次双方尝试接触的战斗中,苏俄最jing锐的军队在与中国最jing锐的骑兵对战的时候,伤亡居然可以达到一比一,这让王茂如有些暗暗担心,如果苏俄的人都是如此,自己的部队凶多吉少啊。自己的部队是最jing锐的骑兵部队,而对方居然用步兵达成一比一的伤亡比例,这怎能不让他震惊——王茂如当然不知道沃利斯克步兵师也是图哈切夫斯基手中的王牌。 图哈切夫斯基也暗暗吃惊,中国人也能打啊,尤其是他们那么多的自动武器,还真是一大麻烦,由于中国第十一骑兵师伤亡四百多人,王茂如肉疼地立即下令第十一骑兵师撤退。苏俄军队的战斗能力很强啊,王茂如摸了一下小胡子,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参谋长亚利斯科夫,只见他激动地说:“司令,我们一定要狠狠地打!全力以赴地打!把他们干掉!” 副司令克拉斯诺夫也激动地说:“我们有这么多门大炮,一定要狠狠地给他们一下子。”的确,中队的武器配置让克拉斯诺夫等俄官眼红,十七万军队配置了六百多门各式口径火炮。 王茂如皱起了眉头,问:“这个图哈切夫斯基军团有多少人?” “大约十二万人左右。”亚利斯科夫说道。 王茂如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呢?打又不准备大打,莫非也是在试探我们的战斗力?” 亚利斯科夫道:“也许是图哈切夫斯基以为自己百战百胜,太过狂妄了,于是让步兵攻击骑兵,还真是太可笑了。”图哈切夫斯基才二十六岁就当上了苏俄东方面军第1集团军元帅,实在是苏俄军界之中少有的军事天才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将星,尤其是受到列宁的无比信任和期待,列宁就喜欢这种头脑简单xing格直爽的人,就算是他脾气不好,这在列宁眼中也是小瑕疵。列宁在各种场合洗啊不遗余力的表达了对图哈切夫斯基的支持和喜爱,而对于图哈切夫斯基与南方将领之间的矛盾,列宁站在了同为俄罗斯人的他这一边。这让其他民族出身的南方将领极为恼怒,尤其是斯大林对列宁偏袒图哈切夫斯基的行为腹诽不已。 王茂如与亚利斯科夫等人交流的时候,作为副参谋长的熊炳涛有些悲剧了,因为三个人交流的时候用的是俄语,他只能无奈地在一旁干瞪眼,王茂如这个总司令反倒是回过头来给他当翻译。 熊炳涛不同意亚利斯科夫的想法,说道:“也许是他也在试探我们的态度和作战态度,如果我们不堪一击,他一定会全力绞杀,如果我们强硬,他们只会坚守伏尔加河,毕竟我们没有内河舰队和船只渡过伏尔加河。而且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他们对于黄种人心里还存有歧视,有的还以为中队都是清朝的头戴大辫子手持长矛的原始军队。”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我也觉得奇怪,他们这不是送死吗?但是你一说我也有些觉得,好像还真是这个原因。”他一拍手,道:“那么下面的问题就是,图哈期夫斯基这个报复心极强的人一定会全力以赴攻打我们,对于这个送上门来的带刺的鱼肉,我们吃不吃?” 关于吃不吃的问题只争论了三分钟,野心勃勃的王茂如便决定要么不吃,要么一口全吃,而最终的结论是,一口全吃。如果能够给予苏俄第1集团军以重创,不单动摇了苏俄东方面军的根基,也让自己在攻打察里津的时候不至于腹背受敌。 王茂如事实上很期待和年轻的图帅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现在的图哈切夫斯基还不是那个提出大纵深理论,强调装甲武装在战争中的作用,并且制定了苏联防御战略战术的军事大师,现在的他仅仅是一个疯狂的指挥官。现在的他以勇猛和不要命的打法在俄国内战之中连战连捷,并且以坏脾气和暴躁的xing格引起了南方军官和北方军官长达数十年的对立。他的鲁莽一直到攻打华沙的时候,遭到波兰军队还击才清醒过来,然后他回到了军校之中,苦心学习研究,终于成为了战术大师。 但是现在,图哈切夫斯基只是那个眼中只看着前方的司令,如果不是俄国内战,如果不是布尔什维克掌权的时候没有一个军官,司令员图哈切夫斯基最多能指挥一个排的军队而已。可以说他是个天才,但是天才并不都是天生的,他是经过了失败和打击,这才让他成长为ri后的战术大师。 王茂如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笑道:“既然你们眼中的图哈切夫斯基是一个勇猛的一往无前的年轻将军,那么我们就给他来一个诱敌深入,在马格恩镇给他围起来。” “引他进入埋伏圈?”熊炳涛问道,“可是他不会这么轻易上当?” “当然,他不会轻易上当,所以现在就让陆军第三师向西埋伏起来,在我们引诱图哈切夫斯基和我们在马格恩镇对峙之后,第一师袭击伯克罗夫斯克城,切断他们的退路。同时我们先吃掉他们的骑兵,这样他让他成为一个大王八。” “瓮中捉鳖?”费朝贵笑道。 “对,瓮中捉鳖。”王茂如笑着点头。 费朝贵说道:“可是这只乌龟……怕是不好啃。” “好不好啃,试试再说,咱们不能失去了捉鳖的勇气。”王茂如开玩笑道,“命令第一师向东隐蔽行军,命令突厥骑兵师向东隐蔽行军,并给突厥骑兵师配备电台。” “是。” 尽管王茂如制定了瓮中捉鳖的计划,但是却遭到了副司令克拉斯诺夫和参谋长亚利斯科夫的反对,他们认为应该直插察里津,不要在伯克罗夫斯克城耽误。但是中队方面一致支持王茂如的瓮中捉鳖计划,实在是因为他们不想去察里津这个绞肉机。而且如果此时不理会进入伯克罗夫斯克的苏俄军队,可就面临腹背受敌了。克拉斯诺夫的反对对中国干涉军没有影响,王茂如一言既出,军队立即撤退到马格恩镇进行布防。 随后王茂如下令中国干涉军率先撤退,三个陆军师的皇协军在此对对苏俄进行袭扰战,并引导苏俄军队向后进入陷阱之中。随后中国飞机轰炸再一次轰炸了萨拉托夫城,这次的轰炸让图哈切夫斯基更加恼怒,原因是他养的一条小狗在这场轰炸之中被炸死了。 “给我立即渡河,所有高shè机枪高shè炮给我对准空中,所有机枪瞄准空中。”图哈切夫斯基愤怒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