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九章 子弹卡壳问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八十九章 子弹卡壳问题

一排排大粒子弹打了过去,击中了灰sè军装的苏俄士兵,纵然他们面目狰狞嚎叫着挥舞着刺刀,对中国人的枪林弹雨毫无惧sè地冲上来,但被击中的苏俄士兵却因为子弹在体内的翻滚,倒在了前进的路上。” “不,我反对。”齐格佐夫斯基立即叫道:“我军刚刚抵达前线就发起进攻,到现在为止我们连饭都好好没有吃过,士兵哪有力气再进攻?” “我们没有吃过饭,他们就吃饭了吗?”贝卢斯基立即反驳道,他怕政委是因为政委手下掌握着肃反队,可以随意杀死他们认为是反的人。可是他不怕齐格佐夫斯基,他是司令部的参谋,不是沃利斯克步兵师的参谋,于是他这才敢实话实说道:“难道我们是想在这里和他们打持久战吗?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我们的所有军备都要依靠轮船从河面上运来,如果中国人的飞机再一次出动,我们的战船将无法及时补给,这对我们更加不利。” 图哈切夫斯基说道:“你说得对,我们要速战速决,不能在此耽搁太久。也许我们继续猛攻,懦弱的中国人一定就坚持不住了。” 齐格佐夫斯基苦笑道:“也许不是我们进攻的理由啊。” “难道你也变成胆小鬼了吗?”图哈切夫斯基怒道。 齐格佐夫斯基望着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岁的司令充满愤怒的脸,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只好叹了口气,不再反驳了。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休息和补充,图哈切夫斯基再度命令苏军发起进攻,苏俄人赖以为存的火炮优势和集团冲锋在此时荡然无存,他们被迫寻找新的进攻方式。 以往苏军常常依靠装甲列车炮战胜对手,但是这里的铁轨早就被中国人拆除掉了,顺道还破坏了铁路路基。图哈切夫斯基从伯克罗夫斯克向北进攻,无论是去喀山包围高尔察克,还是直接袭击俄国首都乌法,都要经过马格恩镇以东这个道路枢纽。这让苏军避无可避,必须硬生生吃掉中国人,当然或者可以绕一个大圈……但绕一个圈不但浪费时间,还极有可能被中队从背后反过来袭击。按照图哈切夫斯基的xing格,打他娘的,用各种方法,打他娘的中国人。 由于纬度较高的原因,夜间的俄罗斯一直到晚上九点太阳才落山,而早上四点太阳已经东升,这里的chun夏夜间极短,到了盛夏更是没有晚上全是白天。所以说尽管现在看时间是五点了,事实上天空白亮白亮的。在阳光的普照下,衣冠不整的俄国布尔什维克战士再一次嚎叫着跳出刚刚挖好的战壕,按照计划从三个突击点向中队冲锋。他们一改白天全线突击,改为由点突破之后反包围的模式,以为这样可以由点及面突破中队的防线。 中队沉着应对,并利用步兵炮和迫击炮较多的火力优势,密集型杀伤苏军主要突击部队,天空上的飞艇部队监视着地面上的一切,王茂如此时坐在飞艇之中,时时看着战场局势调派兵力。不过天sè渐渐暗了下去,飞艇最后只能返回司令部,王茂如很是遗憾,马良熊炳涛等人心终于落下来,这万一飞艇坠毁,咱们干涉军可咋整,秀帅也太能玩心跳了。 臧浩所在的位置正是苏军进攻的重点突出部,这里是比周边高大约两米的小土丘,他们排坚守于此。 臧浩想起了自己当初在家乡的时候,那时候自己还是个讨饭少年,常常被人追打,有上顿没下顿,自己又瘦又小挨人欺负,现在的他胡子拉碴,双目炯炯有神,身材健壮,浑身充满了力量和杀人技巧。他常常会想到自己退役之后干什么,自己能干什么呢,除了杀人,出了杀人什么也不能干。 当初讨饭学的莲花落都给忘了,该怎么唱来着?臧浩躺在战壕中仔细回想着,好像是第一句是“走上前来请听我唱,各位客官请见笑”后面是什么来着,唉,好多年不唱了,早就忘记了。 “排长,他们来了。” “知道了。”臧浩悠闲地点了一根烟,猛吸了几口,说道:“都他给我听好了,注意敌人的炮火和冷枪,放近了再打,看到那一排红线没有?傻了唧的,他们过了红线再打,过了红线!否则则别乱开枪,还有,把钢盔上的五sè星给我抠下去,留着给人瞄准啊?其他人注意检查枪支,子弹别卡壳,尤其是机枪别卡壳。这破机枪老是卡壳,这时候卡壳就死定了。” “是。”士兵们经过了一天的厮杀,已经战胜了心中的恐惧,一个个静下心来检查手中的武器和子弹。 对中国人有利的是苏俄人似乎在经过了一天的追杀之后没有了白天的时候的锐气,他们鞠着身端着枪慢腾腾地前进,一旦听到枪声,他们立即趴在地上。很快,苏俄士兵发现像以前一样的战斗方式完全对付不了中国人一样,他们的shè击速度远远大于自己奔跑的速度。三百米的距离如果是沙俄的纳西莫甘步枪最多开五枪打光枪膛之中的子弹,可是中国人的步枪是十发弹夹,弯曲的弹夹挂在步枪下方,李恩菲尔德枪机让这把枪极为容易拉动枪栓,三百米的距离他们居然可以打光三个弹夹。中国人近距离火力的优势在此毕露无遗,每当苏军靠近的时候,中国人总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击毙他们。 臧浩的枪打得通红,他不停地shè击,甚至不需要瞄准,俄国人疯了,为了进攻这块阵地已经疯了一样死了几百人。 忽然机枪手小莫的枪又卡壳了,他大骂一声:“娘了个逼的,咋搞的!”一发子弹在他谩骂诅咒机枪的时候击中了他的额头。 臧浩喊道:“二狗,快点,接上机枪。” “恩呢。”龙二狗立即滚到小莫尸体旁边,一把推开他的尸体,把机枪拽回来迅速拉动枪栓,退出一个子弹壳,机枪声重新响起。一梭子子弹扫过去,几个刚刚站起来的苏俄士兵随后被shè杀。李恩菲尔德子弹是突缘弹,设计成轻机枪之后连发状态下容易造成机枪卡壳,这也是s1轻机枪和c1冲锋枪让大家诟病的地方。百度搜索屋,屋手打,屋提供本txt下载。 有经验的老兵都会三连发shè击,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子弹卡壳。可是新兵或者在战斗胶着的时候,大家也会忘记,刚刚的机枪手小莫很不幸既不属于新兵,也不属于站走胶着不行,而是他原本被训练为ri式马克沁重机枪手,不存在子弹卡壳的现象。现在第十五师归属王茂如麾下之后,所有ri式武器除了保留一部分外,全都更换为东北军制式武器了。该机枪手小莫很不幸地用上了之前的习惯,子弹卡壳之后愣了一秒钟,这一秒钟足以让苏军对他瞄准shè击了。