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交战伊始(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交战伊始(求订阅)

>还有一点就是图哈切夫斯基认为,如果不及时消灭他们的话以中国人为主的这支伏尔加集团军将会成为苏俄的心腹之患。他从各方面情报得知,中国人正在武装鞑靼原住民,并且以宗教和民族du li为借口,向所有鞑靼人承诺未来的南部俄罗斯将成为数个du li的伊斯兰共和国或者王国。这点是图哈切夫斯基最为担心的,他生长在斯摩棱斯克省的多罗戈布ri,这座城市最早的建立就是为了防止蒙古人西侵,但是他从小就感受到,桀骜不驯的伊斯兰教徒鞑靼人比起信仰喇嘛教的蒙古人更加难以对付。他们从语言,习惯和行为上极其难以管理,如果认同中国人武装伊斯兰战士,那么极有可能造成红军战士中的鞑靼人脱离红军投降他们,尤其是土耳其斯坦步兵和骑兵部队。 图哈切夫斯基向列宁报告,并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和理由,列宁认同了他的理由,然而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托洛茨基却不以为然,他说中国人根本不必担心,他们是沙俄的老对手,深受其苦,肯定不会真心为沙俄而战——从他们威胁夺取了江东六十四团的举动上来看,中国人只会小打小闹,不会真正动手。至于图哈切夫斯基担心的挑动伊斯兰鞑靼人在南俄罗斯du li,这根本就是个伪命题,鞑靼人民不会选择另一伙儿贵族来压迫他们,一定会选择人民自己做主,因此托洛茨基下令图哈切夫斯基立即撤军。 但托洛茨基的命令有点晚了,得到最高领袖列宁支持的图哈切夫斯基已经渡过伏尔加河了,正气势汹汹地杀向敌人。图哈期夫斯基率领七个师三个旅八万步兵和两个骑兵师九千多骑兵从南和东南两个方向,一明一暗,以雷霆万钧的气势地直扑过来,骄傲的他们誓言要一口气消灭这个如同意大利一般的敌人。 王茂如的伏尔加集团军在马格斯以东构筑好长达九公里的阵地的,并利用地形和有限的空间构筑数条战壕和雷区,在正面摆了两个jing锐中国步兵师。中人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他对手下说:“这一仗,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用这一战来洗刷三十年来中人败于白人的耻辱吧。” 当伏尔加集团军中队方面得知苏俄军队即将抵达马格恩镇之后,王茂如开会大笑着拍着桌子,道:“好了,这支大王八进瓮了,进瓮了!”他立即签署命令,下令俄国皇协军后撤休整,而在面对敌人的前线布置着的全都是中国士兵,中人不能使温室之中的鲜花,需要正面战斗了。在远离伏尔加河的高地和山岗之地构筑阵地,并将重炮击集中使用,陈列在山岗上等待敌人落入阵地,各个部队的炮兵也画好了炮击区域。甚至于有经验的士官和士官长在阵地前三百米画了一条红线,在七百米画了一条红线。三百米是步枪shè击线,七百米是机枪shè击线,e1步枪尽管理论上可以shè击到一千多米,有效shè击距离达到九百米,可实际使用起来只有在三百米内有效,s1轻机枪可以扫shè到七百米的距离,却不敌敌人的马克沁1905型重机枪,对于火力的缺乏,只能依靠步兵炮和迫击炮补充。 布置中国干涉军第一师,第十五师防守正面南方阵地,第六师负责防守东侧阵地,沙俄皇协军防守背后以及河岸方向的阵地——当然,这有些不太可能,这两个方向不利于苏俄军队大规模用军。 中队中唯一一支骑兵部队也被雪藏了起来,王茂如将第十一骑兵师和第一师的第九骑兵旅留在后方做机动力量,随时准备出发袭击反击敌人。俄国人急躁的xing格注定了他们的进攻不会那么耐心,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以图对中队一击致命。而当敌人投入兵力总攻之后,第十一骑兵师将是一支反击利刃,在对方疲惫的时候直插敌人侧翼最终武器,郭布罗龙庆,就是这次反击的负责人。 显然伏尔加集团军副司令兼俄国协皇军司令克里斯诺夫对沙皇俄国士兵去后方充当后勤部队非常不满,他嚷嚷着说道:“伟大的俄国沙皇士兵应该承担更重要的作战任务,而不是挖战壕!” 王茂如笑着忽悠他道:“你们是非常重要的反击力量,但是现在我要让我的士兵适应与俄国人作战的习惯,他们都是一群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战斗到了最后。如果前方战事忽然崩溃,还需要你们支援啊。”克里斯诺夫这才满意起来,自己的部队看来非常重要的,这才是沙皇士兵应该起到的作用嘛,挖什么战壕,一身的泥土。 而后王茂如电令隐藏的第三师任元星所部两万三千人则立即准备进攻,当中苏军队开始交战开始,他们立即从斯捷普诺耶偷袭伯克罗夫斯克,断了敌人后路,将第1集团军堵在伏尔加河东岸,如果有机会渡过伏尔加河攻击萨拉托夫的话也不要放过机会。 沙皇伏尔加集团军有着充足的兵力和时间调动,而苏俄军队因为图哈切夫斯基的冒险擅自调动显然陷入了兵力不足的窘迫之地。 当苏俄第1集团军前锋部队沃利斯克步兵师抵达马格斯之后,他们面对等得不耐烦的中国人,架好了大炮,举起刺刀,立即气势高昂地投入了攻击之中。 而与此同时,从中队的东面和北面,敌人的两个土耳其斯坦骑兵师也“悄然”靠近之中,他们要趁着中队把全部jing力放在正面战场的时候突然杀出,让中队溃败。 齐格佐夫斯基派出了一个营悄悄地从中队的西侧靠近伏尔加河一侧潜入过去,依靠船炮的优势来偷袭敌人,可是不久之后这个营就沮丧地回来了,营长报告齐格佐夫斯基说中国阵地的西侧居然是一片巨大的沼泽地,一个连的红军战进去之后居然只有半个连出来,怪不得中国人在西侧几乎没有派兵防守。而伏尔加内河舰队也报告说,由于马格恩镇的水域比较浅,内河舰队的数百吨军舰无法靠近,否则极有可能搁浅,因此不能作为支援炮火了。 “这些该死的中国人。”齐格佐夫斯基自言自语道,“那就正面来一次进攻吧,伟大的俄罗斯人一定会摧毁你们!我命令,对中国人的进攻,开始!” “乌拉!”叫喊着端着刺刀的步枪的苏俄红军,勇敢地冲向了中国阵地正面防线,尽管身边战友一个个倒在地上,却仍然勇敢地冲上前方。这就是俄罗斯人的xing格,一往无前,一根筋,至死方休的作战方式。 苏俄最jing锐的沃利斯克步兵师中配备了相当多的大炮和机关枪,在他们高声叫喊之中,红军战士大无畏地勇敢朝着中国阵地冲去。他们祭出了苏俄军队的法宝之一,如cháo水一般的攻击,一网无尽的气势,有我无敌诱敌无我的死志。 而中队的大炮,从美国和意大利购买的122毫米榴弹炮率先展开炮击,随后是75毫米野炮,70毫米步兵炮,苏俄军队没有抵达中国战地前五百米,就已经伤亡惨重。 齐格佐夫斯基见状连忙下令火炮掩护,但是却遭到了中国人火炮的延伸攻击,顿时沃利斯克步兵师的几门大炮被炸毁了。 “敌人的炮火比我们有优势啊。”齐格佐夫斯基无奈地说道,“下令,士兵撤退,等待大部队的到来。”苏俄军队后方响起了撤兵的小号声,苏俄士兵们沮丧地撤退。可是他们刚刚撤退到一半,中国人的骑兵就冲上来了,这是隶属于第一师的第十一骑兵旅许正义部。由于防守,许正义所部骑兵只能在后面焦急地等待,根本没机会伸手。李品仙下令反击之后,许正义一跃而起,嘴里喊着:“孩儿们,跟我杀敌报国呀呀呀呀……”居然唱起了京戏,六千骑兵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追着苏军砍杀了一阵,在苏俄军队马克沁阵地上吃了点亏,被迫扯了回来。 尽管沃利斯克步兵师顽强地阻挡住了中国骑兵旅的进攻,但是他们这一战损失惨重,所有的火炮几乎都被炸毁,几乎是依靠着数量众多的马克沁和战壕他们才守住老家。但勇敢的士兵们血洒疆场,他们知道了中国人不是一块可口的蛋糕了,而是一块其硬无比的石头。 一九一九年五月二号早上八点,图哈切夫斯基带领大部队刚刚抵达阵地,他立即宣布将四个师同时投入到正面进攻之中。经验丰富的齐格佐夫斯基立即说道:“敌人的炮火太猛了,我们这样做损失很大。” “没有损失,哪能换的来伟大的苏维埃俄国!”图哈切夫斯基咬牙切齿道,“攻击,毫不停留的攻击!全力以赴的攻击!中国人坚持一上午,一天,但是如果我们连攻三天的话,他们一定会崩溃!”的确,俄罗斯人有着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没有的一种品质,那就是坚韧,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没有一个俄国人愿意服输,他们宁可与敌人同归于尽也不愿意放弃固执。百度搜索书书屋,书书屋无弹窗,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如同洪水一般的苏俄士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嚎叫着冲向了中国人的阵地,气势如虹,几万人的进攻给人一种百万军队突袭的感觉。中国阵地上部分新兵吓呆了,不过随后头上的火炮提醒他们,我们的大炮远比敌人还要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