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八章 剃毛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八章 剃毛啦

一群群的苏俄红军战士遭到敌人的炮击倒在了距离敌人阵地两千米到一千米之间的地方,一排排的苏俄战士倒在距离敌人阵地三百米到五百米的地方,中国人的炮弹毫不吝惜地带走了数千名苏维埃俄国士兵的生命,而中国人的子弹也像是雨滴一般扫荡着俄罗斯小伙子们。 “不能这样了,不能这样了,伤亡太大了,伤亡太大啊!”齐格佐夫斯基再一次叫喊道,他转头对司令说道:“你要把小伙子们都谋杀吗?” 图哈切夫斯基红了眼,掏出手枪抵在齐格佐夫斯基头上,说道:“闭嘴,不要质疑我的命令!”大家连忙把他拉开,齐格佐夫斯基羞愤难当,离开司令部回到自己军营,而图哈切夫斯基不顾参谋们的反对,继续攻击,攻击! 负责正面杨树林突出部防守的是东北边防军陆军第十五师第四十二旅,旅长就是在意奥前线的时候负责诈败的熙仲,这次将正面防御战场交给他,也是给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尽管熙仲那次是诈败,但是很多人却误以为他是真的败了,给中人丢人了,甚至连他自己的老婆余氏也不相信他在欧洲是诈败之计,这让他很是受伤。王茂如得知熙仲受冤枉,于是才将正面防御战场交给了他,也是让他证明自己。 第四十二旅其中百分之七十是山东籍参战军,百分之三十是欧洲山东籍劳工,这些劳工出身的士兵们尽管作战未必勇敢,但是挖战壕的本领倒是一流,在学会了东北边防军特有的“z字型”战壕之后,挖的是又快又标准,修战壕坚固异常。 此时坐在战壕中的第四十二旅124团1营3连2排排长臧浩,对一旁的龙二狗骂道:“你他娘的,哼哼什么啊?要死啊你?”臧浩不是在宪兵司令部关着吗,怎么在这儿呢?原来在出发之前,臧浩几次三番写了求战信给东北总督王茂如,何安定知道王茂如要力保他,便将信件交给了王茂如。王茂如特批,臧浩戴罪立功,调到第十五师担任代理排长一职,于是臧浩便来到了熙仲的手下做了一名小排长。 臧浩被调来这儿了,当然还有两个人也来了,他们是臧浩的死党。一个是刚刚结婚的老肖,另一个是无牵无挂的龙二狗,臧浩说你俩怎么也得瑟来了,老肖说我和我老婆的命是你救的,你在哪我在哪,这辈子我就跟定你了。龙二狗的理由就是,你外号是藏獒,我外号是二狗子,咱俩是一类的,决不能分开。臧浩对这个老肖的理由倒是可以接受,对龙二狗的理由是哭笑不得,骂道你他娘的才是狗呢。 虽然表面上吵吵闹闹,你骂我我骂你,但是私下里臧浩对这两个弟兄还真是比亲人还亲,他本来是个浪荡子,尽管有米留杏子在家中等待他的归来,他也真没有对这个女人有多大的感情,骨子里还是爱冒险的家伙。 “来咧,来咧。”观察哨兵班面饼cāo着山东胶东口音叫道。 臧浩伸出脖子看了看,骂道:“还他远着呢……不对啊,这伙儿人傻了?怎么连大炮还没打呢,就傻不愣登冲上来了?”便大声喊道:“一班二班准备就绪,三班jing戒准备支援,兄弟们,剃毛啦!” “剃毛啦!”2排的手下欢快地叫喊道。 这剃毛的意思就是干掉老毛子,臧浩给干掉老毛子起了个雅称叫做剃毛,一时之间被所有人传开了,大家都喜欢这个叫法。 “没我的命了,谁也不准提前开枪,知不知道?”臧浩嘱咐道。 “知道了排长。” 臧浩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面目狰狞端着枪在重机枪掩护下冲上来的苏俄士兵,心中细数着距离,“八百米,八百五十米,七百米,七百五十米,,等他们冲上来估计都累瘪独子了,哈哈,这帮老毛子是傻吗?”他嘴里自言自语道,回头看了看连长那里,便扯过来哨兵班面饼道:“告诉排长,步兵炮该打了,留着生崽子啊?” “轰!” “轰!” “轰!” 这不是步兵炮的声音,而是野炮与榴弹炮的声音,一发野炮将七八个苏俄士兵掀翻,而一发榴弹炮足以让十几个红军士兵炸的四碎,趴在战壕中观看的中国士兵目瞪口呆难以置信这大炮的威力。节ri里看过爆竹被炸得四分五裂,可是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炸的四分五裂,还真是胃里不舒服啊。 看到士兵们一个个傻呆呆的,臧浩用语言鼓动气势起来,他反身大声骂道:“nǎinǎi的炮兵总这样,干啥事儿都磨磨唧唧的,怎么计算的,人家都冲到五百米了。”见到手下们傻傻地看着大炮轰炸敌人,怒从中起,起身一人一脚从排头踢到排尾,道:“妈了个巴子的,打仗呢看戏呢,敌人要上来了,还他么瞪眼睛,你们瞎啊?”士兵们赶紧收神,准备对付那些趟过炮火的苏俄士兵。 为了防止误伤,榴弹炮向苏俄后方延伸shè击,野炮也停止了轰炸,而步兵炮此时开火,面对成散兵线进攻的苏俄士兵,步兵炮最是能体现炮兵技术。 “四百米了,敌人子弹能够着咱们了,兄弟们注意啊,别被伤着,头盔给我带好了,只露出眼睛就行,别他把你那张大脸露出去!”臧浩继续喊道。 四百米的时候,苏俄士兵部分趴在地上shè击还击,部分士兵猫着腰继续冲锋,苏俄的子弹打得远威力大,往往子弹击中了中国士兵头盔可以直接打碎这头盔。臧浩身边有两个士兵被击中了头盔死了,他大骂生产头盔的后勤断子绝孙,一边提醒士兵,而后下令步枪手开枪还击。 e1式步枪令人诟病的shè击距离在此体现出来,比起这些士兵习惯使用的ri本三八式步枪,e1式步枪的有效shè击距离更短后坐力更大,更加不容易掌握弹道,而三八式步枪枪口长弹道稳定容易训练,shè手训练时间也较短。第十五师脱胎于全ri械的参战军第二师,士兵们大多更熟悉三八式步枪,对于e1式步枪这些人还真不熟悉。 当然,军中还是留有几支三八式步枪的,那是给神枪手们和ri本教官们准备的,他们这个排半个神枪手也没有。 苏俄的这次进攻又一次被打回去了,地上趴着的仅有的活着的苏俄士兵赶紧起身撤退,臧浩抢过来旁边人的步枪,瞄准开枪,一个苏俄士兵倒了下去。他快速拨动枪栓,连开数枪,每开一枪总有一个想要起身的俄国人再一次倒在地上。手下士兵轰然叫好起来,纷纷说排长神枪手。 这时候另一个方向上ri本三八式步枪特有的枪声响起,一个苏俄士兵头部中弹脑袋就像一个西瓜一般打碎了,身体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臧浩沿着阵地上的声音望过去,原来是他们连里的ri本教官三浦星之,此时他正手持三八式步枪,对着活着的苏俄士兵依次逐个点名。 “诶呀我去,跟我叫板是不。”臧浩撸袖子,对手下说:“给我数着,也给他数着。” 三浦星之似乎知道臧浩的意思,他知道这个刺头是个老兵,也心存了一丝较劲的意思,看是你们中国的老兵厉害还是我们ri本的教官厉害,冲着臧浩伸了一个食指摇了摇。 “你大爷,跟我叫板的人还没出生呢。”臧浩哪能受的了ri本人的气,于是撸起袖子准备干活。 于是两人赛着法的较起劲来,三四百米处的苏俄士兵倒了霉了,只要站起来的全都被一枪干掉。 等到没有苏俄士兵再站起来的时候,臧浩的手下们叫好道:“排长你干掉十八个,他干掉十个,你赢了!你把ri本教官赢了!”臧浩嘴角一裂笑了起来,这一场比试自己是赢在了换子弹快上了,e1式步枪是拇指拨枪栓,而且采用的是十发弹夹,比ri式三八式五发弹仓快得多,臧浩赢在了速度。 臧浩跳回到战壕里,道:“兄弟们,怎么样,咱们中国枪比ri本强厉害吧,你们算没算我刚才开了多少枪?ri本教官开了多少枪,哈哈,我俩对着打或者我打不过他,要是一百个我和一百个他,我肯定干掉他。咱们火炼珠也有火炼珠的优势,你们以后别特么抱怨了,知道了吗?” “是。”士兵们心悦诚服道。 ri本教官三浦星之踏步走来,到了臧浩跟前,见到臧浩嘴角叼着烟正在跟士兵闲扯,说道:“你地,很厉害。” “一般一般,我这样的中队中大把大把的。”臧浩回道。 龙二狗笑道:“对,大把大把的。” 老肖摇着头说:“他地,不行不行滴!” 三浦星之知道他们这是故意的,这是中国式的jiān猾,这些老兵油子才是中国的jing兵,ri本人对于强者也是非常崇拜,于是说道:“很好,希望下次我们再来一场比试,但是不要再枪械上占便宜。” 臧浩道:“谁怕谁?来就来!” 很快苏俄士兵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这次在大炮和重机枪的掩护下,苏俄士兵做足了准备,不再盲目乐观地冲锋了,他们还是拍成散兵线,类似于ri本的万岁冲锋一般杀了上来。 臧浩大笑道:“兄弟们,记住了,三百米,步枪shè击,二百米机枪shè击,一百五十米,冲锋枪shè击,五十米,手榴弹!剃毛啦!”书书屋手打,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剃毛啦!”所有士兵都疯狂地叫喊道,真正融入战场,每一个士兵都会显得歇斯底里,他们的神经敏感而激动,有些脆弱的士兵一场战争之后会jing神出现疾病,但是更多人会坚持下来,对此麻木,从而才真正的成为杀人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