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反革命软骨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反革命软骨头

随后苏俄第1集团军不顾中队的飞机轰炸中接连三ri三夜渡河,终于大部分部队渡过伏尔加河,而在数百工人努力经过连夜临时改装的二十挺高shè机枪扫shè下,和从莫斯科连夜拉来的高shè炮的反击下,成功打下两架中国轰炸机,并且逼得中国空军不敢再度飞抵萨拉托夫。 当苏俄人得知中队主力被吓跑到距离伯克罗夫斯克二百六十公里外的马格恩镇之后,顿时红军上下一片“乌拉”“乌拉”的欢腾声。 集团军政委连夜向莫斯科报信,将这好消息告诉了伟大领袖列宁,列宁立即发来贺电,希望第1集团军再接再厉,再创佳绩,争取消灭中队,为苏维埃俄国做出强硬的表率,向世界各国宣布苏维埃俄国绝不会放弃生存。 站在伯克罗夫斯克市zhèng fu大厅,图哈切夫斯基笑着对手下说:“别看这该死的中国人在意大利打了一场胜仗,可是他们就跟意大利人一样,就是战争中的喜剧,好,我的孩子们,中国人给了我们糖果,我们何不吃掉他们呢?”他幻想着自己人马歼灭了对方装备jing良的三十万军队——尽管伏尔加集团军没有那么多人,但是至少他得到的情报是敌人有三十万人之多。 为了能够歼灭中国人,他派出手下骑兵部队,即土耳其斯坦第1骑兵师和土耳其斯坦第5骑兵师从伏尔加河下游出发,转一个大圈准备绕到中队的后方。但是很不凑巧的是被中队哨兵——突厥骑兵师游骑兵和天空中巡逻的飞艇早早地发现。 “他们已经派出骑兵了?”王茂如惊喜地说。 “是的,他们的骑兵已经出来了。”费朝贵高兴地说到。 “继续观察,不要惊动他们。”王茂如摸着小胡子说道。 在王茂如下令将所有军队撤离六十公里之后,伏尔加支队副司令克拉斯诺夫叹了口气,心中不免为中队的鲁莽而失望,苏俄第1集团军岂能是那么容易被围歼的?就算图哈切夫斯基莽撞地闯入这个圈套之中,可是凭着装备jing良的他们,怎么可能困得住苏俄人。王茂如反倒是笑了起来,说:“啃掉这个骨头,岂不是比占领察里津容易?” “是比占领察里津容易。”克拉斯诺夫说道,“可是总部的命令是……” “没有可是。”王茂如道,“我们一定要干掉这支部队,一定要干掉他们,这才能让伏尔加集团军扬名天下。” 克拉斯诺夫腹诽起来,你是想让中国人扬名天下,可是为什么要让我们做诱饵引诱苏俄军队,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天因为引诱苏俄军队牺牲多少人了?你当然不知道,你当然不想知道,你只是把我们当做辅助工具罢了。 当王茂如得知敌人大部分部队已经过河,只留下三个师防守萨拉托夫城,于是下令军队在马格恩镇以东,远离伏尔加河地区休整并构筑阵地,只等待敌人的军队进入到这个圈套中来。 现在中国空军因为炸弹不足停止轰炸,并全力将飞机用于侦察,有了空军就相当于比对方多了一只眼睛,总是能发掘对方的作战意图,这给中队以极大的便利。空军的炸弹不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初支援了高尔察克的第一集团军,几乎五分之四的炸弹都扔在了喀山前线了,以至于当王茂如将空军调回来之后居然出现弹药不足的现象。 代理参谋长熊炳涛的建议让三个突厥骑兵师隐藏在红库特等待对方偷袭,当敌人偷袭的时候将他们反包围起来,这个计划与王茂如心中所想不谋而合得到他的支持,参谋部详细制定继而完善这个计划。 随后三个突厥骑兵师在突厥人骑兵司令阿扎伦诺的带领下连夜进入红库特埋伏起来,在中国人焦急地等待之中,三ri之后,苏俄土耳其斯坦第1骑兵师抵达皮杰尔卡,第5骑兵师抵达叶尔绍夫,终于准备从中队的侧后方发动袭击。 图哈切夫斯基与参谋长加伊制定前后夹击的计划,利用骑兵的锐利刺穿敌人,并已经下了死命令5月5ri骑兵一定要从中队和侧方后方发起总攻。 几ri以来连战的胜利让苏俄第1集团军司令图哈切夫斯基确信自己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更加让他们欣喜的是中国人的飞机没有炸弹了。他们居然开始从飞机上往下扔集束手榴弹了,而且几ri之后飞机甚至不再起飞了,中国人的飞机没炸弹的消息很快从一个苏俄协皇军逃跑的战俘口中得到证实。 图哈切夫斯基兴奋不已,立即下令军队准备和中国人决一死战,但是回到指挥部他看着地图的时候,忽然有些觉得敌人这是在诱敌深入。但是当政委高兴地将因为第1集团军首战中国干涉军的消息传到莫斯科而得到莫斯科方面军委会嘉奖的电报拿回来之后,骄傲的政委楚柳新说:“伟大的列宁领袖说你就是俄罗斯的英雄,你应该继续带领军队消灭懦弱无能的中国zhèng fu军。还有,在远东,我们的游击队重创了ri本干涉军,一千个ri本人被围歼。事实证明,亚洲人确实不会打仗。” “在马格恩有没有铁路?”图哈切夫斯基问。 “什么?铁路?”楚柳新奇道。 图哈切夫斯基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个政委以前是个小学教师,是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可是……他不是一个军事专家啊,自己还问他关于铁路的问题,问了等于白问。 “那里没有铁路,我们的铁甲列车无法运抵马格恩。”一个年轻的参谋贝卢斯基说道,“所以如果找中国人决战的话,我们便没有了火力优势。司令官阁下,我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他们知道我们想要和他们决战,于是把军队撤到马格恩镇东侧,这样我们的伏尔加内河舰队是也无法提供炮火支援了。” “难道就因为没有了大炮,我们就害怕了吗?”楚柳新愤怒地说道,他挥舞着双手,慷慨激昂地说:“可恶的中国人,可恶的中国人,他们就像是蝼蚁一样在我们面前。米哈伊尔,你的勇气呢?你的力量呢?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列宁同志的嘉奖令,这是列宁同志的表扬信!你知道吗?ri本军队在远东遭到我军游击队的重创,ri本七个师团二十万人居然被我们的几千人打得屁滚尿流,可是我们现在有十几万军队,难道还害怕中国人?那些留着辫子的黄皮猪?”他转向年轻的参谋贝卢斯基说道:“胆小的人,你是反革命软骨头吗?党组织认为你不适合担任军队参谋,卡尔文,你更应该回到后方在工厂中。” 贝卢斯基想要反驳什么,可是他不敢反驳,如果反驳了楚柳新他就是一个反革命,掌握肃反大权的他一定会杀了自己,于是贝卢斯基默默地说:“我不是反革命软骨头,政委同志,我认为你说得对,懦弱的中国人一定会被伟大的俄国击败。” 图哈切夫斯基原本再打算着敌人有可能个自己设一个陷阱,可是听到这份嘉奖和远东游击队居然重创ri本干涉军的消息,很快又看不起亚洲人了。他否决了敌人设置圈套的想法,因为他认为中国人没有这个胆量。于是他继续大胆地执行自己之前预定的计划,将中队全歼,与敌人一绝死战。 图哈切夫斯基是个人有着强烈的冒险主义jing神的人,他是旧贵族出身,曾经担任近卫军中尉,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法语说的比俄语还好,中学毕业之后进入莫斯科叶卡捷琳娜第一武备学校学习,毕业后在谢苗诺夫近卫团服役。欧战爆发他随军赶赴前线,因作战勇敢屡次获得勇敢勋章。后来他被德军俘虏,几次试图从战俘营中逃走,最后一次成功逃回到俄国,加入布尔什维克被委以重任。 可以说,他这个人有着旺盛的jing力和无与伦比的斗志,但是他的不足之处在于长时间的冒险胜利让他有些得意忘形,继而非常傲慢。历史上他曾经指挥军队冒险进攻波兰,遭到波兰军队痛击损兵折将十五万人,他为了推卸责任甚至将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斯大林和斯大林的老部下叶戈罗夫,使得苏俄红军东方面军和南方面军产生极大的矛盾,斯大林在大清洗的时候,甚至将所有东方面军指挥官和元帅都给杀掉了。 为了全歼中队,他不顾东方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和由第4集团军升为东方面军南方战役集团司令的伏芝龙的反对,将伏尔加河西岸的部队调集来大半,仅仅留下第20、21步兵师守住萨拉托夫。另外其他部队,包括第1集团军下辖部队土耳其斯坦步兵第1师,辛比尔斯克铁军第24师,步兵第15、第31、第49师,莫斯科工人第4师,萨拉托夫武装工人旅,伯克罗夫斯克武装工人旅,土耳其斯坦民兵旅,与沃利斯克步兵师汇合,准备强攻软弱的中队。他仅仅留下一个团在伯克罗夫斯克,通过情报得知,敌人已经懦弱的全部撤退到马格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